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83
arm3.jpg

SCP-783受害者的右臂

项目编号: SCP-783 Level 3/783
项目等级: Keter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 基金会人员需对Temby城进行持续监视并即时更新项目的资料。项目的受害者应被回收、焚化、登记于此文档中。

更新: 由于最近的事件,基金会决定有必要对SCP-783和其有关现象采取更强力的收容措施。当地医院的一间附属建筑和两间民居已被基金会征用。

这些场地已被重新指定为临时站点Site-5。

描述: SCP-783是一个有敌意的实体,目前正在捕食英国牛津郡Temby镇的居民。项目的活动时期在秋冬季,持续大约70天,每十二年发生一次。项目会专门攻击在日落后独自在屋里的人。

被SCP-783锁定的目标所在的建筑会经历一次稳定的结构完整性降级。最明显的,其外观会出现一系列破损和断裂,使得建筑物的外观变得弯曲或是成角度。这种异常现象会扩展到任何项目内部的物体上,造成即时而严重的变形,这对生物来说通常是致命的。

目前为止,基金会人员尚未能阻止任何一次攻击或是对受害者进行任何形式的帮助,同时又由于SCP-783对于录像设备的效应,基金会对于SCP-783的实际外观和其异常属性知之甚少。

SCP-783受害者的身体结构会表现出明显的变形,如位于长骨1上的大量开放性骨折,以及脊柱严重错位。随后这些伤势会通过软骨和硬骨组织的快速大量生长而愈合。受害者的上皮和肌肉对于多出的大量组织表现出了强大的延伸能力。一个受害者的前臂伸长到了2.4米,另一个的身高伸长到了12.5米。

这一系列变形和延伸过程使得受害者的全身变得锯齿状弯曲。

虽然遭受严重伤害,大部分SCP-783的受害者在攻击停止后都还活着,只是通常处于全身瘫痪或是植物人状态。基金会已获取到了27个活体样本并对其进行了生命维持,它们被放置于当地医院被基金会征用的一部分设施内。

当地居民对SCP-783的存在有所觉察,但在当地公开谈论有关项目的信息被认为是一种禁忌。研究员已经记下了一篇在当地孩子间流传的有关项目的童谣:

那儿住了个歪歪扭扭的男人,干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

他拿着个破破烂烂的笼子,拄着个弯弯曲曲的拐杖

他偷了个瘦瘦小小的孩子,长长短短的尖叫回荡在路旁

而那个歪歪扭扭的小家伙最后被砸碎在了轮子上2

观察记录:

(附带事故记录)

在SCP-783的当前活动周期的一个月前,D-209被从一群志愿者中选中并送入基金会在Temby镇的一栋房产中居住。房屋安装有视频/音频记录设备用于观测。

下列记录发生于他开始居住的第43天。

视频记录


22:34

二层卧室: [ D-209仰面躺在床上,在读一本小说。 ]

客厅: [ 直播画面出现垂直的锯齿状畸变。这一现象从画面左侧,前门附近开始出现,随后扩散到靠近门厅的右侧。这一过程大约持续23秒。 ]

22:35

一层门厅: [ 面对摄像机的窗户透进的探照灯光被什么进入门厅的物体挡住而变得暗淡了。类似的图像扭曲效果从画面中心出现,笼罩着这个物体。传输画质持续劣化随后信号中断。 ]

crooked.jpg

一层门厅 - 左侧画面可见干扰,此时SCP-783进入客厅。

二层卧室: [ D-209突然警醒并坐起来,声称他听到一楼传来一阵缓慢拖长的刮擦声。他从床上下来。 ]


备注: [ SCP-783的表观现象被确认。视频干扰可被用于在屋内定位SCP-783的位置。 ]

22:36

二楼楼梯: [ 图像出现波动和干扰,可隐约看到有物体在移动,但由于干扰无法确认细节。 ]

二楼卧室: [ 缓慢,持续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D-209尝试打开窗户逃离,但失败了。 ]

22:37

二楼卧室: [ D-209从床头柜拿起了一盏小台灯,尝试将玻璃砸开。 ]

二楼门厅: [ 突然出现的图像干扰恶化了录像的画质,表明SCP-783正向着摄像机朝向的方向移动;干扰在其向门厅远端移动的33秒内缓慢散去。最后受其影响的画面范围仅有卧室附近的一小块区域。 ]

二楼卧室: [ D-209因惊恐而无法移动,门口可以听到敲门声。 ]

22:38

二楼卧室: [ D-209接近卧室门,将台灯作为棍棒握在手里。他向门口的个体询问其身份,没有得到回应。他随后询问指挥部是否有任何人员到达入口。观察人员保持沉默。D-209给自己鼓劲并用空着的手握住了门把手,随后猛地打开房门。 ]

备注: [ 一声巨大的撕裂声传遍全屋,所有灯泡都同时爆裂熄灭了,包括在房屋外指向房屋的探照灯。 ]

22:40

二层浴室: [ 当相机调整到低亮度模式后,看到SCP-783进入视野。它位于打开的门厅门附近,没有移动。 ]

二楼卧室: [ D-209 尖叫着,抓着他的右臂。他的右臂从肘部一下断裂了并吊在那里摇晃着。随后它迅速地固定了下来,推测是由于骨组织迅速生长愈合所致。D-209 叫喊着要逃命随后冲出了房间。 ]

22:41

二楼门厅: [ 在D-209 冲过浴室门口时,突然传出一声巨响。D-209倒在地上,尖叫着救命。他说他的腿断了。 ]

备注: [ 巨响后图像干扰开始影响厨房,浴室的信号中断。 ]

22:45

二楼门厅: [ D-209勉强站立起来,他向摄像机展示了他的右手,已经从肘部断裂并且向着原先的方向相反弯曲。D-209咒骂观察人员,同时报告疼痛已经平息了。他一瘸一拐地向楼梯口移动。 ]

二楼楼梯: [ 当D-209尝试通过楼梯时,他绊了一跤并摔下了楼梯。随后记录到了12声连续的响声。当停下后,D-209的四肢都出现了多个骨折,他尖叫着在地上痉挛挣扎。 ]

23:14

二楼楼梯: [ D-209开始移动,他挣扎着在地上爬行并最后从画面里移出。 ]

23:26

一楼客厅: [ D-209出现,爬进了房间。他尽力移动着,由于四肢的扭曲他的移动非常困难。每条手臂大约有2米长,并且有多个无法活动的断裂处,使得移动几乎不可能。 ]

一楼厨房: [ SCP-783消失,视频图像变为正常。 ]

23:31

一楼客厅:: [ D-209的身体占据了大部分客厅,他的小腿一直伸展到画面外的门厅里。他伸手握住了前门的门把手,但是由于手指的长度,他无法灵活地使用它们打开门。一阵刮擦声从门厅里传来,D-209立即显得极其惊恐,随后他被强行向后拽去并被拖离了画面。他开始尖叫。 ]


备注: [ SCP-783和D-209在门厅共处了一晚。房间内偶尔发出撕裂声。D-209在04:27停止尖叫。

在05:01,屋内传出一阵潮湿的吮吸声,随后是急促的重击声。 ]

事故记录 783.1

在05:01,D-209的实验传出声响的同时,在基金会照管下的所有27个存活受害者突然进入惊厥状态。

尽管大部分个体处于脑死亡或是全身麻痹状态,他们仍然抽搐了几分钟。两个在现场的研究员在事故中受伤。几个患者的生命支持系统受损导致五人死亡。

同时在镇外有大量泥土被翻动了。

更新:

前往调查最近的地震事件的人员在小镇南方的田地里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反抗。在经过简短的交流后,特工Collins拔出了她的武器并朝天鸣枪驱散了人群。

在新暴露出的泥土里特工立即发现了有几根细长的指头伸了出来。

人员立即组建了一个挖掘小组,随后的一个下午他们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墓穴,平均直径五米,容纳了几十具全裸的SCP-783受害者的尸体。这些尸体已经干枯并保存的很好。由于堆积在一起,无法立即数清它们的数目。它们被头朝下埋着,手臂伸向墓穴的深处。此外,大部分受害者的四肢都与其他人缠绕在一起或是打了结,使得在没有切割设备的情况下无法继续发掘。

研究员Singer决定去采集组织样本。在采集过程中,他脚下的泥土突然塌陷而他滑进了墓穴里;尸体被他挤开,他挣扎着想要找到立足点,但纠缠的四肢滑开使得他掉出了视野。

特工Collins立即找到了一条长绳并把它系在她的手腕上,她叫来几个附近的基金会人员抓住绳子,根据她的指示收放绳索,把她吊进洞穴。特工Collins拽着绳索在尸体下向下行进了20米左右。

几分钟后绳子被拉紧了。她发信号要离开,并被安全地拉了上来。在报告中她确认了尸体下有一个异常地点——一个入口。

Agent Collins获得了一次临时假期。

现场记录:

SCP-783-L1 - D级人员初始探索,首要目的为进行初步观测;次要目的为搜寻失踪人员。

SCP-783-L2 - 派遣特种小队,目的为探索SCP-783的特性。等待解密

SCP-783-L3 - 派遣机动特遣队收容SCP-783。 等待解密

SCP-783-L4 - [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