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87
scp887.jpg

SCP-887原住處的房間,攝於其被收容後。

項目編號:SCP-887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887需要收容在一個標準收容間隔中。工作人員需幫助對象進食和使用設施,因為它經常忘記自己在做甚麼(完整的進食、清潔以及運動章程已附)。並必須隨時向SCP-887提供書寫材料,以避免不必要的對抗和確保研究的持續性。用過的紙張應至少每兩週送往分析。

描述:SCP-887是一個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在俄羅斯 ███████ 出生的男人。它的左手和左邊臉都有部分癱瘓,因此造成口齒不清的情況。SCP-887最近在聖彼得堡的 ████████ 醫院從長達17年的昏迷狀態中甦醒,除了患上多寫症之外,它的心理幾乎完整的恢復過來。對象聲稱它在整個昏迷的過程中都保持著意識,並從一個未知的來源接收到信息;它的多寫症歸因於在該段時間所獲得的信息。

SCP-887是平易近人的,但與其進行長時間的交流是一件困難的事,而且不能將它帶離其工作超過15分鐘。對象會對該工作過程十分堅持,如果未能提供書寫材料,它會用自己的血液在牆壁上書寫。

SCP-887的輸出包括文本、畫作、數學方程式以及工程藍圖。部分輸出物顯示出的語言和概念並沒被對象學習過或未被意識到未經實行過。當問及有關其輸出物的內容時,對象聲稱自己已經忘掉了或不知道更多有關內容的知識。

採訪 887-a

採訪者:Dr. Zara

前言:採訪在收容對象後的第三天進行,對話內容已從俄語翻譯成英語。

<記錄開始>

採訪者:早安。你能聽懂我的話嗎?

SCP-887:噢,當然,當然。 <暫停> 你有一個令我感到熟悉的口音,你是在 ██████ 出生的嗎?

採訪者:我恐怕我不能在此討論這問題,先生。現在,請你--可否說出你的姓名和出生地?

SCP-887:████ ████████,生於… <暫停> 俄羅斯,████████ … ████ … █████ 的 ██。

採訪者: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兒嗎?

SCP-887:我… 這裡是醫院,是嗎?我相信我來這裡是接受治療的。治療我的頭痛。在我撞車了以後我的頭痛十分嚴重。

採訪者:我明白了。你可否形容一下你記得關於這次意外的東西?

SCP-887:當時我在駕駛一架貨車--運載著… 我記不起了。我差不多到達 ████████ 時,我想我是睡著在方向盤上面… 有些東西打中了我。我記不起那是甚麼。

採訪者:之後發生了甚麼事?

SCP-887:噢,我躺在一些軟軟的東西上醒了過來。醫院,我假設那是醫院。周圍有很多聲音,但我看不見任何東西。也不能活動。我嘗試說話很久。一段很長的時間。跟人們說我還好,是嗎?之後我聽到… (對象坐立不安,在尋找藏在衣服中的某樣東西。)

採訪者:聽到甚麼?

SCP-887:甚麼?

採訪者:你躺了下來而且不能活動,然後你開始聽到些聲音?

SCP-887:呀!對了。聲音。他們無時無刻,都在跟我告訴些東西。

採訪者:無時無刻?

SCP-887:當我醒來,對嗎?(再次在衣服中搜索)你有沒有一枝鉛筆,一枝原子筆?我需要寫下我記得的東西。

採訪者:等一等,先生。這些聲音跟你說了些甚麼?

SCP-887:噢,很多東西。重要的東西,是嗎?我曾經嘗試去記住它們。(對象開始用指甲在桌面上刻字,然後用力更強)

採訪者:先生,請冷靜。

SCP-887:不,不,我要將它寫下來。不可以把它忘掉。不。(對象的指甲開始出血,嘗試用血液在桌上寫字)

採訪者:為什麼?如果你不把它寫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SCP-887:(望著驚慌失措的採訪者,然後開始用手指在桌子和牆壁上刻字。)

採訪者:(嘆氣)保安,Code Epsilon。採訪結束。

<記錄結束>

附錄

已經解讀的SCP-887輸出物的描述記載在SCP-887 Log中。現鼓勵研究人員添加更多已經解讀的資料到該記錄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