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77-J
jtkuwz.jpg

艺术家为暗之刀锋画的画像。

项目编号:SCP-77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虽然SCP-777是无法被收容的,但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他还是自愿留在了基金会。必须满足他所提出的一切要求。他居住在日本道场风格的套间里,养了一缸鲨鱼,不过这个鱼缸是安装在地板上的。

描述:SCP-777希望人们称他为“暗之刀锋”(也可以简称刀哥),他是一名约17岁的白人男性。他有一头带着绿色挑染的飘逸白发,水晶般的蓝眼睛映射着他黑暗的过去。他身穿一套自制的黑檀色盔甲。他对女性拥有非凡的吸引力(这甚至根本不是什么超常能力)。他是一个情场老手,身边总是围绕着姑娘。他已经决定在使命完成之后让鸢尾成为自己的新娘。他所属的元素是水,他能完全掌控它们,他还有一条宠物龙,应该称呼它为“赛特”。水元素之力和高超的武士刀技巧使刀哥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不论受到从哪个方向过来攻击,水之盾都会围绕他的身体,将攻击反弹给攻击者。


受访者:SCP-777“暗之刀锋”

访问者:█████████博士

<记录开始>

█████████博士:你好啊777,我想你一定很喜欢你的新住处吧?

SCP-777:确实……不过你应该叫我暗之刀锋……你们的SCP编号并不是我天生被赋予的名字……

█████████博士:当然,暗之刀锋。那么,你为什么要呆在基金会呢?

SCP-777:这是因为,博士,我的使命告诉我,我必须这样做……

█████████博士:那是什么使命?

*暗之刀锋看向天花板*

SCP-777:我不能告诉你……但它将拯救我们的世界……

█████████博士:我很高兴我们找到了你……

<记录结束>

后记:看来,SCP-777将成为基金会的宝贵资产。

我知道他是我们的救星,可是我们没必要为他建立粉丝网站。你们够了!——█████████博士

附录777-1

暗之刀锋最近开始接触吉他,他学得很快,已经精通了演奏技巧。


附录777-2 据报告,████年██月██日SCP-777发生了一起小规模收容突破事件。暗之刀锋对此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邪魅地一笑。


暗之刀锋亲卫队的建立

Clef:你可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

暗之刀锋:正是……

Clef:我已准备就绪。

暗之刀锋:拿起你真正的武器,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

Clef:我是死亡金属——撒旦之子,鬼嚎之吉他的弹奏者,孙悟空的混血赛亚人后裔。

暗之刀锋:那么,让我们一起驰骋,净化这个世界!

死亡金属:以梅菲斯特的眼泪之名,走!

Yoric:您想要与我谈话,大人?

暗之刀锋:没错。

Yoric:我应该怎么做?

暗之刀锋:你是拥有黑暗之心的KURUNANSENSU,你一半是吸血鬼,一半是狼人,一半是来自古老部族的忍者。拿起你的曲柄剑,跟我走。

Yoric:遵命,主人……

研究员Crack:你好,SCP-777。

暗之刀锋:请叫我暗之刀锋……

研究员Crack:你想见我是吗?

暗之刀锋:正是。你——姿色平平的魅魔,我将你纳入我的后宫。你是否反对?

研究员Crack:不,当然不会。

暗之刀锋:[数据删除]

研究员Crack:你真坏。

Bright博士:哦哦!那么我是什么?

暗之刀锋:你,我的朋友,是Bobo;我强壮的伙伴/滑稽的搭档。你要帮我泡咖啡,擦亮武器,大家都通过你来反衬出自己的牛逼。

Bright博士:这听起来好像不太好玩……

暗之刀锋:你还有机会戴上这顶超酷的维京海盗盔。

Bobo:您要无咖啡因的咖啡还是普通咖啡?

Klein博士:早上好,SCP-777。

暗之刀锋:对不起,是“暗之刀锋”。

Klein博士:啊,对,当然。我很抱歉。你好吗,暗之刀锋?

暗之刀锋:很好,谢谢。

Klein博士:太好了。有没有什么……嗯……我能帮的忙?

暗之刀锋:没有,我想不出有什么忙要你帮,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

Klein博士:我知道了。我……我忙我的去啦。再见。

暗之刀锋:再见。

录像开始于暗之刀锋静坐冥想的镜头,武士刀横在他的膝盖上。暗之刀锋在祥和的气氛中静坐了一会,然后开口了,显然是对着门外的阴影在说话。

暗之刀锋:我知道你在那儿,机械之裔。

Gears博士低着头走出了阴影。

Gears:我还没有准备好,主人。

暗之刀锋:你一出生就已经准备好了,机械。你只需说出正确的口令。

Gears:可是我不能,这也太——

暗之刀锋:Xyzzy,iddqd,神啊,苏醒吧!

Gears:啊!

Gears博士尖叫着跪倒在地,机械植入物撕裂他的皮肤,钻出体外,很快他体表的每一寸皮肤都被闪闪发亮的枪管占据了。

暗之刀锋:起来吧,机械之裔,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

机械之裔:我们将打通他们的毁灭之路!

Edison博士:这是您要的SCP-682的报告,暗之刀锋先生。

暗之刀锋:谢谢你,Edison……或者我应该叫你:“宇宙侦探假面X”!

Edison博士:哼。你总是这么机灵,暗之刀锋。没错,就是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这个老对手了呢。

*一阵浓烟过后,Edison博士瞬间换上了弹力纤维紧身衣和带面罩的头盔。*

假面X:你要为多年前对我做出的那些可怕的事付出代价!

暗之刀锋:我早已洗手不干了,Edison。我已经弃暗投明。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甚至希望我能弥补我在那黑暗而混乱的过去对你犯下的每一条罪行,正是那些罪行使你加入了银河联盟,来基金会做卧底,你是为了杀我而来。

假面X:那么……*抽出激光剑* 我们来跳个舞吧?

暗之刀锋:当然。*抽出武士刀*

Trebuchet博士:777,是吗?

暗之刀锋:叫我“暗之刀锋”。

Trebuchet博士:……“蛋之凹锋”?

暗之刀锋对Trebuchet博士使用了不死鸟之尾,Trebuchet博士复活了。

暗之刀锋:跟我走吧,Epiphany,我们一起去摧毁那些吸干了这个星球生命能量的魔晄炉!

Trebuchet博士:用生态恐怖主义和蓄意破坏公物来拯救世界?算我一个!

暗之刀锋抓住Epiphany实验工作服上的带子,像提行李袋一样把她提了起来,他带着她从桥上跳下,落在一列正在穿行的火车顶部。他们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

暗之刀锋坐在玫瑰花床上,身穿从Hot Topic买来的黑色T恤和黑色牛仔裤。助理研究员Corbette突然冲了进来,他的头发染成紫色,脸上涂了白色粉底。

助理研究员Corbette:这么说……你回来了,刀哥。

暗之刀锋:是的,我回来了,为了你。

助理研究员Corbette:(依偎过来)别再离开我了,刀哥。(哭泣)

暗之刀锋:(抬起助理研究员Corbette的下巴,注视着他的眼睛)我再也不会走了,Salman。(抱住了助理研究员Corbette,[数据删除])

Salman·暗'影·安娜斯塔西亚·隼·Corbette:哦,刀哥。

██████████博士:(摄影中)你们真是太性感了。

暗之刀锋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坐在鲨鱼池的上方冥想。投递代理员Roadrunner走进屋里,看上去很烦躁。

Roadrunner:……找我有事?

暗之刀锋:是的。我需要你的车。

Roadrunner:哦?干嘛用?

暗之刀锋:我要去参加一场赛车。胜利的奖品是能让使用者超凡入圣的古代神器。我的老对手也会参加这次比赛,我一定要确保他追求力量的邪惡阴谋不会得逞。

Roadrunner:我会给你的……你想得美,除非我死了。

暗之刀锋:*缓缓地站起来,进入战斗姿态* 你令我别无选择。

Roadrunner:*从枪套中拔出手枪,把它对准了暗之刀锋* 食我230格令空尖弹头,渣渣!

暗之刀锋凭借他那神乎其技的反应速度和刀术挡开了全部十发.45口径空尖弹。最后一发被格挡之后反弹击中Roadrunner的头部,令他当场死亡。现场的安保监视摄像被切断,并在半小时之后恢复。此时所有搏斗的痕迹都无影无踪,尸体也已经不见了。在较远处的墙上,能看到Roadrunner的CZ-97B半自动手枪和许多暗之刀锋从手下败将身上取得的战利品放在一起。Roadrunner的车被遗赠给了暗之刀锋。


更多信息请看实验记录777 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