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0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900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danger

指定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主管 指定机动特遣队
Site-121 Dr. Charles Liddell 待定 高级研究员 Catherine Kipp 待定 MTF Γ-87 ("模拟怪胎")

Site78.jpeg

Site-78 (照片摄于 06/21/08)

特殊收容措施: 为时刻可靠监视SCP-900,Site-78 Site-121已在距其10千米处建立,所有人员未经授权禁止进入SCP-900所处水域。

鉴于SCP-900的自然环境,SCP-900-1被允许在SCP-900中心的岛上自由走动。除正式采访外与SCP-900-1的互动不被鼓励。

除测试目的外禁止携带任何电子设备进入SCP-900,岛上人员可通过位于岛上的日射仪与Site-78 Site-121进行联系。任何情况下禁止尝试在SCP-900内修筑或破坏。

描述: SCP-900是一座部分被淹没的城市,位于太平洋上海伦礁以东约300千米。其面积粗略估计有17000km2,推测建于公元前1285~1135年并毁于公元前360~215年。SCP-900内残余建筑与当时任何已知文明不符。

SCP-900中心有一座岛,测得约有5km2。SCP-900-1系一名女性类人实体,是SCP-900的唯一居民。SCP-900-1只会使用一种从未被发现的语言,SCP-900-1将其称为"Burbak"。通过与异常通信交流部的合作,SCP-900-1已能和Site-78 Site-121交流,详见附录3。

900_Underwater.jpg

一处被淹没的建筑,位于SCP-900海岸下125米。建筑证据表明其大约建于SCP-900沉没后1500年。

任何试图伤害SCP-900-1或破坏岛上建筑的人心脏将立刻被焚毁,任何试图在SCP-900上修筑的人双肺将自动充满盐水。出现这些情况的原因目前未知。

SCP-900的边界以电子设备损坏为标志,包括但不限于功能丧失、关机、显示器及音响失真或放大等等。偶尔电子设备会生成图片、单词及句子,详见附录1。设备越接近SCP-900中心,该干扰会更加频繁,所有带到岛上的电子设备都将停止工作。对设备失效后的分析显示其电路中自发出现盐水的痕迹。

附录 1: 以下为异常电子设备录音的部分列表。完整列表可向SCP-900研究主管申请。

[似乎出现鼓乐,伴随着歌声。]

入侵者。

[扭曲] 逃离/逃跑/撤退

谋杀者。

[人群在交谈,无法识别单句]

不要[谈论/阻碍]那个叛徒。

[严重扭曲,像在水中] 不是你们的。

[无法翻译]1

[溺死/死亡]。

为何?

集合,保护[军队/王国]。亵渎。


附录 2:

前言: 以下为MTF Γ-77("模拟怪胎")特工Tenor视频报告的文字记录。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系对SCP-900岛屿的初次探索及与SCP-900-1的初次接触。


[特工Tenor面朝相机,坐在一堵灰墙前的金属座椅上。他明显十分紧张,眼睛一直睁着。]

特工Tenor: 昨天,我从一个本该很快的,对SCP-900的简单探索中回来。因为我们没带记录设备,所以总得有人做个记录。

[特工Tenor闭了一会眼睛,然后摇了摇头并抬起头来。]

特工Tenor: 我们被告知只要上岛,架起日射仪2,记些好玩的,然后就回来。没有危险,没东西会伤害我们,他们只要我们装个设备,然后万事大吉。

[特工Tenor轻轻地笑了,叹了口气。]

特工Tenor: 四个人的团,死了俩。

[特工Tenor停下,深呼吸。]

特工Tenor: 开始挺好的。跟我们想的一样,靠近时东西都没法用了,到岛上时我们失去了无线电联络。此时一切正常。我们靠岸,出来,开始工作。[特工]Briggs和[特工]Penny搭日射仪,[特工]Saxony和我放风。在听到尖叫之前我们离得有三十米远。那时……

[特工Tenor沉默了一会,挠了挠额头。]

特工Tenor: Penny躺在地上使劲抽搐,Briggs认为他噎到了,于是给他做海姆利克[急救法]。水从他嘴里吐出来,夹杂着一点血。这不见得有任何帮助,Penny昏了过去。Briggs和我试着给他做心肺复苏,Saxony捡起镜子发SOS信号。那时……她来了。

[特工Tenor皱眉,在座位上扭动。]

特工Tenor: 一个女人,看起来像人类。她从山上下来,朝我们走来,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她开始指着我们叫着什么,当时Saxony崩溃了。

[特工Tenor明显颤抖。]

特工Tenor: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觉得Saxony只是很恐慌,认为她是个潜在的威胁,并且冲上去要打她。他没有做到。在半路上Saxony突然倒下,抓着他的胸口。他尖叫得很大声,你在船上应该听到了。接着他安静了下来,棕色的记号出现在他身上,在脉那,但他一动不动。

[特工Tenor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特工Tenor: 我们一直试着救活Penny,但没用。无论我们怎样让他呼吸,他总会喷出带血的水。几分钟后我们转头去看Saxony,看到他皮肤被烧焦了,验尸官说他是从里面烧起来的。而当时那女人一直在旁边看着。

[特工Tenor睁开眼睛,盯着相机。]

特工Tenor: 她看着我们上船,盯着我们回到基地。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我不信任她,你们也不要。这座岛……这座城不安全,我们不该来这。在这个记录后,我要确保我们不再回来。


后记: 特工Tenor随后递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取消今后对SCP-900的所有考察。经24小时审议后,该申请被拒绝。


附录 3: 在3/17/08,SCP-900-1就其与SCP-900的关系和社会角色接受了采访。以下为本次采访的文字记录,原文用Burbak语抄录,由研究员Darnley翻译。

Dr. Kipp: 您好,请问您愿意和我们交谈吗?

SCP-900-1: 必须的。您来的时候并没有被吓跑。请问您的[大名/称号]?

Dr. Kipp: Catherine[博士/牧师],来自Kipp家族,研究 [地平线/未知]的学者。请问您的[大名/称号]?

SCP-900-1: 我没有[名字/称呼]。

Dr. Kipp: 您曾经有吗?

SCP-900-1: 是的,Kartika[博士/祭司],受Matharoi3指引者。

Dr. Kipp: 是什么让您失去了它?

SCP-900-1: 我违抗了[无法翻译]

Dr. Kipp: 那是什么?

SCP-900-1:[无法翻译]吗?

Dr. Kipp: 是的,我们并不熟悉那个词。

SCP-900-1闭上双眼,沉默了数秒。

SCP-900-1: 这是升往太阳领地的旅程,或者说目的。

Dr. Kipp: 理解了。你很崇拜太阳吗?

SCP-900-1站起,愤怒

SCP-900-1: 当然!

Dr. Kipp: 在你的社会中太阳充当了什么角色?

SCP-900-1恢复冷静,坐下。

SCP-900-1: 我,我的族人,并不出生于此。在黑夜时,我们发现自己被可怕的[野兽/恶灵]折磨着。一些人逃走了,沿着Lautkem4之路向东。我们找到了这块圣地,太阳指引我们建造城市,海保护我们免受[野兽/恶灵]的伤害。

SCP-900-1沉默地坐着。

Dr. Kipp: [野兽/恶灵]是什么?

SCP-900-1: 夜之子。和你们很像,但更野蛮。

Dr. Kipp: 谁告诉你这些的?

SCP-900-1: 在你之前来的人那。

Dr. Kipp: 你知道那些人的[名字/称呼]吗?

SCP-900-1: 不。我只知道他们的宿命。

Dr. Kipp: 那,宿命是什么?

SCP-900-1: [溺死/死亡]。

Dr. Kipp: 你还能告诉我别的什么吗?

SCP-900-1: 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他们说了什么。离开这里,马上。


结束说明: 在他们的最终陈述后,SCP-900-1拒绝继续与Dr.Kipp交谈,采访被迫终止。


附录 4: 在4/05/08,SCP-900-1于Site-78内接受研究主管Dr.Catherine Kipp的采访。SCP-900-1被问及SCP-900的相关事项。以下为Dr.Kipp的提问表与SCP-900-1做出的回答,由研究员Darnley翻译及注解。

Dr. Kipp: 你现在为什么选择和我们交谈了?你上次拒绝了我们的。

SCP-900-1: 我希望你会离开。

Dr. Kipp: 为什么你希望我们离开?

SCP-900-1: 这块地方是被[诅咒/淹没]的。你们在这有危险。

Dr. Kipp: 什么危险?

SCP-900-1保持沉默,闭上了眼睛。

Dr. Kipp: 怎么了?

SCP-900-1: 我在重温一段记忆。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教训]吗?

Dr. Kipp: 当然。

SCP-900-1: 几个[彗星/纪元]以前,有一个民族。他们曾经在残酷的主人手里受苦,后来逃到了海里。在经过长途航行后,他们发现了一座岛。这是太阳和海选择的岛,他人从未踏足于此,它给了这些人一个新家园。太阳为人们建造了美丽的城市,并且开辟田地,为他们种植庄稼。海给予了人们鱼,并保护人们免受伤害。这是一段辉煌的时期。

SCP-900-1: 人们尽己所能回馈神。人们为太阳在最高的山上修建了庙宇,并聆听它的教诲。死者被水葬入海,以感谢它的保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们都很满足。但渐渐地,海开始嫉妒它的孪生兄弟。海本该拥有[溺死者/死者],但他们的灵魂还是会爬向太阳。它认为这不公平,于是开始愤怒地攻击这座岛。一些海的拥护者,不过大多是出于恐惧,向山上进军。太阳开始反击,烧死了那些敢袭击它的人。

SCP-900-1: 一位太阳的女祭司看到了这一切,她哭了。她为她的族人祈求和平。在祈祷中,她向她的主人哭泣,乞求主人用它无穷的智慧找到和平的方法。太阳没有回应她,但海回应了。

SCP-900-1: 受女祭司祈祷和平的启发,海吞没了它兄弟建造的城市。再也没什么好争的了。海只留下了那座山,以及启发了它的女祭司。太阳在最后一秒抓住了它的追随者,把女祭司逐出了领地。海对她一度十分亲切,但拒绝带走她,以免再次引发战争。如今她仍在山上,被困住了。

Dr. Kipp: 你就是那位女祭司吗?

SCP-900-1: 我是。

Dr. Kipp: 为什么你要我们离开?

SCP-900-1: 这是那些需要它的人的地方。在你之前来了许多人,一个也没留下。

Dr. Kipp: 他们怎么了?

SCP-900-1: 太阳警告过他们。海吞噬了他们。


附录 5: 事故S78-03

日期: 07/25/08
地点: Site-78
时间: 10:03-14:42

10:03: Site-78发电机故障,备用发电机启动。

10:08: Site-78报告一可见风暴。需注意,当时卫星地图上未观测到任何风暴。

10:10: 站点主管Charles Liddell报告失踪。

10:12: Site-78报告遭强风暴。

10:17: Dr.Catherine Kipp和小部分研究员及员工征用一艘船逃进SCP-900,目的地为岛上。

10:19: 代理站点主管Orson Lewis下令立即疏散。

10:22: Site-78失去所有联系。

14:42: 基金会搜索与救援部队抵达Site-78所在地,现场无人。在48小时搜索后,所有驻扎在Site-78的人员视作失踪。


后记: 在事故S78-03后,SCP-900-1拒绝与基金会人员交谈。出于谨慎,作为替代站点的Site-121已建成,相比距SCP-900远离了5千米。


附录 6:

前言: 抵达SCP-900后,基金会搜索与救援部队测得SCP-900的异常影响已大幅减弱,可以使用录像和录音设备。在该短暂窗口期内,已于SCP-900的岛上拍摄了一段约50秒的视频。当时用于拍摄的设备失灵,其传声器时断时续并有某些部分十分模糊,但以下文字记录可作详细说明。


[镜头晃动,疑似位于一巨大广场中央。许多衣着简单的人聚在一起,似乎在做日常事务。没有人留意相机。]

[一位头发潮湿的女人,后被确认为高级研究员Catherine Kipp,走过广场中心,正好经过镜头。她的表情困惑。有一道亮光。]

[画面模糊,持续三秒。]

[一座耸立在石头房屋与建筑上的山,一条砖砌的楼梯通向山顶。Dr. Kipp与另外8名于事故S78-03中失踪的人员都在爬山。]

[镜头指向天空,有一道亮光。]

[画面模糊,持续七秒。]

[有一座庙宇,与SCP-900内见到的庙宇S-1相似。十一位穿着华丽的人排成一条有组织的队伍。这条队伍中留有醒目的一人宽的间隔。]

[[这些人停下并注视着镜头。他们都转向天空。有一道亮光。]

[画面模糊,持续十秒。]

[有一道亮光。]

[亮光中可见一人影,时间大约有一帧。]

[画面模糊。]


后记: 镜头中出现的画面仍无法解释。未被干扰的信号已成为事故S78-03已知的后续信息。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