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525-EX


by PlaguePJP & HarryBlank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由于采取了极端措施避免重要数据库损坏,本文件中使用的 SCP 分级可能会在非正式的观察者看来不正确。基金会工作人员需被提醒,他们是非正式观察员,且必须避免“纠正”上述分级,违者将受到有关丧失数据库特权的处罚。

— Maria Jones,RAISA 主管


4/52574/5257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5257
Keter

slot%20goblin.png

SCP-5257-1。

特殊收容措施:SCP-7525-EX 不存在。SCP-7525-EX 文件本身代表一种归类为 SCP-5257 现象的主要收容装置。使用该数据库空位是记录与 SCP-5257 相关的信息的唯一适用方法,而该异常仍然保持活跃。


描述:SCP-5257 是一种曾感染 SCiPNET 服务器的“特洛伊木马”病毒,现在正被隔离至 SCP-5257、SCP-5257-EX 和 SCP-7525-EX 数据库文件中。前两个文件已于 2021 年 5 月 17 日脱机;所有试图查看它们的尝试都会遇到错误或 Site-19 技术部门的通知。

直到最近,SCP-5257 还在执行对 SCP 数据库中空位不利的随机性恶意破坏攻击。它的预测能力似乎有限,因为它倾向于与已被安排即将正式使用的数据库空位进行交互。统计分析确定了以下攻击偏好等级:

  1. SCP-1000 之下的空位;
  2. 具有与文件计划相关内容的编号空位;
  3. SCP-2000 之下的空位;
  4. 具有幽默关联的编号空位;
  5. SCP-3000 之下的空位;
  6. 具有美学或音学上优美的编号空位;
  7. SCP-4000 之下的空位;

SCP-5257 通过破坏任一现有数据,插入冗余的和无关的新数据,插入 SCP-5257-1,并通过回退经授权的基金会人员所作出的编辑以攻击其目标。

SCP-5257-1 是一张文件名为 slot_goblin.png 的图片,出现在受 SCP-5257 影响的每个空位中。其描绘了一只哥布林的清晰线条艺术渲染,在左下角和右下角镜像了一个装扮成《蜘蛛侠》系列中绿魔的男子的两幅图像。“你们已经被空位哥布林给哥布林了”[原文如此]和“操你们和你们的空位的妈”[原文如此]分别出现在图片的顶部和底部。

虽然该图像看起来没有异常1,但已证明从受影响的文件中删除该图像非常困难,并且完全不可能从整个 SCiPNET 中将其根除。它的单个持久性迭代以前托管在 SCP-5257 空位中;目前其被限制于 SCP-7525-EX。

附录 5257.1:事件记录

下列所述为 SCP 基金会数据库中与 SCP-5257 的活动有关的值得注意的事件的删节记录。

02/07/2015:特工 Reament 将一 SCP 文件上传到了 SCP-1848 空位。该文件的“通用名称”(即用于立即辨别 SCP 文件的非正式名称)自最初发布就经被改作 [拒绝访问]。所有试图纠正这一点的尝试都导致了编辑回退,编辑注释仅显示“啊哦”。
别再为这漏洞动我了,我退休了 — 特工 T.Lament

05/13/2016:“空位哥布林”图像在 SCP-5257 文件损坏的同时首次出现。该异常在基金会内部被归类为 SCP-5257,尽管试图将其影响的数据上传到相关文件的尝试被反复回复,编辑注释为“你不能定义空位哥布林!
我们可能要完全放弃 SCiPNET 才能修好这个问题 — M. Jones 主管
我不会想念它的 — P. Lague 主管

07/21/2019:数据库中的所有闲置空位都被 SCP-5257 损坏了。它们现在包含有未经基金会来源证实的不太可能存在的异常项目的短小未发表草稿,其完成程度从完整的包括实验记录的描述,到零碎的特殊收容措施,到完全无法理解的胡言乱语。编辑注释包括“我该怎么发”、“正在写别删”和“哈哈狙击成功”。
我已对清理这些垃圾感到厌烦 — H. Sturmatem

10/14/2020:研究员 Calvin 的账户将一个已解明的 SCP 文件上传到 SCP-5025 主列表空位,而不是 SCP-5025-EX。编辑注释为“我没读说明哈哈”。研究员 Calvin 否认上传过该文件,并报告了同事对其破坏适当协议的强烈反对。
我没看见这里面有问题 — R. House 主管

03/20/2021:Blank 博士和 McDoctorate 博士为一个名为雷斯诺大炮的物体准备了一个 SCP 文件。他们表示更喜欢 SCP-5244 空位,因为该项目在主题上与 SCP-5242SCP-5243 都有关联。在此之前,该空位已闲置近一年。他们表达了对 RAISA 主管 Jones 的喜爱;不到一个小时,这个空位就被 SCP-5257 破坏了,编辑评论是“哈哈你有八个月啦”。
研究需要八个月以上,混蛋 — H. Blank 博士

06/10/2021:Site-17 的标签团队遭遇了大规模的数据库损坏,其中 SCiPnet 上 98% 的条目都被删除了它们已被安排好的标签。当服务器断线重连到电源时,这些设备最终恢复原状。
把它关上再打开是我的点子 — 初级设计师 S. Yvonne

06/27/2021:Septer 博士删除了一个 SCP-3775 名称下的过时的文件。删除后,SCP-5257 立即损坏了该空位。同日晚些时候,初级研究员 Russ 意外地登记了一个超文件系列范围的条目。这随后得到纠正然后 SCP-5257 损坏了该空位。
我得喝一杯 — S. Andrews 主管

05/17/2022:通过一系列极端技术干预,RAISA 成功将 SCP-5257 的主要活动隔离到了自己的空位。在创建描述该异常的 SCP-5257-EX 空位之前,控制相关图像的尝试均未成功,此时图像(以及所有进一步的恶意破坏)转移到了该空位。对原有空位的损坏目前看来是不可逆转的;在大约 50% 的有记录的尝试中,该文件在大多数终端上拒绝被加载。

更新:SCP-5257 现已永久使 SCP-5257-EX 文件丧失能力。其其内容已被迁移至当前文件,即 SCP-7525-EX 中,该文件由于未知原因保持稳定。

附录 5257.2:特遣队调查:

WALDO.aic 已被上传到 SCP-5257 文件中,以便对其进行跟踪。在下一次被标记为 SCP-5257-1 的上传之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特拉华州立森林中的一个起源地址进行了发包探测。此上传附带的编辑注释为“牛逼就来抓我呀 ; )”并从受影响的文件中强制删除了 WALDO.aic。

两名 MTF φ-103 “嚎与咬”成员被部署到目标位置。

转录本


成员
指挥部 - Dr. V. Brownley
φ-103-6 Sycamore
φ-103-34 Willow


«记录开始»

(远处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人工雕刻的树桩。经仔细检查,存在窗户和一座运转的烟囱等建筑特征。)

φ-103 | Sycamore:接近场地。

指挥部:收到。

(φ-Sycamore 从树桩上拔出一块模糊不清的门形树皮。其内部由一台绿色 2002 iMac 电脑的微型版本照亮。显示屏展示出 SCP-5257-1,其下方有一个红色按钮,显示“上传”。)

φ-103 | Willow:你能往里头看看吗?

φ-103 | Sycamore:这样。

(φ-Sycamore 取下他的随身摄像机,并将其握在手中。躺下后,Sycamore 将手伸进树桩,通过放置在前臂上的显示屏查看摄像转播。)

φ-103 | Sycamore:我们几个都看得清楚吗?

指挥部:清楚。

φ-103 | Willow:清楚。

(φ-Sycamore 将摄像机引至显示屏,并将摄像机悬停在显示器上方。听到了抽泣声。)

φ-103 | Willow:那该死的是啥?

指挥部:把桌子移开,Sick。

φ-103 | Sycamore:收到。

(φ-Sycamore 拍了拍桌子和显示器,显露出一个 2 米高的机器人,像一个蜷缩在下面的哥布林。这种生物似乎是由周围区域的木头和树叶组成,由金属器具连接。)

指挥部:那是什么?

φ-103 | Sycamore:看起来不危险。是否允许把它取回?

指挥部:准许。

(φ-Sycamore 抓住机器人,即之后的 SCP-5257-2,然后将其从树桩中拉出。)

φ-103 | Sycamore:你妈逼的!

(SCP-5257-2 被丢落。)

φ-103 | Sycamore:那个挨操的咬了我!

φ-103 | Willow:它跑回树桩了。

指挥部:好吧,新战术。

φ-103 | Willow:用网?

指挥部:当然。

(SCP-5257-2 重新回到了小队,现在手里拿着一封蜡封信。)

φ-103 | Willow:好吧,那就不需要网了。

φ-103 | Sycamore:我不想再碰那玩意儿了。

(SCP-5257-2 将信扔到空中。)

指挥部:我们需要去拿到那封信。

φ-103 | Sycamore:告诉我怎么—

φ-103 | Willow:丢下来!丢!

(SCP-5257-2 遵守了 φ-Willow 的命令。φ-Sycamore 取回并打开了文件。)

φ-103 | Willow:不错。

写照

By Marlo Anderson

一只哥布林,生活中的主要职责就是用奇怪的东西填充文件。多么无聊和悲伤。

~ Are We Cool Yet? ~


φ-103 | Sycamore:甚至不是首创。

φ-103 | Willow:真是他妈的浪费时间。

(φ-Sycamore 撕碎了信。SCP-5257-2 开始打他的小腿。)

φ-103 | Sycamore:你也去你妈的。

(φ-Sycamore 将 SCP-5257-2 踢入树桩,导致其头部与身体分离。)

«记录结束»

修补 SCP-5257-2 的尝试失败,其被标示为被废除次异常。尽管如此,SCP-5257 仍然活跃且尽管已删除, SCP-5257-1 仍继续显现;是否存在SCP-5257-2的进一步实例尚不清楚,调查正在进行中。你们永远无法阻止空位哥布林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