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18
scp818.JPG

SCP-818早期阶段、被动期:注意周围环境的不断变形

项目编号:SCP-818

项目等级:Neutralized(之前为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818被收容在一个直径不少于4m的圆形区域内,不能有任何物体直接挡住墙。SCP-818的收容场所有:一张睡垫,一张桌子和一组配有高瓦数的荧光灯泡的灯具。SCP-818的房间在任何情况下不允许改动,即使灯灭了也不行。在项目活跃时(8:43 A.M. 至 9:21 P.M),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SCP-818的收容间,且必须与SCP-818的收容间保持不少于10米的距离。任何在项目活跃时暴露在SCP-818的影响范围内的人都将被划分为D级人员并加入SCP-818的测试小组。

接下来的文档由原项目主管█████博士(19██至199█)撰写。该文档曾持续八年被作为项目的主要收容指导并要求每一个新加入的实验人员阅读,现在被归档保存:

需要指出的是SCP-818是一个拥有精确习惯的生物。每一天它都会严格遵照特定的剧本活动[见附录SCP-818-Script],必须密切监控SCP-818以观察时间上的误差。毫无疑问,没有及时发现剧本外误差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描述:SCP-818是一个外表年龄大约在7岁到12岁之间的男性。此外,SCP-818表现出所有重度自闭症患者所具有的特征。Site内行为心理学家的检查与回收的医疗文件表明SCP-818的一生都处于这种状态。当活跃时SCP-818的外貌特征会发生变化,但在记录显示在休息时有着黑皮肤和黑头发。SCP-818不会说话,也不掌握任何与他人直接交流的方法。SCP-818不需要进食和排泄,但被记录到呼吸和表现为睡眠的动作。SCP-818的确切年龄未知,且由于其身高(1.17m到1.84m之间)和体重(65到80千克之间)不断变动而无法测定其年龄。这与其回收到的医疗文件的缺失一同导致了基金会对SCP-818的过去知之甚少。

SCP-818具有从本质上改变宇宙的能力,但其本身的行动力不足使这个能力被严重限制。推测它是通过试图使现实世界和它所认为的世界一致来做出以下改变:所有物体的颜色开始改变和转移,器皿和工具变成奇怪的形状且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影响范围约为10m。

SCP-818也拥有创造物质的能力。已经观察到模糊的物质出现,当SCP-818在做完一些比如手指画和蜡笔画(见实验记录818-1)之类创造性的活动后会更为明显。这些物质中绝大多数都会在数分钟内消失,但有的会存在数小时。这些物体不会移动到SCP-818的视野之外。████████博士据此推断SCP-818本质上是在造成由装饰品与白墙间的色差导致的幻觉。需要更多的实验来证明这一推论。

SCP-818从被认为是它的祖父母在███████████乡村的住所处被回收。之前它的祖父母于19██年在一次确信与项目无关的事故中死亡。一位当地的银行家和两名房地产经纪人在评估房产时发现了SCP-818;他们的失踪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在随后发生了█起失踪后,基金会调动特遣机动队██████介入了调查。当他们到达时,[数据删除]。随后████博士提议[数据删除]并带队收容了SCP-818。

附录SCP-818-T

在最后的██年里,所有参与SCP-818收容的人员的努力成果侧面促进了对类似SCP的收容措施的改进。
然而,由于项目越来越不稳定且缺乏长时间有效的控制程序,并开始造成更加危险和致命的影响,我们不得不授权处决SCP-818。

实验记录 818-1:

进入SCP-818影响范围内的实验者表示感到视觉上的高度扭曲,出现幻听幻觉,无法控制自身的动作且不由自主地重复做出同一动作。从项目离开后症状会减轻,但频繁暴露会增加持续时间。推测持续长时间暴露会导致永久性的创伤。症状的性质与严重程度似乎与当前SCP-818所进行的动作直接相关。

在本次实验中,要求挑选与于19██年从SCP-818家中回收的照片上的人长相相似的受试者。从一沓照片中发现了一张不引人注目的家庭相,照片中的人外貌与SCP-818在休眠状态时相同。三名D级人员(D-1922,D-921和 D-837)被选中。

实验在19██年█月17日开始。这次实验的目的是探究SCP-818会如何对被操控的特别是过去表现出可变化程度较大的事件做出反应。在D-1922与D-921相继失败后,D-837进入了房间。以下是实验中的重要部分。

日期:19██年█月18日
动作:蜡笔画
过程:D-837在下午██:██时进入SCP-818的影响范围内。之前记录表明SCP-818在特定的时间点会进行相对积极的活动。D-837进入房间并将三支蜡笔和一张纯白色的纸放在桌上:一支红色,一支蓝色,一支黄色。在检查了每支画笔后SCP-818把黄色的笔变为绿色然后开始涂色。在准确的█分钟后SCP-818停止涂色,走向并开始注视墙壁。D-837在症状进一步恶化前离开了房间。
其它:在之后几天D-837不停抱怨出现视觉上的错觉。所有错觉都与绿色有关。没有记录到其它的症状。SCP-818似乎默许了她的出现,因此D-837的处决被推迟。D-837将继续参与实验。

日期:19██年█月2日
动作:手指画
过程:D-837在同一时间点进入了SCP-818的房间,但不同的是这次以相同颜色的手指画颜料代替了蜡笔画。SCP-818起初犹豫不决,但最终还是接受并和以前的测试一样把黄色颜料变成绿色。SCP-818画了几分钟,在下午██:██时停止。之后和往常一样走向并开始注视墙壁。D-837离开了房间。
其它:D-837暴露在SCP-818后出现的症状相比以往加重。在这次稍许改变的实验后,D-837的视野完全蒙上了一层绿色。
在20██年9月17日,D-837在SCP-███的收容失效事件中被杀。当第二天D-837没有按时出现时,SCP-818变得十分不安并导致了[数据删除],使两名在影响范围内的研究人员死亡。需要尽快找到D-837的替代者。

日期:20██年9月20日
动作:手指画
过程:D-18274在同一时间同时携带蜡笔和手指画颜料进入了SCP-818的房间。D-18274因与D-837长相相似而被选中。SCP-818第一次使用了更多的颜色,并把多种颜色混涂在纸上。此外SCP-818的画画时间与之前相比多了██分钟,对剧本的破坏程度远超过之前的任何一次实验。
其它:当D-18274出现在SCP-818房间外时,D-18274表现出许多之前在D-837上观察到的习惯,包括[数据删除]和吹口哨。在另外两次与第一次相同的实验后,D-18274已经完全变化成D-837。血液测试表明二者基因完全匹配。D-18274被重新编为D-837,处决推迟继续生效。

附录SCP-818-00T: 无效化

于20██年1月17日,████博士在SCP-818休眠时进入收容间,并向其注射██████和 ██████,致使SCP-818第一次完全停止呼吸,身体的其它机能也相继停止。尸体解剖表明项目因过敏性休克而死。尸体被保存,并送至Site-██供研究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