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84

项目编号:SCP-78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784被伪装成一个封闭社区并被3.5米高,0.8米厚的混凝土墙隔离。墙顶带有通电铁缆,入口被锁住。任何试图进入SCP-784的非基金会人员不应被阻拦,因其可能会造成SCP-784居住者的暴力回应。离开SCP-784的非基金会人员将被扣留,审问并在进行B级记忆消除后释放。进入SCP-784的基金会人员将在进入SCP-784之前穿上传统圣诞装。

组成SCP-784的区域将被一个基金会控制的气象气球远程监视。如果人员需要进入SCP-784,所有进入人员需要记住A██ P███████“基础圣诞颂歌”的全部内容。他们将在进入SCP-784查看一次准确性。由于SCP-784接近郊区房地产建设区域,与激怒SCP-784-1后果的严重性,SCP-784内部的巡逻除Noel事件时不得配备武装。如果发生预计之外的Noel事件,SCP-784-1个体将在基金会人员准备784-C程序时以尽可能非暴力的手段控制。

描述:SCP-784是德克萨斯州████镇的一条街区。目前,SCP-784由二十四座房屋和两座公寓楼组成,并且全部都被██████牌圣诞彩灯以大约每平方米十五个彩灯的密度装饰。SCP-784永远都会被12到33厘米的雪覆盖着,尽管没有任何异常气象出现在SCP-784上空。

SCP-784内部所有房屋都被不定量的SCP-784-1个体居住着。SCP-784-1大部分由成年人类组成,全部都穿着用作节日送礼的毛衣。SCP-784内部的SCP-784-1独立个体数量估计大约有三百个。SCP-784-1个体从未被目击过进行繁殖活动,而且没有任何SCP-784-1被目击在SCP-784内部出生。SCP-784-1个体似乎会以普通方式生长,尽管基金会人员从未目击过SCP-784-1个体的死亡。

所有的SCP-784-1个体全年显示出与“圣诞气息”有关的特点。特点包括唱圣诞颂歌,表演与基督出生有关的戏剧,和各种与蛋酒有关的庆祝活动。这些活动每天都会举行,但是特殊活动每周只会出现一次。

christmas_tank.jpg

被送往Area ██作为固定哨塔的基金会车辆。车队在一晚之间在SCP-784附近被拦截。

在白天,SCP-784-1个体会进行礼物互换和房屋装饰等活动。日落后的活动包括装饰外来物品和带有节日气息的毁坏行为。一个在SCP-784附近停下一晚以补给燃料的基金会车队吸引了从未出现过的SCP-784-1回应,它们随后:

  • 朝几座预制房屋上扔鸡蛋。
  • 把一辆越野车改装成雪橇。
  • 把一箱破片手雷替换成形状相似的玻璃装饰物。
  • 朝几辆车辆的油箱内灌入█████牌蛋酒。
  • 把铁质驯鹿角焊到一百五十六个安全帽上。

SCP-784内部任何不被认为带有足够的“圣诞气息”的生物会成为四米内所有SCP-784-1个体的注意焦点。如果注意焦点是动物,一个SCP-784-1个体会从最近的房屋内被叫出并将一个节日类型的装饰物戴在焦点上。目击的装饰物包括:

  • 十五个带有一个小铃铛的红色项圈。
  • 七个驯鹿角。
  • 五个红色圣诞帽。
  • 一个节日全身驯鹿装。

未达到SCP-784“圣诞气息”标准的人类个体会被SCP-784-1攻击,击倒,并强迫使其进入最近的建筑物。他们会在一天后被发现,穿着与SCP-784-1个体相似的衣物离开建筑物。试图取回受影响的人员受到了SCP-784-1和受影响人员的强烈抵抗。

SCP-784的“圣诞气息”标准极其广泛。如需被绑架的人员及其可能的绑架原因记录请查看附录784-A。

christmas_notatank.jpg

Noel事件前的SCP-784部分

大约每月一次,SCP-784-1会试图离开SCP-784并进入周边郊区群体;该情况被执勤人员成为“Noel事件”。Noel事件发生时,每一个SCP-784-1个体都会携带着一串大约十五米长的圣诞彩灯。SCP-784-1个体会将这些彩灯安装在任何周边房屋上,这些房屋随后在外貌和功能上与SCP-784内部其他房屋相同。Noel事件前兆包括事件发生前一天白天节日活动次数增高,SCP-784-1大部分开始大量饮用蛋酒,和SCP-784内部装饰物数量的提升。

784-C程序将在Noel事件发生前开启。基金会人员将穿上传统的“圣诞老人”装,并在SCP-784出口处分散开来。它们将开始唱“Good King Wenceslas”并将未添加酒精的蛋酒分配给其他人员。SCP-784-1到达时,人员将把混入轻度镇静剂的蛋酒分给个体群体。每时每刻所有人员将表示出友善和乐观的态度,因SCP-784-1被证明能够在几乎失去知觉的情况下绑架人员。

在蛋酒分配完成之后,鼓励人员唱有关平安和善意的颂歌。“平安夜”被证明是最有效的。SCP-784-1个体会一同开始唱,人员应该同意它们所选的歌。随着夜晚持续下去,SCP-784-1会慢慢失去知觉。失去知觉的SCP-784-1个体会被其他个体移入房屋,人员不应该介入该举动。任何对SCP-784-1活动的介入可能会造成暴力回应,并会使所有SCP-784-1个体恢复知觉。

未被784-C程序受影响的SCP-784-1个体将被在剩下的群体无法发现时秘密击倒,并在其他SCP-784-1回到SCP-784前送回。

如果784-C程序失效,基金会人员将会释放气雾类型的的麻醉气体。基金会人员需要在气体起效前控制SCP-784-1个体,随后所有个体都将被送回SCP-784。标准遮掩故事139(“醉酒橄榄球”)将用来回应周围居民的任何关注。

附录:

附录784-A

人员的举动 SCP-784-1的举动
在SCP-784内部巡逻的特工Paulsen向附近的一个SCP-784-1个体祝愿了“节日快乐”。 大约八个SCP-784-1个体围住了Paulsen,使他无法逃脱。Paulsen被拉进了附近的一座房屋里。
特工在SCP-748内部值晚班时唱错了“平安夜”的歌词。 多个SCP-784-1个体使用非暴力手段用附近的一串装饰彩灯控制住了Matthews。特工Sanderson试图介入,但造成一大群SCP-784-1个体的聚集,使两名特工无法抵抗。Matthews和Sanderson被拉进了附近的一座房屋,人员报告称该房屋在之后的几天内传出了圣诞颂歌的声音。
特工Anderson撞倒了一个花园装饰物,一个传统花园矮人样式的“圣诞老人”。Anderson在之后的十四秒内不停地骂人。 附近的三个SCP-784-1个体将Anderson固定住。第四个个体从附近的一座房屋内走出,带着一夸脱蛋酒,强迫Anderson将其喝下。Anderson随后倒下并被拉进蛋酒被拿出的房屋。
特工Davids被一个SCP-784-1儿童个体授予了礼品。Davids接受了礼品,但是似乎没有以足够的热情对待。 Davids被一个SCP-784-1儿童个体擒住并摔倒。在Davids恢复之前,几名儿童从附近的一座房屋内走出并把Davids拉进了它们离开的房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