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559

项目编号: SCP-7559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直到SCP-7559被足够了解为止,目前的优先指令是利用内镜技术对已经收容的SCP-7559宿主相关病例的识别和隔离。

SCP-7559宿主被安置在Site-183的标准人形异常收容间中,并由站点的医疗工作人员循环检查是否出现脓毒症症状。放射性核素标记物须被加入对象的饮食当中以辅助对更多相关实例的鉴定和收容。

描述: SCP-7559是自发出现在人体内且由括约肌组织覆盖的虫洞系统。这些虫洞的直径大小从2 µm至25 cm之间变化,并与周围组织融为一体。

SCP-7559上的括约肌通常会与其它人类宿主身上的SCP-7559实例相连。这经常导致不同宿主之间体液的互相输送,其中一个值得被注意的案例是一名宿主的胃酸被传送进了另一名宿主的颈部淋巴结中。

对于SCP-7559的进一步研究显示,在对象显现的6-8周后,SCP-7559的括约肌将会开始向周围组织扩张并获得将另一名宿主的部分或整个器官输入宿主体内的能力。截至目前,没有一例器官传送导致了器官“捐赠者”的器官机能丢失或“接收者”的排异反应,甚至在各个宿主之间血型尽不相同但被SCP-7559连接了彼此的肾静脉的极端情况下亦然。

附录7559.1: 2023年8月14日,一例SCP-7559括约肌组织扩张地足够大以至于已经能够传输一部分大脑皮质,并且已经将宿主一半的大脑皮质传输进了另一名宿主体内。其中一名SCP-7559宿主,Sara Linares,出现了昏迷;而同时,另一名宿主Jaden Jorgenssen则向医疗人员报告了幻觉和睡眠麻痹的症状。

Interviewed: Jaden Jorgenssen

Interviewer: Monique Velasquez博士

<Begin Log>

Velasquez博士: 你好Jaden。请告诉我最近都发生了什么。

Jorgenssen: 是这样的,女士,我的胃已经咕噜咕噜叫了两天了,我的手一直在麻,我几乎没法撒尿,而且我的头还疼的要死,就在我眉心那块。我的眼睛也都乱成一团了。

Velasquez博士: 怎么会这样呢?

Jorgenssen: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我看不见,呃,暖色的东西了。红色、粉色跟橙色现在看起来几乎一点颜色都没有。这搞得我看见的东西都稍微有点蓝色调?很难形容吧。不过我最主要想跟你们反映的东西就是视觉上的影响。(停顿)我希望我吃的那些药可以让这种症状好起来?(笔记: SCP-7559示例一般都被给予安慰剂并被告知他们正在接受针对“溃疡”、“良性肿瘤”和“免疫紊乱”的治疗。

Velasquez博士: 当然,等我们在这聊完,我完全可以帮你治好这种症状。不过,请继续尽可能详细地向我描述你所看到的东西。

Jorgenssen: OK。所以,今天的大部分时候我都会在我的余光里看到些什么东西,你知道的,就好像有只蛾子在你边上飞但是你看不清楚它究竟去哪了。大多数都是看起来像床的东西,但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我的床。还有一次我好像看见有一根长头发掉下来然后盖在我的眼睛上。我他妈一定是要秃了。

Velasquez博士: 这是挺令人担心的。这种症状持续多久了?

Jorgenssen: 呃呃,大概两天还是三天前开始的吧。它的恶化开始有点减缓了,反正——(Jorgenssen说话的语调突然高了八度并且开始带爱尔兰口音1

(Jorgenssen继续发出了约20秒的窒息声。需要注意的是,它的身体和颈部在该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完全静止。窒息声停止后,他的声音回归了正常状态。)

Velasquez博士: 那是谁?

Jorgenssen: 谁?不好意思,我刚有点分神了。我刚才说啥了来着?

Velasquez博士: Jaden我觉得我们需要多做几次测试来摸清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些症状,但是——

随着一声低沉的撕裂声,一个新的SCP-7559实例显现在Jorgenssen的左侧泪管中。瞬间,一条长约4.5米且异常肿胀的小肠穿过了括约肌并撒在了桌子上。

Velasquez博士按下了紧急按钮并呼叫了医疗团队。

Velasquez博士: Jaden! 你听得见吗?

Jorgenssen 吐出了一侧肺叶并倒在了地上。医疗团队随后到达。

<记录结束>

后记: Jorgenssen在12分钟后被宣告死亡。另一名被确认与Jorgenssen连接的宿主,Sara Linares,在同时期也由于被SCP-7559放光了脑脊液而濒临死亡,但随后被稳定了生命体征。

解剖Jorgenssen的尸体使基金会获得了三个SCP-7559实例,对象被分别保存在大桶中。尝试了对于第四个实例的移除,但是在手术过程当中,Moreno博士触碰了SCP-7559实例的内侧,导致其突然收缩并吞噬了他的两只手指。

Moreno博士随后被安置起来观察。29小时后,一个SCP-7559实例出现在了他的臂动脉中。他的其中一根手指被发现在一个已被收容的SCP-7559宿主的主动脉内,另一个则尚未被发现。

附录 7559.2: 已被收容的宿主数量已经超过了500人。另外,46个神经系统“穿过”了SCP-7559的宿主开始报告类似Jorgenssen的幻觉症状。

对于SCP-7559实例的内镜观察仍未给出任何定论。所有的探索都只记录了内镜穿过了200米以上的人类血肉,直到停止在了一团由体液和黏膜混合组成的糊状物前。接触此物会导致其他SCP-7559宿主身体上的各处孔洞流血。后续测试正在等待批准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