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800
SCP-7800
作者 Hg-labHg-lab
发布于 15 Aug 2022 11:53
评分: +15+x

What this is

A bunch of miscellaneous CSS 'improvements' that I, CroquemboucheCroquembouche, use on a bunch of pages because I think it makes them easier to deal with.

The changes this component makes are bunch of really trivial modifications to ease the writing experience and to make documenting components/themes a bit easier (which I do a lot). It doesn't change anything about the page visually for the reader — the changes are for the writer.

I wouldn't expect translations of articles that use this component to also use this component, unless the translator likes it and would want to use it anyway.

This component probably won't conflict with other components or themes, and even if it does, it probably won't matter too much.

Usage

On any wiki:

[[include :scp-wiki:component:croqstyle]]

This component is designed to be used on other components. When using on another component, be sure to add this inside the component's [[iftags]] block, so that users of your component are not forced into also using Croqstyle.

Related components

Other personal styling components (which change just a couple things):

Personal styling themes (which are visual overhauls):

CSS changes

Reasonably-sized footnotes

Stops footnotes from being a million miles wide, so that you can actually read them.

.hovertip { max-width: 400px; }

Monospace edit/code

Makes the edit textbox monospace, and also changes all monospace text to Fira Code, the obviously superior monospace font.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wght@400;700&display=swap');
 
:root { --mono-font: "Fira Code", Cousine, monospace; }
#edit-page-textarea,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page-source { font-family: var(--mono-font); }
.code pre * { white-space: pre; }
.code *, .pre * { font-feature-settings: unset; }

Teletype backgrounds

Adds a light grey background to <tt> elements ({{text}}), so code snippets stand out more.

tt {
  background-color: var(--swatch-something-bhl-idk-will-fix-later, #f4f4f4);
  font-size: 85%;
  padding: 0.2em 0.4em;
  margin: 0;
  border-radius: 6px;
}

No more bigfaces

Stops big pictures from appearing when you hover over someone's avatar image, because they're stupid and really annoying and you can just click on them if you want to see the big version.

.avatar-hover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Breaky breaky

Any text inside a div with class nobreak has line-wrapping happen between every letter.

.nobreak { word-break: break-all; }

Code colours

Add my terminal's code colours as variables. Maybe I'll change this to a more common terminal theme like Monokai or something at some point, but for now it's just my personal theme, which is derived from Tomorrow Night Eighties.

Also, adding the .terminal class to a fake code block as [[div class="code terminal"]] gives it a sort of pseudo-terminal look with a dark background. Doesn't work with [[code]], because Wikidot inserts a bunch of syntax highlighting that you can't change yourself without a bunch of CSS. Use it for non-[[code]] code snippets only.

Quick tool to colourise a 'standard' Wikidot component usage example with the above vars: link

:root {
  --c-bg: #393939;
  --c-syntax: #e0e0e0;
  --c-comment: #999999;
  --c-error: #f2777a;
  --c-value: #f99157;
  --c-symbol: #ffcc66;
  --c-string: #99cc99;
  --c-operator: #66cccc;
  --c-builtin: #70a7df;
  --c-keyword: #cc99cc;
}
 
.terminal, .terminal > .code {
  color: var(--c-syntax);
  background: var(--c-bg);
  border: 0.4rem solid var(--c-comment);
  border-radius: 1rem;
}

Debug mode

Draw lines around anything inside .debug-mode. The colour of the lines is red but defers to CSS variable --debug-colour.

You can also add div.debug-info.over and div.debug-info.under inside an element to annotate the debug boxes — though you'll need to make sure to leave enough vertical space that the annotation doesn't overlap the thing above or below it.

…like this!

.debug-mode, .debug-mode *, .debug-mode *::before, .debug-mode *::after {
  outline: 1px solid var(--debug-colour, red);
  position: relative;
}
.debug-info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50%;
  transform: translateX(-50%);
  font-family: 'Fira Code', monospace;
  font-size: 1rem;
  white-space: nowrap;
}
.debug-info.over { top: -2.5rem; }
.debug-info.under { bottom: -2.5rem; }
.debug-info p { margin: 0; }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wheel.jpg

12世纪,表现SCP-7800的佛教石刻。

SCP-7800为人世持续存在的根本,故无法收容。

基金会目前尚不具备与SCP-7800直接交互所需的设施或技术。

依照O5-CR-2080-I,基金会或永远无法以任何方式根本上改变SCP-7800,所有重要的形而上学标记目前均受L6-信息碎片协议的约束。任何改变都可能对所有未出生的人类意识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目前,基金会旨在减轻SCP-7800对基准现实的影响。

在所有超过84,000居民的人口中心谨慎安装AESRs1。收容措施将随AESR的升级换代而更新。

对以下可能导致SCP-7800增强影响的行为,已相应给予AMIDA级优先权。

  • 减少其恶业adharmon浓度和/或增加其善业dharmon2浓度,以达到人世间业力平衡。
  • 维持Akiva背景辐射值3在至少35厘,直到前者得以持续实现。

SCP-7800指人类存在死后经历的重生过程,通俗理解为“轮回”。在投生、复死、中阴5过程中,羯摩指数始终未曾改变。6

业力循环理论上因人而起,故只在智能人种身上体现。对SCP-1000、Fae、Merfolk及其他异常的研究显示,业力循环间有很强的相似性,但也有一些表层差异。非智能生物的羯摩指数十分微小,这使得对其业力循环的研究变得困难。

SCP-7800的异常效应在于:超出其所在容器后,羯摩指数能够进行裂变。这种所谓的业力裂变背后的确切过程依然知之甚少,因为至今尚未在非人类的业力循环中观察到。

裂变期间,善业浓度被均等分配到由此产生的羯摩指数中,而恶业浓度却复制一次后进行分配。其结果是,二者的善业浓度各占原先的一半,但恶业浓度却与先前等同。

据了解,至少从19世纪初开始,一些教派和超自然研究组织就以某种方式意识到了业力裂变的概念,在此期间,人口首逾10 亿。

摘自Sophie F. Carey, c.写给神智教会成员的一封信。1882

[…]亚瑟从西藏远征中归来,对生与死的本质产生了诸多见解。喇嘛们的术语可能与其他研究宗教的学校有所不同,但毫无疑问,它们只多不少。

我代他对这些发现进行了编目,因为他仍需休养,您可以在闲暇时仔细研究。此外,对亚瑟在喜马拉雅谷中一座隐寺的遭遇稍作讨论,似乎很适宜。

亚瑟讲述了与一位伏藏师的谈话,那是一位秘传知识的守护者。这位尊者因惧怕迫害,逃到了腹地深处;你看,即便真相可能亵渎神明,也不要欺瞒自己的真理。伏藏师谈到了巨大的变化,那些在范式转变之前的规模。用他自己的话说,“重生之轮负压万钧”。他被伏藏师所说服,相信一场浩劫即将到来。

出于好奇,我冒昧地注解了他的文字和著作,我必须承认,它们令人烦恼重重。肉身数量会超过其所容纳的灵魂数量吗?按照逻辑,本质会自我分裂以补偿剩余,这是否会使现代人不如他的祖先呢?我不敢细谈这句话的含义,也不敢细究本质是否分裂。

烧已经退了,但他的胡言乱语依然令人忧心。他时而清晰地自语,吐露出最可怕的话。“人已是太多了。”我会继续为他的早日康复而祈祷。[…]

bhavacakra.jpg
SCP-7800被藏传佛教描绘为六道轮回(Bhavacakra)。

第七次奥术战争期间,HMFSCP7和ASCI8人员首次发现了羯摩。最初欧洲战场上被误认为是奇术反噬,法师组被派往到其他无足轻重的地方,给人以一场奇术大战之感。

这些错误后来在实地报告中被报告为“异常Akivic流量”或 AAF,特别是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发生明显的神圣现象。超技术的改进最终导致了AAF事件期间对羯摩因子的揣测。奥术战争后,对面纱两侧发生的事件进行了广泛的分析,这有助于对两种羯摩因子的研究和理解。

基金会研究员Dr. Cenn T. Moncavage于1985年发表的论文首次提出了“羯摩难题”,他负责研究羯摩生成和中和背后的机制。从对婴儿的羯摩指数长达十年的研究中得出,其裂变频次呈不断增长。

Dr. Moncavage预测,恶业浓度的不均分配,加上快速的人口增长,最终将导致可能的K级情景。其论文为这种可能性提供了多种预测,包括自然灾害频率的增加、宇宙灭绝事件、以及一系列奇术灾难。

Dr. Moncavage的观点被打上了新马尔萨斯主义9的标签,并且由于明显缺乏证据,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形而上学领域专家的共识是,目前人口根本不足以达到羯摩难题的门槛,并且根据日益准确的人口预测和出生率下降的预测,很可能永远不会有达到的一天。 SCP-7800因此分级为Ticonderoga,并被归入低优先级研究项目。


附录7000.IAkiva背景辐射的渐进衰减

A/V 抄录MTP-CO-23/10


日期: 09/07/2010
参与者:

  • Dir. Imogen E. Devereux - 战术神学部主管
  • Dr. Coriander V. Gomez - 应用形而上学部首席
  • Dr. Alastair F. T. Orion - SCP-7800首席研究员
  • Dr. Cenn. T. Moncavage - 奇术学部四级研究员,羯摩难题的提出者
  • 九名战术神学部和应用形而上学部的执行人员

<抄录开始>


Dr. Moncavage:——那么现在,你们决定相信我了?

Dr. Gomez:Dr. Moncavage,我们特别要求你出席以协助处理手头的问题,在我们解决争端之后,你可以在附录中留下“我早告诉过你们会是这样”。

Dr. Moncavage:行吧。<小声嘀咕>

Dr. Gomez:言归正传,我们认为羯摩因子的thaumic影响——尤其是Akiva辐射——已经被严重误判。因此我们可以将眼下不断衰竭的Akiva背景辐射归因于全球恶业浓度,它目前是善业浓度的18倍。

Dr. Moncavage:哈?不是,那什么——为啥没一个人告诉我已经超过1:5了?

Dr. Orion:你被开除出研究组后,权限等级掉到了五。

Dr. Moncavage:真妙啊。我们现在的Akiva是多少厘?

Dir. Devereux:略高于33.4。不算太好,但也没有想象的糟。

Dr. Moncavage:唔。我被你出去之后重新改了一遍羯摩难题,但还是对不上我新的模型。到现在为止,我们应该已经看到了低得多的背景Akiva,这里还有其他东西在起作用。

Dr. Gomez:Akiva背景辐射衰减的大多解释都被我们驳回了,所有吸收Akiva的异常都已计算在内。而据我们所知,这种衰减仅限于大气层——

Dr. Moncavage:是,是,我们都知道特工加加林。我不喜欢这样。你确定不是什么犹大事件(Iscariot Event)搞成这样的吗?

Dir. Devereux:除非这是最慢和最持久的一回。密切关注重要的神性实体愈发困难,但我们确定没有一个实体消逝。好吧,还有一个没被考虑在内

Dr. Moncavage:唔嗯。<皱眉>你记录了多少重要的神性实体?

Dir. Devereux:这一消息的权限等级远高于你,也高于这间屋子里的大部分人。

Dr. Moncavage:行,行。但你能告诉我那个数字是怎么与日俱减的吗?你杀了多少神?

Dir. Devereux:我们没有弑杀重要的神性实体,祂们扎根于基准现实,那就是祂们重要的原——噢。

<Dir. Devereux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Dr. Gomez:你“噢”是什么意思?

Dr. Moncavage:我们都知道,神是Akiva不可估量的来源,是与太阳相媲美的神性地狱。现在,犹大事件是指神的陨落。焰灭火冷只在弹指之间,而当你慢慢远离火堆会发生什么?

Dr. Orion:温水煮青蛙。

Dr. Moncavage:正确。我们都已经在羯摩难题里熬煮入味了。


<抄录结束>



附录7000.II 与神性实体的通信

神性实体等级:DTE-L3T5-C
相关宗教团体:太阳使者会Disciples of the Solar Herald
仪式状况:成功
通信结果:占卜祭司无法与神性实体建立连贯的沟通,通信不久即终止。

神性实体等级: DTE-A7G7-C
相关宗教团体:沃无教Voru-Tuut Creed
仪式状况:成功
通信结果:该神性实体未作出回应。现认为其已遗弃人类。

神性实体等级: DTE-R3X0-C
相关宗教团体:阿萨神族信普救说教团
The Universalist Order of the Æsir

仪式状况:成功
通信结果:当问及背景Akiva的持续衰减时,背景中传来几声激烈争论,该实体祝祭司好运,通信随即结束。DTE-R3X0-C,连同其相关的神性实体,已经无法取得联系,现认为其已遗弃人类。

A/V 抄录DTT-DC-CTE-06/10


日期: 06/09/2010
参与者:

  • Dir. Imogen E. Devereux - 战术神学部主管
  • Sbl. Carmen Mathel - 战术神学部大祭司
  • Dr. Alastair F. T. Orion - SCP-7800首席研究员
  • Dr. Cenn. T. Moncavage - SCP-7800首席顾问
  • 六名战术神学部的执行人员

<抄录开始>


Dr. Orion:我原以为参与者会更多的。

Sbl. Mathel:两天前,我们在新西兰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恶魔显现事件。除了这次,还有另外几起引人注目的事件,新闻部自上次开会以来已经好几个星期脚不沾地。

Dir. Devereux:说说我们通信的结果吧。已经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相当一部分合作的神性实体已经遗弃了人类,那些仍旧不离不弃的也帮不上什么忙。

Dr. Moncavage:我就知道。通常来讲这意味着什么,就Akiva背景辐射的影响而言?

Dir. Devereux:在一个神性实体消失之后,总是会残余一定的Akiva,无论是出于它自身的湮灭还是它对人类的遗弃,但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我们现在很可能正在摆弄一团烟雾。

Dr. Orion:等下,神性实体难道不是靠着一个信仰源来维持自身的吗?祂们怎么会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的主要能源?

Sbl. Mathel:我们不确定,但据我所闻所见,祂们并不太担心这个。说老实话,我更在意祂们那些信徒的情况,至少有四个国家的赞助神在挂电话之前祝我好运。

Dr. Orion:谈到能源,我想说下Akiva发生器工作原型的原理图。Dr. Gomez和我上周设法把这些放在了一起,你应该能在你的设备上找到它们——

<Dr. Orion在他的笔记本上输入几串代码。>

Dr. Orion:——现在可以了。

Sbl. Mathel:哼。我还以为我们部门是最先搞明白人造Akiva的那一个呢。

Dr. Moncavage:瞧瞧,Dr. Gomez上哪去了?

Dr. Orion:他们现在和英国的一个宠物项目绑在一起,探索信念生成的替代方法。现在,我无法宣称这些AESR将能够在一夜之间弥补我们的Akiva赤字,因为它们的运行规模只有数十个微量级Akiva,但事情看起来很有希望。

Dir. Devereux:听起来不错。我们仍在研究要联系的合作神性实体名单,希望能遇到愿意在这方面与我们切实合作的家伙。

Sbl. Mathel:要是还有得剩的话。


<抄录结束>



附录7000.III 国际神学部

日期 BAR11 涉及神性实体 事件
06/01/2011 33.0 (-0.3) SCP-4960,青铜时代生育女神之形象。据程序166-Anahita定义,它依靠崇拜行为来维持自身。 SCP-4960从Site-17套间中消失。对异性恋男性和同性恋女性群体中“心碎”的广泛报道采取封锁,以防“面纱破碎”场景发生。基金会因而暂时受阻。
16/04/2011 32.9 (-0.1) 未知。猜测为未发现的神性实体。 整个澳大利亚洲检测到异常地震活动峰值。经三角检测,震源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瓦勒迈国家公园内,现场监听站检测到的振动与大型动物钻入地下的振动相一致。
01/08/2011 32.7 (-0.2) SCP-2845,一种外星四足实体,具备将物质转化为各种状态的氢、氦、氨的能力。尚未指定为神性实体,但已观察到在直接查看下能引起可测量的Akivic流量。 尽管当前的收容周期成功完成,但SCP-2845依然突破了收容。一旦出了收容室,它便会升华为一种不明气体混合物。据Site-♄-08报道,SCP-2845的最后发现地点在土卫八周围的轨道上,其上半身似乎正在经历重塑。当前位置未知。
03/09/2011 32.4 (-0.3) SCP-3000,据传是一条长度未经证实的大型水蛇。这个神性实体存在的有效性正在接受审查。 基金会技术人员在SCiPnet数据库和基金会站点的物理文件中发现了SCP-3000的存在。虽然为印度洋自由漂浮的Y-909矿床的起源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论据,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它确实存在。
29/11/2011 32.4 (0.0) SCP-6542, 一个盛装羊奶的大理石桶。桶内不时出现一个人影,让任何基督教信仰的观察者感到恐惧。收容措施的失败会导致RAPTURE事件,大量牛奶从桶中泻出。 尽管没有出现RAPTURE事件标志性的奶酪,SCP-6542还是喷出一柱牛奶,留下一个空空如也的普通大理石桶。柱子穿透了马尔泽克教堂的天花板。观察到其以超音速向北极行进,质量未减少。由于北冰洋恶劣的天气条件,视觉联系丢失。
29/11/2011 31.1 (-1.3) SCP-5998,位于北极附近的人形冷冻尸体,身份不明。试图接近它的宗教人士会经历强烈的内疚,悲伤和愤怒。对尸体的干扰导致I型Empyrean实体的短暂显现,这些实体对任何看到的人怀有敌意。 位于北极Outpost-5998的工作人员观察到牛奶柱。它化为人形,慢慢接近SCP-5998,将一只手臂放在 SCP-5998的右肩上。在此事件中出现的所有 I 型Empyrean实体似乎都在人形面前表现出敬畏。人员报告听到了微弱的对话,所有实体在 12秒后立即消失。SCP-5998和SCP-6542已被重分级为无效化。

A/V 抄录DTT-REC-PRI-00/31/11


日期: 31/12/2011
参与者:

  • Dr. Alastair F. T. Orion - SCP-7800首席研究员
  • SCP-343

<抄录开始>


Dr. Orion: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SCP-343?

SCP-343:哦,只是过来看看罢了。我知道你因为其他神的事压力很大。还有什么比一名大写G开头的上帝前来拜访,更能振奋精神的呢?

<SCP-343在Dr. Orion桌前实体化出一把摇椅,坐在上面。>

Dr. Orion:我——<揉捏着鼻梁骨>我不确定是否——

SCP-343:没关系的,什么事都可以对我说。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E——

Dr. Orion:SCP-343,您能告诉我神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SCP-343:啊。我就怕你问这个,阿拉斯泰尔。有些事只有神才能看到,有些事只有神才能听到。

Dr. Orion:好吧,很好。不管它是什么东西,它都将导致世界终结,除非我们弄清楚神为什么要离开,以及是否有一星可能让他们回来。

SCP-343: <微笑>噢,放宽心,没那么糟。

Dr. Orion:“没那么糟”?!我们眼睁睁看着TME比过去20年更多,我们最可靠的遏制收容措施已经风光不再,基金会几乎所有神都已转身离开。在准宗教社区中,一场宗教危机正蓄势待发,监督者在我的脖根呼气,逼我拿出解决方案,这还“没那么糟”!

<Dr. Orion的呼吸粗重起来。SCP-343收起笑容,凝视着气喘吁吁的Dr. Orion。>

Dr. Orion:现在,如果您来这是为了可怜我的,就请您离开吧。

SCP-343:不,不,小阿拉斯泰尔。我无意轻视你的问题。我想我能告诉你一些有关神明们正在做的事情。

<SCP-343在摇椅上直起身子。>

SCP-343:听着,阿拉斯泰尔。神之所及,无穷于凡人。人不过是浩宇的一小部分,我们在这里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别误会我的意思,但总有一天,你必须转向更伟大的事业。

Dr. Orion:所以神明抛弃了我们?这就是原委?在出路上伸腿绊我们一脚?

SCP-343:哦, 阿拉斯泰尔。如果我们有意将人类抹消,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促膝长谈么?

<五分钟的沉默。Dr. Orion的额上有汗珠滚落。>

SCP-343:再者,那样称呼它是不恰当的。你是SCP-7800的首席研究员,不是么?你会说所有的“恶业”都是神的过错吗?把人之罪归咎于神,这是对的吗?

Dr. Orion:我——不对?我不知——

SCP-343:所以,这不是神的过错,也不是神的责任。你将担起职责。

Dr. Orion:可…为什么是现在?我只道神与山河同寿,但,真的有必要那么匆匆地离开人类吗?

SCP-343:那么,若非此刻,又待何时呢?祂们过了很久才离开,这是真的。神的干预在过去是很常见的,而现在呢?除非有人敲门,否则根本不会出声。说到离别,恐怕我得走了,你的同事们一定很担心我离开住处吧。

<SCP-343从椅子上起身。>

Dr. Orion:等——等等。没有神明的指引,我们…我们如何阻止人们堕入黑暗?

SCP-343:你们已经做得很出色了,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见吧,年轻的阿拉斯泰尔。

<SCP-343拍了拍Dr. Orion的背,继而消失不见。>

Dr. Orion:什——


<抄录结束>


后记:此次访谈后对Dr. Orion的测试表明,他的羯摩指数已经降至微弱水平。虽推测为SCP-343所致,但造成该结果的方式未知。

此次谈话后,SCP-343未在Site-19的单间现身,其他地方也不见踪影。现推测,SCP-343已遗弃人类。

A/O 抄录SEC-AE-00/12


日期: 01/01/2012
地点:Dr. Orion的办公室


<抄录开始>


Dr. Moncavage:哼嗯,你没在开玩笑吧,我完全能感觉到这儿残留的Akiva。

Dr. Orion:是的,就——就是那些。

Dr. Moncavage:所以你想跟我说啥?

Dr. Orion: 您已经读过诸天行动的文件了,是吗?

Dr. Moncavage:我读过了,简直是异端。但考虑到眼下发生的事,我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Dr. Orion: <轻笑>是的,好吧,我想对您坦诚一点儿。我会成为那个登神的人,大概吧。

Dr. Moncavage:你说啥?依据在哪?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啊,但他们为什么允许项目负责人成为这种行动的对象?

Dr. Orion:你——您没看过我的人事档案吗?我以为您有这个权限?

Dr. Moncavage:我没窥探隐私的爱好,Dr. Orion。

Dr. Orion:SCP-343也许重整了我的羯摩指数。

Dr. Moncavage:等下,祂能办到?

Dr. Orion:我不太懂?它拍了拍我的后背,所以也许它——没什么。重点是,我现在符合特定类型的登神仪式的标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祂的计划,但——

Dr. Moncavage:啊哎,恭喜啊,你要凡人升仙了。

Dr. Orion:这挺有趣的。你知道为什么我是SCP-7800的项目负责人吗?

Dr. Moncavage:数十年的含辛茹苦,还有洗白成功的学术造假?

Dr. Orion:呃,不是。十多年来,我甚至没有来过这里。在那一长串没有离开最初的 SCP-7800研究项目的人员名单中,我恰好是第一个。你我都清楚,像我们这样竞争激烈的领域里,“降级为低优先级”是死刑判决书。其他人都决定申请其他项目,而不是在这里停滞不前。您没有收到我们研究的最新日期,只是因为您没有获得许可。字面上说,没有什么可报告的。

Dr. Moncavage:那是,直到众神纷纷离去。

Dr. Orion:正是如此。我们都曾经认为这种异常只不过是宇宙的一种无法解释的怪癖。时间和精力被浪费在派人监督负责SCP-7800 上,而不是试图真正理解它。<叹息>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像您这样的人,将整个职业生涯都建立在形而上学上,而你有一个博士学位的家伙来负责整件事。

Dr. Orion: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让世界变得与众不同。话虽如此,神明的身份,可能会影响我对SCP-7800研究项目的领导能力。我已经申请让你替代我的职位。在羯摩研究中像你一样活力充沛的人,我可能再见不到第二个了。

Dr. Moncavage:呃,我——谢谢你。

Dr. Orion:还别谢我,这一切都取决于我能不能将羯摩指数保持在尽可能低的水平。要是不小心踩到一只蚂蚁的话——

Dr. Moncavage:当然。但你要是最终完成了加拉哈德计划……你的办公室能归我吗?

Dr. Orion:不能。


<抄录结束>



附录7000.IV 加拉哈德计划开始

A/V 抄录DTT-EP-APT-00/12


日期: 20/03/2012
参与者:

  • Dir. Imogen E. Devereux - 战术神学部主管
  • Dr. Coriander V. Gomez - 应用形而上学部首席* Dr. Cenn. T. Moncavage - SCP-7800首席研究员
  • 十名战术神学部、奇术部、及应用形而上学部执行人员

对象: Dr. Alastair F. T. Orion


<抄录开始>


Dr. Gomez:——系统在线。流程迭代一。记录为直播。对象状态?

Dr. Orion:系统一切正常。

Dr. Gomez:五秒后开始流程……

<嗡鸣响起。>

Dr. Gomez: 4… 3…

<嗡鸣声越来越大,并伴有摩擦声。>

Dr. Gomez: 2… 1…

<鸦声尖啸,喇叭大作,Dr. Orion发出叫喊。>

<除了嗡鸣外的所有声音戛然而止。Dr. Orion 博士倒在他的房间里。>

Dr. Gomez:仪式完成。确认生命迹象停止。等待诊断输出。

<室内,未知光源发出柔和的光亮。>

我…我在那儿…一片森林……是冬天的日落时分,我…我可以看见星星。

这…这里是一片空地。一头鹿在对我…说话?

不。

我莫解难明。

它的话是穿林的清风。
它的话是消逝的金光。
它的话是沉睡在这片大地的野兽。

是冬。

我胸中澄然。

是生亦变。
是死亦变。
唯变不变。
永恒如圆。
吾等俱为圈中之圈

圈中之圈。

此事曾发生在从前。

在河流复涸之前。
在沉入海底之前。
在人有名姓之前。
在神所以为神之前。

长蛇腾挪。
九阳俱灭。
三千世界,化为乌有。
四十昼夜,洪水滔天。

旧戏再度重演。
自有千般磨难,化为万种面貌。
旷日持久,以迨永世。
且听从反熵的呼唤。

他们的龃龉众所周知。
他们的错误不加隐瞒。
他们的胜利值得尊敬。
他们的战果彼此同享。

太平盛世延续千年。
光辉之阳照耀永日。
唉,循环永无结束。
扬升等待着他们。

<灯光骤灭。>

系统: 警告。本地AKIVA与休谟流量已超出仪式限制。DELTA故障保护启动。

<Dr. Orion在其房间内猛然惊醒。警报拉响。>

Dr. Gomez:仪式失败。准备断电系——

Dr. Orion:不——不要!还有更多!还有很多话要说!你们都看到了。

Dr. Moncavage: 我们不能让你立刻继续,你是撑不下去的——

Dr. Orion:我们没有时间了!只是——求你了。

Dir. Devereux:若再次失败,你可能就回不来了。

Dr. Orion:我知道,不会有事的。

<数分钟后,收容室只有低沉的嗡鸣。>

Dr. Gomez: 重新启动系统。忽略每一Delta故障安全请求。开始程序迭代2。

<随着Dr. Gomez重复5秒倒计时,仪式中音量渐强。>

Dr. Orion:系统一切正常——

<Dr. Orion被巨大的力量向后拱起,被室内的支架所缚。他的眼中和口中射出金色光芒。>

它的话在高高的草丛中,在沙沙的轻风中。
它的话是万种颜色的花。
它的话是银铃般的鸟鸣。

它在诉说……向着我。

是春。

人类不再需要神的祝佑。

曾经,我们救你于无边黑暗。
而今,你的炬火照亮茫茫前路。
我们看见你走在沙上的足迹。
在它们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的形状。

你跋山涉水而来。

你用石头和泥土,歌曲和文字,凡识和妙想创造了奇迹。
你歌颂群星,挽动明月。
你学会与太虚对话,催开奇迹之花。
你将成为万物主宰,一如我曾经模样。

你已超越我们的黎明。

你拒绝强加于身的不公循环。
你逐渐而坚定地逼视心中之恶。
你是从伤口中学习和成长的孩子。
你紧握通往视线之外苍穹的钥匙。

你只需找到那扇对的门。

旅途艰辛,这不可否认。
披荆斩棘。这毫无疑问。
忧心忡忡,这十分自然。
山穷水复。这在意料之中。

但你从未忘记。
它永远编织在灵魂中。
因此,早已有人叙写你的信条。
因此,记忆淡去后,仍是长久。

我再不能执你之手。
因你正要鼓翼乘风。

很遗憾,我们无法带你走得更远,
但要知道,我们为你感到骄傲。

待到那时。

你我将重逢于轮回之外。

<一束眩目的光从收容室逸出,使观察者晕眩,并使某些设备过载。所有系统关闭。Dr.Orion从收容室中消失。>


<抄录结束>


后记:尽管Akiva测量表明第二迭代登神成功,但Dr. Orion并未按加拉哈德仪式流程显现。

可以认为,Dr. Orion已经遗弃了人类。


附录7000.V 后神代发展

GOC全体会议

摘要抄录 — 会期LXXI

日期: 01/01/2016
参与者:

  • 全球超自然联盟高级司令
  • SCP基金会多位代表
  • 108议会全部成员
  • DANTE附属超宗教组织
  • 84名观测组织及实体代表

<抄录开始>


Dr. Moncavage:我,同样地,为失去我们的神明默哀。得知众神中的每一个都离开了我们,这实在难以想象。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天启,但末日从未到来。四年过去了,面对机会主义实体、恶魔或别的入侵者,我们依然稳步不移。

Dr. Moncavage:我们很少能理解神的缘由,但可以肯定的是,神并没有抛弃我们。我们非常熟悉Orion的宣言。亿万年前洞穴闪烁的微光中,众神在我们身上看到了一些东西——我们内心的火花。我不敢妄下定论,但我心里知道过去的亿万年都身处庇佑之中。现在,我们打起手电照亮前路

Dr. Moncavage: 众神曾救我们于黑暗之中,现在,我们必须接过衣钵。衣钵只会随我们人类的行进而愈加沉重。我想到了为解决这个问题而设的提案:合成Atlas,肩负起这个世界。

Dr. Moncavage: 这个方案颇具吸引力。我们曾多次选择拆东墙补西墙,但仍有问题至今困扰不去。这不是众神希望在我们身上所看到的。

Dr. Moncavage:神明亿万年前看到的火花,将今天的我们聚在一起;文明建立在合作与协作的基础之上。帮助他人的热切之心,早在仓颉造字之前就已跳动在我们胸中,这是阻止世界末日的星星之火。

Dr. Moncavage: 我们不会,也绝不能因为武断的分裂和自私的决定而陷入黑暗。我们必须一同举起这件衣钵,而非听之任之。我们必须照亮我们的道路,不仅为我们自己,也为那些无力做到的人。

Dr. Moncavage: 我们将携手共进。在这条道路的尽头,见证远在视野之外的苍穹。


<抄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