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83-L1

以下是对于SCP-783第一次探索的归档记录,如需更多信息请参考原始记录文档。


现场记录1:
Temby.png

00:34

D-2172被派往执行对Temby镇地下异常的初步观察,该异常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深洞,掩埋了很多SCP-783受害者被扭曲和伸长了的尸体,尸体都是脸朝下掩埋的。D-2172装备有MOPP4级防护服并装配有可伸缩的束带。通讯和录像系统通过缆绳上的通讯线路进行连接。

他同时带有一个手持光离子化检测仪、一个盖革计数器以及其他环境监测设备。以及一个基本求生工具包,一柄儒格LC9手枪和足量子弹。

探险计划于当地时间08:00开始,但实际上直到08:35仍未能开始。原因是D-2172的个人防护服出现了一些小的问题。虽然其尺寸应当适配于D-2172,但D-2172即使在有他人帮助的情况下也无法穿上它们。最后不得不使用了大一些的防护服。

在D-2172通过吊车下降到SCP-783受害者的墓穴后开始。他挪动尸体的脚把它们折叠起来放在蜷曲的躯干之间。随后他对技术员打信号要求继续前进。

在下降过程中,随着肢体靠近镜头,视频传输信号会间歇地劣化。在下降了12米之后,阳光开始变得暗淡;D-2172打开了他的头灯。视野里全是打结的尸体,没有什么可注意的。

下降途中D-2172突然开始挣扎摇晃,下降过程因此暂停,但随后D-2172立即要求加快速度继续下降。他声称有一只手在抚摸他的后背。

D-2172穿过尸体到达了另一边的地面,天色阴沉。周围的地面被无数尸体延伸出的肢体覆盖。D-2172抓着两根肢体作为支点把自己从尸体里拉了出来,并慢慢朝着周围有泥土的地面走去。

这片区域似乎是实际的Temby镇的完整复制品。D-2172位于郊外的一片农田里。北方是一座属于John Myers先生的石头小屋,再往北是通向镇子的大路。D-2172转向四周拍摄了周围的全景,他所在的位置四周都是稀疏的森林和平原,可以确认在可见范围内都是现实环境的完全复制品。

热力学和大气环境读数与基准世界一致。D-2172脱下了他的防护服,并将视频音频信号通过一个转接设备调整为无线连接。他随后被指示使用光离子化检测仪对土壤进行初步采样。

在D-2172取样时,Queste研究员注意到D-2172身后的墓穴开口附近的土地上有一些异常。通过查看录像,发现泥土上有一些符号,似乎是用手指画出来的。这一情报已告知指挥部,但并未通知D-2172。

wall2.png

00:26


D-2172报告土壤中没有污染物。指挥部指示他下一步前往Myer的小屋,并时刻注意是否有Singer研究员的踪迹。

D-2172到达了小屋,并敲了敲门。他等了一会发现没有回应,随后打开了门并进入小屋。

小屋看上去无人居住。D-2172仔细翻找了第一间屋子,并未发现异常,随后他走进了卧室。在床边的墙上有一副粗糙的木炭画。画中表现了一个人的上半身,他斜躺着,一只手抓着一根木棍或者拐杖,另一只手向外伸展到了枕头上方。

D-2172被要求接近并观察这幅画。他有些迟疑,声称在这幅画前觉得非常不舒服。但他还是缓缓接近。随着他接近这幅涂鸦,视频信号质量也随之下降并有间歇中断的情况。当D-2172伸手就能碰到涂鸦时,视频画面已经完全被大量的干扰覆盖,音频也变为了白噪声。在D-2172可以碰到这幅画之前,指挥部下令停止接近。

D-2172不太情愿地同意了,并退回原位。干扰也降低至正常水平。D-2172被允许离开这间房屋并继续探索小镇。

D-2172一言不发地前进了几分钟直到看到了Temby镇的路标。路标折弯并碰到了地上,边上放着一只工作靴。D-2172捡起靴子并翻过来看了看,确认它原本属于研究员Singer。D-2172凭直觉猜测Singer可能前往了附近的一间房屋。

这是一幢二层小楼,门前有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种着一棵榆树。这棵树明显已经死了,枝条散落在周围。

房屋前门大开,D-2172走了进去。

主管Kim当时作为行动指挥监管着此次探索,他因为偏头痛而要求休息,随后由特工Collins护送回宿舍。

研究员Bond接替了主管Kim的工作。

D-2172穿过门厅进入了客厅,客厅里有发生过骚乱的痕迹。沙发和茶几被推翻,墙的下端有一个洞。D-2172跨过一个碎掉的台灯走进了边上的厨房。

厨房也同样混乱不堪。本来放在架子和柜子上的碟子,食物和厨房用具散落的到处都是,包括客厅。它们都受到了一定的损害,说明它们是被用力摔或扔到地上的。

D-2172走近水槽,发现地板上有一小摊血。同时在墙上和柜子上留下了一道很长的血迹,表明攻击者用带刃的武器多次击中某人。D-2172蹲下取了血样,在他站起来时,发现水槽边竖着放着一块刀板架。所有的空槽都放着刀,只有一个放切肉刀的空槽是空的。D-2172记下了这个发现。

一串血滴的痕迹从D-2172的脚下延伸到屋子对面的门后。门上有很多凹陷和刮痕,似乎被攻击过。它从另一面锁上了,D-2172尝试踢开它,不过只能从门框上踢下一些木屑便已经气喘吁吁了。他最后走到房间的另一端,深吸一口气,然后冲刺撞向了门。

D-2172的肩膀全速撞在了门上,成功地撞开了它。他刹不住车,差点从门后的楼梯摔进地下室,但他即时用手撑住了墙,没有掉下去。

因为之前的鲁莽行为,D-2172用了一段时间才取回平衡感。指挥部要求他进入地下室。他尝试开灯,但开关已经失效。此时D-2172和指挥部进行了一段简短对话,他认为比起探索地下室,自己的命比较重要。但最终指挥部威胁D-2172如不遵从就把他抛弃在那边,从而说服了他。

D-2172打开了头灯并拿好了手枪,打开保险,保持着开枪预备姿势,贴着栏杆对面的墙缓慢下行。

地下室基本是空的,D-2172清理了这片区域,并注意到远端墙角的地面上有什么东西在头灯照射下闪闪发光。D-2172走近发现是那把丢失的切肉刀,上面还有新鲜的血液痕迹。他跪下来仔细查看这把刀,当站起来时他发现混凝土墙上有一个0.25米宽的洞,是一个通向地面的通风口。一片布料从里面垂下。

进一步的探查发现那是一条牛仔裤。D-2172把它拉了出来,发现是一条土黄色的便裤,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这条裤子原本是研究员Singer穿着的。通风管深处传来了一阵悉悉窣窣的声音。D-2172靠的更近,看到一个肉质的东西沿着弯曲的管道迅速移动并消失在了视野里。

D-2172迅速撤离了房屋。

在此处的探索表明研究员Singer很可能已经被害。D-2172被指示前往小镇外,进一步了解当地的自然情况并确认其是否有实际的边界。接下来的40分钟里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事发生,D-2172沿着Temby镇主路的出城方向一路向北。

D-2172目前位于Temby镇边界之外,继续沿着主路行进,正在穿过一片茂密的白桦林。这片白桦林与现实世界的一致,但在继续前进两公里后,白桦林本应被田野所替代,而D-2172所在的白桦林仍在延伸。他继续前进直到看到一间小屋,D-2172对此感到忧虑。他停下来并调查了周围,发现他又回到了Temby镇的南端。

D-2172向指挥部报告在原先位置看不到从坑洞向外伸出的SCP-783受害者的肢体。他离开大路,向着坑洞的原先位置跑去。当到达后,他只发现了一大片圆形区域内有翻动过的泥土,但没有任何尸体。同时也没有D-2172出现过的痕迹,他留在那里的样品包,以及无线转播设备和连着缆绳的防护服都不见了。D-2172恐慌起来,指挥部要求他在得到下一步指令前不要移动,同时开始决策下一步行动。

研究员Bond与现场技术员进行联络确认了D-2172的防护服情况。它并没有被提前收回,在D-2172把防护服脱下放好后缆绳也并未伸长。在经过一些讨论之后,D-2172被确认可能进入了一个与本来进入的区域相邻的迭代重复空间。随后指挥部决定接下来的探索应由在这片空间中进行过探索的人员进行。

D-2172被要求沿原路返回入口。

D-2172沿着白桦林中的路快步返回,同时与指挥部闲谈。当他正说道这里没有任何生物的时候林子里突然传出沙沙声。D-2172转向声音的来源,并发现了一具SCP-783受害者的赤裸尸体。它横躺在路上,一动不动,离D-2172几十米远。D-2172大声咒骂然后回头继续向前行进。

此时他发现另一具受害者的尸体在他前方出现并横在路上,距离较远,同样一动不动。D-2172掏出了手枪并向尸体走去。随后D-2172身后传出了一阵沙沙声和拍打声,他又转头面向第一具尸体。

虽然尸体的位置并未移动,但很明显它的躯干和四肢都伸长、扭曲、折断并伸向了D-2172的位置。随后更多的声音又从他背后传来。他立即转身并向阻挡他前进的那具尸体开火,这具尸体的脖子弯曲伸长,脑袋离D-2172大约一米并且抬到了他眼睛的高度。虽然几发子弹击中了尸体的脸,但它毫无反应。此时D-2172看不到的那一具尸体又发出声音。D-2172逃离路面,从这两具尸体间冲进了树林里。

D-2172向东奔跑了几分钟并无视了指挥部留在视野开阔的路面上的建议。他最后停下来在一块大岩石上喘气休息。并没有被SCP-783受害者追赶的迹象。D-2172趁此机会给手枪换弹。在他把手枪放回皮套后,他花时间吃了份军粮,向指挥部询问其当前位置和接下来的行动方向。随后他花了点时间冷静下来并继续行动。

birch.png

02:03

接下来14分钟的行动并无异常,直到D-2172感受到了地面有微小的震动并停了下来。震动短暂而间歇爆发。虽然他假定这种感觉是来自当地不稳定的时空,并不值得注意,但他坚持停下来保持聆听。他报告说有砰砰的闷响和震动一起出现,但音频记录中并未听到。

他小心地向前行进,并再次准备好了手枪。在远处,摄像机记录到了一棵白桦树突然从树林里垂直升起并消失在了视野里。D-2172似乎没有看到这个现象。当指挥部准备与D-2172联系时,那棵树又从上面落回,落在了离D-2172更近的位置,落地引发的冲击足以使地面震动。

现在可以看到尽管它的粗细和斑白的外观都很像白桦树,但它实际并不是。从D-2172的视角可以看到它没有任何分支,并且它向上一直延伸。D-2172被指示接近并观察它。在他准备行动之前,另一个类似物体直接落在了D-2172身边,把他震倒在地。

他站起来后朝着第二个物体接近。当他看到这个物体的一侧是皱纹和凹槽组成的花纹,另一侧是一片扁平的指甲后,他停了下来。D-2172向其开火,物体流出了血。它立即缩了回去,一声深沉的,持续的尖叫从D-2172上方传来。D-2172立即开始逃跑。

D-2172奔跑着穿过树林,不停地咒骂并向指挥部请求支援。随着他向前奔跑,越来越多的物体在他周围落下,似乎是想直接击中D-2172。

他跑出了树林,现在他位于Temby镇的北方。在D-2172冲向城镇的路上,他被另一个类似未知物体打在了背上。物体在D-2172身边停下了,占据了视频记录的大部分画面。D-2172沿着它向上看想确认它的长度。现在没有树冠遮挡,可以看到它扭曲延伸,一直上升到几百米高空。当看到它的源头时,D-2172尖叫起来。

研究员Singer的赤裸身体悬浮在空中,支撑它的是伸出的许多扭曲膨胀的长长手指。

研究员Bond从她的座位上站起来,弯下腰开始剧烈呕吐。医务人员即时赶来,在她昏迷前扶住了她。Peterson博士被选中接替她的职位。

特工Collins赶来帮助将研究员Bond送往医务室,在那里她得到了治疗。

本来是Singer的生物空洞地尖叫着,从白桦林伸出收回一根手指,并拖向D-2172,期间撞倒了几棵树。D-2172滚向左边避开了它的路线。他掏出手枪向Singer开枪但没有击中。

随后可以看到Singer抬起了它的左手,缓慢拖拽着它的手指想要抓住D-2172.D-2172迅速站了起来并向相反方向跑去。可以听到那些手指和D-2172身后另一根手指撞在了一起。

他成功到达了主路并不停地向着南方的城镇跑去。可以听到Singer通过手指移动追赶他时发出的砰砰声。手指从他的右侧扫过,D-2172尽力避开撞进了一间屋子边上的铁丝网。另一根手指从屋子的屋顶上落下瞄准他的头顶。

D-2172在经过发现研究员Singer的靴子的路标时不停地咒骂。他路过路标,差点被自己绊倒。他开始气喘吁吁并慢了下来。他已经可以看到Myer的小屋,随后他看到了从尸体坑中伸出的手臂。指挥部给D-2172打气,催促他赶紧到达坑边并保证技术员已经随时准备将他从坑里拉回来。

本来是Singer的生物尖叫着。D-2172被从侧面大力击倒,在地上翻滚。视频信号由于摄像机受损而中断。可以听到D-2172一边尖叫一边咒骂着,同时声音表明他远离了录音机,同时可以听到Singer的手指也越来越远了。记录结束前的半个小时没有记录到任何声音。

Peterson博士命令停止音频记录,并表明D-2172已经损失。他决定D-2172的防护服可被回收用于后续使用。

特工Collins到达指挥室并和Peterson博士进行讨论是否进行回收。Collins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D-2172已经被抓住或是被杀。通过引用伦理道德委员会关于非侵略性地外维度探索的指示,他说服了Peterson博士将D-2172的防护服留下。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一些人员仍然留在现场。当地时间02:13时,技术员主管报告说他们看到缆绳在动。在停止了一小会之后,他们看到缆绳被短暂地拉紧,同时缆绳边上的数据线被拉紧了两次,这是D-2172要求撤离的信号。

出于D-2172可能需要医护人员,医疗组被告知进行准备。几分钟后,D-2172的空防护服被拉出的地面。它上面的固定扣都没有在回收前被扣上。防护服似乎被坑里的什么东西拉住了。缆绳继续回收,发现时D-2172的手拉着防护服,但防护服最后从他的手中滑走。他的手不停的挣扎着想要拉住什么东西阻止自己慢慢滑回坑里。

D-209冲向墓坑,在D-2172的手马上就要滑进尸体堆前抓住了它。他立即开始和D-2172一样沉入坑中。D-774,Lafayette博士,和士兵Awde也冲了上去协助D-209。他们组成了一个人链,一起把两名D级人员慢慢地拉了出来。

D-209被成功解救。他的手臂被伸长了,但依旧抓着D-2172。D-2172的手已经从坑中出现了。在四个人的合力之下,大约3米长的D-2172的前臂被从坑中拽了出来。它们开始弯曲并断成几节。

D-209松开了手,D-2172被拉回了坑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