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52

项目编号:SCP-95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受SCP-952影响的音乐项目需以任何可能方式终止,任何储存着受SCP-952影响的音乐记录的物理媒介都需被拷贝进一个标准型C级逆模因存储设备上,而后予以销毁。需关闭所有曾接待过受SCP-952感染的音乐家的场馆,直至确认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受其影响。

一种可对抗SCP-952的反模因剂正在开发中。在其完成前,所有受SCP-952影响的个体都需被扣留。

以备预防,所有驻扎于音乐产业的基金会特工都应设法诽谤“数学摇滚”作为一种流派的名声,此行动将持续至SCP-952被完全收容。有关人员应参阅文件952-32以寻求更多细节。

描述:SCP-952是一种被称为“NP摇滚”的数学摇滚的异常亚型,其定义主要依靠于一种乐器配置的特定安排、主题以及其晦涩难懂的音乐手法。有证据表明,这些成分相互叠加至顶点会造成SCP-952的异常性质。

听过SCP-952作曲物的对象会立即将其判断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流派。此外假若定期收听(将其定义为每天至少聆听一篇作曲)将出现更为异常的效应:

  • 经过1周定期聆听,有音乐经验的对象开始学习如何重现SCP-952的作曲。
  • 经过4周定期聆听,有音乐经验的对象将发现他们已无法演奏除SCP-952外的任何音乐。
  • 第4周以后,对象的性格将发生显著变化。此种变化在不同对象间具有差异性;然而,在所有情况下都能观测到对象现有的恋爱关系变得岌岌可危。
  • 第12周以后,聆听任何非SCP-952作曲的作品都会让对象表现得痛苦万分。

当前已知最早的SCP-952实例疑似为一份名为公路灰烬的专辑,它经由一个于20██被称为“黑桃屋”的乐队发布。截止20██年9月28日,据估计仍有至少████份SCP-952作曲物未被收容。

访谈日志[952-01]:

被采访者:Veronica Fitzroy

采访人:特工Hae

前言:Fitzroy小姐曾担任黑桃屋的鼓手一职,也是在该乐队解散后仍向公众露面的唯一成员。基金会以她将与一名Pitchfork1专栏作家谈话为幌子,联系本人接受采访。

<日志开始>

特工Hae:早上好,Fitzroy小姐。

Fitzroy:Margaret,请叫我Veronica。Fitzroy小姐是那个历史上早已死去的神秘超自然人物,我偷了她的姓氏……

(静默7秒)

Fitzroy:……是不是太啰嗦了?呃,Izzy2才是词作者,不过,嗯,我还是觉得叫我Veronica比较好。

特工Hae:当然啦,Veronica小姐,我很抱歉。好吧,首先,我想谈谈你在黑桃屋的工作。我已经听了你们的作品,不得不说,它们令我印象深刻。它不像那里的任何作品,至少不同于我听过的那些“那里”。

Fitzroy:哈,谢你了。没错,这可能是一些我最出色的作品。有最喜欢的吗?自我命题?公路灰烬David Cameron操了一头死猪

特工Hae:尽管我很想和你讨论你是如何想出……但我不得不说我最感兴趣的还是你在公路灰烬上所表现出的精密工作。

Fitzroy:嘿,真傻。不,那是很有趣,可我不能把所有功劳全归自己。于我看来Jack3实在是我的眼睛,反之亦然。Izzy也帮了忙,Sara4也有过她能起到作用的白痴时刻。但它基本靠我们两个。这样更容易点。

特工Hae:纵使如此,这也是如此不可思议。我知道黑桃一直被归类为“数学摇滚”,但它感觉真的像别的什么。

Fitzroy:哦,是的,那是故意的。不行就甚至疯狂到让每个人都停止模仿我们。开创一种新的音乐流派总是很有趣,特别在我把它命名成“NP摇滚”这种愚蠢玩意的时候。

特工Hae:这名字确实是个有趣的选择。你不介意我问你为什么起这名字吧?

Fitzroy:当然不会啦,所以呢,你知道为何P不等于NP5吧?

特工Hae:当然。

Fitzroy:(短暂停顿)NP摇滚不是一时冲动的胡扯。它需要周全的计划和考虑,尤其在我和Jack负责的部分上。你曾试过发出不存在的声音吗?

特工Hae:我……你要知道,我确定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尝试。

Fitzroy:真他妈的难,没错。大脑可没奇怪到天生就会说一些诸如[认知危害,已编辑]之类的废话。这就意味着NP摇滚可没那么容易定义。不过只要你听过它,这就很容易证实了。此外,它还很容易拷贝……我的意思是这才是整个意图。我想要重振一个从TTNG6时期就已停滞不前的流派。

特工Hae:啊。好吧,你肯定彻底改革了——

Fitzroy:我得说,其实这更像是……捣乱。

特工Hae:……请再说一遍?

Fitzroy:我不知道Jack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时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可能是些蠢东西。除草计划往往都这么蠢。但再次重申,当时我脑子里真的只剩下这么一个计划:我想将这个流派从这种令人沮丧的臭水沟状态扭转过来。有了它,我就能夺走Sara曾拥有过的任何欢乐,并在靴下肆意践踏它。

(特工企图说些什么,却被Fitzroy打断了)

Fitzroy:Sara只拥有两样东西:音乐,和一个轻佻又耽于享乐的煞风景女友。当时我身处于砍掉她手指和毁掉数学摇滚的两难抉择之间,好吧,一个会让我进监狱,另一个则会把我带到Mike Kinsella和Zach Hill7的境地。多少有点希望Izzy能率先抛弃她,但我猜看着她就这么变成Brinegash8无论如何也算个不错的安慰奖。

特工Hae:我……抱歉,非议别人是件挺糟糕的事。而且,我……我不确定Sara的关系和这有什么联系。

Fitzroy:姐妹啊,你可不能给一个你搞不懂的流派亮分。整个他妈的流派就是对赶时髦的傻子们没能力压制一个日期的事实的确实证明。就去听听Wayne Szalinski或Polvo吧,要不TTNG,要不[认知危害,已编辑],或者甚至去他妈的Kinsella也行,去听她在那个蠢房子里可能从来没有过的浴室里唱歌。让你自己沉浸在痛苦中,这就是你所得到的。当痛苦被灵魂悸动切分时,一切再好不过。

特工Hae:我很抱歉,不过“灵魂悸动”什么的听起来有点沉重。能不能解释下你的意思是什么?

Fitzroy:当然!不过轮到我提出第一个问题了:你们这些人总是这么装傻吗?

特工Hae:……请问?

Fitzroy: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每个灵魂都以一种类似频率运作。关键是找出频率是多少,现在,你每秒都正以特警循环的频率发出声音。

特工Hae:我……听着,我可不确定你在说……

Fitzroy:尽管你声称自己听过NP摇滚,却无论如何都对它狗屁不懂,尽管没有公然证据,但你居然赞同我对于P和NP的言论9,当然,最重要的是自从Pitchfork给了我个人专辑一个2.6分后他们就再没给我任何鸟玩意。你要么是个政府超自然联盟的联邦调查局人员,处理这种事情烂到爆,要么就是Brinegash女孩中的一员,他妈丰富地脑补着杀了我却不能带回Sara,我当然知道啦,因为Ashy还死着呢!

特工Hae:女士?你还好吗?

Fitzroy:就是为了这个吗?你只是……在审查我?……嘿,好吧。告诉lzzy她赢了。在这么多年后她他妈的还是赢了。我就是个悲惨的██████魔女,只为了寻求狭隘的复仇而抛弃了她曾追求的幸福生活。可你猜怎么着?Sara还是死了,lzzy将再也不会在[已编辑]外面调低音谱了。所以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

(可以听到响亮的撞击声,据Hae特工报告当时Fitzroy把一个花瓶扔到她身后的墙上。接着是几秒钟静默,而后Fitzroy再次坐回到她的椅子上。)

Fitzroy:我的声明在卧室里,而我的遗嘱在厨房柜台上。真的很愉快,伙计。████ ███ ██ ███ ████ █████。

<日志结束>

结束语:于采访尾声结束后,Fitzroy旋即从她坐垫下拔出一把左轮手枪,并开枪射穿了自己的太阳穴。于20██年██月██,Fitzroy女士的遗言已被解密。

文档952-02:

我,Veronica Katherine Fitzroy,身体挺健全,头脑也健全得很,足以执行我自己那该死的遗嘱。以Brad Cameron和绷带男(他们两个都能处理以后法律上的屁话)见证10,宣布我的财产划分如下。

致黑桃Jack11——他知道自己是谁,同时致Brinegash夫人——她也知道自己是谁,我遗赠给你们Sara的灵魂██████ ███████。斗得开心,你这靠吃别人屁股活着的寄生虫。

再次致黑桃Jack,再一次,他知道自己是谁,我遗赠我所享有的黑桃屋所有相关专辑和每股收益的版权,除了黑桃屋(自我命题)那部分,那是粗制滥造的吉他作品,你绝对懂的。感谢你帮我处理公路灰烬的后勤工作,我很清楚你再也不会有机会让你那恶心的鱿鱼屌变湿润了。

致Ana ███████,我遗赠你一份H. Lawrence Ross创造的对抗酒后驾驶的拷贝本。如果你有点像你姐姐,就会像我那样一页页读它。

致苹果酒女神,掌握着我深爱的Ashy的人, 我遗赠给你我的灵魂,你全然知晓我的灵魂将无法远行。

最后,致Brad Cameron,我遗赠给你余下的一切。你真的是我们当中最好的人,我很抱歉为了一场三年的自杀事件而使你被从工程学开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