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48

项目编号:SCP-94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948收容于Area-IE05。除适用于平民校区内基金会教学研究中心的标准保密及记忆删除措施外,不需适用额外预防。

SCP-948将接受定期医疗检查,每月至少采集一次血样。若可能,检查应在Area-IE05内部进行,使SCP-948能继续讲话。

所有Area-IE05员工及学生被允许自由进出毕达哥拉斯讲堂,依照每日张贴在讲堂外的时间表进行。监督员将被指派进行巡逻,确保SCP-948随时受到监控,且无人员与对象接触时间超期。

SCP-948将被提供以粉笔、马克笔和其他材料。监督员负责此事,每年提供至多€200的站点零用基金补贴。

描述:SCP-948是都柏林Mater医院的前外科医师 Seamus Ó Tuathail。自1984年7月4日起,SCP-948持续不停地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毕达哥拉斯讲堂内讲演各种医学话题。SCP-948表现出一种异常性治愈效应,生理受伤的对象若进入其讲演的讲堂,其所受伤害会在讲演谈及相关医疗程序时得到治愈。此治愈效应的效力似乎并未超出常规医疗,但若合并使用亦能提供效益提升。1SCP-948对其不熟悉的受伤和疾病不会表现出任何治愈效应。自01/01/2015起,为SCP-948提供了一份教科书及医学论文清单令其能跟进现代医学进展,这已令其治愈能力出现显著提升。2

SCP-948还表现出轻微的安抚性副效应-很多人员在其讲演期间进入讲堂后,报告称感到精神焕发和安全感,无论其此前状态如何。长期暴露于此效应可能导致短期晕眩和运动能力障碍。此类效应一般只会在12-15小时的持续暴露后出现,因而被视作可以忽视。

SCP-948表现出极度消瘦和失眠,但似乎并不需要饮食和睡眠,即使为其提供条件也一般加以回绝,倾向于不打断其讲演。3SCP-948在被带出讲堂或是讲演被妨碍时会变得极度恼怒,时常需要加以束缚。已证实SCP-948对其他形式的互动表现温和,只要讲演不受妨碍,仍能正常实施医疗程序。

回收:SCP-948是在其讲演开始后第三日被基金会注意,当时原以为其在进行马拉松式的世界纪录挑战。建筑被撤空,散播新闻称此异常在讲演的第五日因疲惫晕倒。由于当时学院内已有两所基金会教学中心,部门变更谈判进行相对顺利,新的永久Area-IE5在项目周边建立。

附录,05/07/2013: 新进被Area-IE5雇用的Dr. Eleanor Bridge表现出对SCP-948的安抚效应具有抵抗力。Dr. Bridge已被指派为专家监督员,负责与SCP-948建立友好关系,以保证项目的配合和总体生活质量。

交谈抄录摘选:

记录,05/01/2015, 20:59 - 21:06

SCP-948: 我没时间可被打断,Eleanor。我们讨论的话题要在讲演的主题内。

Dr. Bridge: 我来给你些书就走。他们要让你现在看看,都是基本的医学,但也许有些你可能落后了呢?我能给你带来你喜欢的任何东西,合理范围内。

SCP-948: 我很欢迎,当然Eleanor,但我希望等到讲演结束再给我。

Dr. Bridge: 我从来没感觉有结束的迹象,Seamus. 我真是无可救药了,不是吗,老想着早点开溜?我真是最差的学生!

SCP-948: Eleanor!你可不能这么开自己的玩笑。你是个很棒的学生!

SCP-948 低语。

SCP-948: 你是我最喜欢的。

Dr. Bridge: 呃,谢谢。那…很高兴知道这一点。

记录03/04/2015, 07:13 - 07:

SCP-948: Eleanor,一如既往地迟到!

Dr. Bridge: 你了解我,Seamus。总爱睡懒觉。我错过了什么重要东西吗?

SCP-948: 噢,有不少。听着,我前些天读了你带来的教科书!医学居然有了如此进步!一开始我大多否认,但现在我知道是我落后于时代了-自我接受现代科学教育已过去了很长时间,看起来是这样。

Dr. Bridge: 你如此开放还真好。

SCP-948: 我以前很闭塞,你要知道,但医学生涯教会你一定要开放接受新思想。我在学院-我和你说过Cillian?

Dr. Bridge: 还没。

SCP-948: 很好的医生。很好的人。他一直如此开放接纳各种事物!新思想,经验。教了我很多。Eleanor,我在想,既然我作为教师是如此无用,我何不把讲演变成某种辩论呢?我相信我们可以彼此学习。你和其他学生在这。

Dr. Bridge: 这是你的演讲,Seamus。我想高层不会介意。

SCP-948: 好,是的。你们的“高层”。去让他们知道。也许这次他们不会把我拖出去。

SCP-948擦了擦手上的绑带

Dr. Bridge: 你知道那是为你的健康考虑,Seamus。我们只-

SCP-948: 拜托,拜托,请不要劝我了。我知道我举止鲁莽,一股热情什么的。顽固的老头,完全没准备要结束我的演讲。拜托,只是…只是请你不要和他们混在一起,亲爱的。现在去找个座位坐。

备注:记录显示Cillian McBride曾在1961到1980年于Mater医院与SCP-948共事。他与SCP-948的亲密友谊被实习时的导师提及, 且在McBride于1980年前往美国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就任高薪职位后,有证据表明两人仍然保持联系。

记录29/5/2015, 16:13 - 16:25

SCP-948: 噢!Eleanor,这么快就走了?

Dr. Bridge: 你知道的,Seamus。总是想早些开溜。我…我其实要离开一段时间,我-

SCP-948: 在你说之前,我其实想问你些事情。和演讲不太相关,Eleanor,但…

Dr. Bridge: 是的?

SCP-948: 好吧,我在读DSM-5,我找不到相关条目,关于,呃,关于同性恋的,也许是现在改名字了?我看到“性别焦虑症”被最后加了进去,我得说这是进步,至少说以我的观点。

Dr. Bridge: 嗯,好吧,把它当成心理疾病被当做有些反动?当男同或者双性之类的并没有什么不对,这只是文化偏见。其实很多人在呼吁对性别焦虑也应如此。嗯,你有注意到公决吗?那个人们都戴着“是”发夹的?那是在争取合法化婚姻平等,各种性别间的。上周通过了。

SCP-948: 好,好,我,我觉得这是思想上的绝佳进步!真的很好!我朋友,Cillian,他会很高兴的。他,他也是一个。一个男同性恋。我们…他会很高兴的。

Dr. Bridge: 你不怎么说起他。

SCP-948: Cillian是位运动家,当一切还,还很糟糕的时候。当时,呃…好吧,不是个好时代,而Cillian有勇气去发声。我从来没有,老是害怕丢掉工作,我想…

SCP-948摇了摇头。

SCP-948: 我不该在演讲中间说这些。有些不专业,抱歉。我们,嗯,我们说到哪了?好的,对,为最近被诊断出绝症孩童的父母咨询。艰难的话题…

Dr. Bridge试图与SCP-948道别,但被无视。在迟疑后Dr. Bridge离开讲堂, SCP-948似乎没有注意。

备注:基金会美国分部的后续调查显示,McBride在1982年12月被诊断出 HIV/艾滋病后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被开除。McBride于1984年6月死于肺炎,将其大部分遗产留给了SCP-948。基于当时都柏林和Baltimore间的平均递送速度,推测SCP-948会在6月21日~28日间收到McBride的死讯和遗产,即其开始演讲的一到二周前。

记录,9/12/2017, 21:03 - 21:55

Dr. Bridge: Dr. Ó Tuathail,我能打断一下吗?

SCP-948: Seamus,亲爱的,叫我Seamus。

Dr. Bridge: 我- Seamus –我能问你些私人问题吗?

SCP-948: 有什么医疗问题吗?Eleanor?你一般挺健康的,至少以我所知。

Dr. Bridge: 我想是一些健康问题。一般我不会这样问,但我只是,我受够了自己扛着。

SCP-948: 请随意分享。我不宣誓但我保证不会传出去的。鬼都不会听到你在这说的东西,我保证!

Dr. Bridge: 你知道我们在这有录音,对吧?

SCP-948: 啊,对,我都忘了,但是的。也比我走漏风声好。总之,Eleanor,我很乐意帮你解决问题。

Dr. Bridge: 你知道我为何被分派到你这里吗,Seamus?

SCP-948: 我猜是因为我们很合得来。

Dr. Bridge: 但一开始不是。在我们正式见面前,当我还只是来观察你的讲演时。

SCP-948: 好吧,没,我没发觉那时候你被派到我这里有何意义。

Dr. Bridge: 是因为我不会经历…好吧呃,我的文件说我‘对SCP-948的安抚效应有抵抗力’,但真实含义是我走进这里时不会满心高兴和迟钝,因为我不…

Dr. Bridge停顿一秒后继续,同时摩擦着手腕

Dr. Bridge: 我不高兴,Seamus。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高兴。

SCP-948: Eleanor,这…这很可怕。我很庆幸你愿意和我交谈,在你去做出…好吧,在你做出鲁莽决定之前。

Dr. Bridge: 我,呃,我其实已经做过了。去年我有自杀过。所以我有段时间没来。我不觉得你有发现。

SCP-948: Eleanor,上帝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Dr. Bridge: 这,嗯,对。我也不知道,老实说。我只是…

SCP-948: 拜托,Eleanor,我能为你做什么?

Dr. Bridge: 你能修好我吗?

SCP-948未作回应。它取下眼镜擦拭,然后戴回脸上。

SCP-948: Eleanor,你说的是…我不会‘修’人,不是那样。

Dr. Bridge: 但你已经修好过别人了。我看到过。就靠说,讲演。骨头愈合,皮肤缝好,伤疤就…没了。你读了一天书之后治好了一个患癌的小孩!所以你能修好我,对吧?你肯定能。

SCP-948显得极端不适。

SCP-948: Eleanor…你描述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医学不是这样的。

Dr. Bridge: 但我看到你这么做了!不是看报告,也不是看录像,是真的亲眼看到你碰都不用碰就治好了人!看,我这有本关于抑郁和脑化学的书,你能不能-

SCP-948: 不!你说的这些…要么是撒谎,有么就是某种,某种你有病思想中的歪曲。不要把你的疯狂推给我,让我动摇。

Dr. Bridge开始哭泣。

SCP-948: 我是医学人,Eleanor,是科学人!我这一辈子里从来没有谁跑过来说如此,如此震惊的谎言。我原以为你不是这种人。

Dr. Bridge: 你都不能想象一下我说的是真的吗?这就是你做梦都没梦到过的科学奇-奇迹?你已经演讲了三十二年,Seamus!没有停!你-你就从没停下来想过你怎么做到的?!

SCP-948: 别说傻话了,我不了!就这么收拾东西摇头晃脑地进到,进到一个我不认得的世界。一个没有…看,现在我在这里教书就是全部。这就是全部的一切。你不懂要怎么去活在一个不接受你的世界,一个因为你,因为你是你自己而犯罪的世界,一个没有,没有…

SCP-948坐在了Dr. Bridge身边。

SCP-948: 没有的世界。

漫长的沉默。四分钟后,SCP-948开口,但又一言不发的闭口。九分钟后交谈继续。

SCP-948: 刚刚我很粗暴,Eleanor。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宣泄。我希望你接受我的原谅,我真的不该说出如此的话。其实我怀疑我自己…好吧,我想已经几十年了。你经历过的…我自己也经历过,以我的方式。否定现实,想方设法逃避。

SCP-948搭住了Eleanor的手。

SCP-948: Eleanor…你要我做的,那不行。你不能像修补肌肉肌腱那样修复愤怒和心碎。你需要心理治疗,要比这老过时的更进步的人。

Dr. Bridge: 我有-有治疗,其实。必须这-这样才能继-继续工作。Adileh。她很好,但这些都他妈的是假-假的,你知道吗?你每进两步…

SCP-948: 就后退一步?

Dr. Bridge 抽泣着,用袖子擦去眼泪鼻涕。

Dr. Bridge:对。

SCP-948: 坦白说我从未理解过这种表述。最终,你不也是迈进了一步吗?

Dr. Bridge没有回答。

SCP-948: 我不能把你的痛苦变没,Eleanor。但我能说。我总会在这里。

SCP-948发笑

SCP-948: 逃都逃不掉,真的。我大概工作成瘾了。

Dr. Bridge在啜泣中微弱地笑了出来。

Dr. Bridge: 我无可-无可救药了,不是吗?总-总是想早退?

SCP-948: 不不,Eleanor。你可不能这么开玩笑。你是我最喜欢的其中一位。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