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35
The_old_cards_of_Hungary_-_1930%27s_year.jpg

SCP-935的卡牌。

项目编号:SCP-93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935保存在Site 19的一间标准收容室里。须 随时对其进行监控,且一旦出现了卡牌消失事件,特工需开始监控所有携带有基因标记Bowe-1A的对象。所有应聘至基金会的人员都需要进行基因检测,已筛选其是否携带有基因标记Bowe-1A。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应当被基金会特工所监视。一旦SCP-935消失了,需命令特工们立即开始调查所有携带有基因标记Bowe-1A的对象。应当提前给被分配来负责保持SCP-935的收容的特工介绍怎样鉴别携带此基因标记的对象。如若SCP-935重新出现了,需找回它并进行重新收容,同时升级收容措施。

描述:SCP-935是一盒扑克牌,大约产自公元1700年之前的德国的勃兰登堡州。组成SCP-935的所有牌都磨损地比较厉害,但还可以使用。盒子上写有“记着:我相信你的生命,不信你的死亡”。

任一张牌被移至离盒子3米或更远的地方时,整幅卡牌都会被直接传送至SCP-935中。对其进行的分析没有发现会产生蒸汽或留有残骸,对卡牌消失的录像的研究也没有得出任何结论。若将卡牌损坏或改变,在瞬移后其将会恢复原状。另外,任何对SCP-935本身的损伤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恢复。例如,若将SCP-935的盒子撕坏,则纸张里的纤维组织将会具有活性,会自动向损坏的部分伸展,裂痕越靠越近,并在实验开始后3分43秒时完全恢复。

当携带有基因标记Bowe-1A的对象成长至41岁时,SCP-935会自动传送至对象的管控之下。在传送后的78小时内所进行的回收尝试会导致SCP-935立即返回对象处。所有占有SCP-935的上述对象将在占有后的78小时内消失,只有一起例外。自基金会收容SCP-935以来,已有大约6名对象在占有SCP-935之后消失,推测在基金会成功收容之前已有67名以上的对象失踪。

在被上述对象占有后,SCP-935里的一张牌会记载有对象需要玩的一种特定的扑克游戏的详细说明。此说明总附有作弊将会导致对象死亡的警告。不过,对SCP-935所影响的对象的研究证明其的所有持有者,无论是否完成任务,都在获取它的78小时内死亡了。似乎SCP-935在卡牌被传送至对象的位置并开始游戏后会按照自己的步调行动。

附录:

附录:在7月9日事件后从Stan Bowe住处回收的文件。

如果你在读这篇文章,说明一切可能都结束了。我死了,因为我对那破扑克,或者说是其他什么鬼东西作弊了,但是最后它们还是赢了,也去找它的下一个想弄死的人去了。无所谓。长久以来一直如此。纵观委员会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研究,及对三代以外远亲的跟踪,它也不会干其他事情。它应该是不允许我们作弊,我们也没什么路可走。如果我们诚实点,它搞不好还会让我们离开。这也是我们往往都能摆脱和那玩意类似的古物件一样。

不过这玩意是和缠上了别的什么东西。不知道是哪个货从不知在哪的谁家偷来了这玩意。它只得和他们玩,或者在最后交给原主人,或者其他怎样。不过我们没法找到他们,这没用。

当他缠上你的时候,你就等于死了。似乎它会想如果有老实人按它的规矩走的话就能给点什么奖励。它对我们还有“信念”。不过我可不想什么奖励。

我有一个计划,连几分钟都不需要。不是什么大计划,嗯,不过能让不止一人同时参与其中。也许它最终能知道我们不好惹,找其他人去。

附录:2000年7月19日,确定了Fred Bowe是携带有基因标记Bowe-1A的最后一人。在SCP-935发动事件后,Bowe在与SCP-935进行的一局牌局中获胜了。此事件后,SCP-935所有牌上的图案都变成了在受SCP-935影响后失踪的人。另外,在SCP-935上发现的文字也变了。Fred Bowe直至最后也没有受到该牌局的影响。

感谢你完结了牌局,也祝贺你平安无事。我们都很开心,也对你很自豪Fred。妈妈爸爸和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为你的胜利而鼓掌。你没做一点弊也没规避任何规则就赢了。你自由了,一切也都过去了,我们都非常开心。给你的奖励就是没有奖励。

这是开心结局。

现SCP-935仍拥有自我恢复的特性,现重新将其确定为Safe等级收容程序的手续正在办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