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591


Item#: 7591
Level1
Containment Class:
pending
Secondary Class:
{$secondary-class}
Disruption Class:
dark
Risk Class:
notice

特殊收容措施: N/A

描述: SCP-7591是一种被研究员Alex Thorley使用于至少一名人员的杀人方法。SCP-7591作用下的谋杀案在本质上无法被确认,任何物理证据都会从目前现实中抹除。这包括凶器、死者、DNA痕迹以及其他可能使谋杀得到确认的信息。

尽管缺乏证据,遭遇到SCP-7591使用者的人总能察觉到有谋杀案已经发生,且SCP-7591的使用者要为此负责。

附录7591.1: 调查

2019年12月24日,Alex Thorley因无关研究计划被调任到Site-322 。在此时间段内,Thorley暗中创造或发现了SCP-7591,并在同日予以使用。

抄录


«开始记录»

这是披萨日,餐厅里人很多。

Hoover: Alex Thorley杀人了。

Schantz: 我知道!

Hoover:嘘嘘嘘!天,Neil。别给我们招惹注意。

Schantz: 我们都知道它杀了人。

Kline: 对,非常明显。

Schantz: Alex Thorley杀了某个人。

Kline: Alex Thorley就是杀了某个人。

在另外一桌上,Marley Mooney博士加入了对话。

Mooney: 你们是在说Thorley?

Hoover: 对,我们就是。

Mooney: 它肯定杀了人。

Schantz: 百分之一百。

Mooney: 我好奇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可能把人杀的这么烂以至于所有人都知道呢?

研究员Coix在经过时插嘴。

Coix: 你们几位是在聊Alex Thorley杀人的事?

Hoover: 对。

Mooney: 对。

Schantz: 对。

Kline: 对。

Coix: 真特么疯了。

Coix一边嚼着甜甜圈一边离开。其余餐厅来宾开始谈论Thorley谋杀行为的机制。


Lague主管与SCP-5595进入餐厅,向自助餐炉走去。

Lague:这件事上我没必要容忍你。

SCP-5595: 就如你对谋杀案的容忍。

Lague: 我告诉你闭嘴。

SCP-5595: 噢,你在这帮忙打掩护,是不是?警察。警察。警察。

Lague: 我们在搞内部审核。

SCP-5595: 诸位听到了么?他说的。警察。警察。嘲笑这头猪。

Lague: 我可以炒了某人而且不留证据。

SCP-5595: 我们都知道THORLEY杀了一个人。

Lague: 把事情闹大也不会帮到谁。

SCP-5595: 那想看大的吗?

SCP-5595转向餐厅。

SCP-5595: 嘿各位,ALEX THORLEY杀人了。

整个餐厅的人齐声回应。

餐厅来客们: 我们都知道。

«记录结束»

在Site-322上层管理的压力下,Thorley研究员被要求与Lague主管讨论此类指控。

抄录


«开始记录»

Lague: 你是否有过暴力思想?

Thorley: 我觉得有。

Lague: 多频繁?

Thorley: 我是该记个数?

Lague: 平均一下。

Thorley: 很罕见。

Lague: 可曾付诸行动?

Thorley: 没有。

Lague: 童年。你有没有做放大镜烧蚂蚁这种事?

Thorley: 没。

Lague: 你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吗?

Thorley: 我不知道。大概不是。

Lague: 最喜欢的电影?

Thorley: 啥?

Lague: 天,给我个面子好吧。我都弄一整天了我想回家。你有杀了什么人吗?

Thorley: 没有…?

Lague: 那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你杀了?

Thorley: 我不知道。

Lague: 我要是对你过去十年的住房分配彻底筛查,你会在意吗?

Thorley: 我应该在意吗?

Lague: 你来告诉我。

Thorley: 不。

Lague叹气。

Lague: 好,谢谢你,Alex。

Thorley: 当然。

«记录结束»

附录7591.2: 调任

2019年12月25日,Thorley曾经杀人一事变得越发明显,尽管毫无证据,它仍然被强制调往其他站点,以免工作效率问题在Site-322扩散。在25日晚被告知准备转移。下列事件在当日发生:

抄录


«开始记录»

Thorley开始收拾自己的小物件,将工作电脑、笔记本、纸张、魔方装进小肩袋内。

Thorley去从房间衣柜里拿出衣物。在他开门时,一具沾血的尸体面朝下倒了出来。Thorley明显受惊,闪躲向房间另一头。

Thorley慢慢靠近尸体,将它的胳膊举起,翻过身,发现此尸体是Alex Thorley。

Thorley凝视着尸体,渐渐冷静下来。

Thorley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三位数号码。

Thorley: 嘿。

[…]

Thorley: 又来了。

[…]

Thorley: 这次是衣橱。

[…]

Thorley: 对。

[…]

Thorley: 更糟。

[…]

Thorley: 所有人。整个站点。

[…]

Thorley: 不,我会—求你,不。

[…]

它叹息一声。

Thorley: 我照办。

Thorley从无人看管的清洁车上拿出一个垃圾袋。

Thorley把自己碎烂的尸体装进垃圾袋,而后把垃圾袋塞进行李袋,扛在肩上,几乎要让自己失去平衡。

它把头探出门外,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一阵,而后快步走出了Site-322。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