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27

项目编号:SCP-82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在SCP-827的发现处建立了Site 827。基金会在SCP-827配置了专门的细胞反应器以引进样本和移除产物。与SCP-827进行互动的员工需要穿戴全套C级或更高级别的防护服。

将样本放入项目内需要负责人的许可。应确保从个体上取得的样本在基因水平上没有被交叉污染。所有样本都应按照遗传嵌合性进行筛选。若有多个基因上明显不同的样本加入,应启动程序827-Hari移除样本并焚毁。

在事故827-██后,不允许在SCP-827的试验中使用取自中枢神经系统的样本。

描述:SCP-827是由生物学上处于活跃状态的人体干细胞组成的半固态聚合体。SCP-827能够自我再生并具有全能性。SCP-827每天都会进行约20000次有丝分裂,同时有同样数量的细胞死亡。在写下这篇文档时,SCP-827的重量大约为353kg,并保持稳定状态。

当将一块人体组织的样本放入SCP-827的聚合体时,样本会在一种未知的酶的作用下迅速分解并逐渐混合在聚合体里。之后SCP-827的细胞群会进入活跃状态,并开始转化成样品来源器官的复制品。这些复制品被命名为SCP-827-A,它们与其原型大不相同,例如:将肌肉组织的样本放入,会产生一个处于发育中并尝试离开SCP-827的完整的肌肉系统;将人类下颌的样本放入则会产生一个被称作“断牙树”的结构,该结构类似于植物,有一个由肌肉组织构成的躯干,躯干上还有由畸形的下颌组成的枝干。如果SCP-827-A被保存下来并在2~3天后仍然仍然与主体连接,样本会被消化并被SCP-827的聚合体重吸收。

SCP-827只能吸收人类组织。非人类样本,如低等灵长类生物的毛发和已灭绝的人形生物的骨头,被加入会导致SCP-827健康状况恶化。此外SCP-827也不吸收任何液体样本。

附录:取样记录

样本:人体肝脏的部分,由Dr.Ming捐赠
说明:Dr.Ming肝功能衰竭。由于其罕见的血型,捐赠器官后会将产生的器官移植回其体内。。
结果:12小时后,SCP-827产生了一个表面上健康的肝脏,其血型与Dr.Ming相符。移植十分成功;然而,SCP-827-A不能分泌胆汁和处理酒精,反而和人类胎儿的肝脏类似,开始分泌红细胞。Dr.Ming很快产生红血球增多的症状,并最终因身体状况的恶化而死亡。

样本:骨盆和两块股骨。
结果:7小时候,SCP-827的表面完全钙化。研究人员打破了钙化层将SCP-827-A暴露在空气中。SCP-827-A外观与人类盆骨相似,但在本应是尾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单独的关节,且有一条独腿从中长出。由于清理程序的疏忽,其开始长出肌肉组织。在大约暴露19分钟后,组织被SCP-827分解。

样本:一个男人的头,所有部分都保存完整。由一名在劳务事故中被斩首的市民捐赠。
结果:在2小时后样本被吸收。36小时后,SCP-827-A完全形成;物体在外貌上有人类的特点,但严重畸形。头骨变得扁平,呈现出类似于蘑菇的形状,导致其大脑被压扁展平。此外SCP-827-A没有与主体相连,但在移出SCP-827后因脊椎骨十分脆弱而无法支持物体导致物体死亡。在移除之前,物体在尝试交流时多次写下字母‘G’。

样本:两副人类手部的骨头,由两个不同的人捐赠。
结果:产生的SCP-827-A呈现出轻微的弯曲,完全由人类手部的多种骨头组成。物体有自行运动的能力,且开始长出与人类手臂类似的肌肉与皮肤。物体从SCP-827离开,并在缺少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的情况下存活了6天,直至被安全人员销毁。

样品:一个人类大脑
结果:18小时后,SCP-827创造了一个畸形且结构不规则的神经系统;大脑开裂成三瓣,并开始形成一个有六肢的人形物,有四条手臂和两条腿。在SCP-827内部时已表现出自我意识。在离开SCP-827后死亡。

附录:回收记录

SCP-827在美国爱达荷州【编辑】从Dr.George Farrow的实验室回收。Dr.Farrow在被诊断出恶性胰腺癌和乳腺癌且预期会在6个月内死亡后失踪。按照Dr.Farrow个人笔记的摘要,他尝试使用自动化干细胞疗法来治疗他的器官。现在仍未知SCP-827是治疗产生的结果还是Dr.Farrow的治疗工具。

接下来是在Dr.Farrow失踪前找到的由其写下的笔记的摘录。

癌症没有改善;疗法应该有效才对!但与此相反,我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肿块,可医生说这不是瘤子;也不是黑素瘤和痣。我试图和治疗脓肿一样用柳叶刀切开它们,但在我肩膀上的一个肿块弄断了针头;它在这个该死的东西里被折断了。很快我会再次尝试切除的。

所有的样本都被切下了;它们看起来就和汤一样浓稠1。我把它们移到佩普培养皿里,它们聚集起来成了一大团物质。尽管是从我身上的不同部位取出来的,它们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区别。我决定把我保存下来的一些头发放到里面。它以极快的速度消化了它,我以前从来没见过那么快的速度。我已经把它放在细胞培养箱里一段时间了。

我再次检查了样本。它的外表上长满了头发,而且它…我烧掉了这该死的东西。现在我身上开始长更多的肿块了;它们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不过至少胰岛素水平开始稳定下来了。也许我的癌症终于要好了?

我今天休克了,因为—我简直不敢相信—胰岛素休克。医生说这就像整个胰腺都再生了,并开始大量释放。我在写下这些时已经没在病床上,而且我感觉很好;检查表明癌症已经没了。同时他们发现我的皮肤上出现了更多该死的肿块;实验室的分析师说它们是某种干细胞。我猜这解释了那些头发。

回家后我就结束治疗。

今天我开始焚烧那些汤。大概50%的细胞消失了,但他们十分快速地自我更新。这不应该是个问题才对。

我刚刚不小心撞到了喉咙。甲状腺受伤了。但问题是我在1992年就移除了甲状腺。而且我感觉有些肿胀。发生了什么?

肿块更多了,而且汤没有停止生长。该死该死该死。我开始直接把它们切下然后扔到汤里面,这样我就能一次性把它们全部处理掉了。我在考虑留下一小块样本做之后的分折分板分析

我的手臂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汤状肿块。而且它已经开始腐烂了。太多废物了。我得拿点什么来搅动它。我用了用打蛋器,看起来效果不错。暂时是。

我身体的左侧已经全变成了干细胞群。它们没有任何功能,可我的大脑似乎还很完好。得不停地搅动它,也许我只需要忍住呆在这个巨型细胞反应器里。

我试着切下我的手臂,或说离开它。它吃掉了刀子。我可以感觉到它穿过了我的另一条食道。

我的手臂刚刚再生了。

好多血。好多指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