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686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686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brownstain.jpg

一张照片,摄于SCP-7686-A被发现的房间

特殊收容措施:被发现持有SCP-7686的平民将受询问以确定此物质的来源。随后其将得到释放,所回收到的一切SCP-7686实例由当地站点主管酌情处理。截至撰写本文时,为寻找SCP-7686的来源并阻止其大规模生产销售所进行的调查尚在持续中。

由于SCP-7686-A处于植物状态(Vegetative state),必须手动向其提供营养物,并通过静脉(IV)注射葡萄糖作为食物供给。SCP-7686-A的任何异常脑活动均需被立即记录。若确信Jameson博士正在脱离当前状态,首席研究员须斟酌实际情况并采取适当措施,以防止任何可能使Jameson博士感到痛苦或对SCP-7686-A造成损伤的不良反应。

描述:SCP-7686是一种传播广泛但人们知之甚少的化学物质,在整个美国大陆均有分布,俗称为“重塑”。小剂量摄入的情况下,项目能够依据使用者的愿望改变其身体构造,此现象通常会持续较长时间。

摄入该物质的副作用往往包括发烧、全身剧痛及发冷。当某一个体摄入了过量的SCP-7686时,副作用可能包括癫痫发作、无意识性身体构造/皮肤色素剧变、突发性骨骼塌陷以及身体的部分或全部液化。

虽然项目并无成瘾性,但其效果仅能通过长期使用和剂量逐步增加来维持。这一事实导致了数个值得注意的药物滥用案例发生,其中以SCP-7686-A的发现最为突出,系当前唯一一个极端的SCP-7686药物滥用案例 [见发现日志] 。

SCP-7686-A是一个由Jared Jameson博士和其女Lydia Jameson的身体组合而成的生物体,连接方式与头部连体婴1和脐部连体婴2相似。

目前,Jameson博士的状态已使其大部分面部受遮挡,包括左眼与口部。对象仅能通过鼻进行呼吸,但鼻亦因与Lydia Jameson的融合而部分受阻。除头部外,Jameson博士还通过其双臂与下半身同Lydia Jameson相连,此种方式可理解为近似于拥抱。

此外,由于Lydia Jameson与Jameson博士合为一体的性质,她的整个面部均已没入后者的颈部与肩部区域。因此,Lydia Jameson无法独立进行呼吸和消化,这一情况迫使她与Jameson博士建立了寄生关系。同样,Lydia Jameson近50%的大脑亦已没入Jameson博士的身体。基金会由此得出Lydia Jameson已经脑死亡的结论。迄今为止,Jameson博士仍处于永久性植物状态。

附录7686.1:以下日志转录了在Lydia Jameson的云端硬盘中发现的文件夹 “DIGITIZED PHOTO ALBUM(数字化图片集)”中选定的内容。考虑到上述文件夹由多个子文件夹组成,每个子文件夹的内容都将得到转录。

该硬盘截至撰写本文时已失去效用,剩余内容已移交至基金会保管。为清晰起见,每个子文件夹的名称都被置于其转录文字的顶部。

"首次生日的照片"

Family_Picture_155.jpg

Uncle_Charls_Cake.jpg

在此文件夹中发现的诸多图片展示了几个人的模样,包括约25岁的Jameson博士,在其住所为Lydia Jameson庆祝一岁生日。所有人均表现得很享受,Lydia Jameson总是由其父抱着。

几张偷拍的图片显示出Jameson博士正看着镜头说话。这一点在Jameson博士被多人从类似角度拍摄的照片中尤为明显。

"家事"

Family_Picture_113.jpg

bath_end.jpg

在该子文件夹中发现的图片描绘了中上层阶级家庭中的各种景象。每张图片都是从一个未知人士的角度拍摄的Jameson博士和Lydia Jameson,估计在这些照片拍摄时,Lydia Jameson大约2-5岁。

照片中呈现的景象包括:

  • Lydia Jameson正由一个未知人士洗澡,此人被假定为Jameson博士 (bath.jpg)
  • Jameson博士用毛巾包裹住Lydia Jameson (bath_end.jpg)
  • Lydia Jameson在Jameson博士的指导下尝试行走 (First_Steps.jpg)
  • Lydia Jameson流泪哭泣,Jameson博士手持奶瓶朝她跑去 (Run_Dad_Run! .jpg)
  • Lydia Jameson睡在婴儿床里 (Out_Cold.jpg)
  • 3岁的Lydia Jameson坐在增高椅上,下腹部系着座椅安全带 (First_Day_of_School.jpg)
  • 3岁的Lydia Jameson手持着显示她成绩优异的证书 (Preschool_Graduation.png)
  • 5岁的Lydia Jameson在初等学校表彰会上获授多项荣誉 (Kindergarten_1.jpg, Kindergarten_2.jpg, Kindergarten_5.jpg)
  • 6岁的Lydia Jameson走进小学,并向图片拍摄者告别 (1st_Grade_1st_Day.jpg)
  • 6岁的Lydia Jameson在全州智力竞赛中夺得头筹,手持一张约1米长的纸板支票,价值2000美元(Lydia_First_Contest.jpg)
  • 7岁的Lydia Jameson在全州拼写竞赛中夺得头筹,手持一张约0.75米长的纸板支票,价值4000美元 (Lydia_Young_Geniuses.jpg)

"垃圾"

尽管未被包含于文件夹“数字化图片集”中,但以下图片是于2016年5月28日上传后,在2016年6月9日从子文件夹“首次生日的照片”中删除的。

"Love_You_Too_Dad.jpg"

与其他被编入子文件夹的照片不同,这张照片被上传到最上层文件夹,未被编入任何子文件夹中。

这张照片展示了11岁的Lydia Jameson和Jameson博士。尽管Jameson博士看起来十分疲惫,眼睛下方有两个大型眼袋,但两人的脸还是靠在一起,面带微笑。值得注意的是,两人似乎有许多共同的身体特征,比一般亲子的相似之处更多。这一点在年轻的Jameson的棕发圆脸造型上体现得非常明显。不同于之前的照片,这张照片看起来离得更近,似乎是照片中的主人公自己使用前置手机摄像头所拍摄的。在背景中可以看到一座破旧的房子。Lydia Jameson欣喜若狂地拿着一封信,上面写着她受邀参加流行竞赛类节目“聪慧之极”。3

照片上以黑色标记笔写着:“她可以夺去我的一切,但我仅为留住你而战。”



附录7686.2:以下日志转录了在Lydia Jameson的云端硬盘中发现的文件夹“家庭视频”的选定内容。每个文件的名称及创建日期将显示于其转录文字顶部。

Dad_39th_Birthday_Surprise.mp4
创建于19:56, September 12th, 2014

视频开始时,9岁的Lydia Jameson将镜头对准了一个小而暗的室内空间(或许为橱柜)的门缝。通过门缝可以看到一扇小门,推断其通向室外。小空间外部房间光线昏暗,仅由一盏闪烁的荧光灯提供照明。在房间的中央,可以看到一张空空如也的餐桌与数把廉价塑料椅子。

Lydia Jameson敲击手机摄像头表面的声音清晰可闻,拍摄视角立即转向她。尽管镜头过近以至于仅能拍到她左脸的一部分,仍然可以看见Lydia Jameson笑得十分开心。

Lydia Jameson [兴奋地]: "好吧,爸爸,我知道你说过不需要什么生日礼物,但我不想让你感到被冷落了。"

Lydia Jameson伸长脖子从门缝中往外看。小空间以内只有几件挂起的衣服,其中有一套深色西装、两条裤子、一条小裙子,还有一件儿童尺寸的粉色T恤。

Lydia Jameson回过头来,望着镜头微笑。

Lydia Jameson: "我知道你周六要为我准备东西,所以,我也想给你一些东西。"

外面传来脚步声。Lydia Jameson立即终止讲话。手机摄像头被调低,只能看到Lydia Jameson的面部下方和下巴。

听到开门声。Lydia Jameson急忙拿起手机,切换镜头至正面。通过视频能够看见Jameson博士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他的衣物,一套黑油漆似的廉价西装和领带,明显皱而凌乱。他弯腰驼背的举止显示出疲惫,可以看见他背着一个小背包。

Jameson博士 [疲惫地]: "Lydia?我回来了。"

Lydia Jameson咯咯地对自己轻声笑着。Jameson博士疲惫不堪地取下背包,置于临近房门的地板上,然后脱下西装放在餐桌边一张椅子上。

Jameson博士: "Lydia?在吗?"

Jameson博士朝远离餐桌的方向徐徐走去。Lydia Jameson似乎准备离开衣柜,这时手机摄像头晃动起来。

Jameson博士走远了,从视野中消失。Lydia又咯咯笑了起来。

Lydia: "来咯。"

Lydia Jameson自橱柜中走出,偷偷朝桌子走去。她左手拿着一个小小的纸杯蛋糕,上面放着一根已经烧尽的小蜡烛。她悄悄把它放在桌子上。

Jameson博士: "Lydia,你在吗——"

Jameson博士带着生气的表情回到餐厅,而当他看到桌上的小蛋糕时,他的神色变得柔和起来。

Lydia Jameson [唱]: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Jameson博士的神情由担心转为喜悦。他的脸上逐渐浮现出笑容。

Lydia Jameson [唱]: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Jameson博士闻声开始抽噎,脸上挂着一轮灿烂的笑容。

Lydia Jameson [唱]: "生日快乐,爸爸!"

Jameson博士保持微笑。他的下唇在发抖。他正在缓缓流泪。

可以听见Lydia Jameson敲击手机屏幕的声音。Bob Carlisle4的歌曲《蝴蝶之吻》开始播放。

Lydia Jameson: "爸爸?"

Jameson博士徐徐走向桌子。他的眼睛望向Lydia Jameson。他仍然在微笑。

Jameson博士缓慢地拿起纸杯蛋糕,向已经燃尽的灯芯轻轻吹去,然后把它放回桌子上。他开始说话了,神色充满留恋。

Jameson博士: "过来,孩子。"

Lydia Jameson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镜头被完全遮挡。脚步声。可以听见Jameson博士吸鼻子的声音。

Jameson博士 [鼓励地]: "来吧,给我一个拥抱。"

沉默持续了几秒钟。仅能听见Jameson博士的吸鼻子声,他大概是在流泪。

Jameson博士: "今天过得很糟糕……工作上的问题。所以,非常感谢,Lydie。你不清楚这对我有多重要。"

Jameson博士又开始吸起鼻子。

Jameson博士: "我告诉过你,我们可以挺过去的,不是吗?即使没有你妈妈。"

沉默又持续了数秒。

Jameson博士: "……来吧,孩子。我们来尝尝你为我准备的蛋糕吧,好不好?明天你还有节目要参加,我希望你吃得饱饱的再去睡觉,这样你才能好好思考。"

脚步声逐渐靠近手机摄像头。可以看见Lydia Jameson将其拿起。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下,然后被她用右手拭去。

Jameson博士: "Lydie?"

Lydia Jameson看向左侧。

Jameson博士: "不管怎样,我为你感到骄傲,好吗?"

Lydia Jameson发出一声明显的叹息,然后笑了笑。

Lydia Jameson: "即使我没能赢到钱?"

Jameson博士沉默了几秒。

Jameson博士: "就当是为了我而赢,好吗?我相信你。不要考虑钱,只要想想。"

新的泪水顺着Lydia Jameson的脸颊流下,然后又被她擦掉。

Lydia Jameson: "谢谢你,爸爸。如果我赢了,我一定给你买一个更大的蛋糕。"

视频结束。

Game_Show.mp4
创建于16:46, September 13th, 2014

视频显示,两名学生坐在演播室舞台上一张桌前。一组评委面向他们坐在下方,在主舞台的左右两侧至少有两百人坐在椅上。摄像机四周围着很多人,另有许多手机亦被举起以拍摄比赛。

一名主持人(后来被确认为著名的竞赛类节目主持人Lawrence Manzano)身穿灰色西装自舞台左侧上台,手持话筒。

Manzano: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已经举行了多场淘汰赛,全国最聪明的学生们各自相互竞争,以期摘得桂冠。正如他们所言,50名学生参加了……"

Manzano转过身来,张开手掌,指向在舞台上就坐的两名学生。

Manzano: "现在只剩下两位了。在她们当中,仅有一位能站到最后。"

视频的抖动更加剧烈,因为摄像机的持有者或许正试图在人群中取得更佳视野。这时,Manzano从口袋里取出几张提示卡,读了起来。

Manzano: "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介绍我们的最后两位参赛者……"

Manzano把他伸出来的那只手向左移。镜头为观察舞台上的学生而拉近。

Manzano: "来自Jules Barnston中学的……Rina Tan!请给她以热烈的掌声!"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Tan起身以谦逊的姿态向人群问好,为此一部分观众欢呼起来。几秒钟后,掌声渐渐平息。

Manzano: "现在,来自Jan Malvich中学的,是我们的第二位参赛者:Lydia Jameson。请大家为她再次鼓掌。"

人群又开始鼓掌,摄像机晃得更剧烈了,因为其持有者(估计是Jameson博士)开始放声欢呼。镜头拉近后能够捕捉到Lydia Jameson的神态,她似乎正起身向人群尴尬地微笑致意。

几秒钟后,掌声渐低,随着Jameson博士停止了欢呼,摄像机渐渐稳定下来。

Manzano: "非常感谢诸位的掌声。选手们,你们现在可以坐下了。"

镜头从Lydia Jameson身上移开,聚焦于整个舞台。Manzano又开始发言。

Manzano: "从这里开始,我们马上就将进入决赛。我们的问题将分为三个阶段:简单、中等和困难。与此前的淘汰赛一样,答对简单题得1分,答对中等题得2分,答对困难题得4分。分数将显示在你们身后……"

评委接过了话茬,在摄像机的右上方, "电池电量不足 "的字样开始闪烁。

Jameson博士: "该死。"

Jameson博士把摄像机调低,不再能清楚地观察到舞台。评委继续在后台解释比赛规则。现在只能看到地面和其他观众的脚。可以听见Jameson博士按下录音按钮的声音。

视频结束。

Game_Show_2.mp4
创建于17:01, September 13th, 2014

视频开始时,舞台上的景象看起来与之前略有不同,这可能是因为Jameson博士搬到了演播室内的另一个地方。正如之前所拍到的那样,Lydia Jameson和Rina Tan坐在同一张桌子前,面对下方地面处的评委席。两位参赛者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投影画面,上面显示着分数。Rina Tan以24分领先,Lydia Jameson则得了21分。Lawrence Manzano站在镜头前,手里拿着一张提示卡,向台下的一侧走去。

Manzano: "现在,既是我们这轮硬仗的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们这期节目的最后一个问题……"

镜头转向Lydia Jameson的面部,她显然整张脸都绷紧了。可以看见她紧张地搓着双手,等待着提问。

Jameson博士 [从摄像机后方]: "加油,Lydia。加油。"

Manzano: "如上一问题所述,天顶zenith5是指观察者正上方的一个点。那么在地球上,与天顶呈180度相对的那一点是什么?"

演播室内一片极度紧绷的寂静。Lydia Jameson睁大了眼睛。即使录像机因清晰度低而显得模糊,仍然可以看见她的脸上满是汗水。

两位参赛者均为答案绞尽脑汁,沉默持续了数秒。

Manzano: "再问一遍,在地球上与天顶呈180度相对的那一点是什么?"

三十秒沉默后,两位参赛者仍未能得出答案。摄像机微微晃动。

Manzano: "选手们,如果你们中的哪位知道答案,请举起手。"

镜头从Lydia Jameson的脸上挪开,展示出整个舞台的景象。Rina Tan在座位上有些发抖,但她举起了手。

Manzano: "很好,你的答案,Rina Tan?"

Tan: "地……啊……地平……呃……"

Manzano: "现在,请说出你的答案,否则我们将不得不把机会移交给Lydia Jameson。"

Rina Tan的眼睛睁大了,然后她望向Lydia Jameson,后者也在座位上发抖。

几秒后,Rina Tan放下了她的手。

Manzano: "行吧,你呢,Jameson小姐?你的答案是?"

Lydia Jameson站起来。看起来,她想要以微笑的方式表现出自信。

Lydia Jameson: "地……呃……地……"

摄像机开始晃动。

Jameson博士 [轻声地]: "让他们见识一下,Lydia。"

Lydia Jameson [不确定地]: "地平圈horizon6?"

演播室扬声器中播放着否定的音效,说明Lydia Jameson的答案并不正确。她微微一缩。

Manzano: "又一个机会被错过了。Tan小姐,你知道正确答案了吗?"

Rina Tan起身,清了清嗓子。

Tan: "天……天底nadir?"

扬声器中播放出肯定的音效。人群开始鼓掌回应。

Manzano: "以28分的好成绩,RIna Tan正式成为了今年聪慧之极的人!"

镜头渐渐朝Lydia Jameson的脸放大。可以看见她几乎要哭出来了。评委催促Rina Tan走上来领取奖牌和奖杯,Lydia Jameson则以失败者的姿态走向后台。

Jameson博士放下摄像机,摄像机开始晃动。一阵抽泣声。

很快,Jameson博士将摄像机塞进背包。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推测Jameson博士正在奔跑。

Jameson博士 [低声地]: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做不到。做不到。我已经撑不下去了。"

脚步声仍在持续。两分钟后,听见两人同时停下。

Lydia Jameson [低声地]: "爸爸?"

Jameson博士 [低声地]: "你有一项任务本该完成,Lydia。一项。一项该死的任务。"

Lydia Jameson [低声地]: "爸爸,我很抱歉,但什么是——"

Jameson博士 [低声地,声音提高]: "我很抱歉?你就只差一点,Lydia,只差这一点。我需要那笔钱,有了它我们就可以……就可以东山再起。我……我一直是相信你的。我一直相信你,Lydia。我每周累死累活工作六天,像条狗一样,你就这样来报答我吗?"

Lydia Jameson [低声地]: "爸爸,我真的很抱歉,我会努力去做些事来——"

Jameson博士 [低声地]: "不。"

停顿。

Lydia Jameson [低声地、微弱地]: "什么?"

Jameson博士 [低声地]: "你无力回天了。木已成舟。"

二十秒停顿。

Jameson博士 [低声地、轻声地’]: "你真叫我失望,Lydia。"

又一阵停顿。

Lydia Jameson [低声地]: "爸爸,你答应过我的。你……你答应过我,你会永远以我为荣。你仍然为我而骄傲,对吗?"

十秒停顿。

Lydia Jameson [低声地]: "爸爸?"

Jameson博士 [低声地、轻声地’]: "你被禁足了。"

Lydia Jameson [低声地]: "什么?爸……爸爸?"

Jameson博士: "你他妈的被禁足了,听见了吗?不准打电话,不准同朋友出去,哪里都别想去!如果你想解除禁足,那就给我从根本上解决,滚去学习,直到你他妈的完成任务为止!"

三十秒停顿。一阵抽泣声,推测来自Lydia Jameson。

Jameson博士 [低声地、轻声地]: "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你知道吗?"

一阵呜咽声。 Jameson博士可能开始走路了。

Lydia Jameson [低声地,恳求地]: "对不起,爸爸。爸爸,求你了。爸爸。"

Jameson博士 [低声地,恼怒地,不甘地]: "我们回那辆该死的车。"

Lydia Jameson [低声地,恳求地]: "爸爸,爸爸,求求你。"

Jameson博士并未作出任何回答。

视频持续了几分钟。期间Lydia Jameson拼命想要引起她父亲的注意。而Jameson博士始终保持沉默。

摄像机右上方开始闪烁 "电池电量不足 "的字样。

十分钟后,摄像机关闭,视频结束。



附录7686.3:以下日志转录了文件夹 "已归档文件 "中的部分内容,这些内容由Lydia Jameson的手机自动上传至其云端存储。

由于文件夹 "已归档文件 "内容众多,以下转录仅包含依年月份划分的照片之摘要(在月份划分不适用的情况下,仅依照年份进行划分)。

2014

Lydia Jameson直到2014年9月才获得她人生中第一部智能手机,因此这一年中她只上传了少数文件。其中多数为Lydia Jameson在她所到之处的 "自拍"。

2014年9-12月,这些地点是:

  • Jan Malvich中学的多个地点(照片中通常还有身份不明的友人、同学、老师或校工)
  • Jameson寓所(在2014年9月,Jared Jameson博士经常被拍进照片,但从9月13日起,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 回响(Resonance)镇麦当劳分店(该地点的照片通常在放学后拍摄)
  • Jan Malvich中学的其他几名学生之住所
  • 第九频道演播室7

除了Lydia Jameson的 "自拍 "之外,9-12月拍摄的绝大部分图片包含学业性质的内容,通常为笔记、教科书摘抄以及作业。此外,她拍下了这年每次考试的成绩。大多数时候是满分,而在那些未能满分的成绩单上往往有水滴侵蚀的痕迹。8

需记录的另一点是,自9月13日开始直至10月1日,文件上传中断。其原因尚不得而知。

2015

2015年1-2月,Lydia Jameson的文件夹内容与2014年几乎完全一致。然而应注意,在2月3日9至6月26日10期间,Lydia Jameson的智能手机文件上传完全中止。与2014年的中断一样,尚不清楚此种状况发生的原因。

6月26日之后,Lydia Jameson的智能手机恢复正常上传。然而,拍照地点仅限于回响镇当地图书馆、Jan Malvich中学和Jameson寓所。在这一时期不再能看到 "自拍 ",摄于2015年的照片皆关乎学业。在此期间,我们只能知道Lydia Jameson经常去上述三地。

9月15日,Lydia Jameson拍了一张照片,是个显示着数字1、2的小蛋糕。除了蛋糕之外,其他照片都拍下了更高、更为成熟的Lydia Jameson,旁边是疲惫不堪、毫无笑意的Jameson博士。值得注意的是,与从前Lydia Jameson的照片不同,照片的主角似乎不再与Jameson博士那么相似。她的头发变成了深棕色,脸型越发棱角分明,而Jameson博士的脸则越发圆润。

这一天仅有的无关学业的照片与上一张非常相似,但略有不同,照片里Jameson博士望着Lydia Jameson。他的表情中似乎带有一种仇恨。

12月24日,Lydia Jameson无关学业的照片变多了。这天的照片里有Lydia Jameson和几个朋友,均系Jan Malvich中学学生。后续照片中,他们有说有笑,还摆出了合影的姿势。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张照片里,一个朋友(后被证实为Jasper Beecham,13岁)正在背景中向他的手臂注射某种物质,而Lydia Jameson则和另一名学生在前景中微笑。后经证实,这是SCP-7686在Lydia Jameson文件中的首次出现。

12月24日之后,Lydia Jameson的智能手机不再上传更多照片。没有任何关于圣诞节或新年前夕的内容。

2016

自1月至2月19日的一个月内,并未从Lydia Jameson的手机中检测到任何图片上传。从这一时期开始,正常关乎学业的照片重新恢复上传,一些不寻常的照片也开始上传至云端,因为直到6月28日,Lydia Jameson每天都在对着镜子自拍。这些新照片拍摄于每天伊始,通常在早晨7:30,照片中的Lydia Jameson拿着手机站得笔直。从2月19日起,Lydia Jameson还开始上传与Jasper Beecham短信联系的截图,话题通常与钱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于2月20日当天,Lydia Jameson在前一日几乎全黑的头发开始慢慢变成浅色。在Lydia Jameson的脸颊、下巴和鼻子上亦能看见类似的细微变化。这一情况持续了数月。到5月30日,Lydia Jameson的外貌已经完全改变,重新变得酷似Jameson博士。由于这些变化的渐进性,这被认为是青春期的结果。

不同于往年,Lydia Jameson的图片上传没有丝毫中断。更多与Jameson博士相关的照片显示,他的情绪较为愉快,Lydia Jameson和Jameson博士甚至在5月30日一同去逛了当地的公园。这天拍摄的照片中,Lydia和Jameson博士都露出了笑容。

6月5日,与Jasper Beecham的进一步通信中断。这符合Beecham在青少年犯罪案件中所示的突然失踪时间。11

6月6日,Lydia Jameson的外貌逐渐恢复成原样。到6月8日,她的头发已经完全回到黑色,脸型变得越发尖锐,棱角分明。当日的照片到此中断。

6月9日,Lydia Jameson失踪了。据推测,在这段时间内,她试图找到Jasper Beecham。在此期间的照片是她回来后才上传的,图中是回响镇周边的森林。到了晚上7:30,Lydia Jameson使用手机闪光灯拍照,推测是为了照亮她身边的环境。

晚上7点40分,拍摄了一张偏僻木屋的照片,后者由手机相机的闪光灯照亮。不久,又在晚上7点42分拍摄了一段视频。

VIDEO_194206092016.mp4

视频中可见一间小屋的木质地板,旁边放着一个装有透明液体的玻璃瓶。可以听见沉重的呼吸声,推测来自于手机持有者。上述持有者的手指多次穿过相机视野,似乎正试图握好它。

摆弄了几秒相机后,手机被举起来,Lydia Jameson出现在画面中,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手里抓着一块木板,摆出了戒备的姿势。她的脸颊上有一道正在淌血的划痕,看来是刚划破的。她的衣服凌乱不堪,T恤多处撕破。污物弄脏了她的脸。与此同时,她的头发从边缘的亮棕色迅速变成近乎头皮的深黑色。当她意识到相机正对准她时,她把牙关咬紧。她的表情无比绝望。

Lydia Jameson [咬牙切齿地]: "Jasper,给我一点吧。就一点点。我要……

Jasper Beecham: "你要它们来……做什么?你突然袭击了我!"

Lydia Jameson [提高分贝]: "我只要一点。最多一瓶。我没多少时间了。"

Jasper Beecham: "你没有那么多时间做什么,Lydia?为了什么?!"

Lydia Jameson沉默不语。她深呼吸了几次,嘴唇颤抖。

Jasper Beecham: "我——我想也是。你的手机现在在我手上。这段视频也在我手上。等我把它交给警察,你就……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Lydia Jameson的神色明显极其愠怒,但她尽力在抑制。她开始发抖。

Lydia Jameson: "我需要它来保养……保养我的脸。我只要那一点点。求你了。"

Jasper Beecham呼吸渐缓。他望后退了一步。

Jasper Beecham: "这我不管。走吧。"

Lydia Jameson: "求求你。"

Jasper Beecham: "滚!"

Lydia Jameson: "Jasper——"

Jasper Beecham: "给我闭嘴!"

Lydia Jameson不再讲话。

Jasper Beecham: "我真不知道你他妈脑子里在想什么,专程来把我揪出来。到处追捕我。你他妈想敲晕我。我想逃掉,你难道看不见吗?"

Lydia Jameson: "是这样,但我真的只要一点——"

Jasper Beecham: "你什么都别想拿到!尤其是在你那样袭击我之后。不,你那些该死的的悲惨经历我根本不关心。我之前跟你做了一笔交易,现在交易已经结束了。"

Lydia Jameson上前一步。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显而易见。Jasper Beecham本能地后退一步。

Lydia Jameson [啜泣]: "求求你,这是为了我的……我的……"

Lydia Jameson痛苦地抽泣,她的脸都扭曲了。她放下手里的木板,抱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Lydia Jameson: "啊,天呐……"

Lydia Jameson在痛苦中放声尖叫。

Lydia Jameson: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

Jasper Beecham: "啊,天呐。你……你他妈的在……往回变。"

Lydia Jameson再次发出痛苦的尖叫,声音比上一次要大得多。

Lydia Jameson: "我……我要……"

Jasper Beecham: "我……"

Lydia Jameson的声音瞬间停息。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Jasper Beecham: "Ly……Lydia?"

Lydia Jameson的双手仍然抱着头,遮住了她的脸。慢慢地,她把手从脸上移开,抬头望着Beecham。

Lydia Jameson: "Jasper……"

Lydia Jameson在镜头前露出脸来,她的外貌明显与之前大不相同。她的脸颊愈发尖锐,下巴也有了棱角。她的头发染上了纯粹的黑。

Jasper Beecham: "你……看着……不一样了。"

Lydia Jameson的神色从担忧转向了恐惧。

Lydia Jameson: "哦,天啊……爸爸……"

Jasper Beecham: "你的爸爸?天呐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Lydia Jameson: "我……我……只是……请把它交给我。我会付清账的。"

Jasper Beecham: "这是给你爸爸的?那个混账到底为你做了什么?"

Lydia Jameson盯着Jasper Beecham。泪水逐渐从她的脸颊上飞快地滑落。

Lydia Jameson [轻声地]: "他……他爱我。"

Jasper Beecham: "他把你当囚犯对待,Lydia!就因为你去年圣诞节跟我们一起玩,他把你关在家里那么多天。"

Jasper Beecham深吸一口气。

Jasper Beecham: "他……他并不爱你。"

Lydia Jameson继续盯着Jasper Beecham。她望着他,一边抽泣,一边又微微地发抖。

Lydia Jameson: "我……"

她用手臂拭去眼泪。

Lydia Jameson: "我只想让他抱抱我。把我当成他疼爱的小女儿,再一次。"

Lydia Jameson迅速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瓶子,夹在腋下。她默然转过身去,朝小屋的门走去。

Jasper Beecham: "等等……先等等,不。停下。停下来!"

Jasper Beecham冲上去抢瓶子,期间手机从他手中掉落。相机直接面对地面,视频变为全黑。

Lydia Jameson: "求求你,放我走!"

Jasper Beecham: "这是我最后剩的一点了!我自己也需要!求你了,停下来,求你了!"

Lydia Jameson: "让我……他妈的让我……走!"

一声巨响,推测是一个人踉跄着向后倒下,接着是沉闷的撞击声。几秒钟后传来砰的一声,更为沉重。

Lydia Jameson: "我……我……"

缓慢的脚步声朝手机走去。

几秒钟后,脚步声停了下来。

Lydia Jameson: "对不起。"

轻轻的咕哝声传来,推测其来自于Jasper Beecham。

Jasper Beecham: "Ly……"

Lydia Jameson: "我……我会回来找你的,好吗?等我回到家之后。我会打电话报警的。我会叫救护车。"

Jasper Beecham: "求求你……"

Lydia Jameson [轻声地]: "对不起。"

又听到一阵脚步声,手机被拿起来了。镜头一直朝向地板,直到视频结束为止。

晚上8点,全部图片及视频均被上传至云端硬盘,这说明Lydia Jameson已然回到家。

晚上8点10分,Lydia Jameson在家中的洗手间录制了一段视频。该视频以文字转录的结果见下。

VIDEO_201006092016.mp4

视频开始时,Lydia Jameson在镜头前后退一步。她的黑发蓬乱无比,衣服凌乱不堪。她红色的名牌T恤多处撕破。她脸颊上有一道划痕正在淌血,似乎是被人的指甲所划伤。可以看见污物弄脏了她的脸。

Lydia Jameson坐在洗手间对面的地板上,气喘吁吁。她的左手拿着装有SCP-7686的大瓶子12,右手则握着一次性注射器。

Lydia Jameson抚摸脸颊上的伤口。

Lydia Jameson: "妈的。"

Lydia Jameson叹了口气。

Lydia Jameson: "我……我搞砸了。爸爸。我真的搞砸了,以及……"

Lydia Jameson举起瓶子,对着镜头。

Lydia Jameson: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有用。如果我摄入过量,死在这里,或者我会……"

Lydia Jameson吸了吸鼻子。她很明显想要忍住泪水。

Lydia Jameson: "我竭尽全力想让你原谅我,爸爸。我非常非常努力。我知道……我知道我没能为我们弄到钱。我知道我做不到任何别的事情,我知道我让你彻底失望了,我知道这一切。"

泪水从Lydia Jameson眼里涌出来。

Lydia Jameson: "只是为了……我知道,你累死累活的工作只是为了让我们挺过来。我知道……在你被列入黑名单后,你每天从5点一直干活到8点,只是为了我们。"

Lydia Jameson做着深呼吸。

Lydia Jameson: "我知道这些,我知道一切,爸爸。我知道你为什么总是拿走我的手机,为什么在我成绩不好时把我禁足,为什么在没有课时也总叫我去图书馆,我……我知道这些,我知道一切。"

Lydia Jameson的声音渐高。她一边说一边啜泣。

Lydia Jameson: "我忍受了这些,我忍受了一切,因为我知道你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是一个失败的人。因为我是一个令人失望的人。因为……因为……"

Lydia Jameson颤抖着擦去脸颊上的泪水。她看着摄像机。

Lydia Jameson: "我知道……我知道你看我的那种眼神,爸爸。纯粹的……仇恨。你鄙视我。我明白为什么。"

Lydia Jameson再次深呼吸。

Lydia Jameson: "我只是不想让你今天回到家,又看到妈妈在餐桌上等你。你本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Lydia Jameson沉默了几秒钟。

她抬起头,无精打采望着别处,视线从相机上移开。

Lydia Jameson: "爸爸……"

她的视线转移回相机。

Lydia Jameson: "我爱你。我原谅你。我理解你所做的一切。无论会发生什么。"

Lydia Jameson拿起瓶子和注射器。

P1010007_1.jpg

在SCP-7686-A身边发现的一瓶SCP-7686

Lydia Jameson: "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我希望,你也能够原谅我。"

Lydia Jameson从瓶内取出SCP-7686,开始将其注射至手臂。她一边注射一边哭泣。

Lydia Jameson在无意识状态下继续从瓶内取出SCP-7686,并将其全部注射至手臂。每重复一次,她就显然更加紧张。她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Lydia Jameson终于从瓶内取出了最后一点SCP-7686,她深吸一口气。她直视镜头,眼里噙满泪水。

Lydia Jameson: "对不起,爸爸。"

Lydia Jameson试图起身将空瓶放在地板上。然而,当她正准备这么做时,她的腿骨从下方断裂。Lydia Jameson痛苦地大声尖叫。

Lydia Jameson: "啊……啊,天呐……"

在她说完后几秒钟,Lydia Jameson倒在地上剧烈抽搐。她的四肢几次猛撞上地板和墙壁。她的眼球翻转至脑后。

痉挛三十秒后,Lydia Jameson的手臂再次重重撞上附近的墙壁。手臂立即折起来,预示着她的手臂骨骼已经将要散架。她的肤色几度从苍白变成深黑,然后又立即回到原样。Lydia Jameson在痛苦中绝望地尖叫。

一分钟后,急促的脚步声从洗手间外传来。两秒钟后,门打开了。

Jameson博士: "上帝保佑。"

可以看见Jameson博士冲进画面,跪在地上。出于本能,他试图张开双臂抱住Lydia。

Jameson博士: "发生了什么?告诉我,该死,告诉我!"

Lydia Jameson想要说话,但她说不出来。她开始窒息,因为她嘴里的肉可能已经开始液化。

Jameson博士: "Lydia,上帝啊,该死,求求你告诉我!"

在Jameson博士的手臂下,可以看见Lydia Jameson的肉体正在渐渐液化。由此产生的液体大概是液化的肉、肌肉和血液的混合物,呈现出一种粉红色。她的四肢似乎已不再有着坚实的骨骼。她的头发已然全白。Jameson博士的神情突然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啜泣起来。

Jameson博士: "不,不要……哎呀,上帝……哎呀,上帝啊……"

Lydia Jameson不再抽搐。在她继续液化的过程中,只能听到她发出的轻轻的汩汩声。

Lydia Jameson [微弱地]:"我……"

Jameson博士: "什么?"

Lydia Jameson: "我……对不起……爸爸。"

Lydia Jameson再次发出汩汩的流动声。她想要发出声音,但再也做不到了。这时,推测她的喉咙已经被液化的肉完全阻塞。

Jameson博士: "不,Lydia,你没有对不起我,Lydia。"

Jameson博士的神情自懊悔变成愤恨,他的声音渐渐提高。

Jameson博士: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在我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之后。在我为了让你远离她已经做了那么多工作之后。不。不是现在,不是这样的。绝不能是这样!绝不能是这样!"

Jameson博士摇晃Lydia Jameson试图让她醒来,她的身体几乎已完全液化。

Jameson博士: "停下来!求求你!上帝……上帝啊,该死!"

Jameson博士哭了起来。他的身体开始剧烈晃动。

Lydia Jameson再未发出一点声音。

Jameson博士放声大叫,他的声音中蕴含着无可比拟的沮丧和悲痛。

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沉默。

不久,Jameson博士靠在墙上。眼睛直勾勾望上看。

Jameson博士 [轻声地]: "你……你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对吗?"

Jameson博士又吸了吸鼻子。

Jameson博士 [轻声地]: "Lydia?"

Lydia Jameson没有作出回应。

Jameson博士 [高声哭泣]: "Lydia,求你,回应我,求求你。"

Jameson博士又开始哭起来。

Jameson博士 [哭泣]: "Lydia,求求你……"

一分钟后,Jameson博士不再哭了。

他慢慢颤抖着看向自己的手臂。他的手臂已经与Lydia Jameson的躯干融为一体。他下唇发抖,似乎无法处理眼下的情况。

Jameson博士: "这么久了……但是……对不起。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Lydia,对于一切。"

随着Lydia Jameson进一步液化,Jameson博士试图抱住她。她已经液化的肉体渐渐与他的皮肤融合。

Jameson博士 [低声地]:"对不起。"

Jameson博士闭上了眼睛。随着液化的Lydia Jameson最终凝固,SCP-7678-A至此形成。



发现日志:由于从Jameson寓所发出的巨大噪音,几位邻居准备拨打911以求帮助。一名工作于911呼叫中心的基金会人员随即联系了附近Site-19的上级人员。20分钟后,一个收容小组被派遣至现场,回收到了SCP-7686-A并开展了信息封锁工作。

7686更新 - 6/16/2017:从Jameson博士处检测到不寻常的大脑活动。初步测试待批准。

7686更新 - 6/17/2017:从Jameson博士处检测到了大脑高度活动。初步测试待批准。镇静剂的使用待批准。

7686更新 - 6/18/2017:从Jameson博士处检测到活跃的大脑活动。然而,对象并没有显示出摆脱植物状态的外部迹象。已紧急申请使用镇静剂,但当前仍在等待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