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77-JP
medium.jpg

 传送后的SCP-877-JP。

项目编号:SCP-877-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877-JP收容于Site-81██的C级小型生物收容室且该站点仅收容该项目。由于Site-81██在SCP-877-JP效果范围之内,站点被完全地无障碍化。动用一切手段,以防止在该站点工作的人员跌倒。在站点内移动时需尽量以两人或两人以上为一组行动,并相互监督以防有任何一人跌倒。另外,使用站点内设置的扶梯或自动人行道时需紧抓扶手以防跌倒。

描述: SCP-877-JP是一似为香芽蕉(卡文迪许香蕉)的香蕉皮。其可以以直立步行姿势移动,且可以以语言进行沟通。其嗓音特征与一般成人男性(偏向年轻)近似,现已查明其发声部位位于其梗部,但具体的发声机理仍然不明。

SCP-877-JP会以不明手段瞬间传送至快要跌倒的人的脚边,并用全身试图阻止其跌倒。然而,除了可移动、可瞬间传送、可发声以外,SCP-877-JP所有的性质都基本与普通香蕉皮无异,因此阻止跌倒的行动基本不会成功。而跌倒者通常会踩到SCP-877-JP并通常会导致大幅度滑倒,受到比原本跌倒时更大的伤害。另一方面,SCP-877-JP则会因为被踩到而发出痛苦的声音,在大部分情况下因反作用力飞出,并在碰到地面或其他障碍物之前瞬间消失,在几分钟后又重新出现在其原来所在位置。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SCP-877-JP会因此受到损伤,或因时间经过而腐坏,这些损伤一旦到达致命状态其就会消失,而重新出现时这些伤害都会得到修复。目前还未查明其消失时所在的位置。

SCP-877-JP看上去在周围有跌倒者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意志可以传送到任何地方。然而,据推测其能够感知附近跌倒者的范围很小,对此项目表示“原来自己负责的是██以内,但现在是这里(推测是Site-81██),以后自己会一直保护这里的”。在没有故意制造跌倒者的情况下,SCP-877-JP对基金会十分配合。

为查明SCP-877-JP的能力极限,基金会进行了数次跌倒实验。以下为实验记录。

SCP-877-JP跌倒实验

实验日期:20██/██/██
实验对象:三研究员
实验过程:偶发事件。三研究员在行走中于Site-81██一走廊跌倒。这导致SCP-877-JP瞬间传送出收容室导致收容失效,各区域降下了隔离墙以对SCP-877-JP尽可能反制。SCP-877-JP被三研究员踩到后,尖叫着再次消失,消失后3分钟又返回其收容室。三研究员摔到后脑勺并因此身负需三天康复的摔伤。经过治疗与再三警告之后,三研究员被暂时调职至其他区域。受此事件影响,站点内的全部区域均被无障碍化改造。由于对其他项目进行实验时可能发生跌倒事故,Site-81██已禁止收容除SCP-877-JP以外的项目。

实验日期:20██/██/██
实验对象:D-877-JP-1
实验过程: D-877-JP-1被配置在SCP-877-JP收容室并被指示“跌倒”。由于指示并不清晰,D-877-JP-1并未跌倒而是尝试俯身跃向地板。SCP-877-JP没有作出异常反应,但对D-877-JP-1的异常行动表示了关切。

实验日期:20██/██/██
实验对象:D-877-JP-1
实验过程:同上。D-877-JP-1被指示以更为逼真地方式跌倒。D-877-JP-1按照指示摔倒,并扭伤脚腕,因疼痛在地上蜷缩。然而SCP-877-JP依然没有作出异常反应,并对D-877-JP-1连续两次的异常行为表示不解。该实验表明,故意跌倒时SCP-877-JP不会展现出异常性质。D-877-JP-1的伤势较为轻微,在一天之后回归工作。

实验日期:20██/██/██
实验对象:D-877-JP-1
实验过程: D-877-JP-1佩戴眼罩及隔音耳塞,在田边博士带领之下向设有台阶的实验区域移动,并在途中放开其手。D-877-JP-1因此被台阶绊倒, SCP-877-JP紧接着出现在实验区域内。其试图阻止D-877-JP-1跌倒,但无法支撑其体重,并被失去平衡的D-877-JP-1多次踩中,一边惨叫一边消失。5分钟后,SCP-877-JP出现在田边博士所在的实验区域之外。其对于故意让D-877-JP-1跌倒一事表现出了愤怒,并以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开始严肃地讲解人类跌倒时所造成的生命危险、关节及全身的损伤。另外,SCP-877-JP于对话中多次使用传送能力封堵田边博士的去路。
个人感想:我居然会被一块香蕉皮说教。――田边博士

实验日期:20██/██/██
实验对象:D-877-JP-1
实验过程:在给SCP-877-JP装上GPS定位器后进行与上述相同的实验,以调查其传送后所在地点。然而SCP-877-JP欲传送时高声惨叫,并传送失败。其表示感到了激烈的疼痛,因此使用定位器的实验被中止。不过,SCP-877-JP承诺若不给它安装定位器,它便不会转移到站点之外。
个人感想:它也许不能够传送自身以外的东西。--田边博士

实验日期:20██/██/██
实验对象:D-877-JP-1、2、3
实验过程:参加实验的三名人员均采用与上述相同的装备,并令其在同一时间跌倒。SCP-877-JP紧接着反复在三名人员跌倒位置间高速传送,一边吼叫着一边试图阻止人员跌倒,但均告失败。最终,其被三名人员踩扁并惨叫着从屋内消失。15分钟后,其重新出现在收容室角落,自言自语着“没能守护好”,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1天后,其仍表现得十分失落,但同意接受采访。采访内容如下。


SCP-877-JP采访记录

记录日期20██/██/██
采访者:田边博士
受访者:SCP-877-JP


田边博士:喂,SCP-877-JP?

SCP-877-JP:(四下望去,转过身来)……呃,你叫我?

田边博士:对。

SCP-877-JP:之前咱就想说了,咱不叫这个名字。咱叫香蕉皮人啦,不要那样叫我。

田边博士:好吧,皮人。

SCP-877-JP:香·蕉·皮·人(语气强硬)

田边博士:……那么香蕉皮人——呃,什么来着……你——那个,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快要跌倒的人的脚边?

SCP-877-JP:这个嘛……说来话长。咱啊,这个……你明白吧?能懂吧?

田边博士:不太懂。

SCP-877-JP:咱不是一块香蕉皮嘛。

田边博士:是的呢。

SCP-877-JP:……咱也想改变啊。就这种……怎么说呢?意识?就是香蕉皮不是只会让你滑到,有些香蕉皮会在你要滑到的时候扶你。摔倒并不是香蕉皮的全部。咱只是想让人知道,香蕉皮也不是喜欢去叫人跌倒,对不对。就是想表达这么个感情。虽然扶你们的时候老疼了。

田边博士:唔,呃……那你不是会传送吗,就是那个,突然从我们眼前消失的那个。那时候你是去了哪儿呢?

SCP-877-JP:咱也不知道。不过咱感觉好像有人在治疗咱,每次回来的时候咱感觉老好了。

田边博士:治疗?

SCP-877-JP:(用自己的皮抚摸体表黑色痕迹)你看看这里。这是咱被踩的时候留下来的。昨天连续被那么多人踩到,咱都觉得咱快要不行了。不过还是给咱治好了啊。咱有时候就觉得,咱好像是被老天爷护佑着。就这个感觉。被关爱着,也是一种幸福啊。

田边博士: ……好吧,那么,你的伤……也不知道能不能说是伤吧,是被谁治好的呢?

SCP-877-JP:咱也不知道。肯定是老天爷呗。

田边博士:好吧。

SCP-877-JP:但是,既然咱被治好了,咱就必须要去干实事。所以咱以后也得继续守护快要跌倒的人的和平,健康和安心啊。

田边博士:可我觉得你好像没能阻止他们跌倒啊。

SCP-877-JP:你懂的……咱也毕竟只是一块香蕉皮。

<记录结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