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43
943.jpg

SCP-943不使用的时候

项目编号:SCP-94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943应放置在一间高等级收容保险库的一个安全保险柜内,只允许2级和以上权限人员使用。在用于审讯目的时,1级权限人员也可以请求使用SCP-943,不过必须经过2级人员的批准,取出SCP-943必须签署下日期,时间,使用地点,和为了保证SCP-934的完整而使用的保护性措施。任何涉及违反这些规章的人员将被马上阅览其人员档案,若发现任何疏漏将导致其立即被降级或处决。

描述:SCP-943是一个用未知金属制成的手镯,可以通过一个滑动机构将其直径在5厘米和38厘米之间调整。圆环外侧的表面上用英文刻着“正义如泉涌”。当戴在一个人类的手臂上时,该设备会使测试者在交错的图案中经历视觉,听觉和触觉的幻觉。在所有案例中,幻觉似乎都是在某种形式上与测试者相关的事件。测试者联系到的事件中他们都是凶手,而在幻觉中,他们是受害者。所有事件都包含有冲突,并记录在实验记录943-1到实验记录943-3中。

附录:在每个实验中,测试者都被一再提醒他们为什么被监禁的罪行,这些罪行将记录在每个实验记录的开头。

实验记录943-1

测试者D-39393的罪行是在一间有基金会背景的公司内作为一名员工多次挪用公款。

Heiden博士:D-39393,戴上手镯。

D-39393:你不能让我这么做,你知道!我是██████████████████████████████的公民!

Heiden博士:事实上,D-39393,我们可以,根据你员工合同的条款。你知道,就在你从不会去读的第一页的那一大堆条款中间。

D-39393:[呆若木鸡的杂音]呃,啊,那没有意义!你仍旧不能这么做!我是个人,不是任你驱使的牛!

Heiden博士:我知道你不是牲畜。现在戴上手镯,你就可以偿还你所欠的██,███,███美元。

D-39393:你没有证据!你不可能证明那些!

Heiden博士:D-39393,你若继续不合作那我们就用镇静剂让你安静下来再戴上手镯。现在戴上手镯。

D-39393:X你!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

[这时,基金会保安用电棍击昏了D-39393并把他绑在椅子上,并在他恢复知觉前把SCP-943戴上了他的手臂]

Heiden博士:你的债务已经减少了10%但你却不合作,███████先生,进一步不合作将导致更多债务。现在,告诉我你的感受。

D-39393:呃……我没感觉到什么,真的。有个手镯在我的手臂上,现在……这东西到底是啥?

Heiden博士:继续感受并告诉我,███████先生。

D-39393:我……我想我有点紧张。不,非常紧张……上帝,这是什么?

Heiden博士:你做得很好,继续。

[测试者满头大汗且心跳加速]

D-39393:我,我真X……[D-39393开始低声抽泣]

[测试者继续哭了约5分半钟]

D-39393:哦……哦……[D-39393略微抬头]等等-嘘,你听见了么?X的……

Heiden博士:你听见什么了,D-39393?

D-39393:……呃,声音……但是很微弱,我听听看……

Heiden博士:继续,███████先生。

D-39393:是,是……嘿,怎么了?上帝,这个声音就像我回到工作中一样……各种噪音。

Heiden博士:测试者开始沉浸在听到的声音里并自言自语。

[约3分钟后,测试者一直在喃喃自语不知道什么直到他的声音开始变大]

D-39393:是……不,我没见到-啊!对不起,我没看见你……你想给我看一下账目?好的……呃,不,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当然不。不,不,不是我!我不知道它去哪了!

Heiden博士:███████先生,你能听见我么,喂?

D-39393:求求你,不是我!……什么?告诉监督者?我?

Heiden博士:写在记录上 - D-39393不应该知道O-5级人员的存在,去查一下他在变成D级人员之前的职位。

D-39393:[他的声音变成尖叫]不,我不会告诉监督者因为我们什么都没干所以要对█████████████████████的失踪负责!你做的!我可不想因为某些XX的会计错误变成Keter级的口粮!我们应该在他们之前找到它去了哪!

Heiden博士:结束记录,测试者已经完全进入了三个阶段的幻觉模式。

D-39393将处于基金会的监控下直到他还清债务……实验943-1使得他的债务减少了███,███美元,少于10%。

只允许4级人员参阅:测试者D-39393不得从基金会员工中移除,他在试验中显示出了对O-5级人员的知识和导致他被监禁的扭曲的道德观。当前建议禁止其获释。

实验记录943-2

测试者D-14454被指控性/虐/待和杀害一名7岁孩童。

Heiden博士:D-14454,戴上手镯。

D-14454:不,我不会那么做。让我回牢房,我要见我的律师。

Heiden博士:你没有资格找律师,D-14454。戴上手镯或马上由基金会保安处决你。我看过你的记录,相信我:我完全不会犹豫的。

D-14454:你-你知道我为什么进来的?

Heiden博士:是的,我知道你是谁。

D-14454:你-你不能告诉他们,他们会杀了我。

Heiden博士:那是我的权利,D-14454。戴上手镯。

D-14454:好……好的,只是别告诉他们,好么?

[D-14454戴上了手镯]

D-14454:[低声说]我害怕,博士……

Heiden博士:绑住测试者。

[保安将D-14454按在椅子上并绑住了他]

D-14454:哦,上帝!走开!别碰我!救命!为什么没人来救我?!

[保安后退,D-14454呼吸沉重]

D-14454: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Heiden博士:怎么了,D-14454?

D-14454:我不知道!

[D-14454开始哭泣]

D-14454:我只是……只是知道有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要抓住我!

Heiden博士:详细说说,D-14454。

D-14454:Shh,Shhhh,它会找到我的!我……我觉得我可以听见它!

[D-14454缩进他的座位里,尽可能把自己缩进金属框架里]

D-14454:[低声说话]博士,带我离开这里,求你了,求你了……

Heiden博士:实验还没完成,D-14454。我们继续。

D-14454:Shhh!

[几分钟后]

D-14454:它更近了,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我们得-

[D-14454睁大了眼睛并暂时停止了说话]

D-14454:它听见我了!它听见我了!它听见我了!

[D-14454开始试图挣脱椅子]

D-14454:它看见我了!

Heiden博士:D-14454,你看见什么了?它是什么?

D-14454:它抓住我了!不!不,不,不,不-

[测试者D-14454死于心肌梗赛,停止了交流]

测试记录943-3

测试者D-31415被指控二级谋杀。

Heiden博士:手镯,D-31415。

D-31415:这个?

[D-31415拿起手镯并检查它]

D-31415:……'正义如泉涌'……哈。真的么,博士?你是打算让我测试这个?

Heiden博士:是的,没错,D-31415。戴上手镯或我们帮你戴上。

D-31415:怎么样都行。这不是我的错,我是自由的。我告诉你我是无辜的。

Heiden博士:是的,你是,D-31415。现在戴上手镯。

[D-31415戴上手镯并坐在之前的座位上。保安把他绑在椅子上。]

Heiden博士:感觉如何?

D-31415:和之前没两样。

Heiden博士:你有什么感觉没有?

D-31415:对于我在这里很愤怒……也很害怕?

Heiden博士:很好。有任何改变请告诉我。

[10分钟后]

Heiden博士:我提醒你,D-31415,你除了合作别无选择。

D-31415:什么都没变!我被绑在这个不舒服的椅子上,你还把这东西戴在我手臂上,而且它糟透了!你要我说什么?

Heiden博士:……这就够了,D-31415。

D-31415:随便怎么样。

[8分钟后]

Heiden博士:还是没有新情况,D-31415?

D-31415:没有!

Heiden博士:实验终止让D-31415回到牢房去。

只允许4级人员参阅:D-31415是在一次自我防卫中杀死了一名特工后处于基金会的监控下,当时这名特工正在一次SCP-███的数次收容失败并导致其被释放到附近的城镇的事件中试图征用D-31415的车辆。D-31415正带着一把持有配招的火器并朝特工███████████的胸膛连开三枪,立刻杀死了███████████。D-31415在之后不久被逮捕,而特工███████████的遗体也被回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