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77
977.jpg

SCP-977内部的安保室照片

项目编号:SCP-97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因正在进行石棉清除和翻新工作,目前限制人员进入SCP-977站点。该站点将由来自标准█████████安保公司,装备制服并配备隐藏武器的安保人员守卫。进行研究时,同时在场的基金会员工不应少于三名。进入或离开建筑物的人员必须佩戴呼吸面罩和标准安全防护服,以免遭怀疑。

建筑物中已存在的安全摄像头已链接到SCP基金会服务器。监控视频每两小时自动备份到本地硬盘驱动器和异地存储。任何事态变化都要报告给现场监督员Dr. █████████。查看视频记录,研究记录和日志需得到4级或更高安全级别的人员的授权。

附录:在事件977-I-1后,无论何时,所有进入SCP-977站点的人员必须有至少一名工作人员或者安保人员的陪同。违反上述规定者将会遭到处分,包括(但不限于)安保等级降级,特权收回,休假取消。项目等级已提升至Euclid.

描述: SCP-977是一座位于 █████ ████████, ███████工业区的仓库。仓库在████被宣布废弃后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并拦截下了关于其异常性质的报道。基金会随后购买了该建筑物,将其指定为Site ██,并封锁了相关报道。记录显示该仓库是在████建造的,并且在被收购之前由包括[数据删除]在内的多家公司拥有,跨度为██年。然而,回收到的租赁文件中出现了很多矛盾,这表明这些企业不是运营常规业务的公司,并且可能涉及尚未知晓的团体或个人的业务。

SCP-977外表并无突出特征,除基金会设备和安保室外,目前空置。内部结构除典型的仓库单一开放式存储空间外,还包含大量白色不规则房间及走廊,其中许多都以不同深度沉入地表,且地板和天花板的高度也不一。

项目的安保室可通过停靠站C旁边的楼梯间进入。监视器分为两组,每组18个,指定为1组和2组。所有监视器都是黑白显示器,且无音频功能。第1组的信号来源不明,拍摄角度在房梁位置,画面里显示出许多无意识的人,穿着相同的中性医院袍。这些图像以8分钟的间隔循环,每8分钟就刷新成新的画面/对象。通过图像的交叉比对最终确定了共[数据编辑]个面孔。2组则持续接收大楼内白色房间和走廊的图像;然而,虽然其中一些图像可证实来自仓库本身的房间,但有若干个不符合任何已知房间的布局。组2的最后三台显示器目前没有收到任何信号。该安保室还具有一个文本命令输入的控制台,其上运行独有的操作系统,功能和界面尚未完全解析出来。目前正在调查控制台的操作方法和未知图像的来源。

研究记录977-A:

记录-977-A-1
日期: ██/██/████
通过命令控制台掌握了对第2组摄像机的基本控制,包括旋转(X轴45°运动与Y轴30°运动)和变焦(最大2.3倍光学变焦)。对八台摄像机中七台的调查没有任何发现;然而,摄像机2-6观察到一个以前未曾观测到的个体,靠在走廊远端墙壁处。该走廊并不是现有建筑群的一部分。新个体似乎是一个黑肤男性,穿着一件与第一组监视器上看到的个体相似的医院袍,由于距离和图像质量原因无法获取更多信息。

记录-977-A-5
日期: ██/██/████
对1组摄像机操作尝试稍有进展。观察到对象右臂的静脉有导管突出;然而,从现有角度看不到导管连接的设备。

记录-977-A-6
日期: ██/██/████
监视器2-11上观察到走廊里的运动。发现一个人慢慢经过走廊尽头的拐角,详细观察受制于图像质量无法进行。在这一天没有记录到其他动作。

记录-977-A-8
日期: ██/██/████
成功实现与组1监视器观察到的对象的交互。在命令控制台中输入了一个随机识别密钥后,所有组1监视器均显示出一名身份不明的白人男性。在输入一系列命令后,个体从无意识中被唤醒。

以下是唤醒后几小时内对象的活动记录:: 

██/██/████

1713: 对象缓缓苏醒。几分钟后,对象困难地从床上起身,推测其患有肌肉萎缩症或仍处于镇静剂的残余影响下。对象随后下床,离开了监视器的视野。未来28分钟的对象活动未知。

1754: 对象出现在监视器2-11上显示的走廊中,离相机较近。此走廊不是已知建筑群的一部分。对象弓着肩膀,一边缓慢地步行一边打量着四周,经常朝身后看去。在爬过走廊中央的一个高台时,对象突然对某未知的刺激作出反应,并朝身后看了几秒钟,沉重地喘息着,然后继续缓慢地爬。两分钟后,对象再次离开视野。对象似乎没有注意到摄像机的存在。未来17分钟的活动未知。

1811: 对象出现在监视器2-6上,正在朝远离摄像头方向运动。走了几步后,监视器观察到先前发现的靠在走廊尽头墙上的个体。对象突然停下来,然后匆匆转回摄像机方向。接下来1小时和39分钟的活动未知。

1950: 对象出现在监视器2-3上,向摄像头方向移动,呼吸沉重但没有明显受伤迹象。在登了几级台阶后,对象突然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躺了8分钟,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之后,对象继续前进几步,然后再次坐下,处于明显的痛苦状态,在原地待了23分钟。

2013: 对象从楼梯上到与邻近高台相对的座位上,背对摄像头,部分身体不在摄像头的视野范围内。

2040: 对象的呼吸明显变得更重。

2130: 对象的呼吸逐渐变得微弱起来,开始大喘气。

2209: 对象的身体开始抽搐,持续34分钟。

2243: 对象的活动停止,推定已死亡。

██/██/████

1029: 对象的皮肤看起来越来越黑,或在加速地腐烂。

1656: 观察到许多黑色小物体从对象右手掌生长出来。

2009: 生长物已经蔓延到身体的四肢和脸部,已观测不到对象的脸部特征。其状态呈现为大量微小半刚性长丝。这些生长物是有机还是无机的尚不得而知。

██/██/████

0338: 对象的身体完全被生长物覆盖。

记录-977-A-14
日期: ██/██/████
已掌握通过控制台操纵单独2组摄像机的方法。此后的日志会记下摄像机的位置及其对应标号。

记录-977-A-17
日期: ██/██/████
对2组秘钥验证系统的检查发现了一个隐藏在安保室内,以前未知的摄像头。摄像头在被Dr. ███激活后几分钟内一直在跟踪Dr. ███的移动,但之后就停止了活动。输入其秘钥也未能再次成功访问该摄像头。

附录: 记录-977-A-17中阐明的发现以及事件977-I-1都促使SCP-977从Safe提升到Euclid. 请参阅收容程序以了解██/██/████更新的安全防范措施。

事件记录977-I

记录-977-I-1
日期: ██/██/████
事件977-I-1发生在Dr. ██████对SCP-977站点的例行检查中,他违反了基金会的规定,独自处于站点内部。事件发生在2204时,站点后部走廊检查期间。此时,Dr. ██████按照程序本应在走廊尽头左转而不是右转。后续询问证明这只是失误,而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疲劳所致。走这条路线的人员预期应出现在监视器2-3所观察的走廊中,但接下来的4小时,没有在任何活动的监视器上观察到Dr. ██████。0221时,他被短暂地观察到处于激动状态,正在通过监视器2-11观察的走廊的尽头,然后在接下来的6个小时再次失踪。

大约0803时,本应与Dr. ██████会面的Dr. ██████████和Dr. ███抵达现场,在等待15分钟而未能找到其人后按了警报。搜索行动立即启动,并于0904时结束,当时小队听到了Dr. ██████的呼喊声。Dr. ██████最终被发现位于他最初失踪的走廊附近,随后被带入Site-██进行讯问。

Dr. ██████报告说,他在转错弯后过了几分钟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站点的未知区域。博士声称原路返回的尝试因没有发现明显路标而失败,也不知自己在找回原路上花了多久。在此期间,Dr. ██████讲述自己当时经历了严重的妄想症,并多次尝试通过每个房间内的安全摄像头联系基金会。由于这些摄像头当时没有人员监视,基金会无法证实这一点,但Dr. ██████表示摄像头确实跟踪了他的动作。Dr. ██████还形容走廊里非常寂静,同时报告了几起据信他听到微弱或遥远声音的事件,或观察到房间布局变化。然而,这些可能是疲劳或妄想症产生的幻觉。据他回忆,气压也发生过几次变化。

Dr. ██████报告,在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来到了一个特别的走廊,走廊通向一个与SCP-977的安保室非常相似的房间,尽管这个房间很简陋1。据其报告中说,这两个安保室设备基本相似,都是两组监视器在观察无意识的对象和走廊。然而,在Dr. ██████对该安全室进行探索期间,有一台应该是对准着基金会正在使用的安保室内部的监视器突然黑屏,而之前一直黑屏的三台监视器之一突然切换到了那台监视器的画面2。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后,Dr. ██████称其观察到一个黑影出现在其中一台监视器上,缓慢走动。几分钟后,又有几个黑影出现在其他几台监视器上。当Dr. ██████发现其中一个身影不久前刚经过自己所处位置时,他惊恐地逃离了房间。

又过了很久,Dr. ██████叙述道,他最终在走廊里停下,累倒在地。博士回忆说,尽管他想继续探索,但坐着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就听到了附近搜索队的呼喊声。博士随后被救回,在此期间他反复表现出方向迷失感,并声称在不同的走廊睡着了。Dr. ██████后来撤回了这一陈述,表示不太确定。

体检结果显示Dr. ██████除疲劳外没有受到其他伤害。由于忽视了基金会的程序,博士受到处分,事件发生后他的安全许可被降级,并需接受6个月的审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