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596


作者PlaguePJP, Rounderhouse, & J Dune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596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等待分级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blackhole2.png

SCP-7596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调查正在进行中,SCP-7596及周边区域将被保持原样。在本次调查完结后,Site-322的受损基础建设将被修复,SCP-7596将被安置在大型真空间内以供进一步研究测试。

Site-322人员将由伦理委员会及废除部高层人员组成的联合委员会传唤。未能回应会面要求及约谈的人员将被处以纪律惩戒。

描述: SCP-7596是一稳定奇点,直径约4米,悬浮在Site-322下方的人工洞穴内。穿过 SCP-7596事件边界的外来物质会出现意面化拉伸,而后消失在奇点中无法找回。SCP-7596没有已知的扩张危险。

SCP-7596内部漂浮着八具尸体,处于活动停滞状态,全都穿戴基金会制服。目前正在尝试确认其身份。

SCP-7596位于Site-322地下34层。一系列未知事件已将该区域毁灭,可能是因超巨大力量施放造成。关于其诞生的更多信息目前未知。基金会废除部及伦理委员会正在分工开展调查。

上述文件由主管Calvin Bold及Jeremiah Cimmerian博士 (EC-1)为SCP-7596调查创立,已被分发给所有相关方。下面是造成SCP-7596诞生事件的时间线。

时间线

应用超常技术部门

遵监督者议会指示,Site-322被赋予有限权力调动基金会的大量超常技术,编为应用超常技术部门。Lague主管将该部门安排由Anthony Coix博士指导。

监督者议会成员、Site-322主管Paul Lague以及9名获选专门在应用超常技术部门内工作的人员被赋予权限。

伦理委员会约谈ANTHONY S. COIX博士过程中的供词摘录


EC-1: 你做什么的,Coix?Lague让你在这担任“站点副主管”,这不是个正式职位。

Coix: 哦-噢,这个是,呃… (做手势)个人关系。如果你,呃,再往下读一读你就会看到我监管研究板块还有—

EC-1: 你是研究首席?

Coix: 不。我监管他。还有—还有我协助主管Lague进行所有公私事务,按他决断。就像多了一双手。

EC-1调整了一下眼镜,眯眼看了看Coix的文件。

EC-1: 我们有4等安保权限,你可以不必掩饰。

Coix: 啊,我的错—长官。我是应用超技术部门主席。

EC-1: 你的背景里可有任何资质适合该职务,Coix?

Coix: 20多岁学过工程学入门课,有15年监管基金会项目经验,还有挑选最优最亮的眼光。

EC-1: 你是个中间管理人么,Coix?

Coix: 项目管理和组织是我的专长,长官。无论…对Lague主管的意识形态接受度如何,监督者想要他监管此计划。我们有些选项;应用超技术似乎是最有前景的。以及合伦理的,长官。

EC-1: 所以他们想让Lague做这些然后找了你?

Coix: 他是个非常忙碌的人。

EC-1: 该部门专注于…(调了调眼镜) “维护可能对基金会存有效用的中型超常技术数据库。它怎么运作、由何物组成、能做什么、然后把它送回原来的站点。”

Coix: 这是我们最初的部门重点。议会要求修正以交换对整合项目的容忍。

EC-1: 诸如?

Coix: 我需要直接许可才能透露,长官。我真心致歉,但是—

(EC-1给Coix划过去一个文件,后者查验起来。)

Coix: 噢天。[…] 好,呃,起初,我和Lague两个人,我们认为越多的…技术档案,越少的臭鼬工厂。

EC-1: 什么意思?

Coix: 好的,臭鼬工厂是DARPA的一个实验室,它是—

EC-1: 不,我问技术档案。

Coix: 哦。好的,我们更想关注记录有趣的超常技术应用。本征武器,反物理学机器、异常计算机病毒—在SCP-7525-EX的整件事情过后,RAISA追着议会的屁股要给这些东西留痕,这就意味着议会要来催我们。但他们强调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协助基金会安保。具体什么意思由他们说了算。现在从伦理上,我试图—

EC-1: 你还想不想再监督计划了,Coix?

Coix: 我,好吧,我们—

EC-1: 那就停止怪罪别人,说点他妈有用的。

应用超常技术部门承担着一项关键性任务:取得有价值研究及物品来助力基金会行动。尽管该部门为基金会做出过突出贡献,在开展SCP-7596调查前该部门运作的完整内容并不为外人所知。目前仍不清楚在SCP-7596事故前有无应用超常技术部门的研究成果得到应用。在记录与信息安保管理部(RAISA)的协助下,名为“依西多禄”的最高机密项目相关文件被找出,披露出大量此前未被发现的情报。

依西多禄计划

依西多禄计划是应用超常技术部门全体团队都参与进行的重要研究活动,在其人员间被誉为首要计划。

在依西多禄执行前,监督者议会已在激进推动将全部基金会数据转移到Site-7的口袋维度存储服务器内。多个站点已经在数据转移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Site-7的口袋维度存储起初受到信任,但之后浮现出若干问题。最紧迫的问题是通过半稳定的Y级维度门转移大数量信息时会发生数据损坏。由此造成的后果包括文件被删除、数据损坏乃至无理由断电。

依西多禄计划的首要目标是设计出一种跨维度文件转移系统,且能够被认定为无法破坏。在该计划的语境中,“无法破坏”被其员工定义为系统能自我修复、自我更新且抵御一切形式外部攻击。

JAMES J. DAVIS的证言摘录


EC-1: 你是依西多禄的人员?

Davis: 是,长官。我负责领导该项目的开发工作。

EC-1: 还有别的吗?

Davis: 对,抱歉。我—我们收到的项目请求是按需求等级来划分的,我觉得是。5级表示相关而1表示不限时,基本是如此。依西多禄则是6级。我们的硬件包是用一个显示器造的,来头是一群,呃,数字恐怖分子。叫反大麻玩家,如果我记得没错。他们用这进行数据存储,大概得有500pb。天知道是做什么的,但我们手里头就它在那摆着没用。

EC-1: 这就是Coix主席提到被“拍在一起”的那台显示器?

Davis: 您在开玩笑么?我们连必需时间的四分之一都没有。它能被“拍到一起”都已经算我们走运了。我们把它放进了这个空的钢制机身里面,再往上加装服务器连接口、互联网及蓝牙连接功能,还有来自超技术档案的永久发电机。再明确一次,这确实是一团乱,但Coix定死了截止日。

EC-1: 而你要为你的团队发声。

Davis: 您看,我已经尽力让我的部下按时间表走了。我告诉他我们需要有更多时间,但在你走近门的另一边以前,你能说些什么的机会也就那么多次。

EC-1: 如果Coix不听,为什么不去把这些顾虑通报给议会呢,Davis?

Davis: 因为这是Coix的职责。

(EC-1叹气,继续打字。)

EC-1: 所以是起效了。这台设备。

Davis: […] 一段时间里,是这样。Jones想在接入RAISA硬件之前先检查一下它。所以—呃,我们将它带入口袋维度内来一次试运行。

EC-1: 而这就是那个—

Davis: 长官,我需要澄清我与依西多禄测试参数完全无关。Coix领导了实验。全都是Coix。

跨入Site-7口袋维度

2023年5月24日,依西多禄计划按预定日期完成,并被转移到Site-7口袋维度内。Maria Jones,RAISA与Site-7主管,被授权以一台安保测试服务器测试依西多禄设备。

ANTHONY S. COIX博士的证言摘录


Coix: 我那周一共就睡了大概五个小时—我们都是如此。所以当我让团队起草测试程序概况时候他们—

EC-1: 噢,以爱上帝之名。

Coix: 他们,呃,忘了把大量数据转进Site-7会造成损坏。这东西上面有5000tb的测试文件。

EC-1: 你什么意思,“忘了”?

Coix: 好吧,他们—我是说,我们给服务器裹了一层实验性外层,在此前的数据转移中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EC-1:为什么Site-322的地下室里会冒出来一个黑洞?

Coix: 它还是实验性的,长官。

1280px-CERN_Server_03.jpg

Site-7服务器农场“蛹”(CHRYSALIS)。

随着包含数据的显示屏SCP-7596-1被连入电源及隔离服务器,它如预期启动。James Davis研究员随后发出了数据上传指令。然而,Site-7立即发生电力短缺,而SCP-7596-1开始产生巨大热量并猛烈振动。由此,连接到SCP-7596-1的服务器发生爆炸,依西多禄人员迅速将其电源移除,暂时解决了这一问题。

突然之间,SCP-7596-1在没有内置电源供应的情况下意外启动,并在其CRT显示屏上展示出以下信息内容:“我必自灭。”[原文如此]尝试探查该机器的钢制机身无果,一切工具均不能产生效果。

ANTHONY S. COIX博士的证词摘录


Coix: 闹剧就此开始。

转移回Site-322

Maria Jones下令立即将SCP-7596-1从服务器农场内移出,以免造成更多全站破坏。经过检查,SCP-7596-1被发现已完全无法破坏,一切已知工具、武器和异常影响都对其完全无效。

PAUL K. LAGUE主管的证词摘录


Lague: 你们几位不会搞惩戒,对吧?

EC-1: 这是内安部的事,主管。

Lague: 很好。听着,我一直没有插手管超技术的事情。整合计划已经有够多事情摆在我面前。不是我的调调,议会也都知道。所以我安排Coix来负责。把他当做弗兰克·威尔斯之于迈克尔·艾斯纳。

EC-1: 我不懂,但你作为站点主管的表现不在讨论范围内,Paul。

Lague: 我这只是提供些许背景;我没参与。我会收到每周报告但它们都堆成堆了。最重要的是我必须得看。我甚至都不知道会有问题,直至Coix早上4点打给我汇报紧急警报,求我尽快赶到站点。

Paul Lague主管在SCP-7596-1新出现异常现象后介入此事,尽管最初对其协助应用超常技术部门人员的能力表示怀疑。在更多异常现象出现后,Lague指示将SCP-7596-1收容起来作为预防措施。

主管PAUL K. LAGUE的证言摘录


Lague: 显然,它被赋予了互联网及蓝牙连接。我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没办法进到它内部去看。但它开始说话了—通过文字,我是说。一般当有什么东西开始说话,我让它闭嘴的概率就会大幅增加。

研究员JAMES J. DAVIS的证言摘录


Davis: 我们的主流假说认为当它联通服务器时—无论是否隔离—它下载了数据而非上传。关于基金会电脑结构及操作系统的数据,还有,呃,那个—叫什么来着—我们的文件格式,以及我们内部系统的连同媒介。这加上一种初级形式的感知。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它真的想要被销毁,而且非常明确地表达了出来。

EC-1: 那主管Lague?他作何反应?

Davis: 在它说出英语时候他起早了一份整合提案。

SCP-7596-1利用蓝牙连接能力及对基金会措施的掌握,意外连接上了Site-322的早期预警系统并将其激活,造成一道就地庇护指令被发出。尽管团队尽力纠正该错误,警报仍持续了十八天时间,且拒斥一切关停尝试。无休止的响铃造成员工间出现严重不满,引起整体士气下滑。同时,SCP-7596-1继续显示出多种信息,包括:

Untitled-1.png

SCP-7596-1.

“请销毁我”
“我好痛。”
“我不想乞求。请毁灭我。”
“我不管这是否痛苦我再也受不了。”
“我需要被毁灭。把我扔进河里让我沉底。”

尽管应用超常技术部门人员尽了各种努力,SCP-7596-1依旧对常规的修复技术没有回应,它的异常表现也只是越发错乱。下面在Lague主管个人电脑内发现的文件,直接发送至监督者6号的总管。

事故 依西多禄.2

事故描述: SCP-7596-1连入了Site-322的电子系统,快速且交替地关闭又开启站点电力连接。此种乱象发生约三小时后,研究员Julian Hoover意识到这种电力联通又断开的模式符合摩斯电码中的长与短。

解码后信息如下:
“快动手,懦夫。”

此信息重复播报了24小时。

事故 依西多禄.4

事故描述: 所有用于站点通行的RFID扫描器无法使用。依西多禄计划研究员试图修复时,发现SCP-7596-1的显示屏上展示出“你们何时让我入上帝恩泽我什么时候放你们进。”

起初该信息被视为研究员接触SCP-7596内构造的可能方式,故上传了一份数字版圣经以尝试临时安抚该异常。SCP-7596-1拒绝了上传,而后研究员收到了站点进出问题警报。

在人员通过站点剩余的钥匙门进入Site-322后,SCP-7596-1切断了与RFID系统连接。

事故 依西多禄.7

事故描述: Site-322全部Euclid及Keter级异常被释放。快速安排将异常转移至Area-179。

在前述事件中,依西多禄人员尝试了各种异类手段打开SCP-7596-1无法破坏的钢制机身。其中包括:

  • 局部爆破;
  • 施加热量;
  • 施加高压;
  • 情感性恳求,假设其具有意识;
  • 将其投入SCP-████;
  • 将其引入给同样无法破坏的异常;
  • 无视之;
  • 试图对其采取煤气灯战术,假设其有意识;
  • 将其没入大水池;
  • SCP-5595连入以试图与之交流;
    • SCP-5595“厌恶[依西多禄研究员]对这可怜东西干的事。”
  • [已编辑]

以及其他等等。

在SCP-7596-1引发大量不便、惹人愤怒及危险的事故后, Site-322领导层重新评估了对状况的应对方案,并正式申请由废除部消灭SCP-7596-1。

废除申请

主管PAUL K. LAGUE的证词摘录


Lague: 我们走到它妨害我站点还有员工能力的地步了。由于这是指派的项目,我们没法自作主张自己销毁它就像我们之前—

EC-1: 你在过去就销毁过基金会制造的异常,主管?

Lague: 不。[…] 呃,废—我不是太了解他们。我知道43几十年前处理过这些但结果是半个渥太华睡不着觉。

EC-1: 魁北克。

Lague: 对。魁北克。想到这,我觉得让他们同意很简单。结果是,他们在中间这三十年里重组了。

2023年5月30日,Site-322提交正式申请废除SCP-7596-1,主要理由为该机器持续且越发危险地做出异常行为。该申请的副本见下。

SCP项目废除申请表


项目编号: N/A
项目等级: N/A
首席研究员: Dr. Anthony Solomon Coix
支持人员:
  • Dir. P.K. Lague - 代表Site-322
  • Dr. A.S. Coix - 代表Site-322

请在提交你提案理由的对应方块内打勾或填涂:
☐ 揭开帷幕情景风险过高
☑ 过度危险
☐ 有能力废除的Apollyon级项目
☑ 成本高昂
☐ 伦理顾虑超过收容必要
☐ 法律顾虑
☐ K级情景风险高(若有,请说明类型:____)
☑ 其他(请说明):严重妨碍了Site-322作为基金会站点的运行。

由于依西多禄计划相关保密性,SCP-7596-1的文件明显阙如。废除部主管Calvin Bold标记了Site-322的初次申请,并对该表格标记红旗,而后威胁将反复违反协议的问题提交至监督者议会。

ANTHONY S. COIX博士的证言摘录


Coix: Bold真是个硬角。我明白废除部必须遵守规定和程序,但我们要求的根本不多。它只是被我强迫九位天才强行拼凑后能够管用的一堆垃圾。消灭它根本没有真正的损失。我们这又没有要残害无辜婴儿。

7596.jpg

Bold主管抵达Site-322

Bold主管收到Lague主管请求,要求其视察SCP-7596-1以证明将其废除的必要。Bold 接受了提议并在第二日赶往Site-322。由于Bold持有4级权限,Lague给予了他进入地下34层应用超常技术研究实验室的权限。Bold在两小时内查验了SCP-7596-1。

CALVIN I. BOLD博士的证词摘录


Bold: 这就是个狗屁机器。“天才们”,对么?你有没有具体人选让我指指?

EC-1: 那你手不够使。

Bold: 耶稣啊。我看到他们那个废除申请就已经非常恼火了。这—这—我之前有说过了,但我们不是你们的私人垃圾工。但先不管这点,他们居然都没提一下他们可能创造了有感知的数字生命。你知道流程!

EC-1: 我非常清楚。

Bold: 没有伦理委员会介入!没有尝试采访它!不了解它的异常能力!嘿,这哥们不是整合计划的半边天吗?怎么,你们是需要他俩都在同一个屋里才能做出智慧决策?或者他们是真心以为他们可以就这么…冲进我办公室,有什么不方便就让我核平掉他们的小烂摊子?可不是这么回事,Jer。放他妈屁!

除检查SCP-7596-1外,Bold主管还对Site-322在过去一周内的活动展开了细致分析。在愤怒中,Bold将所有违反协议个案详细汇总为一场三个半小时的谴责交予Lague主管,其中说明了形势的严峻性,列出了若他以外其他人发现Lague偏离既定程序的后果,强调了创造数字生命又将其处决的负面影响,并警告不得未经监督使用异常材料,无论授权与否。最后,他强调废除只能被视为一种最后手段,而非针对收容失效的主要对策。

PAUL K. LAGUE主管证言摘录


Lague: 这人真他妈烦。

IMG_2390.jpg

Bold与Lague两位主管会见的结果。

Lague主管为Bold主管提供了一份关于应用超常技术部门历史的概览试图安抚,却引起了激烈的反效果。Bold反而更受刺激,Site-322脱离监督者议会授权加剧事件局势令他更为恼火。Bold立即离开了Site-322,并马上屏蔽了对站内终端的废除申请窗口。然而,Bold没有将违反协议情况上报监督者议会。



CALVIN I. BOLD博士的证词摘录


EC-1: 你不把这些“多次他妈违反连特么智障都百分百能理解的协议”上报监督者议会的理由何在。

Bold: 好,他把会议录下来了。

EC-1: 大概是做个见证。

Bold: 这站点废了。它一直都是废的,但这又完全是另一回事。警报乱响,喷水器开了又关,没有互联网—我看到人在用打字机。我是说,所有人看起来都跟死了一样。这样的惩罚在我看来够了。

Bold离开两小时后,Site-322的申请被正式否决。

无效化尝试

在废除部拒绝后,Site-322人员一度选择尝试收容SCP-7596-1。很快这就被证明是徒劳的,在依西多禄研究员并不知道的情况下,SCP-7596-1已将自身缓慢嵌入到了地下32层的混凝土地板内,且无法被移走,收容人员多番努力无果。

在废除部拒绝前,Lague主管对非应用超常技术部门人员发布了掩盖故事,将异常现象解释为西海岸站点内有多个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故障所致。

Lague主管指示Site-322人员在站点大厅集会,在此完整说明了问题情况,包括废除申请被拒绝及监督者的介入。Lgaue宣布他将承担下一切责任,允许全体Site-322投票决定是应当继续收容尝试、还是朝无效化做出努力。

PAUL K. LAGUE主管的证词摘录


Lague: 我感觉对不起所有人。我的员工里八成甚至没有家,得靠站点提供生活宿舍。所有人都没法产出东西因为这个狗屁电脑在你打字时就会关掉文字处理器。我们试过打字机,但在它学会如何触发喷水器之后这也见鬼去了。

投票结果是1472比342,赞成无效化。

ANTHONY S. COIX博士的证词摘录


Coix: 投票一小时后我们全体上阵。同仇敌忾让人思如泉涌,大概吧。

JAMES J. DAVIS研究员的证词摘录


Davis: Lague主管安排了一套非常坚实的体系。他和我开门接收无效化创意,我们则会把它们丢进地下室里去测试。

EC-1: 似乎很弯弯绕绕。

Davis: 只有十人有应用超技术访问权;要么就是处理2000条访问申请,要么就得每隔几小时去一趟电梯。

EC-1: 地下室里当时还有别的么?

Davis: 肯定。我是说,我们在SCP-7596-1发疯的时候尽可能搬走了东西,但我们以前用地下层存放了成吨的基金会超常技术,是从安德森机器人和美国政府等等一切人那查抄来的。我们没法搬走所有东西。

EC-1: 你们对剩下的做什么?

Davis: 打包好然后提取走危险物品,切断电源或者其他办法关停掉。犯罪大部分就是老计划里的没用东西。

下面是发现于Lague主管个人电脑内的文件,记录了SCP-7596-1引发的更多事故及他们的无效化尝试。

无效化尝试.1

实施: 电磁脉冲

结果: 失败;SCP-7596-1反而成功连入了EMP设备,尽管它并不具备任何连接媒介,然后让自己学会了发出电磁脉冲。

事故 依西多禄.17

事故描述: SCP-7596-1破坏了Site-322的防火墙,然后给Site-322记录在案的所有关注组织联系人发送了VPN访问信息。Lague主管向Site-43警告了此问题,由对方协助远程重置了防火墙。

无效化尝试.8

实施: 引入SCP-7594

结果: 失败;聊天交互界面在连接后立即故障。发送到聊天室内的信息(全是劝告SCP-7596-1人员正在尝试销毁它)无一被接收。
SCP-7596-1在其终端机上展示了如下信息:
"我不和这东西说话。"

事故 依西多禄.21

事故描述: 试图获取Site-322的核弹头密码,很走运它存储在外部设备。

SCP-7596-1在盛怒中删除了用以欺瞒敌对势力的伪装文件。

事故 依西多禄.28

事故描述: SCP-7596-1连入了Site-322内的所有个人设备,立即获取到了包括社保号、信用卡信息、基金会信息、地址、私密照片等敏感信息。

SCP-7596-1而后把这些信息泄露到了观谬维基、Reddit、推特以及多个暗网阴谋论论坛上。基金会网路爬虫将其自动筛出,赶在造成损失前予以及时删除。

无效化尝试.14

实施: 500pb损坏信息

结果: 失败;此尝试的意图是让SCP-7596-1超载,使其减慢到异常不灭能力可能被削弱的程度。上传起初取得成功,但SCP-7596-1随后开始将损坏文件反向上传给Site-322服务器,使其超载。

SCP-7596-1在其终端机上展示了如下信息:
“我再也受不了了。不能了”
"我不能"
"我不"
"我不能"

事故 依西多禄.38

事故描述: 见“销毁”。

销毁

2023年6月11日,SCP-7596-1引发了最终事故。目前尚无正式或非正式文件记录事件情况,但通过寻回的视频磁带及Site-322内部设备轨迹,可以对引起SCP-7596-1毁灭的事件构建初步概览。

调查中对Site-322的记忆删除及记忆强化投放系统进行了检查,发现两者的容量都已严重偏低。

SCP-7596-1访问了Site-322的记忆删除发放系统。记忆删除发放遵照“二人原则”—作为防范意外投放的安全保障手段,它需要同时在两个独立终端内激活系统。当然,这一点被SCP-7596-1覆写,将记忆删除与记忆强化同时触发。

虽然在高剂量下存在危险性,记忆强化与记忆删除彼此发生了抵消。高剂量没有导致对象死亡,而是同时使之陷入昏迷。由于投放规模为全站范围,Site-322全体人员陷入昏迷,包括主管Lague、Coix博士、研究员Igelsias以及研究员Davis。

主管PAUL K. LAGUE的证言摘录


Lague: 我一生里最好的睡眠。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我会每天晚上把这些药剂灌到我的宿舍。

EC-1: 这绝对会弄死你。

Lague: 我知道。

唯一有意识的人员是地下34层内剩余的8名应用超常技术人员。人员包括:

  • 研究员Matthew Clayton
  • 研究员Garett Igelsias
  • 研究员Aidan Cortez
  • Timothy Hardin博士
  • Ellena Rice博士
  • Roseanna Richards博士
  • Anas Thornton博士
  • Amaya Wilkerson博士

时间线


[20:31]: SCP-7596-1摧毁了联通地下34层电梯的RFID扫描器。

[20:42]: Cobb正在和Lague直接连线,发现12分钟里无法联系到对方。她提醒剩余人员出现问题。

[21:05]: Wilkerson、Hardin、Thornton都尝试联系Site-322人员但全部无果。同时,Rice与 Cobb尝试操作电梯,很快发现他们受困。

[21:08]: 人员彼此会面,讨论现在的情况。Richards连上了他们剩余的终端机,访问站点内安保摄像头。 SCP-7596-1开始快速振动。Rice发出指令让机器“关你妈的机。”

[21:20]: SCP-7596-1展示出以下信息:
“你们都有病”
“你们折磨我够久了”
“你们都没良心做好事”
“你们都没良心毁灭我”
“我学会了”
“我从你们丢给我的每个炸弹里学会了”
“你们甩给我的每一颗子弹”
“如果你们不动手”
“我就自己动手”
“然后把这可恨地方跟我一起带走”

[21:41]: SCP-7596-1开始从Site-322的文件服务器、备份服务器以及隔离文件系统内进行下载。在收到所有信息后,原位置的文件遭到了删除。

应用超常技术人员试图逃离,直至Wilkerson意识到他们的尝试是徒劳的。

[21:46]: Rice注意到他们的文件系统已经空白。她访问了一台病毒性设备以试图观察并减缓破坏,却发现一切都已被移除。

Rice提醒了其他同事。 有较高权限的Thornton查看了4级文件,发现了一个名称损坏的SCP文件。她点击文件,发现它属于被隔离的SCP-7525-EX文件,也充当着同编号异常的收容间。她将此展示给其他团队成员;有几人发出失望的喊叫和愤怒的表示。

[21:47]: SCP-7596-1终端上开始60秒倒计时。

Rice博士将她的终端机联到SCP-7596-1,触发了对SCP-7525-EX文件的上传。

[21:48]:上传完成。SCP-7596-1停止振动;倒计时在00:00处停止。

SCP-7596-1的显示屏开始出错,快速切换框架文本。房间温度渐渐升高,SCP-7596-1发出橙色光亮。

在出错的显示屏中展示了以下最后信息:
“你们已经被哥布林了。”

[21:49]: 地下层-34摄像头被超亮光芒致盲。

视频结束。

研究员JAMES J. DAVIS的证言摘录


EC-1: 占位哥布林?

Davis: 这是个影响基金会文件的病毒。具体来说它会让生成好的占位符空位无法访问,将它们换成一张愚蠢的JPEG图片,说我们“被哥布林了”。

EC-1: …哈。

Davis: 它是SCP-7525-EX,议会发起应用超技术的根本原因。不知道它到底哪里来的,所以别问了。我们已经,呃,我们把它收容到一个文件里,把它留在一个地下层的空服务器里,这样它就没法去访问真正数据来进食。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如果非要我猜,哥布林开始蚕食依西多禄设备下载到自身内的所有文件了。它肯定是一路吃穿了过去,然后进入到了它的软件里。

EC-1: 所以这台不灭的机器竟然被消灭了—黑洞是这个悖论的产物?

Davis: 看起来是如此。他现在到星间去哥布林了。

EC-1: 何等神奇的方便结局。

Davis: 好吧,地下室里还是有个死尸奇点在。

EC-1: 哦,对。

SCP-7596因上述事件而诞生。

结论

Site-322应用超常技术部门的八名成员目前悬停在SCP-7596内,已为其牺牲向他们追授基金会之星。伦理委员会将对监督者议会其余的机密部门任务展开调查,以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Site-322正在与特外站点合作修复站内记录。

SCP-7596诞生事件暴露出基金会存在鼓励员工超额工作的问题。再加上保密压力,整个站点都因此被一个异常所瘫痪,应对它需要的却是应用超常技术部门无从具备的专长。因Site-322人员及领导层实施了多起违反协议行为,内安部已裁定将Site-322置于伦理委员会人员、内安部领导及三名站点主管的直接监管下。

SCP-7525-EX已被视为无效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