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01
00003R.jpg

SCP-901的档案照,摄于19██年。

项目编号:SCP-90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其的性质与位置,SCP-901难以收容。所有的门窗与任何对于观察者而言的入口状物都应予以封锁。SCP-901当被环绕以4.5米长的覆铁丝网链节式围墙,围墙外部边界应囤积木质建材以伪装成废墟的样子。两名身着████████地方警察制服的基金会特工应一直安置于SCP-901的入口,4名以上的便衣特工应在SCP-901的边界谨慎巡逻。除非在受管控的实验期内,否则不允许任何人进入SCP-901。

描述:SCP-901是一栋4层高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坐标为[数据删除],位于██████████, ████████,████████广场10号。该建筑为L型,占地面积约850㎡。SCP-901历史的信息难以获得。通过询问当地人,可以得知该建筑最早出现于1947年,但无法找出建筑者与后来使用的记录。除了通过主入口外,无法用任何方法进入SCP-901。该入口有是一扇5.4x4.5m的双层红木门,自此称为SCP-901-1。SCP-901-1 通向一个在外部看来似乎是空着的巨大前厅。它的窗户虽然覆上了一层厚厚的污垢,但仍可透过它们看出SCP-901的所有房间都是空着的。尽管如此,观察者仍在少数情况下报告透过窗户发现有物体移动、“朦胧的人影”,以及在一个案例中[数据删除]。迄今为止,这些现象没有一个被记录设备捕捉到。

当一个个体进入SCP-901后,SCP-901-1将会关闭且用目前任何检测手段都无法从外部打开,时限从30分钟到数月不等。进入SCP-901的人员约60%不能脱出,他们被考虑作为基金会高层的议题,记录亦将被擦除。在这些案例中,SCP-901-1将会没有任何可见变化地再一次轻易开启;因此在它锁上后有必要安排定期检测。当SCP-901-1封锁时,SCP-901内的电子记录设备与数据传输设备都会失灵。

进入过SCP-901又最终走出建筑的幸存个体再一次迈过SCP-901-1后,根据这些对象的口头报告,SCP-901的主要影响已经消失。当一个对象进入SCP-901时,它呈现出的模样完全是一个办公机构而不是空荡的建筑。机构的类型因对象而变化,但其形象通常是对象深恶痛绝的某个安保机构或执法机构的总部。尽管对象不能(或不愿)描述这些机构明确的识别标志。

与其相似的著名机构包括党卫军、德国国家秘密警察、苏维埃国家安全委员会,对象祖国的警察势力,或[数据删除]。在一个值得注意的案例中,D-1955(曾是基金会研究人员Dr.█████,因违反有关SCP-231的工作制度而被降级为D级人员)进入SCP-901后[根据O5-█命令,数据删除]。SCP-901的内部建筑似乎不曾改变。目前仍不知道SCP-901所显现的效果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具有精神影响效果的SCP所制造的幻象。

进入SCP-901后,对象会遭遇至少一个上述机构的人员。它们会押送对象至SCP-901的另一个区域,对象在这一区域会受到该组织中一个更高级别人员的审讯。该人员被命名为SCP-901-2。根据所有对象在SCP-901内的经历,不同于其他居住于SCP-901的人员,SCP-901-2似乎总是同一个人。虽然SCP-901-2的种族、面部特征,以及服饰都为适应正在使用SCP-901的机构而变化,但所有对象都描述SCP-901-2是一名身高1.6-1.9米的男子,身材中等,声音“冷静”或“平稳”。因为SCP-901的精神影响更为深入,所以对象对于SCP-901-2的观察结果并不可靠。SCP-901-2将因对象的某个(或多个)违反SCP-901内机构法律的行为而审问对象。对象似乎没有采取过与之相符的行动,而上述对象甚至完全无法进行此类行为。

任职于SCP-901内的工作人员会试图得到对象的忏悔。这一程序的类型因对象差异而多种多样,但在某种程度上与占据SCP-901的机构性质相匹配。由于这类程序施加于对象的影响总是相同,所以很难获得它们的细节,而且这些内容的质量并不可靠,但已知案例包括:

  • 身体攻击
  • 使用设计用来造成肉体压迫的设备
  • 感觉剥夺
  • 性攻击
  • 威胁与对象有关系的人的生命
  • 使用[数据删除]

对象会在一段时间后逃出SCP-901,与观察记录一致。
在所有的案例中,从SCP-901影响下得以幸存的对象会遭受严重的创伤后精神失调。对象会出现幻觉与偏执的妄想,这些幻觉与妄想主要与对象在SCP-901遇到的组织的监视与恐吓有关。对象通常会出现一种类似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表现得不愿批评上述组织并为其行为而辩解。这些精神影响似乎难以因药物或时间的流逝而得到医治,并且在一些情况下会发展到一个关键阶段导致[数据删除]。

附录901-1:
鉴于事故901-1,除非在受管控的实验情况下,否则工作人员禁止以任何方式破坏或干涉SCP-901。

事件901-1概况:
████████博士建议用物理方法撑住SCP-901-1以防止其在有个体进入建筑后关闭,以便观察上述个体的行为。该提议被批准,派出了有关人员,并架设了设备。当特工████████和特工████开始架设设备时,他们突然暂停了三分钟。根据他们的对话,他们似乎注意到了站在SCP-901内的一大批武装敌对分子。特工████声称他们受当地[数据删除]指派,对他称之为[数据删除]的SCP-901施行修缮。应当指出的是,当地根本就不曾存在[数据删除],而且根本不需要占满一层的人来进行修缮。
特工████似乎与这些敌对分子(对观察者而言听不见也看不见)争吵,直到两名特工明显烦不胜烦,随后开始拆除支撑设备。特工████████被指派强行接替他的同事,但在接触SCP-901-1后缴械投降。更多被指派干涉此情况的特工受到了类似的影响。在SCP-901-1所有的设备被清除后,所有的特工受到异常的精神影响并进入了SCP-901,而SCP-901-1像平时一样关上了。SCP-901-1像平常一样封锁了23天后再次开启,没有对象得以脱出。

附录901-2:Major博士给高层指挥部的官报[仅供O5阅读];

SCP-901对基金会而言有着重大潜力,它可以作为控制那些难以控制的人型SCP、D级人员,或其他人的手段。但是,我怀疑我们的测试操作中可能有一些成见,因为测试对象都是D级人员,而我们期待D级人员会唯命是从显然太过理想;或许是因为高伤亡率导致如此?所以,观察这个SCP对于那些适应了抵抗肉体与精神压力的个体的影响是重要的。因为基金会特工与其他工作人员适合此类项目,我提议在这些工作人员的阶层中招募志愿者,或在必要时直接征募他们去测试SCP-901。
-Major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