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38
sprite1.PNG

于09-19-1991,收容设施失效时,SCP-938正游离为大气电势状态。

项目编号:SCP-93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938应收容在生化收容和研究Site-06生化收容和研究Site-07的电容器堆Zero(Capacitor Bank Zero)内。该电容器堆包括427,500个爱普斯科(注释1)B4345电容器,并维护于储存仓库Zero内。储存仓库Zero应用不加钢筋的高强度混凝土建造,其内墙,地板,和天花板应有5厘米厚的绝缘PVC内衬。建筑物不得使用电缆和电子系统;照明应由来自邻近建筑物的地下光纤电缆提供。其光线电缆和其材质都应是不能导电的。储存仓库Zero应与邻近建筑物保持至少50米的距离。

电容器仓储货架应位于仓库的内置排水口之上。收容SCP-938的电容器似乎会渗出暗红色的液体,证实是[删除]的血液,其状态看上去像是冷凝过一样。这是正常的,并不代表SCP-938的收容失效。该异常现象应被忽略,储存仓库Zero的地面应保持排水通畅,以防止血液干扰位于下方的电容器。若该异常现象停止,应马上告知Site指挥官有潜在的收容失效可能。

建筑物和电容器堆Zero应由2名2级研究员和至少1名3级安保官员监督4名D级人员进行检测,检测应每周一次或在周围20公里范围内发生雷暴雨后马上进行。除非事先有4级研究人员授权,否则任何电子设备都不得带入储存仓库Zero。有心脏起搏器或金属植入物的人员将被拒绝进入设施。检测人员被鼓励使用次要化学光源以作为照明和电力彻底崩溃中的预防措施。

描述:SCP-938是一个掠食性电气个体。该个体的存在类似于伴随中度雷暴雨出现的潜在强电能(electrical potential of intensity);SCP-938频繁的穿梭于这类雷暴雨中。它通过雷击进入电网,经常导致临时停电。在潜入一个电网后,SCP-938通常单独选择一座使用该电网的建筑物来监视。当SCP-938在电网中休眠时,只有通过电磁场异常敏感的仪器的读数来探测它(见下文)。

SCP-938在雷暴雨进入其当前位置约5公里内时会启动。在其启动期间的行为特点是通过干扰电子设备的功能(见下文)来吸引建筑物内人的注意。试图使用受影响设备的人将会触电;在除了两例之外的所有例子中,这会导致神经活动全部马上停止。在例外的两例中,受害者只是心脏停跳;两例中的受害者都成功复苏,且都长期经历了SCP-938攻击造成的有害影响。详情见附录11-1-1987

之后不久,SCP-938会以雷电的方式迅速脱离潜电子状态返回大气层,并回复其自由状态。SCP-938至少有一次离开建筑物时没有吸引其居民或参观者的注意,有两次成功的吸引到奇异的个体。

对高精度电磁场读数的分析指出异常,其地区强度波动与SCP-938附近的人类神经波动高度一致。保守估计放出了大约10万种不同的低级神经波动。12次被成功隔离,5次表现出有意识的思考,4次活跃程度超出平常,与高架应力水平一致,3次与N3 NREM阶段睡眠一致。

定期的,SCP-938会注视一个人;这些人被称之为SCP-938-A。在进行可靠的收容之前,SCP-938被记录到追逐了一个目标36年11个月6天直到目标死于自然原因。促使SCP-938追逐目标的确切特性未知。在29个记录的例子中,SCP-938-A曾被记录到数次陷入到压力失调或偏执症中,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 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和一些严重的恐惧症。这种疾病可能是导致SCP-938追逐的原因之一,但不是其选择目标的基础标准(见附录04-13-1979)

SCP-938的收容历史已可阅。

附录09-29-1944:众所周知的圣艾尔摩之火(注释2)电气现象为SCP-938提供直接进攻的路线。SCP-938-A[删除]SCP-938。一个基金会人员安全报告[删除]遭受急性UV烧伤和永久失明;█人死于伤口感染。

附录04-13-1979:数名MTF Theta-9的成员报告在SCP-938附近有微妙的幻觉和隐约的不安。最经常报告的幻觉是被一群不规则的红光闪闪的眼睛在人员的影子里,树叶的阴影中注视他们,在少数几个报告中,是夜空;特工███████难以忘记他有一次错把幻觉当作星星。当前并不相信这是(引起SCP-938)关注的原因。

  • 备忘02-22-1990:负责例行检查和维护SCP-938收容的人员尽管并不知道MTF Theta-9的报告内容仍旧在电容器堆Zero附近目睹了相同的幻觉。维护人员经常报告在电容器之间的空间里有一群群的眼睛。

附录03-11-1987:对SCP-938周围3000公里的天气模式的统计观察,旨在确定SCP-938是否有能力改变当地天气模式,目前尚未定论。

附录11-16-1987:两个已知的SCP-938攻击后的幸存者的记忆有相当长的一部分被擦除,导致这两人举止和个性的急剧改变。在之后的评估中,两人都声称持续感觉到人性的破灭和理解力低下。研究人员现在可以要求医疗和心理评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