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56
waterlion

SCP-856在一颗球的触发下出现

项目编号:SCP-85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河受影响的河段需建起四公里长丶三公尺高的带刺铁丝网围篱。包围两岸并在收容区域的末端跨河连起。以河流受化学污染为由,每五十公尺设置阿拉伯文和英文的警告标示。两名武装守卫驾驶基金会标准越野车每日巡逻两次,车上加装後载式12.7公厘机枪以应付可能的收容失效。

描述:SCP-856是出现在苏丹南部█████████河特定四公里河段的实体。如果有人类接触水面,SCP-856会瞬间出现并开始攻击他们。

SCP-856的外表类似狮子,其尺寸大约与一头成年公狮(Panthera leo)相同。SCP-856鲜少离开水面或河岸超过1.5公尺,推测项目是受到河流的限制(备注:参阅事故纪录)。

攻击会在身体与水面接触後一段不等的时间内发生。在大多数情况下,SCP-856会在数秒内出现。但在少数事件中,项目会挑选时机以达到最佳效果。如果有复数个体接触水面,SCP-856能在一秒内进行多次跳跃,完全无视距离。项目的瞬间移动能力在接触收容区域的上/下游,或是从河中取出的水时不会触发。虽然SCP-856拥有异常的移动能力,但项目造成的攻击却与普通狮子攻击的速度相同,而且能在足够警觉的情况下闪避。

触发攻击的条件有许多种。大量保护性衣物似乎无法阻止SCP-856感知人类。由人类放置的物品同样也会触发攻击,但在数次极严谨的实例中仍有例外。其他与河水接触的动物通常不会触发SCP-856的攻击。

SCP-856能造成与普通狮牙与狮爪类似的切割伤及撕裂伤,且集中攻击喉咙、脸部或上躯干,有50-60%的致死率。

在所有案例中,SCP-856停止攻击後皆会瞬间消失。摄影、卫星监控、声纳定位均无法找出SCP-856的去向。

项目历史:

基金会在1956年发现SCP-856,但对项目及该█████████河段的进一步监控直到1995年苏丹停战後才得以进行,此时,人类尚能安全进出此区,同时也制定了当前的收容措施。

1995年以前,█████████河东岸有一个███族的数百人聚落,由於未知原因,居民们可以在河中汲水与洗涤而不触发攻击。对居民的访问显示他们将项目视为某种守护神,且会献上牲畜作为供品。1995年,基金会与联合国维和部队合作,在最低的平民伤亡下将聚落移至下游九公里处。

相关事故纪录:

事故856-A
日期:██/██/1956
事件:一群总数共二十一人的Anya-Nya游击队成员从西岸渡河,以攻击███的聚落。目击报告指出SCP-856在队伍大约行至半路时从下游跃出。三十秒内即杀死三名并重伤多名士兵。枪械似乎无法对SCP-856造成显着的伤害(「它流血但没有停下」),馀下的人员从该区撤退。
笔记:这次事故的报告使基金会展开对SCP-856的调查,并建立了初步的收容措施。

事故856-B
日期:██/██/1971
事件:一艘测量用的汽艇驶入SCP-856的收容河段,导致船上的两名初阶研究员死亡。其中一人死於喉咙的撕裂伤,另一人稍後死於截肢造成的大量出血。两名研究员隶属於一临时机动特遣队,目的是观测和实验SCP-856的深入资讯。
笔记:目前的收容措施在这起事故後实施。

事故856-E
日期:██/██/1995
事件:一队共五人的工程师在SCP-856的收容河段进行便桥施工时受到攻击,其中一人死亡。
笔记:安保录像显示攻击发生时,没有任何人员或是建筑材料接触到水面。推测在特定情况下,SCP-856能脱离河流的限制。

事故856-F
日期:██/██/2009
事件:大旱导致█████████河的部分河段,包括SCP-856的收容区域乾涸达42小时。在08:30邻近的都市[数据删除]。基金会在13:50成功逼退全部三个实体,共有平民二十二人、当地警方九人、基金会一人死亡。
笔记:这起事故使基金会对项目确切性质的掌握产生质疑。可以确认的是,SCP-856能在大量火力之下被短时间压制。已提交请求以采取措施来预防类似事故的发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