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04
ice%20ball.jpg

SCP-804 静止状态

项目编号:SCP-80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直到SCP-804被发现没有任何模因性影响之前,它将被保存在其初始位置位于阿拉斯加的█████ █████旧区,并被暴露在自然环境下以遏制其再度启动。一具30*30米的防水伪装将被覆盖在其上,并且武装护卫装备和测试设备必须保持在距离其位置130米之外。侵入者应经过A級记忆消除处理后被遣送至最近的[数据删除]小镇,或视乎安保情况进行处决。如果SCP-804被敌对武装力量接触或扣押,将实施应急预案804-X。

描述:SCP-804是一个名为“无人之世界”的艺术作品装置的残余部分,创作于██ / ██ / 20██出自一个已不存在的艺术创作团队Unelmat Paremmasta Maailmasta。根据在清除行动中数据恢复的,艺术家网站上的已删除文档来看,SCP-804最初是一个大型的,清洁的地球仪和三个较小的装有视频设备的地球仪。在网站上的宣传材料暗示,该地球仪显示了未被人类玷污的田园旷野景象,并与被废弃的人类工业和正在颓坏的地标建筑物形成对比。

SCP-804被一小群居住在附近█████ █████社区的激进环保主义者和艺术家激活,它开始显示其破坏性质。我们只能通过推测来判断这件装置的效果是否是有意为之,因为相关人员都已经在事故中被枯化掉或已经躲藏起来了。

在SCP-804中的地球仪开始旋转时,在100米之内的所有人工造物都会迅速开始劣化直至完全分解。这种影响适用于从建筑,服装,塑料,化合物到任何比一根尖木棒复杂的工具的任何事物。这个影响的范围随着其运转越来越广大,效果也越来越强烈。人体组织也会受到缓慢的影响导致受害者随着体重的减轻变得虚弱——导致骨骼脆弱和死亡。非人类的生命形态完全不受影响。撤离影响区域的人类其症状类似于长期饥饿,但可以通过适当的护理完全恢复健康。

如果不是SCP-804并非完全免疫它自己的效果,它有可能在几周的时间里去除全球所有人类的痕迹。通过观察其最初的启动与当前测试中的能力对比,判断其能力已经由于其自我伤害,而造成了一定的损伤。然而其持续的使用仍然显示出严重的威胁,尤其是设备以一定的形式进行过改进和修理时。

由于SCP-804在被移植时发生的情况,其被坚信对观看它的人具有某种形式的心理强制力,但关于这项性质是否被SCP-804的损毁所影响,以及如何遏制该性质的测试仍在进行中。观看复原日志以获取更多资讯。

回收日志SCP-804:在其激活5分钟后,SCP-804的影响到达了附近的█████ █████社区。未参与艺术秀的镇民出现了最初的恐慌反应并拨打了几个紧急电话。由于小镇的位置极度偏远,第一个支援是30分钟后到达的一架单螺旋桨飞机。虽然飞机进入了影响区域且很快失踪,但其飞行员仍然播发了一段无线电音频信息表示城镇建筑物在迅速且完全地湮灭。此时基金会意识到了现状并派出了特工团队介入调查。

当特工团队抵达现场时,SCP-804已经激活了大约8个小时导致城镇和半径[数据删除]公里内的一切都被抹消了任何人类的痕迹。一架飞机到达时立即受到影响,幸运的是乘员尚可在飞机物理结构四散崩毁之前作出紧急降落。而不幸的是他们的设备和服装同样迅速解体,使队员暴露于严寒的阿拉斯加北部。最终6名特工被诊断为体温过低,但均可期待返回日常工作而没有留下后遗症。

在重整机组人员后,特工们建立起了一个防线并得以观测SCP-804影响区域的中心。█████ █████的幸存者拥挤在那个装置的周围。所有的对象都被发现有严重消瘦和体温过低症状。裸露严重恶化了SCP-804的影响甚至观察到很多对象已缺失了指趾甚至是肢体。那些幸存者正在接近那个装置并在SCP-804的外壳内两三人成一组用力推着那个剩下的单独的地球仪以维持着其效应。当目标逐个垮下和枯化,旁观者人群中的其他人会蹒跚着取代他的位置。幸存者似乎正在欢呼和鼓励那些维持住设备的人直到他们转而把被霜雪覆盖的地球仪举高。虽然这样的体力劳动不足以维持该设备自我损坏之前那样的效果。

特工们自O5-█取得了向人射击的权限。虽然子弹如同其他的人工制品一样受到了朽化效果,其速度仍然足以在分解前造成致命的创伤。当SCP-804剩下的球体停止了旋转,其效果消失而特工也得以接近和控制这个装置。幸存者试图抵抗但缺乏力气来对抗基金会特工,并且他们在被送离那个装置时都开始显得迷惑。随着剩下的设施无法为他们每个人都提供庇护,很多幸存者选择简单地躺在雪地上并且死去,而其他人试图激怒特工杀死他们。那些被看管起来的人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并且会拒绝看护导致他们无法从物理的枯化上回复健康。

暴露在阿拉斯加北部的极端天气下似乎可以以冻结其机械结构的方式抑制住SCP-804,它被决定和一个[数据删除]一起留在地面上以应对万一遭到敌对阵营试图捕获装置的情况。

附錄:我们不将SCP-804保存在任何基金会设施内直到确定任何人都无法被强迫激活或维持球体运转。只需要几分钟SCP-804就可以摧毁它的和它附近其他的安保设施。

应急预案804-X [数据删除]

模因性调查报告,Johannes Sorts博士修订于2011年7月

此次为第三年度回顾SCP-804的“超自然”模因效果,我们仍然没有获取任何显著的成果。对所有人来说,是时候放下一次关于SCP-804的模因属性的争执了。

是的,SCP-804具有模因的性质,是的,这些性质可靠到能驱使幸存者的行为让他们牺牲自己维持着设备。

但是没有任何特别恶性或危险的关于SCP-804的模因性的报告。只有很少挑选出来的已附在报告中的性格类型表现出对重启设备有所渴望。值得注意的是D级反社會人员对此表现出一种玩笑的态度就好像一个写着“毁灭一切”的大红按钮。

在我的观点认为这都搞错了,并没有任何暗示魔法去驱动那么多人自我毁灭。这是不必要的。我们在探索中观潮到的一切都可以解释为普通的群体意志和人类天性。

这个设备已经抹杀了这个激进分子和艺术家的隐居社区的一切生活和工事痕迹。建筑物朽化为尘埃的过程如此之快甚至人们在朽化中毫发无伤。而在他们中心那旋转不停的万古洪荒,这致命的一切被如同一种理想境界一样展现在他们面前。一种对名为人类的病毒的净化。

所以为什么一群激进分子把他们自己和他们的邻里都投身到这样一台机器的致命运作中,他们想要从地球母亲上擦去所有人类生命吗?

他们就是要这么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