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47-TH

项目编号: SCP-747-TH

项目等级: Safe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2015年██月██日修订版: 目前,SCP-747-TH-2无法被收容。所有针对SCP-747-TH-1的实验均已中止。之前对SCP-747-TH-1的测试可以在实验记录747-1-5中找到。SCP-747-TH-1仍处于实验室内, 并且将被一直存放在那里。

SCP-747-TH-1时刻与话筒及扬声器相连接。除非得到O5-6的许可,限制任何对SCP-747-TH-1的访问。试图逃避这一规则的员工将被解雇。

scp-747-th.jpg

回收后的SCP-747-TH-1

卫星 ZC747 会追踪SCP-747-TH-2在平流层的动态,以防其离开视线。 一旦发现SCP-747-TH-2,应立即通知其附近空域的机场塔台。正在项目附近驾驶飞机的飞行将被告知员尽快着陆。

描述: SCP-747-TH-1是一个2kg重的标准电子飞行记录仪。对SCP-747-TH-1拆解或取样以进行成分分析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因此其组成仍处于未知状态。使用X光照射得出的结果是项目不具有内部结构。

激活后,SCP-747-TH-1将播放飞行员间对话的录音和同一空间内其他的声音。SCP-747-TH-1播放的声响和语音等无法使用其本身回放,仅能使用外部录音器。尽管如此,所有SCP-747-TH-1记录的声音都具有相同特征,即记录了人们经历某些异常的事故或与另一波音飞机,称为SCP-747-TH-2相撞。

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人直接观察到SCP-747-TH-2。然而,现已确定SCP-747-TH-2涂装颜色更深,体积约为普通飞机的三倍并会试图隐藏在乌云中。SCP-747-TH-2的一侧机翼能以类似人类手臂的方式弯折,另一侧机翼则呈现为巨大的钩爪状附着物。驾驶舱内充满红光,其中显现出两个人影,推测其为SCP-747-TH-2的驾驶员。SCP-747-TH-2仅以看似随机的方式对其他波音飞机表现出敌对行为——普通飞机不会受到其攻击。

747-2th.jpg

SCP-747-TH-2的照片,由ZC747卫星拍摄

附录1: 在 2015██月██日, SCP-747-TH被重新分级为Keter。以往,基金会不一定会使用SCP-747-TH-1定位SCP-747-TH-2——然而SCP-747-TH-1被发现也能提前一天左右预测SCP-747-TH-2的攻击。这使得基金会能够提前阻止SCP-747-TH-2的攻击对象被摧毁。通常情况下,SCP-747-TH-2不会出现,但SCP-747-TH-1仍能对其进行有效追踪和定位。

附录2: 第四次实验中从波音-██回收的镜头画面。

录音带VDO-747

0406: 画面剧烈晃动,然后停在一个女人的脸上。
0407: 画面转向一名女性空乘人员,她正在推着一辆手推车为乘客提供茶点。
0408-0412: 无事发生。
0414: 画面显示飞机外的景色。现在是白天,地面被一些奇怪的云遮住了。
0416-0417: 画面抖动,很快就听到了人们的尖叫。
0418: 飞机外传来刺耳的刮擦声。
0419: 画面聚焦在一扇被黑云遮盖的舷窗上。
0420-0422: 画面被遮挡。
0423-0424: 画面恢复,摄像机侧翻在地板上。
0424: 摄像机被踢往另一方向。
0425: 飞机中部的天花板被两把巨大的钢制刀片撕裂。
0426: 天花板被撕开,另一架飞机出现。
0427: 确信摄像机掉出了飞机。 摄像机镜头拍摄到了另一架波音飞机,其涂层颜色较深,体积为正常的三倍。该飞机驾驶舱内发出红光,其中出现一个阴影。可见该飞机上一开口,有钢片突出,类似牙齿。该飞机开始吞噬飞机,发出碎裂声,似乎在吃它。在飞机作为“饲料”被切割之前,爪状物仍在将飞机拖入开口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