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399



RAISA — 远程通话文字记录

19/09/2022 — E726B932_IA

来电者:Maria Jones — 记录,档案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主管。
接听者:Vincent Bohart — Site-333主管。


Jones:下午好。这里是Maria Jones,以及——

Bohart:我最多再给你们大约三十分钟,要是还送不过来你们就等着给我免单吧。你先别挂,我再过上…

Jones:我正在和Vincent Bohart通话吗?

Bohart:是的,不过等一会儿,[轻声]Jenny,再问一次,打开前门的按键是哪个?

Bohart:[轻声]不,我试过那个…对…显然,我是不会给小费的,我们都等了一个小时了…

Jones:主管,我正在代表基金会的记录,档案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与您通话。我们注意到一些与贵站点的年度报告相关的重要事项。

Bohart:嗯?你不是——啊,您为什么不早说呢。呃,好吧。您看,现在是九月,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在财年结束之前都不用处理关于钱的事,财年结束是在,五月左右?

Jones:基金会的财政年度终止日是12月31日。虽然这与我通话的目的无关;我们的记录显示Site-333自从1982年以来不曾与RAISA共享过强制性存储的记录。

Bohart:呃。您确定吗?

Jones:我完全确定。我们希望在这周结束前收到所有相关文件的电子副本。

Bohart:好吧,您愿意等上一段时间吗?


接听者突然挂断电话。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399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uper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不适用。

描述:SCP-7399是一个毁灭了全部的影响了Site-333自1982年来的站内储存记录的恶意实体异常现象。虽然SCP-7399的确切性质目前尚未完全理解,推测其本质为一个混蛋一种魔因效应…


Site-333 — 部门间通讯日志:
19/09/2022 — 3:14 pm
  • Vincent Bohart,站点主管;
  • Tony Catalano,会计与旅游部;
  • Leonora Morales,野外生物专家;
  • Noah Patel,神秘动物学家与博物馆馆长。

Leonora Morales我很确定它是“模因效应”。

Tony Catalano你再说下,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Leonora Morales我想是像一张图片,看一眼就能让你的脑子去做什么事,和“模因”这个词有关。

Tony Catalano就像那些带着背景的小动物图片一样?

Noah Patel我还是觉得有某种生物闯进来的点子更好。我们可以说泽西恶魔发觉我们盯上它了,就闯进来把文件都烧毁或者吃光了!

Tony Catalano这点我赞同Noah,当然不包括最后一部分,但前面我是赞成的。站在我的部门的立场上讲,我们算是反对模因的。

Vincent Bohart如果这真算是一次表决的话,我会考虑一下。我们需要一个能解释我们直到现在才发现它的理由:一个能把为何此事已经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圆回来的掩盖故事。

Lenora Morales为何此事已经持续了这么长时间?

Vincent Bohart我看了一下,似乎前任站点主管,我得强调这事在我之前,雇了一家外界公司去把我们的文件运送给其他人,就为了给他自己省下一两块钱。我们只要把箱子在门前堆出去,他们就会带走。

Vincent Bohart不过到头来,那间公司因为一些和肺移植有关的运输事故遭到指控,早在82年就倒闭了。

Tony Catalano所以我们这么多年放出去的箱子呢?它们去哪了?

Vincent Bohart那个嘛,我们一直把它们放到垃圾回收区。所以…

Noah Patel我的天。不过我们肯定留着副本,对吧?我是说我们本不该把原件丢掉的。

Vincent Bohart你知道打印机墨水要花多少钱吗?不管怎么说,没理由在我们已经有了的文件上撒那么多钱。

Leonaora Morales以前就已经有了。我们以前有过的文件,意思是没人知道它们现在在啥地方。

Vincent Bohart对了,这就是我们需要把这事搞定的原因。我们就假装它是某种能丢掉文件的异常,配得上“Super Keter”等级的大麻烦。

Noah Patel呃,老大。如果基金会信了我们的话会怎样?

Vincent Bohart天啊,Noah。他们接着就会认为某个有模因效应的敌对力量销毁了它的文件记录,而我们清清白白啥事没有!

Noah Patel那万一他们担心这异常会扩散呢?如果RAISA正紧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要是知道记录受到了威胁,他们会说什么?

Vincent Bohart我操。

Vincent Bohart好吧,B计划。你们三个去动手伪造文件:现场报告,收容异常,研究结果,周五晚披萨派对,就这些工作。

Tony Catalano你希望我们在一周内伪造相当于二十年的信息量?

Vincent Bohart这就是关键!最好干得漂亮些。记住我们Site-333人的口号:“勇者必胜。”

Leonaora Morales那不是英国特种空勤团的口号吗?

Vincent Bohart我真说对了?挺不错。

Noah Patel那我们在这干活的时候你要去干啥?

Vincent Bohart:C计划。


Sand3.jpg

Nx-36 — “大西洋城” — 宣传照片 — 用前更新说明文本。


Birdfood2.jpg

海鸥的典型行为—示例A。

SCP-7399 报告 — 01:Leonora Morales

21/09/2022

Bohart主管,

看完我们关于动物行为的文件后,我注意到了一件事。虽然Nexus-36中有海量的动物反常行为观察记录:曾有蝙蝠成群结队地袭击赌场自助餐厅,有段时间木板路边上每碗汤里都有只苍蝇,每年三月都能见到螃蟹在沙滩上泛滥横行,更别提那头卡在摩天轮里让我们为难的抹香鲸——然而没有哪种动物像海鸥一样持续地出现在我们的报告里。

动物学部对海鸥的记录量多得令人吃惊。我是说,我记得自己曾对一群海鸥围着抽烟的景象发表过评价,但这件事下面的水比那种事深得多。从我能想到的最早的那一位算起,我所有的前任者中,没有人未曾评论过大西洋城海鸥好斗勇狠,贪婪自私,损人利己的行为。我想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说不定是基金会历史上记录过的最大规模的动物行为异常!

我将自己的发现附在了后面的文件中,它将会被发给全球各站点的驻站动物学家以供同行评议。

我确信这就是那种RAISA想拿到手的最新实地考察,而且想想看,要是我们没有受过他们那次审查,我不可能推算到这一步!一切都解释通了!我现在心情超好!

Foodbirds3.jpg

海鸥的典型行为—示例B。

更新:

22/09/2022
有些同事给了我反馈,他们提到至少在所有这种鸟频繁出现的城市中心里都有相同发现。我说的那种行为,到头来是彻彻底底的正常现象。大西洋城的海鸥不是异常,仅仅是普通的混蛋而已。


SCP-7399 报告 — 02: Noah Patel

23/09/2022

Bohart主管您好,

我理解您希望我们从不同的异常中尽可能多地汇集信息的想法,但我想这里有您会感兴趣得多的事情。我明白我之前给过您它的打印件,但这次您不会再弄丢它了!

关于新泽西州恶魔的深思

结合事实与传说,对此隐秘生物的存在真实性展开探索及论证,兼论其对基金会直接观测的成功回避。

作者:Noah Patel,神秘动物学家兼Site-333新泽西州恶魔博物馆馆长。


Jersey_Devil2.png

摘要:
在本作中,我汇编了关于隐秘生物:新泽西州恶魔的文档证据、一手报告,以及次要信息。我在这些民间故事与都市传说的框架下进一步分析了此类目击记录,建立了泽西恶魔与基金会已证实存在的其它隐秘生物之间的共通性。通过这种方法,其真实存在的可能性和正确性已被充分证明。为了回应关于泽西恶魔为何尚未被基金会正式承认的疑问,我加入了一篇关于此生物的行为、目的、需求,以及人际关系的事实与传说相结合的报告。这一具有实证支撑的陈述性报告,为理解此生物与人类社会、基金会,还有舞蹈艺术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种描述客观,数据充足的方法。我相信本作将会为基金会理解都市隐秘生物及它们与有关研究人员之间的复杂联系的尝试增添全新动力。



第 1 / 5,286 页


SCP-7399 报告 — 03: Tony Catalano

24/09/2022

Vincent,

我一直在审查Site-333的资金,花了许多时间把每一行字倾倒出来细看。

我料到它会是一团乱,但真没想到,它比我预计的情况烂得多。Vincent,我实在忍不了这个:根据其所有的账目与指标推断,Site-333的财政状况竟然连三周都撑不下去,更别提几十年了。

就着这件全无道理的事,我能对你讲它如何违反了最基础的会计学原理,直到你耳朵起茧子——该死,实际上它就是对这些原理的无情嘲讽,但我明白你不会听。然而,我从一张很长很长的清单上摘了一些例子下来:

  • 我们不知为何将资产用于一次三方抵押贷款中,其中两方来自同一个银行;
  • 二楼洗手间的法定所有权不在我们手上——它们在1985年里被卖给了“Plumers”,我甚至不清楚这是何方神圣;
  • 每位Site-333的雇员都从捷线鞋油公司拿到了一张50%折扣的代金券。作为交换,这家公司能从我们对任何鞋类产品的购买中分到一点利润。我想不出这一条是怎么实行和管理的;
  • 按照清单上的说法,礼品店的收益有35%来自对“盐水太妃糖”的购买。而我没有在我们的哪怕一张费用清单上看到购买和储存盐水太妃糖的记录;
  • 因为“未提供的服务”,我们欠了大西洋城消防队超过120,000美元的债;
  • 有数百次明确证实用于洗钱的交易,而那个设下这些交易的人把Site-333的账户作为收款账户;因此实际交易额和赃款都直接流入站内,使洗钱成本降低;
  • Noah Patel是站内唯一直接从工资里扣所得税的雇员,而按照清单描述,他的税款交给了韩国政府。

我试着把我找到的这些东西输入了我们的会计软件,结果得到了报错信息:“数据不足以产生有意义结果”,接着电脑就死机了,还开始冒烟。

我代表会计部门作了一个执行决定,尽管它与你收集信息的指示相悖。我把着火的电脑扔进垃圾箱里,然后把所有纸张堆到它上面。我们准备收手了,因为我真的没法下手处理这坨屎一样的东西。

- Tony


Birds2.jpg

Nx-36 — “大西洋城” — 宣传照片 — 用前更新说明文本。


Site-333 — 部门间通讯日志:
23/09/2022 — 11:17 am
  • Vincent Bohart,站点主管;
  • Tony Catalano,会计与旅游部;
  • Leonora Morales,野外生物专家;
  • Noah Patel,神秘动物学家与博物馆馆长。

Vincent Bohart各位,干得好,我为你们所有人骄傲。

Noah Patel谢谢您,先生我——

Vincent Bohart如果你们没把这一切搞砸的话,我就会说这句话了。耶稣基督啊,各位。我虽然不期望奇迹发生,但这算啥?

Vincent Bohart我让你们做的不过是花一周时间去干你们的活,而我见到的是:胡乱分配站点资源、渎职、抗命,还有一本天杀的小说草稿;Noah,如果我打算读你那篇东西,我就不会把你给我的上一稿扔掉了。

Noah Patel您说一只鸟——

Vincent Bohart我们要么用剩下的五个小时把这团破事处理好,要么等着RAISA过来给我们房间的门和我的门牙各来一脚。所以,各位,如果你们想到了任何建议,现在就是提出来的时候了。

Noah Patel

Tony Catalano

Leonora Morales

Vincent Bohart和我想的情况一样,那么大伙——

Leonora MoralesC计划怎么样?

Vincent Bohart什么计划?

Tony Catalano对啊,你说过当我们干活时,你会去准备C计划的。

Vincent Bohart啊,是的…那么,呃…

Leonora Morales根本没有C计划,对吧?

Vincent Bohart[叹气] 不,没有…除非…就是这样!

Vincent BohartNoah那缺乏编辑才能的处境给了我启发。RAISA想要我们的记录,但想想看,他们管理着全世界所有基金会站点的文件!他们不可能真的把每份文件的每一小块都读完!光是SCP文档就有几百份!

Leonora Morales事实上,有几千份。

Vincent Bohart就是这样!大伙,就这么干吧。我们要把全站乃至全城的每一份文件都收集起来!我们要将能弄到手的每本书,每张收据,每份投诉表逐一扫描,发给那帮书呆子们。他们会疲于应付那么多的信息,在往后20年里都不再来烦我们!

Vincent BohartNoah,你这冗长枯燥,华而不实的家伙,去把你那怪里怪气的博物馆里的所有照片拉出来——还有礼物卡也别落下!Tony,现在动手去制电子表格,我不管里面究竟填了啥,反正往里头硬塞数字就对了,越多越好。Leonora,我希望你去找人帮忙,开辆小货车到公共图书馆去,把架子上的书统统拿进车里,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为了防白蚁或者类似的话。

Leonaora Morales我不认为白蚁很有可能——

Vincent Bohart我说“类似的话”,具体是啥不重要。现在,各位行动起来,我们要赶在截止时间前头!


Boxes2.jpg

Site-333员工从一个无人看管,缺乏资金的儿童图书馆中成功取得用于数字化的文档。




RAISA — 远程通话文字记录

26/09/2022 — E726B932_IA

来电者:Maria Jones — 记录,档案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主管。
接听者:Vincent Bohart — Site-333主管。


Jones:这里是Maria Jones,来自基金会的记录——

Bohart:啊,Maria!很高兴接到您的来电。我相信您已经收到了那些我们发过去的文件吧?我对时间延迟深感抱歉,您也清楚那些文件遭遇过什么。虽然如此,我敢确定你们已经把它们存放在了某个合适而安全,并且眼不见为净的地方吧?

Jones:正是。我们收到了传来的文件。实际上,我们刚刚把所有从贵站点发来的文件审阅完毕。

Bohart:您,什么,看完了?所有的?

Jones:没错。我要为时间延迟道歉;要不是恰逢周末,我本该更加及时地回复您的。

Jones:现在我获准告知您,我们最初与您联系的理由是个幌子。RAISA早在1982年,即文件遗漏开始的那年,就注意到了Site-333未能提交用于审核的相关文件及档案的情况。我为之前的谎言道歉,但这是必须的。为了应对各站点出现的记录保存和信息安全的状况,我们一直开展着对各基金会站点的内部审查,而Site-333是被选中参与审查的站点之一。

Bohart:等一下,您是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某种游戏?

Jones:并非游戏,主管。是评定。您如果打开我刚才发给您的邮件,就可以看到我们对贵站点表现的反馈。我会等您反思完表上的题目。


RAISA — SITE-333 表现评价
考核标准 评分
领导与团队协作:作为一支队伍,站点人员能否有效地工作?队伍领导能否有效地对下属进行授权和监督? D
组织与交流:站点员工是否展现出系统化且有条理的问题解决方案?能否相互就这一方案进行有效交流? F
创造性与灵活性:站点员工能否对产生的问题作出直觉反应?是否展现出追求创造性解决方案的能力? C-
专业性与责任感:站点人员是否以专业人员的标准行事?是否承担他们被分配的任务和/或造成的错误的责任? F
适当反应的能力:当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将评定的实情告知站点员工时,他们能否成功作出反应? F-
总体评价: 不满意 是/否合格: 此情境下合格

Bohart:这什么玩意?您怎么能?您在窃听我吗?

Jones:主管,您应该完全明白RAISA有权为了保证行动和信息安全而对基金会所有正式交流频道进行监控。虽然此次事件中这基本上没必要:您的办公室在一份发给我们的文档中将所有掩盖的企图记录下来了:SCP-7399。

Bohart:耶稣啊,您真的把所有东西读完了?我在大部分日子里连自己的文书工作都办不完。说实话,有一半时间里我连自己正在签名的文件都不看一眼。

Jones:您确定自己希望透露这条信息吗?

Bohart:等一下,如果您明白这是场考试,而我对中学里F代表成绩差这件事也没记错,那您为什么给我们开绿灯放行?“此情境下合格”是怎么一回事?

Jones:主管,此测试的目的在于评定基金会站点在记录保存和信息安全方面的进步。我们希望它为RAISA提供发现被忽视的隐患和累赘的机会,从而提升现有行动方式的效率。

Jones:Site-333在前所未有的程度上表现欠佳。你们的雇员基本上在每次时机中都忽视了现有规章制度以及来自系统的支持。简而言之,我们没有见到任何有意义的进步余地、自我反思可能性,或是个人及制度层面的成长空间;因此我们的评定结论是,为了训练Site-333人员和实现更好的记录保存系统,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资源将明显多于贵站点现行措施造成的损害——不管它们多么低效。我们相信对于基金会而言,尝试解决目前发现的问题,比继续容忍贵站点特有的简陋记录保存措施和不达标的信息安全状况更无益处。

Bohart:我想我赞同您的观点。您的意思是,尽管Site-333不走寻常路,我们现在的工作情况也完美到了您不想将它突然扰乱的地步。

Jones:不,完全不对。您真的听进去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Bohart:我想我们今天上了一节十分宝贵的课。我也不想让大家把一切归功于我,所以我会将您的祝贺传递给全体人员,他们大概要有些洋洋得意了。与您交谈很愉快,Jones。

Jones:主管,我——


接听者突然挂断电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