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53
scp953lv0.jpg

SCP-953处于其人形伪装形态之一下的照片。请注意由于对象的幻术造成的照片失真,照片表现出明亮的绿色外观[数据擦除]。这是一个SCP - 953的幻术特性的产物(更多细节参见[绝密]

项目编号:SCP-95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953放置在第17区第99走廊尽头的一间4型隔离容器内(4米X3米X3米)。对象需求如下:

  • 每日消费1.5公斤鲜肉
  • 充足的高质量饮用水
  • 干净的床上用品(被子和毯子)由对象自己更换并每周清洗一次

小件奢侈品(青梅酒,阅读品等)可以偶尔提供作为合作行为的奖励。

在SCP-953处于致幻状态中时严禁由人员进行直接接触:因此,所有人员必须在密封门打开时呆在100米安全区外。递送食物和其他物品由自动助理机器人进行。当隔离措施失效时,可以使用枪支暂时压制SCP-953:尽管如此,由于对象的属性,要辨认SCP-953将是困难的。

由于物理隔离措施并不足以完全控制SCP-953,心理隔离措施也是必要的。因此,在靠近SCP-953隔离容器的地方呈线状布置开放式狗笼,最好是韩国金多或者美国猎狐犬品种。SCP-953显示出对于家养犬的极度恐惧情绪,并且不会通过其10米范围内,特别当犬类在吠叫或警戒时。

SCP-953已经被证实对人类有敌意,且十分危险,并任何时候都应视为拥有武装:项目的移动必须处于至少6名武装人员的监视下。项目最喜欢的杀人方法是使用徒手插入受害者的腹部,穿透腹腔,取出肝脏,并在之后吃下。尽管如此,如果时间充足,项目会慢慢杀死受害者,折磨并活剥受害者的皮,并且看上去似乎非常享受对一个活物施加痛苦的过程。

描述:SCP-953是一只约8公斤重的雌性红狐狸(赤狐),在第26节脊椎处围绕着9根尾巴。项目显示出有多种形态,尽管如此,项目可以变成各种动物和人类的外形(大部分情况下,是一名性感的韩裔女性)。项目各种变化中仍旧显示出一些狐狸的特征(耳朵、 尾、 爪、 眼睛、 皮毛、 声音、 仪态):可以在项目试图伪装时通过这些特征辨认它,尽管项目会试图用衣物或者其他方法隐瞒这些特征。

在额外的心理能力中,项目显示出可以使用低级灵能,比如催眠和心灵感应。虽然不足以欺骗外来观察者,但一个被迷惑的人员会被一个包括SCP-953,他自己,和周围物品所幻化出的环境所欺骗。SCP-953曾经在数个事件中使用这些方法:欺骗警官对旅馆房间内的尖叫声进行调查报告,让一名母亲烧烤并吃下自己的孩子,在特工Ramsey的面前对该特工未婚夫的尸体进行奸尸,在"Anthrocon 2███"1期间有系统的杀死27人。

附录1:先前历史 SCP-953与SCP基金会之前有过数次接触,最早一次是二战结束不久后在韩国的釜山。据记录,SCP-953六次逃脱并被六次捉回,在各种事件中导致█名基金会特工死亡。

在它最后一次逃脱后,SCP-953有超过██年没有消息了,直到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2███年6月举办的"Anthrocon 2███," 中以一名"Furry"2同好会成员的身份做幌子突然出现。在被抓住前,SCP-953已经杀死了超过20名工作人员和参加者,超过记录上任何一次事故伤亡。数具尸体在旅馆的各个地方被发现,包括:床垫内,挂在浴帘内,塞在fursuit3内被扔在“冷却”房里,在旅馆宴会时被做成主菜。幸存的参加者在进行A级记忆消除后被基金会释放。

在最后一次事故后,指定抓捕SCP-953的人员发现项目显得无精打采,精神萎靡,且在抓捕中没有实施抵抗。记录显示没有更多伤亡。

附录2:特殊紧急命令 由于误认项目的物种会导致SCP-953情绪激动,所有人员被告知在提到项目时使用“kumiho”,而不是“Kitsune”4。不明白区别的人员可以对比切诺基印第安人和印度新德里人的区别。-O5-██

附录3:人员编制变更 Gallagher特工的死亡是不幸的,且完全可以避免的,任何当前或者之前属于“Furry”或者“Otaku”群体的人必须马上调去其他项目,他们对于项目的误解会导致他们放松警惕。当前,Kondraki博士不再被允许分配任何人给SCP-953。-O5-██

记录953-A——收容队于19██在野外首次捕获SCP-953后进行的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