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39

项目编号:SCP-73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739需被保存于一个光线充足的房间内,并确保它的门随时敞开。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将任何具有自大狂、精神病态、反社会人格或唯我主义的人格特征的人员分配至SCP-739。如果没有这类可用人员,则可授权使用精神改变手段以产生可用对象。

当未进行实验时,须由两名D级人员留守在房间内,每三小时轮换一次。其中一人站在SCP-739内,另一人则直接站在第一人面前,并确保第一个D级人员不会将门关上。

未经项目主管事先批准,禁止进行SCP-739的测试。任何从SCP-739中出现且展露出敌意迹象的对象需被立即终止。

描述:SCP-739是一个涂漆橡木制成的小亭子,底部为91cm×91cm,高210cm,顶端为87cm×91cm。该项目为呈对称的梯形棱柱状。项目内部两道向内倾斜的墙都各附着一面镜子,镜子相互对应,散发出一系列向上反射,制造出一种于头顶相遇的错觉。亭子后墙和门都毫无特色,并不引人注目。

任何视觉录像设备都无法在SCP-739内部记录到任何镜子内部的反射物;所有这些记录都显示出镜子是一种始终如一的黑色,并指出其完全不具备可记录光线。可听到一个微弱低语声自项目内部一个无法判断的模糊点传出,然而无法分辨单个短语或声音。

如果当有任一受试者或物体身处SCP-739内时将门关闭,展台将出现剧烈摇晃,在这段时间内门完全无法打开。直至这种摇晃停止后,才可以再次打开门。此时任何放置在里面的对象受试者都会经历一种单维横向倒置。受试者所有不对称方面都发生了翻转,包括内部器官和不对称分子。这种变化也作用于分子水平,如L氨基酸变成D氨基酸。

有沟通能力的受试者将声称他们不受影响,并将保持他们看待周围环境倒转的视角。将受试者再次暴露于SCP-739的异常效应下将能恢复他们的横向倒置,然而仍然有一些受试者报告称他们在这一连串变化后感到所处环境的微小差异。当被询问时,受试者无法指明任何具体的差异,只能将其归因于一种本能感觉。

多次受到SCP-739的影响后,受试者将开始表现出与测试前明显的生理和心理差异。被认为不利于实验受试者的生理特征1将逐渐减少,直至完全消失或被良好特征所取代。发生改变的受试者对这种变化无知无觉,并坚持认为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被暴露在SCP-739影响下的受试者还将逐步形成对他们自己履历的差别性记忆。这些记忆会随着受试者每次使用SCP-739而变得更加突出,最终导致这种受试者自己相信的履历比他们的真实履历更良好,然而都导致了对象被纳入基金会成为D级人员以进行SCP-739的测试的结果。受试者将会失去那些在错误记忆中逐渐失去存在感的个体的熟悉,并且会声称对他们从未遇到过的个体的熟悉——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个体纯粹虚构,或被用一种刻板的方式描绘。

如果SCP-739的门在没有任何受试者或物体在其内的情况下关闭,那么该项目最初会展现出有物体在其内一样的变化。然而在门打开后,一种外貌无法辨识的实体会从SCP-739内浮现。在任何有它们浮现的视觉记录中,这些实体都一致地以一种无特征且暗模糊的形式出现,并且对其直接使用肉眼观察会造成认知危害。在记忆消除前被询问的人员将陈述表示该实体是异质的或是不可知的,经常将其称呼为一种不存在的东西。迄今为止,所有这些从SCP-739中出现的这类实体都会利用冲击波脉冲以破坏它们周围的直接环境并伤害或杀死附近人员(参阅实验739-23)。

自D级测试启动以来,当门关上时,SCP-739已不再识别放置于内部的无生命物体的存在,其功能显示仿佛内部完全为空。

附录1:访谈日志

被采访者: D-53682

采访者:研究员███

前言:于访谈开始前,D-53682已被SCP-739数次成功改变。在这些有关实验开始前,D-53682为一名身高154厘米,体重65公斤的白人男性,因一次截肢而被迫失去自肩膀以下的左臂。在这些测试结束后的本次访谈中,D-53682已转变为一名身高203厘米,体重105公斤的白人男性,已恢复其失去的手臂。

<日志开始>

研究员███:请说出你的全名,其次是你的指定名称。

D-53682:John Kate Ball,D-53682。

研究员███:你确定这是你的名字吗?

D-53682:“我确定”是什么意思?这是我的名字,我出生就这么叫的。

研究员███:我们的记录显示你——D-53682——名为Jesse Klarent Ball。在测试开始前,你告诉我们那是你的名字。

D-53682:不,我的名字就是John Kate Ball。就像我之前说的,一直是John Kate Ball。一定有人干扰了你的系统,你应该让Cam看看他能不能修好它。

研究员███:Cam?

D-53682:是的,Cameron。你知道的吧,这里的大技术专家?差点能用墨西哥辣炸玉米片做成燃料?

研究员███:你什么时候遇见Cameron的?

D-53682:天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想我们是Site-83的餐厅遇见的。不,等等,我们是在学校遇见,不是吗?啊,好吧,这无关紧要。

研究员███: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被监禁吗?

D-53682:欺诈和洗钱。让我猜猜,我又错了?

研究员███:是的。你犯了两项二等谋杀罪。

D-53682:好吧好吧,我很清楚地记得我杀过谁,可如果你不说我杀过人我真的会很感激。

研究员███:很好。你还记得当门关上时SCP-739内部发生了什么吗?

D-53682:小亭子的事,对吧?我……我稍微记得确实有些模糊的东西,就在门再次打开前。

研究员███:继续。

D-53682:我进去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对吧?我记得当我进去时听到了一些声音。我认为……我不认为这些东西属于……

研究员███:什么东西?

D-53682:我不是很确定,只是……好吧,我想你可以自己去看看。我认为他们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日志结束>

结束语:与D-53682进行沟通并收集更多关于SCP-739和受试者所经历的变化的信息的计划当前正在进行中,但由于受试者不愿合作,迄今为止所收集的信息都只能证明为非结论性。任何使用过SCP-739的人员应立即接受面谈,当他们对基金会人员构成直接威胁时除外,在此情况下,项目主任有权自行决定是否使用传统的终止方式。

附录2: 事件日志

实验739-23

日期: ██/██/████

程序:SCP-739在内部没放置任何物品或受试者的情况下关闭,而后再次开启。

结果:10秒标准封闭状态结束后,自SCP-739内部出现一个来源不明的实体。该实体(追因溯果,将其命名为SCP-███-1-D)外貌于所有视觉记录设备中都化为隐匿,如仅显露出一个黑暗区域。当时身处测试室内的人员对该实体外观表现出极其不适,并试图避开对它的观测。SCP-███-1-D显示出立即意识到Site-832布局的样子。实体关闭了它身后的SCP-739,触发了第二种封闭状态。

SCP-███-1-D继续通过利用超过210分贝的定向冲击波脉冲以摧毁所有阻碍它的障碍,并杀死它所遇到的任何人员——首先为武装第一反应收容小组——造成了收容失效。该实体表现出集中注意尽可能多地除掉人员的样子,却在同时无视了其他对象或者实体,除非他们以某种能力阻碍或攻击该实体。由于SCP-███-1-D视觉外观的认知危害,收容效果被严重阻碍。

十分钟后,SCP-███-1-D终于轰然倾塌。对该实体的一次全自动尸检结果揭露出它不适应地球环境,被类似于氧中毒的情况压垮。在收容失效的过程中它遭受的所有非致命伤害显然都能在活动时迅速恢复。

于SCP-███-1-D收容失效的过程中,第二个类似实体,被命名为SCP-███-2,自SCP-739中出现,并立即开始逃离出了Site-83边界。当前未知SCP-███-2是否相较于SCP-███-1-D更适应地球的环境,自首次失效事件发生后,未曾再观测到该实体。

附录3:
从听觉上分析SCP-███-1-D用于攻击工作人员的脉冲,可发现被严重扭曲的类人说话声。以下为几句来自SCP-███-1-D陈述短语的文本记录。

你们让我进去!

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们将执行你们的使者教给我们的东西。

我们已准备好完成我们的工作。

为什么你们不理我?

如果我们一起尖叫,你们会看过来吗?

我们会赢得你们的承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