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55
large_03-13-staten-island-vid.jpg

安保录像截图,(疑似为)SCP-755-a

项目编号:SCP-755

项目等级:Keter,收容未完成。

特殊收容措施:对所有分配到SCP-755项目的人员而言,当前抓捕SCP-755-a是K级优先度工作。若SCP-755-a被活捉,以一切可能手段确保其服从,并将他们移交至人形拘留设施17号(Humanoid Detaining Facility 17)以进行审问和研究。

任何被发现的SCP-755-b实体都必须被立即报告给一名高层人员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摧毁。在遭遇SCP-755-b实体后,该发现队伍将寻找一处能保持该实体在视野内的安全地点并持续观察直到机动特遣队Gamma-30抵达,之后须在当时服从特遣队领队作出的任何命令或对其进行协助的要求。

描述:SCP-755-a (下文中称为“涂鸦者”)是一个涂鸦者,在该档案归档时被认为在San[删除]ia 活动,然而其作品已经在8个其他位于美国大陆和欧洲的城市被目击,包括科罗拉多州的丹佛、新泽西州的纽瓦克、慕尼[删除]。安全监视探头显示该涂鸦者是一个白色皮肤、身高近2米的瘦长个体。从探头中显示的基本体型可以假定(尽管不完全确定)为男性。该涂鸦者有规律地在大城市间旅行,留下SCP-755-b实体。

755.jpg

留在[删除]的居民住宅门廊上的SCP-755-b

SCP-755-b(以下称为涂鸦)是一种涂鸦,形式和风格随不同的实体各异,但总是不变的写着(且在所有的实体中都一致错误地使用大写字母)"WAtCh For thE WhitE Bird.1" 这些涂鸦都通常用马克笔或油漆写成,但有一部分被记录的实体(若有需要其列表允许有三级或更高权限的人员查看)是刻在废弃材料上并被丢弃在显眼的地点。这些被用来书写的材料没有显现出异常性质,一些被回收的实体现存放在site 93的低风险材料部门的研究室中。阅读了这些涂鸦的人员将一定会在与某种类型的白鸟有关的明显的意外中受伤或死亡。大范围的调查已经确认了这些事故与阅读该涂鸦间的相关性,而不由该涂鸦者写下的这些句子的实体并没有在可观测到的程度上与事故或伤亡相关联。

SCP-755引起基金会的注意起于一名急救护士(EMT)在一次7车连环相撞的事故现场发现了一个调查记者Graham Scott的日志,该次事故导致Scott和██名其他人员死亡。日志记载了Scott企图追踪和采访一个涂鸦者的努力尝试,他相信该人正在尝试警告那些“白鸟的受害人(原文如此)”以拯救他们的生命。
在涂鸦和Scott的日志中被提及的白鸟还没有被证实存在。在许多事故中除受害人一方的证明外没有鸟类被确认牵涉其中,一些甚至全部其他目击者也声明根本没有看见这样的鸟类,或者目击者在其出现位置、确切颜色和鸟的品种上有着不一致的表述。

附录755-1: 尽管有着Scott的主张,很多基金会的研究人员怀疑这个涂鸦者在这些事件之前留下这些涂鸦的作用是因果性而非预知性的,并且这些涂鸦者是在寻求推进他们自己的某个计划,或者只是享受造成痛苦和死亡的兴奋感。基于这种可能性,且这些涂鸦与伤亡或灾祸已建立的相关性可能牵涉到其他无关人员,SCP-755已被给与 KETER级别安全等级,且MTF Gamma-30, "白色守望(Whitewatch)"已被创建来与执法部门保持联系以逮捕该涂鸦者进行审问并在摧毁被发现的涂鸦实体。

附录755-2:有[删除]乎可以越过[数据删除]和往常一样的涂鸦实体但额外增加了用草书字体写下的"I'm sorry"。这次事件像往常一样由成[数据删除]记入档案。

文件755-375:

Travers: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机长在讲话。我们对航班延误表示抱歉。我确定你们都看见了维护人员在清除跑道上的那些涂鸦。现在问题已经解决,我们可以准备起飞了。这是个洛杉矶美丽的晴天,天气状况极其适合飞行。这里是飞往休斯顿的279号航班,此外,如果您不应当乘坐本次航班,请趁能下机的时候立即下机。

<21分钟很快过去了>

Travers:现在是机长在讲话。我确定你们都看见了烟雾,但是不要恐慌,只是一只鸟撞进了引擎里,很快,在我准备紧急迫降期间氧气面罩将脱落。请带上面罩并听从机组人员的指示,很快我们将让大家安全着陆。重复,请按机组人员的要求做,并保持冷静。一切都会没事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