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99
SCP-799.JPG

过滤进食形式中的SCP-799野生实体

项目编号:SCP-7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每一个SCP-799样本都应该存放在独立的生物收容室中,并收容于Bio-Site-66。每个月应将100g干盐水虾洒在每个对象上,如果无法做到,500g房间里的灰尘就够了。Bio-Site-66的安保人员已经确认每月至少需要清除大量比来自D级人员宿舍的量更多的灰尘,这些灰尘被收集在一般的簸箕里,随时根据需要提供,建议每个标本不超过500g,如果有任何“靠枕”或类似的物体出现,应将其放置在独立的收容设施内并立即通知首席研究员。

对象不能被解除收容,除非授权进行测试。

描述:每个SCP-799具有不同的大小、形状、外观,但始终保持一种手工编织或机织的床上用品的外观,由一种非常柔软的未知天然纤维构成(类似一种高品质的美利奴羊毛,但确定是[数据删除]),每个个体的质量从0.5~6kg不等,但不会改变,除非进行进食和排泄,所以任何即时的面积增加都会减少厚度和织物本身的“重量”。毯子的保温性能非常好,它的着色和标志非常容易改变;它往往非常倾向于展现柔和的色调和类似于程式化的小动物图案,尤其是当它的质量小于2kg时。

该项目是活的生物,与其生理和构造最接近的是[数据删除],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起源于真菌(在文件799-1A中可以找到完整的记录)。虽然是隔热良好,但它们显然是冷血动物,因此它们可以给智能恒温动物使用。SCP-799的个体通常都不活泼,不会运动,只需要少量的营养:它们会从房间里的灰尘中提取有机碎屑。一个存放在潮湿地区的样本被认为存活多年,在一个维护不周的阁楼上,生存所需的热量从下面的房子传来,碎屑则来自上方的木椽。排泄是最少的;排泄物像是微小、干燥的[数据删除]。

如果长时间得不到足够生存的营养,SCP-799就会变成一种具有掠夺性的形态。漫不经心的观察者通常不会注意到由此产生的形态变化。包括消化道和进食口的改变;后者的转变以分钟为单位,滤食性的嘴分散成一个大口子,内衬着[数据删除]。生理构造也开发出类似于动物的肌肉组织。一旦这个转变完成,SCP-799就会将人类等大型生物包裹起来,并使其进入平静的状态(常常是睡眠),然后张开它的嘴,撕下几千克的生物质,并吃得精光。生物质几乎立刻减少了,甚至在喂养几秒钟后毯子也没有明显隆起。它的口在喂食后十分钟内被完全吸收,在这个时候,没有出现任何可以证明毯子的性质的证据,除非使用X射线或者观察质量的突然增加。四十分钟后喂的肉食会完全消化,转变出的整个系统会被吸收,机体构造恢复到滤食性阶段。

在肉食阶段,项目不会食用无生命的物体和冷血动物。██████博士推测其感官完全局限于触觉和热量,它并不将温度较低的物体认知为有机物。

SCP-799以出芽进行繁殖。当个体质量低至某一水平时(非常缓慢,除非在食肉阶段),它会采取一个更接近“被子”的外观。渐渐地,在几个星期的过程中,“被子广场”沿着一条边喷吐和脱落,形成几个小桌布或枕头。后代为个体的复制,在各方面都相同,并将会增长到接近的规模,依次在给予适当的条件时繁殖。

基金会第一次捕获SCP-799的个体(写出本文时已有██个个体)是在█/██/████从███████,██████发现的,在那里有一直住在家里的有出名的洁癖的[数据被编辑],形态转变后,显然把他还是婴儿的孙女吃掉了。

目前并不知道有多少SCP-799个体存在于基金会收容范围外,因为它们非常难以察觉,除非进行基因检测。通过外推法推断收容个体的生长速率和生殖质量结果表明,一个滤食性SCP-799有机体繁殖一次需要五十到六十年。

注:在发现任何野生的个体后,应当予以销毁。这个物种很吸引人,但我们已经收容了很多个体,并且野生个体被公开曝光的风险太大。正在研究它可能存在的与SCP-1626的特殊联系——███████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