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46
946.jpg

收容中的SCP-946

项目编号:SCP-94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946应放置于于一个5 m x 5 m x 5 m尺寸的无窗、隔音的收容间中央。房间中的唯一光源是位于SCP-946正上方的聚光灯。摄像机以及录音设备应保持对SCP-946的行动执行24小时全监控。至少一名经验丰富的辩论家应当随时待命。当SCP-946-1与SCP-946-2的辩论内容涉及基金会内部未公开的机密信息时,任何目击了这场辩论的人员都应被执行A级记忆消除程序。

描述:SCP-946是一张木制餐桌以及与其配套的两把餐椅。虽未掌握规律,但可以确定的是每周两至四次,随机时间会出现两名男性(分别命名为SCP-946-1与SCP-946-2)分别坐在两把椅子上。随后SCP-946-1与SCP-946-2会就随机的话题有风度地进行争论或是激辩。他们涉及的话题可以从对存在的认识到各种繁琐的小事,总之无所不及。在某些情况下,这些辩论的内容有可能涉及一些假想事件,以及这些假想实现后所带来的优越性。一旦出现了那种状况,那么这些辩论中所得出来的结论,就会在现实中被具现化。在辩论过程中的任意阶段,身处“战局”之外的观察人员都能够加入这场辩论,此时木桌旁会出现一把新的椅子,同时,木桌本身也会改变自己的桌面形状使其更适合参与这场辩论的辩手们就坐。如果在辩论过程中任何中途加入的“客人”发表了片面的一己之言或是故意发表出错的或是具有误导性的言论,那么他将会遭到SCP-946-1的警告。如果该“客人”不听劝阻继续扰乱辩论,那么SCP-946-1将会宣告该对象不再被欢迎参与这场辩论,同时对象的椅子将会消失。之后,对象无论如何试图重新参与这场辩论的行为都将遭到SCP-946-1与SCP-946-2的无视。

就事件946-██(见于附录 2)中所体现的,SCP-946-1与SCP-946-2很可能是全知者(omniscience),或至少某种意义上对他们所涉及的话题都是有所涉猎的。

SCP-946-1与SCP-946-2从外形上看与普通人无异。SCP-946-1是一名高个黑人,有着灰色短发以及较长的髭须,被呼作“Harmon”。SCP-946-2是一名叫做“Garcian”的瘦削的秃顶白人男子。在争论的时候,SCP-946-1与SCP-946-2似乎有能力形成三维全息图像或是凭空召来某些小物件来对他们的辩论进行模拟演绎或是提供信息。

附录 1:07/24/████(见于事件报告946-12),在SCP-946-1与SCP-946-2的一次辩论中,他们提出要求不再将SCP-946暴露于复数光源之下。该事件中,当时SCP-946正被多个光源所照射,但所有的光源中除了其中一个还能正常工作之外其它的都熄灭了。无法得知SCP-946是如何获得这样的选择性(the selective nature)的,但这SCP-946-1与SCP-946-2提出这个要求之前,SCP-946从未展现过这样的能力。在经过问询后,SCP-946-2解释道这是因为在辩论过程中,他与SCP-946-1得出了单光源照射能够“让我们比较爽”这样的结论。

附录 2:事件报告946-██:04/08/████,在当日的辩论过程中SCP-946-1与SCP-946-2将话题出乎意料地转移到了“重力”上。这场辩论较多地涉及了理论物理中的诸多概念,包括弦理论,[删除],以及[数据删除]。SCP-946-1与SCP-946-2似乎对现代科学造诣深厚,甚至对基金会中的某些高级机密文档中所记载的还未曾解析的知识都已经掌握,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SCP-946-1与SCP-946-2对于SCP-536的实验日志的掌握。辩论的开始SCP-946-1对重力的存在表示了质疑,随后SCP-946-2在思考之后对SCP-946-1的观点进行了评价。大约十四分钟后,当值的研究人员███████博士闯入了SCP-946的收容间并加入了这场辩论。在事后的问询中,███████博士解释道他这么做只是想“阻止一场潜在的灾祸”。博士在辩论中表示如果重力消失,那么当前整个宇宙的构型将会飞灰湮灭。而SCP-946-1的回应中则指出宇宙将会很容易组成一个更为高级的存在。SCP-946-2显然站在了███████博士一边,他继续与SCP-946-1进行辩论,。两个小时后,SCP-946-1终于变得心灰意冷,最终放弃了他的想法。鉴于该事件所体现出的严重性质,收容措施即刻被升级,关于将项目等级升级为Keter的申请正在等候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