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84
indian%20ivory%20mirror.jpg

SCP-884

项目编号:SCP-884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884-4需存放至██号现场的147号储藏柜。若经Cho博士或Ignit博士批准,可征用SCP-884-4进行研究。 鉴于20██年1月11日所发生的事件,现已完全禁止与SCP-884-4进行任何接触,所有检查或测试SCP-884-4的申请应直接上交O5-█接受审批。SCP-884-4需被存放于██号现场的深度贮藏区。

描述:SCP-884-4外形为一把的男用剃须镜,由玻璃和象牙制成,制造日期估计在1914年前后。该物品原本属于一整套男性用梳洗工具,但其他配套工具均已在本世纪初的试验和盗窃事件中遗失。(著名的例子包括:SCP-884-2,又名“剃刀(The Razor)”,在混沌分裂者脱离基金会时被该组织盗走;以及SCP-884-6,又名“梳子(The Comb)”,在SCP-884-6-4172号意外事故后被无效化。关于其他属于SCP-884的物品,请参阅文件:SCP-884: Original Collection。)

SCP-884-4具有轻微的致幻效果。用该物品剃胡须的实验对象报告称感觉不到毛发的减少,并不断尝试去刮面部已经被剃干净的区域。这种幻觉通常易引起实验对象的焦躁情绪,在一次实验中曾导致实验对象失手切断颈动脉。除此之外,我们尚未获知其他显著的使用效果。19██年12月12日,SCP-884-4被召回至██号现场的147号储藏柜予以保存。参见附录884-4-9附录884-4-10


附录1:SCP-884-4
在混沌分裂者叛逃人员A████的坚持下,三名作业人员中的一名携带混沌分裂者的信息公开与基金会接触,并要求重新加入基金会。基金会官员已下令SCP-884-4的收容人员将物品转移到更安全的地点——██号现场。

附录2:SCP-884-4
195█年2月19日,意外事故报告:SCP-884-4:特工Norris和Ignit博士于19██年10月14日遭到混沌分裂者人员谋杀,准备处决分裂者叛逃人员A████。SCP-884-4被重新分类为丢失

附录3:SCP-884-4
195█4月11日,回收报告SCP-884-4:攻入数个疑为分裂者仓库的地点,成功回收SCP-███、SCP-884-4、SCP-███和不少于█件异常物品。基金会人员在一间分裂者实验室中找到了SCP-884-4,且发现了数种开放实验用装置,包括进行[数据被删除]和[数据被删除]所需的装置。Jones特工和Blake下士在回收SCP-884-4的过程中甘冒巨大危险完成了任务,两人均被授予[数据有删节]以及一周带薪假期。基金会为Cho博士提供了一间实验室和工作团队,任命其负责研究分裂者试图发现的内容。

附录4:SCP-884-4
大量试验表明,分裂者的试验并无具体目的。SCP-884-4被召回至██号现场进行储存。关于试验和试运行的完整报告,请见附件SCP-884-4-███████。

附录5:SCP-884-4
19██年10月2日,有关327号分裂者行动:混沌分裂者在向██号现场发起的一次攻击中死伤大约█(█)人。基金会官员根据当时种种情况得出结论,其进攻的唯一目标为SCP-884-4的收容柜。由O5-██下令,拟定重新对SCP-884-4展开试验。

附录6:SCP-884-4
由于Cho博士于19██年溺水身亡,Rasmusson博士被指派负责SCP-884-4的研究。相关研究人员需于19██年1月11日到岗报到。

附录7:SCP-884-4
19██年1月,Rasmusson博士的研究:经过两年的连续重复试验,SCP-884-4仍未表现出更多异常。但由于分裂者方面的威胁丝毫未减,建议对SCP-884-4严加保管,指派特工调查分裂者对SCP-884-4耿耿于怀的原因。

附录8:SCP-884-4
特工L█████收到特工P█████的最后公报时传输的现场消息,20██年:根据特工P█████打入分裂者内部取得的重要信息,围绕SCP-884-4的谜团终于水落石出。大多数信息原本为基金会所有,但被分裂者成员——尤其是研究负责人G████博士——在叛逃之前删除。SCP-884-4必须被严密封存,任何与其接触过的基金会员工必须立即向S████博士报告并接受检查。最终报告将在24小时内由私人信使提交给O5。

附录9:SCP-884-4
SCP-884-4需被存放于██号现场的深度贮藏区。不允许与SCP-884-4进行进一步接触,该物品现被重新划分为Euclid类,直至特工L█████和S████博士完成最终预后。 ——O5-2

附录10:SCP-884-4

特工L█████的最终报告:经过对本案长达八年的调查,我对能够最终结案甚感欣慰。由于分裂者不知何故始终对SCP-884-4垂涎不已(甚至不惜牺牲二十多名成员也要将其抢夺到手),它在收容人员之间已经成了一个长期流传的不解之谜。直到我们基金会的特工最终成功查出分裂者组织的动机,才使谜团的真相得以大白于天下,尽管如此,恐怕我们还是永远无法探明这其中全部的细枝末节。

除了拥有神秘莫测的效果,SCP-884-4还能引发一种更为长期的症状,但由于我们会定期处决D级试验对象,所以在试验中一直未能发现这一点。据S████称,接触SCP-884-4长达四到七年的受害者会开始感到“疑虑(doubt)”。这一症状最初难以察觉,通常只在受害者开始不停检查报告和实验结果、往返确认锁门与否等等时才变得明显,其早期发作情况几乎与轻微强迫症无异。

之后,该症状会在两到六年中渐渐恶化,使人难以做出“最终”报告、无法进行简单的选择,并最终完全丧失决策能力。S████博士至今未能找出治愈该症状的方法,受影响的人员则只能被转移到低风险岗位。直到该症状晚期,这些人员一直以其一丝不苟的精神为基金会效力,凭借实力为组织节省了大量的组织资源。

至于分裂者的介入,本人认为其动机十分简单。他们正是想让基金会对SCP-844-4进行试验,以此感染越来越多的基金会成员。由于基金会长期指派低等级研究员参与这项趋于日常化的研究工作,我们现已发现多达█(████)位感染个例,而已经罹患精神疾病的人数更是这一数目的█倍。由此看来,几乎参与过SCP-884-4研究的每个人的死因都和在紧要关头无法做出决定有关。举例来说,特工Jones于195█年面对SCP-███时,在考虑拔出武器还是逃跑时犹豫了片刻,最终不幸身亡;而Cho博士在19██的死因估计是无法确定该什么时候爬出浴缸。

这可谓是分裂者组织实施的最为深谋远虑、并且功效显著的计划之一了。建议立即对已知被前分裂会成员检查过的SCP展开调查,并暂时停止一切研究活动。

特工L█████,二级收容专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