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78後續實驗日誌

實驗日誌

記錄格式
對象:
拍攝到的活動:
照片結果:


與其他SCP進行的交互實驗

對象:SCP-014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坐在它的椅子上。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04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唱機轉盤上被研究人員發問問題。
照片結果:對象被替換成它的封套。

對象:SCP-05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放在 ██████████特工的桌上。
照片結果:在照片中對象以SCP-978的外貌出現,並有一張由對象產生的照片。在照片中對象以SCP-978的外貌出現,並有一張由對象產生的照片,永無止境地重覆。顯微鏡觀察顯示該現象在第12層後便因為太過微小而不能對更深層進行觀察。

對象:SCP-05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一本填色簿上填顏色。
照片結果:對象在田園背景中騎在SCP-682的背上;SCP-682的頭上戴著一個鮮紅色的蝴蝶結和穿著碎花連衣裙,跟SCP-053喜愛的衣著相似,還有在爪上塗上了鮮豔的粉紅色指甲油。成年人類都存在,但五官模糊不清。

對象:SCP-06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掛在████博士浴室中的一個掛勾上。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066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被轉移到一個新的收容室。
照片結果:對象位於一名未知個體被剖開的胸膛中,其他器官均被移除。SCP-066的「眼睛」和卷鬚塑造出一個類似「笑臉」的物體。

對象:SCP-07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Site-17的自助食堂中用膳。
照片結果:一個種植了各類植物的小農場,其中部分並非原產於地球。各種馴養動物在背景中四處遊蕩。

對象:SCP-079
拍攝到的活動:實驗請求被O5-█拒絕。
照片結果:實驗請求被O5-█拒絕。

對象:SCP-08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笨手笨腳的在擺弄一輛畫出來的車輛。
照片結果:對象在忙於做同樣的事情,但是,照片卻將085描繪為一名三次元的人類。

對象:SCP-086-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的電話聽筒離開了它的聽筒架,同時Margrave博士和Kosciuszka博士正在討論最近的研究到對象的解剖學。
照片結果:一名男性(已被辨認為年輕的[刪除]博士)當在解剖SCP-086-1和-3時忙於做同樣的事情。
筆記:SCP-086已經表示了所有模仿[刪除]博士行為的惡意個體可以欺騙基金會,同時亦有能力欺騙SCP-978,除了具備對科學的好奇心外。

對象:SCP-105
拍攝到的活動:實驗請求被O5-█拒絕。
照片結果:實驗請求被O5-█拒絕。

對象:SCP-106
拍攝到的活動:SCP-106 從牆壁中出來.
照片結果: SCP-106 在麥田中漫遊. 似乎在靠近一個老舊的農舍, 而有個大約在六十年代中期的女人迎接著106.

對象:SCP-14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金庫中休息.
照片結果:一些裝扮華麗的女性看著並討論各種各樣釘在木樁上的人類屍體. 所說的屍體包括多個民族的平民, 士兵身著部分國家,基金會全球超自然聯盟以及地平線倡議的軍服. 背景裡的建築全是灰色的,結構似乎是玄武岩製成.

對象:SCP-16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收容室中進食一隻兔子。
照片結果:對象在被辨認為名為[已編輯]的小鎮的環境中進食一隻兔子,該地是第一次捕獲SCP-160的地方。

對象:SCP-16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區中繪畫。
照片結果:對象在與其畫作內容相似的環境中與另一名同類進行互動。
筆記:將該照片的一份用紫外線吸收性墨水印出的複印本交給SCP-163,對象連續兩天拒絕交出照片。

對象:SCP-16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放在桌上。
照片結果:一名未能確認的男性青年正在用SCP-168計算幾頁數學方程式;而且可以見到課本(課本標題包括「複雜數學」、「困難的數學」和「需要你的計算機計算的數學」)。

對象:SCP-17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站在其收容室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176中的個體,從第3.1秒至第11.3秒的循環中拍攝。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們使用裝置工作。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1):[數據刪除]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2):[數據刪除]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3):[數據刪除]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4):正在親吻研究員#2。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5):使用廁所。

對象:SCP-18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被矇住眼睛的情況下於Site 19的自助食堂進食晚餐。
照片結果:對象在[已編輯](位於[已編輯]的一個小鎮中的餐廳,該地是基金會將SCP-187帶走並收容的地方)用餐,SCP-187沒有被矇住眼睛,可以觀察到對象有營養不良的跡象,表示SCP-187尚未完全康復。食物並沒有任何變化。

對象:SCP-239
拍攝到的活動:實驗請求被O5-█拒絕。
照片結果:實驗請求被O5-█拒絕。

對象:一把暴露於SCP-243效應下的雨傘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收容間中漂浮著並與其團體分離。
照片結果:照片中出現了一個複雜、徑向對稱的空間結構,其目的不明,由估計最少10000個獨立的活動物體所組成。這些物品包括多種類的家庭用品、衣物、實驗儀器、SCP-████的樣本、[數據刪除]及六份布魯斯核能發電站A及B反應堆各部件的複製品。而在該結構的中心可看見一個認為是SCP-243自身,半徑為12公呎的電池堆。

對象:SCP-26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走廊上。
照片結果:整條走廊都被日元硬幣填滿,高度約有 160cm;SCP-261只有上半部分可見。

對象:SCP-312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收容間中漂浮著。
照片結果:照片中出現了至少9個SCP-312個體,地點無法辨認但與火星表面相似。
筆記:這可能反映了SCP-312並非地球生物。

對象:SCP-315-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透過屏幕與 ████ ██████博士進行採訪。
照片結果:屏幕空白一片。
筆記:所以……這是否證明了它希望被人遺忘?或是因為SCP-978不能感應到它?我好像忽略了某些東西,我知道是的。--████ ██████博士

對象:SCP-33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室中將自己編織在一起。
照片結果:一個裸體的女人,被辨認為留鬚的、被皮草覆蓋著的Solomon博士,在用SCP-337洗澡。

對象:SCP-343
拍攝到的活動:站立並微笑望向鏡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344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它的收容櫃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39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演奏小提琴。
照片結果:對象在檢查SCP-978;可以看見攝影師的身體殘缺不全,小提琴的頸部在其軀幹中突出。

對象:SCP-411
拍攝到的活動:坐在news bank的前面
照片結果:一位年輕的男性人類(推測為SCP-411)正坐在看似腦機介面(例如NERvGEAR)的未知的裝置裡,並有另外15人也坐於相似的裝置裡。
筆記:不管它是什麼東西,它還是不存在的。--████████ 博士

對象:SCP-41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用塑膠湯匙進食基金會口糧。
照片結果:對象在賭場中進食牛排。在桌上亦可看見一疊撲克籌碼。

對象:SCP-42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停留在一本由羅伯特‧喬丹編寫的《世界之眼》的複印本中。(The Eye of the World by Robert Jordan)
照片結果:在一個堆滿書籍的房間的角落有一個人在讀書,即使只能看見從一疊厚厚的皮革封面書後面伸出的雙手。

對象:SCP-45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Site-19的自助食堂哭泣。
照片結果:SCP-451在Site-19的睡眠區的床位上保持清醒,周圍被其他工作人員包圍著。SCP-451擺出一副放鬆的心情。

對象:SCP-49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幫助研究員搬運實驗室設備。
照片結果:相片沒有改變,除了SCP-492擁有現實人類的外表。

對象:6個SCP-504樣本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預先擺放在一個碗中準備進行實驗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507
拍攝到的活動:在自助食堂中用餐。
照片結果:正在與基金會的研究員共進午餐並交談。對象在照片中穿著基金會研究員的服裝。

對象:SCP-516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經清洗後被擺放在車庫中。
照片結果:對象被擺放在一個草原的樹下,雀鳥飛落於其主炮,花朵在其底盤下生長。

對象:SCP-51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固定於牆上。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524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棲息地啃食鋼樑。
照片結果:在其棲息地啃食一塊花崗岩磚塊。

對象:SCP-52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清潔自己。
照片結果:對象在清潔自己;SCP-529的全身可以被看見。

對象:SCP-53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播放其唱片。
照片結果:對象被擺放在一個沼澤中的一條木頭上,對面是Kermit the Frog;Kermit 正在《布偶電影》中的開幕部分手持一個五弦琴。

對象:SCP-54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玩一個填字遊戲。
照片結果:[數據刪除]和幾個被辨認為基金會人員的個體。

對象:SCP-54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它的玻璃容器中喝一盤水。
照片結果:對象在吃一隻變色龍。

對象:SCP-54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靠著玻璃容器中一棵樹磨擦其後腿。
照片結果:對象正在交配。

對象:SCP-57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橫放在其收容箱中。
照片結果:[數據刪除]
筆記:無論如何,它看起來就好像SCP-573確實有感知。--Bright 博士

對象:SCP-59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玩積木。
照片結果:SCP-590的臉部貼近相機,充滿著整張照片。對象的手在按著相機鏡頭的鏡片。它的口部張開,眼睛充滿淚水。

對象:SCP-60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清洗耳朵時被遏制。
照片結果:對象死在殘缺不全、幫助對象洗耳的人員屍體旁邊。

對象:SCP-64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預先擺放在其收容箱中準備進行實驗。
照片結果:對象被擺放在意大利████。周圍有大量擁擠的人群,它們都在哭泣且雙手都被切斷,14人被辨認為基金會人員;19人被辨認為現任和前任的意大利政治人物。

對象:SCP-66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向相機擺姿勢。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66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飲用其晚餐。
照片結果:對象自由地行走,沒有被拘束。

對象:SCP-68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收容在其收容槽中。
照片結果:SCP-682周圍被幾個屍體包圍住,並正在攻擊攝影師。
筆記:嘛,這是可預測到的。--Valence博士

對象:SCP-698
拍攝到的活動:放置于保险箱中
照片結果:没有变化
筆記: 拍摄照片5分25秒后,对象告诉实验人员“这没有意义”

對象:SCP-80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小牧場內嬉戲。
照片結果:對象被微笑的人類所撫摸、擁抱,其中一人跨坐在其背上。

對象:SCP-81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看著相機。
照片結果:一個高度、體型和面容與SCP-811相同的女人 ,頭髮上結上了一條黃絲帶,並穿著一條藍色吊帶裙。

對象:SCP-88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一本筆記本上書寫。
照片結果:一個寫有每一位以前及現任從蘇聯獨立後擔任立陶宛國會議員的人的姓名、電話號碼、出生時的體重(以克為單位)的列表。

對象:SCP-88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另一本筆記本上書寫,在上一個實驗的稍後進行。
照片結果:一份寫有人名的列表,以倒序排列,初步確定為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出席者。
筆記:當向SCP-887展示這些照片時,它表達了對此行為的謝意;以及請求定期被拍攝以使它能從寫作的限制中恢復過來;要求正在被考慮當中。

對象:SCP-89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室的寫字桌上閱讀一本未分類的醫療指南。
照片結果:SCP-978被發現在SCP-890的前方的寫字桌上。SCP-890在轉動其眼睛並看向收容室的門。
筆記:當SCP-890看到相片時,它表示了雖然它絕對不會「對一個病人那麼無禮」,但它「並沒有時間去應對一個憂鬱病患者」。

對象:SCP-905
拍攝到的活動:站立在其收容間中。
照片結果:相片中除了SCP-905看似成為了人類並穿好了衣服沒有任何變化。

對象:SCP-914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兩次實驗期間被閒置。照片顯示了914的操作台和兩個大隔間。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對該照片的細心分析顯示914的旋鈕指向在「超精加工檔」後的第六個設定。該設定的標籤無法閱讀。

對象:SCP-966-1至-4
拍攝到的活動:966-1:在966-2附近移動;966-2:在地上休息;966-3:用其舌頭清潔自己的爪子;966-4:在房間中走來走去。
照片結果:966-1:與966-2交配;966-2:被餵給一隻鹿的屍體;966-3:偷偷接近一名未知身份的人類;966-4:在一個像叢林的環境中休息。
筆記:這似乎證明了雖然SCP-966擁有類似人類的身體,但它們並沒有人類程度的智商,而且只擁有與其他動物相近的簡單欲望。

對象:SCP-978
拍攝到的活動:對著一塊普通的鏡(在男性房間4B中)。
照片結果:初級研究員 ███████坐在辦公室中。在門上可以看見該研究員的名稱。

對象:SCP-978
拍攝到的活動:對著一塊普通的鏡(在研究室 12C中),由遙距裝置操作,在視界內沒有任何有感知的生物。
照片結果:相片沒有顯影。第二和第三次嘗試的結果相同。

對象:SCP-99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進食一碗M&M's。
照片結果:對象包裹著攝影師,攝影師笑得歇斯底里。

對象:一个SCP-1000个体
拍攝到的活動:躲藏在一个山洞中,身边有一个发光生物作为光源。
照片結果:正在一个巨型蠕虫状生物身上,操作着蠕虫背后生长出的操作面板。蠕虫生物正在从口中发射电弧摧毁一座人类城市。
笔记: 照片在极端谨慎的状况下拍摄,在实验前已经将闪光灯用黑色电工胶带遮盖。

對象:SCP-1030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收容間中以胎兒姿勢休息。
照片結果:SCP-1030站立並手持著攝影師被切斷的頭部而且該頭部看似雕滿了SCP-1030-2。

對象:SCP-104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它的收容庫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105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水箱中被餵食。
照片結果:對象在其水箱中被餵食大量的食物。

對象:SCP-106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棲息地中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對象在森林環境中的一棵塌樹上凝視著一盆在它手上的植物。它的斧頭染滿了血。

對象:SCP-1123
拍攝到的活動:At rest in its container.
照片結果:Two photographs emerged, the first displaying an online news article reporting the recognition of the Armenian, Assyrian, and Greek genocides by the Turkish government. The second displayed a similar headline detailing the rise of democracy in China and freedom of Tibet and the former Xinjiang.

對象:SCP-1156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其圍場的馬廄外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在其圍場中被其他四匹馬包圍著(一匹成年雌性以及三匹幼馬)。
筆記:將該照片向SCP-1156展示,對象辨認出其他馬為其配偶及子女,然後嘗試以其擁有的基金會代金券購買該照片。最終SCP-1156獲准以█英磅購買該照片的複本。

對象:SCP-1177
拍攝到的活動:一邊吃晚飯,一邊讀雜誌。
照片結果:在讀雜誌的同時在享用一份更大份量的晚餐,她的旁邊放有一大疊其他雜誌。仔細檢查可發現SCP-1177身上的疤痕、截斷處以及其他傷口皆已痊癒。

對象:一個SCP-1216個體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站立在Site-144的一張鋼製桌子上。
照片結果:對象與幾個其他幾個同類個體嚥食桌子和相機。桌子和相機破碎成碎片,表面上有鏽漬。
筆記:這可能表明了它是有感知的……

對象:SCP-1284-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相片過度曝光;無法看清細節。所有SCP-1284-1個體的照片同樣過度曝光。

對象:SCP-128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坐在其收容室內。
照片結果:相片沒有改變,除了SCP-1285的根部包裹著自己使其看起來像一個奧斯卡雕像。

對象:SCP-1356
拍攝到的活動:浮在一個標準的浴缸中。
照片結果:對象在同一個浴缸中被一名小童手持著,而浴缸內似乎是空的。
筆記:這真意想不到。

對象:SCP-1363-1-A
拍攝到的活動:正透過D-89235進行訪問。
照片結果:出現兩名對象,被確認為H████ D███████及████ S█████,正站在「戈黛瓦夫人」裝置(一台核反應爐)前方並臉帶微笑。而D-89235則坐在相片邊緣並正在吸菸。

對象:SCP-137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恐嚇攝影師說會將他大卸八塊。
照片結果:一個被辨認為儲存了SCP-1370收容櫃的地下室的廢墟,而且該廢墟暴露在地表上。在受油污污染的雨中,大量生鏽的發條裝置佈滿地上。除了有一個由喉管和齒輪組成的塔伸向滿月外,煙霧掩蓋了天空的其他部分。 沒有任何SCP-1370的蹤跡。

對象:SCP-1424
拍攝到的活動:在它的收容間內踱步。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1454-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觀看一場電視播送的[已編輯]對[已編輯]的足球比賽。
照片結果:SCP-1454的全部四個個體都在相片中出現:一個在獨自參加足球比賽,一個在睡覺,一個在上廁所,還有一個在與一名基金會保安的打鬥中獲勝。

對象:SCP-1459
拍攝到的活動:被放置於其儲藏間中。
照片結果:出現了兩張照片。第一張可見攝影師正使用SCP-978擊打一頭杜賓幼犬。第二張則是一塊燕麥葡萄乾曲奇餅。燕麥葡萄乾曲奇餅是攝影師最喜歡的曲奇餅類型。

對象:SCP-1468-1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雕刻由亞歷山大‧致考爾‧史密斯所著的《第一女子偵探所》中的文字。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在細心觀察下發現SCP-1468-18位處一個物理條件更優良的環境中。

對象:SCP-160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花壇上。
照片結果:對象被重新組合成一張椅子,而且被攝影師坐著。

對象:SCP-172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跟攝影師談話。
照片結果:對象手持一袋金幣而且被一名未知的女性擁抱著。

對象:SCP-1759
拍攝到的活動:被存放於其機庫中。
照片結果:出現一個「可愛露西」人形的獨立實體,正向鏡頭飛吻。

對象:SCP-178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櫃中用後腿站立,嘗試從舷窗觀察外界。
照片結果:對象在Site 38的庭園中用其嘴部「咬著」一條棍,而且可以看見幾個不能辨認的人類,那些人是由硬紙板構成的。

對象:SCP-180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對象將攝影師的左邊鞋子藏在窗檯附近的一疊文件後面。

對象:SCP-184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進食時看著攝影師。
照片結果:與攝影師交配。而且好像在說些甚麼。

對象:SCP-185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機庫中被基金會人員清潔中。
照片結果:有幾隻死兔被丟入它的駕駛艙,對象的螺旋槳轉動的速度快得使其不可見。

對象:SCP-186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講述有關它對一個在緬甸領土內的中世紀十字軍幽靈的發現。
照片結果:對象在一個盛大的儀式中被大英帝國的維多利亞女皇頒發大十字勳章。值得注意的是,SCP-1867在照片中仍然維持著蛞蝓的外表,而「維多利亞女皇」和其他與會者皆是人類。

對象:SCP-1881
拍攝到的活動:被放置於其儲藏間中。
照片結果:SCP-1881被許多年齡、性別不一的小童圍繞著,所有的小童都看似手持著一些25分硬幣。
筆記:這可能反映了SCP-1881有某種程度的感知能力。

對象:SCP-1926-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坐在SCP-1926-1的其中一個個體的後面。
照片結果:一個未知SCP-1926-1個體,身體部分呈透明狀,正在將一名的未知男性小孩放到床上。

對象:SCP-1977-B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桌上面對相機。
照片結果:一名成年男性在用望遠鏡觀望夜空。該處並沒有任何光污染。該男子的外表與 █████ ██████ 的已知資料相符。

對象:SCP-2137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進行每週例行的清潔程序。
照片結果:派克‧夏庫爾正手持SCP-978並向眼部周圍被打腫、倒在地上的攝影師皺眉頭。
筆記:照片中出現了SCP-2137-1的樣本,包括在照片背面上書寫被辨認為[數據刪除]的歌詞,指要基金會為侵犯SCP-2137的私隱而受到懲罰。

對象:SCP-2337
拍攝到的活動:Eating a plate of gummy worms in the center of its containment enclosure.
照片結果:Inconclusive. Dr. Naismith, who supervised the test, later remarked the presence of a human face resembling that of Welsh musician Tom Jones.
筆記:Before it fully developed, the photo was stolen by SCP-2337, who then proceeded to shred the photo manually. When prompted to explain, SCP-2337 replied: "Apolojones of mine, friendola. Profound embarrassassins, cack! No what-newfangles of pussycats to be am thisward, no joséways."

對象:SCP-2273
拍攝到的活動:Sitting on his bunk, reading a novel shortly after his allotted social time.
照片結果:Two unidentified men of European ethnicity performing farm work as three women watch. The four oldest persons have a strong familial resemblance. The oldest man and oldest woman appear to be similar in age, as do the younger man and younger woman. The youngest woman appears to be SCP-191 as she would appear without her anomalous augmentations.

對象:SCP-2547-1
拍攝到的活動:Regurgitating water in exchange for an offering of peyote.
照片結果:Reclining on a pile of furs and addressing a collective audience of nine naked humans - one of whom has been identified as Agent Miller.

對象:SCP-2598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圍繞著其收容間中的照明設備不停轉圈。
照片結果:對象正與另一隻比較細小的飛蛾一同站在一棟微型的房子前。兩名對象看似皆戴上一個小型的頭盔。

對象:SCP-2703-1
拍攝到的活動:於實驗中與D-9845(女性,29歲)一同談話討論。
照片結果:兩名對象都身處一道大型金屬拱門之下,皆身穿白色長袍,且互相擁抱。背景中可見其他與SCP-2703-1外表相似的個體,並凝視著兩名對象。

對象:SCP-2735-4
拍攝到的活動:試圖移除頸上的電擊項圈。
照片結果:SCP-2735-4處於其收容間中並沒有任何活動,其頸上的電擊項圈亦已被移除。在其上半身可見有多處大型傷口,SCP-2735-1、SCP-2735-2、SCP-2735-3以及數名已知曾對SCP-2735進行研究的基金會員工皆在其收容間中。在其他SCP-2735個體身上亦能發現與SCP-2735-4相似的傷口。而相片中的基金會員工則看似快要溺斃。

對象:SCP-2735-1 及 SCP-2735-3
拍攝到的活動:待在其收容間中央,沒有任何動作。
照片結果:SCP-2735的收容間被一個巨大且未被確認的水體所取代。畫面中出現SCP-2735-1、SCP-2735-2、SCP-2735-3、SCP-2735-4以及多個未確認的SCP-2735個體。SCP-2735-1正在以某種不明物質建造一部機器。SCP-2735-2正在一大群SCP-2735附近發光。SCP-2735-3及SCP-2735-4位於其他SCP-2735個體的幾公呎以外,並且看似正在互相溝通。

對象:SCP-2918
拍攝到的活動:被存放於其機庫中。
照片結果:相片顯示SCP-2918以及Derek Kato 機長被幾個微笑的、疑帶有中東血統小孩包圍著。Kato 機長正抱著SCP-2918,並顯得釋然。

對象:SCP-2952
拍攝到的活動:Being petted behind the ears by Researcher Yew.
照片結果:SCP-2952 has shifted onto its back. Agent Davies is now scratching its underbelly.


對基金會人員和財產所進行的實驗

對象:Jack Bright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與 Clef 博士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討論。只有 Bright 博士被拍到。
照片結果:整個場景都發生了變化。地點在外面,背景是天空,前景是草地。相片的主題是一個雕刻著「Jack Bright,最終安息」的簡單墓碑上。

對象:Clef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離開與Bright的激烈討論。
照片結果:離開與Bright 博士的激烈討論。他的頭部被替換成一張舉起中指的圖片(與預期一樣,有Clef 博士的獨特性質。)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背景有一個穿著白色禮服的小女孩坐在一張桌子上,在扭動她的腳,臉上顯出百無聊賴的心情。該女孩的身份到目前還不清楚。
附錄:細心分析照片可以發現我們以前認為是女孩的鞋的物體其實是一對有光澤的黑色分趾蹄。

對象:一隻金色的倉鼠(名為Charles)和Fisher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Charles被Fisher博士的手托著。
照片結果:Charles在籠中睡覺。Fisher博士的手不見了。

對象:一張藍色的辦公室旋轉椅
拍攝到的活動:被放在而且面對房間的角落。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Klein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Klein博士在坐位中被拍到,他表現吃驚和表達了明顯的不滿。
照片結果:Klein博士坐在坐位中,表達了驚訝和高興的心情。畫面的中央有一個巧克力生日蛋糕。

對象:Simon Glass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坐在辦公室中撰寫一份心理報告,看起來心情平靜。
照片結果:對象在公園中坐在一張鋪好的野餐墊子上,一邊被一隻小獵犬舔他的臉一邊笑,周圍有Site 19和Site 17的人員,包括[已編輯]。全部人都在笑,在吃各種野餐食品和甜品,或者在進行悠閒的活動。

對象:Malfoss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Malfoss 博士坐在坐位中閱讀SCP-682的報告。
照片結果:Malfoss博士騎在SCP-682的背上在二戰戰場上奔馳,並用一把細長的武士刀屠殺士兵。
筆記:嘛,他只是在想如果我們可以控制SCP-682的話,我們會怎麼利用它。

對象:Gears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Gears博士站在服務大堂A-9,右手手持一份檔案文件夾,沒有表情的看著相機。
照片結果:Gears博士站在服務大堂 A-9,右手手持一份檔案文件夾。表情非常溫和。他的ID卡簽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基金會的標準條碼。
筆記:照片被Site的保安沒收,██████ ████被羈押。取回照片的要求被拒絕。

對象:King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King博士在休息室中站著,笑著面對相機。
照片結果:一粒蘋果種子的特寫。

對象:D-2319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閱讀一本[已編輯]色情雜誌並戴著一個由SCP-148製造的頭盔。
照片結果:照片出現模糊和扭曲的現象,可能包含一個裸體人形。在照片中央依稀可區分一個閱讀一本雜誌的人的輪廓。
筆記:結果似乎被心靈遮斷合金干擾。有關SCP-148的進一步測試已經被O5-█禁止。

對象:D-19831
拍攝到的活動:站在一個空房間中面向鏡頭,表情自然。
照片結果:D-19831站在一個精心佈置的房間中。他的懷中抱著一名嬰兒。D-19831與該嬰兒皆顯得十分喜悅。
筆記:其後D-19831承認該嬰兒為他一歲大的女兒。

對象:D-7294
拍攝到的活動:Seated in his cell.
照片結果:Subject is playing a makeshift cello, which appears to have been constructed from the body of a female mannequin. A second cello lies broken in the corner of the cell.

對象:Kald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Kald博士填寫著醫療文書,臉上擺出十分無聊的表情,其中一隻眼睛看向攝影師,眼眉中流露了憤怒的情緒。
照片結果:前景有一個穿著戰鬥服的男人,腸部的位置有一個傷口。背景的Kald博士向著該男子疾跑過去,一隻手提著急救包,另一隻手拿著手槍向某個人射擊。周圍的大部分事物都被火焰籠罩住。
筆記:……我知道我錯過了在外地工作的機會,但我不知道我的潛意識竟然會是這樣……充滿睾酮1的。--Kald 博士

對象:Trebuchet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Trebuchet 博士坐在坐位中閱讀事故報告 811-██。
照片結果:Trebuchet博士在其座位中睡覺。
筆記:呸。睡覺可以自己去[髒話刪除]。我有一大堆工作要做。~Trebuchet 博士

對象:Trebuchet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Trebuchet博士在連續89小時抄寫採訪記錄後昏了過去,口水在她的頭下面的紙張上形成了一個小水坑。
照片結果:Trebuchet 博士仍在抄寫採訪記錄。

對象:特工 "Mister" Bibs
拍攝到的活動:特工 "Mister" Bibs 站在 5233號檢查室中,嘗試說服研究人員說,在他們的實驗中SCP-███將被證明是危險的。
照片結果:Bibs和O5-█站在5233號檢查室外面,O5-█微笑著輕拍Bibs的背部。而在背景,研究人員上氣不接下氣但是卻鬆了一口氣。SCP-███亦被看見,並不像平常的[數據刪除]。
筆記:當最終結果證明我是正確時,每個人都覺得我會幸災樂禍。我只會在有人·生還·時幸災樂禍,十-分-多-謝。--Bibs

對象:研究助理 Corbette
拍攝到的活動:坐在座位中吃Corn Nuts。
照片結果:相片的內容最初被認為沒有變化,但研究助理 Corbette通知研究員說他在相片中桌面上的名牌由「研究助理 Corbette」變成「研究員 Corbette」。研究助理 Corbette對結果表示極度驚愕。

對象: Chelsea "Photosynthetic" Elliott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座位上撰寫一份有關SCP-697製造的植物的生活規律的報告。
照片結果:對象用一把珠寶商的放大鏡,雙手沒有保護的情況下檢查一塊SCP-697製造的植物的標本。對象沒有穿防護裝備,只穿了白袍。
筆記:當·然·我不會這樣做的。我不是一個白癡。難道一個女人不可以做夢?--Elliott博士

對象:V. A. Eisenberg к.т.н.
拍攝到的活動:在一些SCP-836的樣本上進行一系列實驗。
照片結果:照片顯示了一個山貓坐在一架付俄製'troika"雪橇,背景是在一片不起眼的、被雪覆蓋的原野。該雪橇被Crow 博士、Bright博士和SCP-953拖拉著。細心觀察可以發現該山貓持有一個"O5-13"的刻字標籤。
研究員Eisenberg拒絕對相片的內容作出回應。

對象:Garcia博士和Patel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兩人並排的站在一起,對著相機微笑。
照片結果:兩人面對面,互相掐著對方的喉嚨。

對象:Vang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Vang博士正在服用抗焦慮藥物。
照片結果:Vang博士背靠著一間收容室的門,手上握著一條鎖匙,而且在傻笑。前█████████ ████████████主管的臉被壓在門上的小窗上。

對象:研究助理Reject
拍攝到的活動:坐在座位上做文書工作。
照片結果:桌面被清空,坐椅也是空的。研究助理 Reject不見了。
筆記:似乎一張金屬製的桌子比那些老舊的更有個性。--██████ 博士

對象:研究員Mark Metzger
拍攝到的活動:他坐在休息區寫個人日誌。
照片結果:相片顯示了一張畫有SCP-085和研究員 Metzger擁抱的照片。
筆記:由於 ██████主管的命令,研究員 Metzger不再被允許探訪SCP-085並需要接受心理評估。

對象:初級技術研究員David Rosen
拍攝到的活動:審批申請表格。一名觀察員亦在房間中。
照片結果:他坐在座位中,閉上了眼睛。背後的窗也被打破。房間裡面沒有其他人。

對象:研究員Ford
拍攝到的活動:研究員Ford的臉上流露了驚嚇和恐懼的表情(研究員Ford在離開對Keter級的SCP-███的觀察時被嚇到。
照片結果:研究員Ford在一間收容室中觀察著SCP-███和攝影師。

對象:Mark Kiryu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Mark Kiryu博士坐在坐位中閱讀一疊文件。
照片結果:Mark Kiryu博士坐在樹枝上,閱讀一本有浮雕封面的巨大書本。SCP-1457停留在其頭上。

對象:Berggren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Berggren博士於上午10:54:00整在Site-19的自助食堂中吃第一口田園沙拉。
照片結果:Berggren 博士笑著和三角州藍調音樂家 ██████ ███████在上午10:54:00整吃沙拉。

對象:研究助手Fourier
拍攝到的活動:輕蔑地面向鏡頭。
照片結果:相片呈一片白色,只有一行文字「[已編輯]你」整齊的印在右下角。
筆記:謝啦。——██████博士

對象:Site主管Aktus
拍攝到的活動:站在研究員Conwell和Navarro 特工身旁,正在討論有關SCP-████的材質。
照片結果:對象身處戶外的一個看台最上排位置,並站在兩名男子中間。最矮小的男子正指著畫面以外某物大笑,另一人把雙手插進衣袋中,而Aktus則笑容滿臉。

對象:Cimmerian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正坐在其辦公桌上檢閱有關SCP-2091的特殊收容措拖。
照片結果:Cimmerian博士身在一處不能辨識的湖泊的碼頭中。同時亦能看見一名隨後確認為Cimmerian博士已故祖父的男子。Cimmerian博士手持一條大魚面向鏡頭而且兩人皆在微笑。

對象:Hu An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向同事發短信,內容關於其同事對超時工作的抱怨。
照片結果:Hu An博士被拍攝到正與其兩名弟弟一起(初級研究員 Hu Zhi和Hu Bao特工),互相側抱並對鏡頭擺動作。三人都面帶笑容。值得注意的是初級研究員 Hu Zhi似乎可以自行站立,照片中亦不見其義肢。三人都穿著紅色的服裝,Hu An 博士穿的是「長衫」2。照片中亦能看見紅色的裝飾品。

對象:Kilroy MacLeod特工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為夜間訓練作準備,繫上靴子的鞋帶。
照片結果:MacLeod特工正與其父親及弟弟圍坐於營火旁邊。值得注意的是MacLeod特工的父親於一宗交通意外中陷入昏迷,隨後死亡,此時MacLeod尚未被基金會招募,並被美國空軍調配至[已編輯]服役。

對象:收容專家Ne Enmeti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為SCP-███設計收容間。
照片結果:整個畫面都有所改變。Ne Enmeti博士正在操控一個大型的人型機械人與SCP-███戰鬥。在進一步分析後可見Ne Enmeti博士在向SCP-███發射機械人肩上的導彈的同時亦正在吃薄餅。
筆記:那個是墨西哥餡餅,不是薄餅!——Ne Enmeti博士

對象:Levy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與其他五人玩撲克,並手持梅花K和梅花A。
照片結果:桌上有梅花Q、梅花J、梅花10,以及另外兩張不能識別的卡牌,Levy 博士正在撈起一大堆籌碼。
筆記:老實說,有哪個玩撲克的不想要那種手牌?管他的,我還是贏了——Levy博士

對象:特工Davies
拍攝到的活動:Filing a report for an undisclosed SCP object.
照片結果:Subject is seen with the front half of SCP-2952 which was protruding through a hole through the office floor. Davies is seen caressing SCP-2952, and appears to be highly pleased.
筆記:I guess I really do love that dog. - Agent Davies

對象:特工Miller
拍攝到的活動:Preparing equipment for a collection mission
照片結果:Engaged in a firefight with soldiers wearing Nazi insignias
筆記:I watch too many war films, don't I? - Agent Miller

對象:Weppler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Discussing research regarding SCP-2842 with Dr. █████.
照片結果:a still frame from the music video of the song 'Never gonna give you up' by Rick Astley, showing the aforementioned singer.
筆記:I'm burning this picture. — Tonne博士

對象:Lisle Naismith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Eating lunch in the Site-59 cafeteria.
照片結果:Posing for a hunting picture with his daughter, Penny, in the Site-59 cafeteria. Both are dressed in orange vests and hats. Penny holds a youth-grade hunting rifle, while Dr. Naismith gives a thumbs-up as he holds the corpse of Researcher ██████████, who has sustained at least seven separate bullet wounds to the head.
备注:No hard feelings, I swear, he was just the first guy that came to mind. - Naismith博士

对象: Dr. Clinton
拍摄到的活动: Reading SCP-076-2's psyche profile while drinking tea.
照片结果: Dr. Clinton and SCP-076-2 engaged in a "lightsaber duel", with multiple O5s and Dr. Clef watching. Dr. Clinton appears to be winning.
备注: Completely unrealistic, I know, but I dare anyone other than Gears to look me in the eye and tell me they wouldn't like to fight Able with a lightsaber and win. —Dr. Clinton

对象: Junior Researcher Stevens
拍摄到的活动: Sitting in the cafeteria, waving at the camera.
照片结果: Subject is using a flamethrower to burn SCP-1048 and SCP-1048-A. SCP-1048-C is in 4 pieces in the background.
备注: I still wish I'd never heard about that bear, it gives me the creeps…

对象: Junior Researcher Hertz
拍摄到的活动: Trimming beard in men's lavatory.
照片结果: Subject, now with a comparatively larger beard, is seen kneeling over a large bronze-colored pot, whose unseen contents are copiously steaming. Subject is barefoot and clothed in what appear to be the Israelite priestly garments. Behind him is a low wall overlooking a small desert city. A number of similarly dressed individuals are also visible.
备注: I was just looking at the brazen sea? No qorbanot or anything? That's disappointing, but I'll take what I can get! —J. Researcher Hertz

对象: Clef博士 (再次拍摄)
拍摄到的活动: 向Kain教授讲述各种Keter级SCP。(Kain教授不可查看)
照片结果: Clef博士驾驶大型机械盔甲套装与SCP-682战斗。
备注: Clef博士后来辨识出该套装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UHEC, 或者称为“橙色套装”。

对象: Dr. Karchov
拍摄到的活动: Sitting in break room, facing the camera, wearing his Soviet era officers cap.
照片结果: Dr. Karchov standing behind a podium on a large stage speaking to a crowd of people.

对象: Area Director Ace
拍摄到的活动: Editing the document from her Tablet PC.
照片结果: Poses and surrounding objects were not changed, but it was toon rendered with some descriptive voices.


對與基金會無關的個人嚴格進行的實驗:

對象:威廉‧薛特納3
拍攝到的活動:在聖地牙哥國際漫畫展的討論會上談話。
照片結果:整個畫面都有所改變。對象穿著合身的星際艦隊隊長制服,並站在《星際爭霸戰》中進取號的艦橋上,明顯正在作出指示。大部分《星際爭霸戰》中的航員都正位於自己的工作崗位。艦橋上的電腦系統比起於劇集中的顯得更現代化。
筆記:說真的,有誰不想看到這樣?——██████研究員

對象:魯伯特‧葛林特4
拍攝到的活動:向小童分發免費的冰淇淋。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比爾‧蓋茲5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進行一場新聞發佈會。
照片結果:整個畫面都有所改變。對象坐在一部無法辨識、1980年代的電腦前,明顯正在編寫程式。史蒂夫‧賈伯斯6正站在他的面前,明顯正在與他爭吵。兩人看起來都寸步不讓,爭持不下。

對象:美國總統
拍攝到的活動:正在進行一場新聞發佈會。
照片結果:地點不變,但記者卻全部消失不見。對象與其家人正步行離開白宮,在他們背後的工作人員正手持他們的個人財產。對象表現出強烈的解脫感。

对象: Jeff Bezos
拍摄到的活动: Sitting at a desk.
照片结果: Mister Bezos is seen in the U.S. Bureau of Engraving and Printing7 destroying all of the machinery with a sledge hammer. Several prominen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igures are seen in the background kneeling in his direction wearing low-quality clothing bearing the Amazon logo.

对象: Manuel Neuer
拍摄到的活动: Attempting to block a free kick.
照片结果: No change, except the ball is flying towards Neuer's hands, rather than the side of the net, as originally photographed.

对象: Dr. Lachlan O'Hehir
拍摄到的活动: Eating a sandwich in the dining hall
照片结果: Dr. O'Hehir is eating a considerably larger sandwich, completely nude, with his feet up

对象: Site Director Harper
拍摄到的活动: Staring blankly at the camera.
照片结果: Pose is unchanged; however, Director Harper is dressed as a mechanic, and appears to be working in an automobile shop.


无关联个体的谨慎测试

对象: William Shatner
拍摄到的活动: Speaking during a panel discussion at Comic-Con.
照片结果: Entire scene has changed. On the bridge of the STOS Enterprise, wearing the appropriate Starfleet captain's uniform and apparently issuing instructions. Most of the STOS bridge crew are there at their assigned stations as well. The bridge computer systems appear much more modern than is recorded in the episodes.
Note: Honestly, who wouldn't want this? —Researcher ██████

对象: Rupert Grint
拍摄到的活动: Distributing free ice cream to children.
照片结果: Unchanged.

对象: Bill Gates
拍摄到的活动: Giving a press conference.
照片结果: Entire scene has changed. Sitting in front of an unidentifiable 1980s-era computer, apparently programming it. Steve Jobs is standing next to him, apparently arguing with him. Both men have a look of grim determination.

对象: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拍摄到的活动: Giving a press conference.
照片结果: In the same location, but the reporters are absent. He and his family are walking away from the White House, with staff behind them carrying most of their personal possessions. He has an expression of great relief.

对象: Jeff Bezos
拍摄到的活动: Sitting at a desk.
照片结果: Mister Bezos is seen in the U.S. Bureau of Engraving and Printing8 destroying all of the machinery with a sledge hammer. Several prominen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igures are seen in the background kneeling in his direction wearing low-quality clothing bearing the Amazon logo.

对象: Manuel Neuer
拍摄到的活动: Attempting to block a free kick.
照片结果: No change, except the ball is flying towards Neuer's hands, rather than the side of the net, as originally photograph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