SCP-738

項目編號:SCP-738

項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738应被保存于一个时刻由武装守卫,遥控爆炸装置和音频/视频监控三重封锁的保管室内。根据与SCP-738的交流中观察到的变化,力量以及未知的极限,以下程序必须被严格遵守。

当SCP-738闲置时,其每个组成部分都必须被分开放置。组装或拆分SCP-738时须使用保管区域中内置的机械完成。

如果机械组装系统失效,测试必须被取消直到一个戴着爆炸项圈的工程师被派遣修理机械系统。若此工程师试图与SCP-738的任何部分交流,则立即引爆项圈。

如果远程机械组装失败,则由事先安装的锥形炸弹拆分SCP-738,然后派遣一个戴着爆炸项圈的工程师前去修复和复位系统。

所有用于测试的D级人员都必须智力低下或头脑迟钝,并且戴着爆炸项圈。这是为了防止他们对于SCP-738了解过多并使用SCP-738对基金会造成危害。

只有智商不超过60的D级人员可以进入SCP-738所在的房间。D级人员只有因实验目的时才可以进入房间,并且须被实验者持续引导。

描述:SCP-738有三个部分。一套桃花心木家具,包括一张桌子在内,目前被标为SCP-738-1;一把高背椅,被标为SCP-738-2;一把华丽的办公椅样式的“王座”被标为SCP-738-3,均配有黄铜装饰品和皇家紫天鹅绒衬垫。

将SCP-738-1放置于SCP-738-2之前并且SCP-738-3放置在SCP-738-2之后,然后当有知觉的个体坐在SCP-738-2上时会发生现象。摄像机显示此现象中SCP-738-3会移动,常常向后仰就好像一个人“放松身体”坐在上面,并且会靠近或远离SCP-738-2。偶尔SCP-738-3会移动到SCP-738-2前方。摄像机进一步显示纸张和内含纸张的文件夹会离开SCP-738-3的抽屉。纸的种类是羊皮纸。一只羽毛笔和一瓶墨水会出现在长抽屉中,笔会在羊皮纸上写字。

录音记录下了一个扭曲失真的声音。对说话声的分析表明这个声音会开出条件,许下承诺试图诱惑坐在SCP-738-2上的人。如果这时坐在SCP-738-2上的人提出请求,诱惑和承诺的声音都会停止,一刻沉默后会开价。可以与之讨价还价,但是这个声音会坚持要求其他“等价”的代价。偶尔提出要求后声音会回应请求者说他们“想要这东西不是发自真心”或者“要这玩意明显是为了从别人那拿到更好的价钱”,这种情况下要求不会被满足。这往往发生在提出的要求可以影响他人,或者可以转让所有权的时候。

接受交易会使之前协商好的愿望或命令按照书面履行,但非通过书面。之后代价中提到的事物会被偿付。测试对象生动地描述说代价中提到的事物均意在造成一定的心理或生理上的痛苦,其程度与他们对他们要求的东西的渴望程度相当。尚未知晓如何计算程度是否平价。他们也声称付出的代价与履行契约时造成的痛苦毫不相关。关于付出的代价和作出的要求,见实验记录。

最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报告说看见SCP-738-3上存在一个实体。然而,所有不坐在SCP-738-2上而观测此存在的尝试都失败了。每次测试时对于此实体的进一步描述都不相同,即使测试者是同一个人。当被就此问题询问时,此存在自称每次都是同一个人。对于此实体的描述常常包括“有吸引力的”或“魅惑的”。由同一个人在短时间内进行数次试验时,会报告每次得见之实体皆相似或者有可辨识的相同身份特征。在短时间内由不同人进行的实验,实体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外貌。对声音的描述与仪器记录下的声音不符。

附录738-1:历史

在枢机主教██████ ██████████死于██/██/██后在他的办公室中回收了SCP-738。他从教皇处收到了SCP-738,作为表彰他在梵蒂冈档案馆的敬业服务的礼物。在[數據刪除]之后基金会注意到了SCP-738的存在。在██████ ██████████死亡并且在事后对他的意愿进行争论之后,基金会人员得到了这张桌子。梵蒂冈的基金会特工同时报告说在SCP-738周围回收了一些文件。

附录738-2:测试結果

测试1:研究员坐在SCP-738-2上等待
结果:研究员报告了一些引诱他做交易的企图,包括他恋慕的女性的爱,一件能使他成为声名卓著的研究员的事物,以及使他成为O5级人员。惊讶的研究员离开了SCP-738-2,走出了房间。他记录下了随后发生的事。
研究员报告了实体的消失,然后纸笔和文件夹回到了抽屉中。摄像机记录表明这些物体回到抽屉中的速度超过了120米/秒。研究员报告说看到了一个穿着红金色商务装的男性。

测试2:D级人员坐在SCP-738-2上。对纸张和文件进行分析。
结果:光谱分析显示纸是人皮纸。羽毛笔所用的羽毛来自一种未知鸟类。测试对象被承诺获得自由,代价是他最好的朋友的死。测试对象笑着答应了,然后消失。五小时后重新捕获测试对象。文件以英语写就。测试对象报告说看见了一位美丽妖媚的女子。

测试3:母语非英语的D级人员坐在SCP-738-2上。
结果:文件和口头交流都以测试对象的母语进行。承诺使测试对象拥有再也不会被关在隔间里的力量。代价是测试对象会失去对于其母的记忆。测试对象接受了交易,之后[數據刪除],造成了12名守卫和测试对象本人的死亡。

测试4:一个有诵读困难并且智力极低的D级人员坐在SCP-738-2上。
结果:羊皮纸上出现的是表达交易内容的粗陋象形图,但是也出现了一些英语单词。这些英文与图像毫不相干而是鄙视了测试对象的智商,并且声称不确定测试对象对这些文字能理解多少。承诺提供给测试对象一份Sloppy Joe汉堡。要求的代价是Mopsy,一个测试对象进入基金会时得到允许携带的玩具。测试对象接受了条件,然后食物凭空出现在了桌子上,配有年代久远的银餐具,精致的瓷盘和一个水晶奶瓶,盛有颜色像葡萄酒的葡萄汁。用餐完毕后测试对象发现Mopsy消失,表现的非常伤心。测试对象报告说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粉红色兔子。交易结束测试对象离开椅子之后,记录到了一声轻叹。声谱分析显示这声叹息不是来自测试对象。

测试4后续:测试对象赋予玩具Mopsy的名号
结果:测试对象命名玩具为Mopsy之后,玩具消失了。测试对象显得极为悲伤。

测试5:破坏测试
结果:[數據刪除],爆破,燃烧,枪击,伐木机都未见成效。直接用斧头砍桌子造成了一道三毫米深的伤痕并且造成了[數據刪除]及攻击者的死亡。伤痕留存在桌子上。摄像记录显示伤痕以每天一微米的速度恢复。

测试6:研究员坐在SCP-738-2上,问“你是什么”
结果:实体呈现为一条巨蛇,声称:“抱歉,泄露个人资料是违反原则的。不过请问您对[數據刪除]有兴趣不?”研究员从椅子上站起来,颤抖着结束了实验。研究员随后被送至5号心理监察处以期调查条件中提及的内容.

测试7:Sheldon Katz 骑士,基金会法律部门资深顾问。
结果:测试开始时Katz爵士向对方宣誓坚称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参与实验而非作为基金会特工。实验开始约41小时之后Katz爵士因为过度疲劳失去了知觉。Katz爵士形容对方的形象是他在法学院学习的第一年时的教授,但是他拒绝透露交易的内容。他报告说在他昏厥之前,他正在与对方推敲“shall”这个词在诉讼程序中准确而专业的定义。Katz称当时他与对方起草的交易协议书至少有九百页,还不包括法定证物和日程表。他十分懊悔没有保留一份复件。在Katz爵士身上发现了一个散发着硫磺味道额红色皮革信封,内含一封手札写着“请随时再来。我很久没这么有乐趣了”。Katz爵士请求了再次进行试验。

其余测试需4级以上权限方可浏览,直到解密。

附录738-3:

最近的测试中,开出的条件直接针对那些告诉测试对象应该怎么做的研究员。建议停止所有测试。~O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