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78後續實驗日誌

實驗日誌

記錄格式
對象:
拍攝到的活動:
照片結果:


與其他SCP進行的交互實驗

對象:SCP-014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坐在它的椅子上。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04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唱機轉盤上被研究人員發問問題。
照片結果:對象被替換成它的封套。

對象:SCP-05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放在 ██████████特工的桌上。
照片結果:在照片中對象以SCP-978的外貌出現,並有一張由對象產生的照片。在照片中對象以SCP-978的外貌出現,並有一張由對象產生的照片,永無止境地重覆。顯微鏡觀察顯示該現象在第12層後便因為太過微小而不能對更深層進行觀察。

對象:SCP-05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一本填色簿上填顏色。
照片結果:對象在田園背景中騎在SCP-682的背上;SCP-682的頭上戴著一個鮮紅色的蝴蝶結和穿著碎花連衣裙,跟SCP-053喜愛的衣著相似,還有在爪上塗上了鮮豔的粉紅色指甲油。成年人類都存在,但五官模糊不清。

對象:SCP-06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掛在 ████博士浴室中的一個掛勾上。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066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被轉移到一個新的收容室。
照片結果:對象位於一名未知個體被剖開的胸膛中,其他器官均被移除。SCP-066的「眼睛」和卷鬚塑造出一個類似「笑臉」的物體。

對象:SCP-07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Site-17的自助食堂中用膳。
照片結果:一個種植了各類植物的小農場,其中大部分並非原產於地球。各種馴養動物在背景中四處遊蕩。

對象:SCP-079
拍攝到的活動:實驗請求被O5-█拒絕。
照片結果:實驗請求被O5-█拒絕。

對象:SCP-08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笨手笨腳的在擺弄一輛畫出來的車輛。
照片結果:對象在忙於做同樣的事情,但是,照片卻將085描繪為一名三次元的人類。

對象:SCP-086-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的電話聽筒離開了它的聽筒架,同時Margrave博士和Kosciuszka博士正在討論最近的研究到對象的解剖學。
照片結果:一名男性(已被辨認為年輕的[刪除]博士)當在解剖SCP-086-1和-3時忙於做同樣的事情。
筆記:SCP-086已經表示了所有模仿[刪除]博士行為的惡意個體可以欺騙基金會,同時亦有能力欺騙SCP-978,除了具備對科學的好奇心外。

對象:SCP-105
拍攝到的活動:實驗請求被O5-█拒絕。
照片結果:實驗請求被O5-█拒絕。

對象:SCP-16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收容室中進食一隻兔子。
照片結果:對象在被辨認為名為[刪除]的小鎮的環境中進食一隻兔子,該地是第一次捕獲SCP-160的地方。

對象:SCP-16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區中繪畫。
照片結果:對象在與其畫作內容相似的環境中與另一名同類進行互動。
筆記:將該照片的一份用紫外線吸收性墨水印出的複印本交給SCP-163,對象連續兩天拒絕交出照片。

對象:SCP-16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放在桌上。
照片結果:一名未能確認的男性青年正在用SCP-168計算幾頁數學方程式;而且可以見到課本(課本標題包括「複雜數學」、「困難的數學」和「需要你的計算機計算的數學」)。

對象:SCP-17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站在其收容室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176中的個體,從第3.1秒至第11.3秒的循環中拍攝。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們使用裝置工作。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1):[數據刪除]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2):[數據刪除]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3):[數據刪除]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4):正在親吻研究員#2。
照片結果:(無法識別身份的研究員#5):使用上廁所。

對象:SCP-18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被矇住眼睛的情況下於Site 19的自助食堂進食晚餐。
照片結果:對象在[刪除](位於[刪除]的一個小鎮中的餐廳,該地是基金會將SCP-187帶走並收容的地方)用餐,SCP-187沒有被矇住眼睛,可以觀察到對象有營養不良的跡象,表示SCP-187尚未完全康復。食物並沒有任何變化。

對象:SCP-239
拍攝到的活動:實驗請求被O5-█拒絕。
照片結果:實驗請求被O5-█拒絕。

對象:SCP-26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走廊上。
照片結果:整條走廊都被日元硬幣填滿,高度約有 160cm;SCP-261只有上半部分可見。

對象:SCP-315-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透過屏幕與 ████ ██████博士進行採訪。
照片結果:屏幕空白一片。
筆記:所以...這是否證明了它希望被人遺忘?或是因為SCP-978不能感應到它?我好像忽略了某些東西,我知道是的。--████ ██████博士

對象:SCP-33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室中將自己編織在一起。
照片結果:一個裸體的女人,被辨認為留鬚的、被皮草覆蓋著的 Solomon博士,在用SCP-337洗澡。

對象:SCP-344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它的收容櫃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39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演奏小提琴。
照片結果:對象在檢查SCP-978;可以看見攝影師的身體殘缺不全,小提琴的頸部在其軀幹中突出。

對象:SCP-411
拍攝到的活動:坐在news bank的前面
照片結果:一位年輕的男性人類(推測為SCP-411)正坐在看似腦機介面(例如NERvGEAR)的未知的裝置裡,並有另外15人也坐於相似的裝置裡。
筆記:不管它是什麼東西,它還是不存在的。--████████ 博士

對象:SCP-41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用塑膠湯匙進食基金會口糧。
照片結果:對象在賭場中進食牛排。在桌上亦可看見一疊撲克籌碼。

對象:SCP-42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停留在一本由羅伯特‧喬丹編寫的《世界之眼》的複印本中。(The Eye of the World by Robert Jordan)
照片結果:在一個堆滿書籍的房間的角落有一個人在讀書,即使只能看見從一疊厚厚的皮革封面書後面伸出的雙手。

對象:SCP-45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Site-19的自助食堂哭泣。
照片結果:SCP-451在Site-19的睡眠區的床位上保持清醒,周圍被其他工作人員包圍著。SCP-451擺出一副放鬆的心情。

對象:SCP-49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幫助研究員搬運實驗室設備。
照片結果:相片沒有改變,除了SCP-492擁有現實人類的外表。

對象:6個SCP-504樣本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預先擺放在一個碗中準備進行實驗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516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經清洗後被擺放在車庫中。
照片結果:對象被擺放在一個草原的樹下,雀鳥飛落於其主炮,花朵在其底盤下生長。

對象:SCP-51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固定於牆上。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524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棲息地啃食鋼樑。
照片結果:在其棲息地啃食鋼一塊花崗岩磚塊。

對象:SCP-52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清潔自己。
照片結果:對象在清潔自己;SCP-529的全身可以被看見。

對象:SCP-53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播放其唱片。
照片結果:對象被擺放在一個沼澤中的一條木頭上,對面是Kermit the Frog;Kermit 正在《布偶電影》中的開幕部分手持一個五弦琴。

對象:SCP-54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玩一個填字遊戲。
照片結果:[數據刪除]和幾個被辨認為基金會人員的個體。

對象:SCP-54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它的玻璃容器中喝一盤水。
照片結果:對象在吃一隻變色龍。

對象:SCP-54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靠著玻璃容器中一棵樹磨擦其後腿。
照片結果:對象正在交配。

對象:SCP-57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橫放在其收容箱中。
照片結果:[數據刪除]
筆記:無論如何,它看起來就好像SCP-573確實有感知。--Bright 博士

對象:SCP-59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玩積木。
照片結果:SCP-590的臉部貼近相機,充滿著整張照片。對象的手在按著相機鏡頭的鏡片。它的口部張開,眼睛充滿淚水。

對象:SCP-60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清洗耳朵時被遏制。
照片結果:對象死在殘缺不全、幫助對象洗耳的人員屍體旁邊。

對象:SCP-64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預先擺放在其收容箱中準備進行實驗。
照片結果:對象被擺放在意大利████。周圍有大量擁擠的人群,它們都在哭泣且雙手都被切斷,14人被辨認為基金會人員;19人被辨認為現任和前任的意大利政治人物。

對象:SCP-66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向相機擺姿勢。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66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飲用其晚餐。
照片結果:對象自由地行走,沒有被拘束。

對象:SCP-68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收容在其收容槽中。
照片結果:SCP-682周圍被幾個屍體包圍住,並正在攻擊攝影師。
筆記:嘛,這是可預測到的。--Valence博士

對象:SCP-80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小牧場內嬉戲。
照片結果:對象被微笑的人類所撫摸、擁抱,其中一人跨坐在其背上。

對象:SCP-81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看著相機。
照片結果:一個高度、體型和面容與SCP-811相同的女人 ,頭髮上結上了一條黃絲帶,並穿著一條藍色吊帶裙。

對象:SCP-88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一本筆記本上書寫。
照片結果:一個寫有每一位以前及現任從蘇聯獨立後擔任立陶宛國會議員的人的姓名、電話號碼、出生時的體重(以克為單位)的列表。

對象:SCP-88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另一本筆記本上書寫,在上一個實驗的稍後進行。
照片結果:一份寫有人名的列表,以倒序排列,初步確定為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出席者。
筆記:當向SCP-887展示這些照片時,它表達了對此行為的謝意;以及請求定期被拍攝以使它能從寫作的限制中恢復過來;要求正在被考慮當中。

對象:SCP-89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室的寫字桌上閱讀一本未分類的醫療指南。
照片結果:SCP-978被發現在SCP-890的前方的寫字桌上。SCP-890在轉動其眼睛並看向收容室的門。
筆記:當SCP-890看到相片時,它表示了雖然它絕對不會「對一個病人那麼無禮」,但它「並沒有時間去應對一個憂鬱病患者」。

對象:SCP-914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兩次實驗期間被閒置。照片顯示了914的操作台和兩個大隔間。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對該照片的細心分析顯示914的旋鈕指向在「超精加工檔」後的第六個設定。該設定的標籤無法閱讀。

對象:SCP-966-1至-4
拍攝到的活動:966-1:在966-2附近移動;966-2:在地上休息;966-3:用其舌頭清潔自己的爪子;966-4:在房間中走來走去。
照片結果:966-1:與966-2交配;966-2:被餵給一隻鹿的屍體;966-3:偷偷接近一名未知身份的人類;966-4:在一個像叢林的環境中休息。
筆記:這似乎證明了雖然SCP-966擁有類似人類的身體,但它們並沒有人類程度的智商,而且只擁有與其他動物相近的簡單欲望。

對象:SCP-978
拍攝到的活動:對著一塊普通的鏡(在男性房間4B中)。
照片結果:初級研究員 ███████坐在辦公室中。在門上可以看見該研究員的名稱。

對象:SCP-978
拍攝到的活動:對著一塊普通的鏡(在研究室 12C中),由遙距裝置操作,在視界內沒有任何有感知的生物。
照片結果:相片沒有顯影。第二和第三次嘗試的結果相同。

對象:SCP-99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進食一碗M&M's。
照片結果:對象包裹著攝影師,攝影師笑得歇斯底里。

對象:SCP-104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他的它的收容庫中。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SCP-105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水箱中被餵食。
照片結果:對象在其水箱中被餵食大量的食物。

對象:SCP-106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棲息地中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對象在森林環境中的一棵塌樹上凝視著一盆在它手上的植物。它的斧頭染滿了血。

對象:一個SCP-1216個體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站立在Site-144的一張鋼製桌子上。
照片結果:對象與幾個其他幾個同類個體嚥食桌子和相機。桌子和相機破碎成碎片,表面上有鏽漬。
筆記:這可能表明了它是有感知的...

對象:SCP-1284-1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相片過度曝光;無法看清細節。所有SCP-1284-1個體的照片同樣過度曝光。

對象:SCP-1285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坐在其收容室內。
照片結果:相片沒有改變,除了SCP-1285的根部包裹著自己使其看起來像一個奧斯卡雕像。

對象:SCP-137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恐嚇攝影師說會將他大卸八塊。
照片結果:一個被辨認為儲存了SCP-1370收容櫃的地下室的廢墟,而且該廢墟暴露在地表上。在受油污污染的雨中,大量生鏽的發條裝置佈滿地上。除了有一個由喉管和齒輪組成的塔伸向滿月外,煙霧掩蓋了天空的其他部分。 沒有任何SCP-1370的蹤跡。

對象:SCP-1454-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觀看一場電視播送的[刪除]對[刪除]的足球比賽。
照片結果:SCP-1454的全部四個個體都在相片中出現:一個在獨自參加足球比賽,一個在睡覺,一個在上廁所,還有一個在與一名基金會保安的打鬥中獲勝。

對象:SCP-1468-1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雕刻由亞歷山大‧致考爾‧史密斯所著的《第一女子偵探所》中的文字。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在細心觀察下發現SCP-1468-18位處一個物理條件更優良的環境中。

對象:SCP-160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被擺放在花壇上。
照片結果:對象被重新組合成一張椅子,而且被攝影師坐著。

對象:SCP-1728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跟攝影師談話。
照片結果:對象手持一袋金幣而且被一名未知的女性擁抱著。

對象:SCP-1783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其收容櫃中用後腿站立,嘗試從舷窗觀察外界。
照片結果:對象在Site 38的庭園中用其嘴部「咬著」一條棍,而且可以看見幾個不能辨認的人類,那些人是由硬紙板構成的。

對象:SCP-180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接受訪問。
照片結果:對象將攝影師的左邊鞋子藏在窗檯附近的一疊文件後面。

對象:SCP-1849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進食時看著攝影師。
照片結果:與攝影師交配。而且好像在說些甚麼。

對象:SCP-1850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機庫中被基金會人員清潔中。
照片結果:有幾隻死兔被丟入它的駕駛艙,對象的螺旋槳轉動的速度快得使其不可見。

對象:SCP-1867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在講述有關它對一個在緬甸領土內的中世紀十字軍幽靈的發現。
照片結果:對象在一個盛大的儀式中被大英帝國的維多利亞女皇頒發大十字勳章。值得注意的是,SCP-1867在照片中仍然維持著蛞蝓的外表,而「維多利亞女皇」和其他與會者皆是人類。

對象:SCP-1926-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坐在SCP-1926-1的其中一個個體的後面。
照片結果:一個未知SCP-1926-1個體,身體部分呈透明狀,正在將一名的未知男性小孩放到床上。

對象:SCP-1977-B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在桌上面對相機。
照片結果:一名成年男性在用望遠鏡觀望夜空。該處並沒有任何光污染。該男子的外表與 █████ ██████ 的已知資料相符。


對基金會人員和財產所進行的實驗

對象:Jack Bright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與 Clef 博士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討論。只有 Bright 博士被拍到。
照片結果:整個場景都發生了變化。地點在外面,背景是天空,前景是草地。相片的主題是一個雕刻著「Jack Bright,最終安息」的簡單墓碑上。

對象:Clef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離開與Bright的激烈討論。
照片結果:離開與Bright 博士的激烈討論。他的頭部被替換成一張舉起中指的圖片(與預期一樣,有Clef 博士的獨特性質。)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背景有一個穿著白色禮服的小女孩坐在一張桌子上,在扭動她的腳,臉上顯出百無聊賴的心情。該女孩的身份到目前還不清楚。
附錄:細心分析照片可以發現我們以前認為是女孩的鞋的物體其實是一對有光澤的黑色分趾蹄。

對象:一隻金色的倉鼠(名為Charles)和Fisher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Charles被Fisher 博士的手托著。
照片結果:Charles在籠中睡覺。Fisher 博士的手不見了。

對象:一張藍色的辦公室旋轉椅
拍攝到的活動:被放在而且面對房間的角落。
照片結果:沒有變化。

對象:Klein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Klein 博士在坐位中被拍到,他表現吃驚和表達了明顯的不滿。
照片結果:Klein 博士坐在坐位中,表達了驚訝和高興的心情。畫面的中央有一個巧克力生日蛋糕。

對象:Simon Glass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坐在辦公室中撰寫一份心理報告,看起來心情平靜。
照片結果:對象在公園中坐在一張鋪好的野餐墊子上,一邊被一隻小獵犬舔他的臉一邊笑,周圍有Site 19和Site 17的人員,包括[刪除]。全部人都在笑,在吃各種野餐食品和甜品,或者在進行悠閒的活動。

對象:Malfoss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Malfoss 博士坐在坐位中閱讀SCP-682的報告。
照片結果:Malfoss 博士騎在SCP-682的背上在二戰戰場上奔馳,並用一把細長的武士刀屠殺士兵。
筆記:嘛,他只是在想如果我們可以控制SCP-682的話,我們會怎麼利用它。

對象:Gears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Gears 博士站在服務大堂 A-9,右手手持一份檔案文件夾,沒有表情的看著相機。
照片結果:Gears 博士站在服務大堂 A-9,右手手持一份檔案文件夾。表情非常溫和。他的ID卡簽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基金會的標準條碼。
筆記:照片被Site的保安沒收,██████ ████ 被羈押。取回照片的要求被拒絕。

對象:King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King 博士在休息室中站著,笑著面對相機。
照片結果:一粒蘋果種子的特寫。

對象:D-23192
拍攝到的活動:對象正閱讀一本[刪除]色_情雜誌並戴著一個由SCP-148製造的頭盔。
照片結果:照片出現模糊和扭曲的現象,可能包含一個裸體人形。在照片中央依稀可區分一個閱讀一本雜誌的人的輪廓。
筆記:結果似乎被心靈遮斷合金干擾。有關SCP-148的進一步測試已經被O5-█禁止。

對象:Kald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Kald 博士填寫著醫療文書,臉上擺出十分無聊的表情,其中一隻眼睛看向攝影師,眼眉中流露了憤怒的情緒。
照片結果:前景有一個穿著戰鬥服的男人,腸部的位置有一個傷口。背景的Kald 博士向著該男子疾跑過去,一隻手提著急救包,另一隻手拿著手槍向某個人射擊。周圍的大部分事物都被火焰籠罩住。
筆記:…我知道我錯過了在外地工作的機會,但我不知道我的潛意識竟然會是這樣…充滿睾酮[註2]的。--Kald 博士

對象:Trebuchet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Trebuchet 博士坐在坐位中閱讀事故報告 811-██。
照片結果:Trebuchet 博士在其坐位中睡覺。
筆記:呸。睡覺可以自己去[髒話刪除]。我有一大堆工作要做。~Trebuchet 博士

對象:Trebuchet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Trebuchet 博士在連續89小時抄寫採訪記錄後昏了過去,口水在她的頭下面的紙張上形成了一個小水坑。
照片結果:Trebuchet 博士仍在抄寫採訪記錄。

對象:特工 "Mister" Bibs
拍攝到的活動:特工 "Mister" Bibs 站在 5233號檢查室中,嘗試說服研究人員說,在他們的實驗中SCP-███將被證明是危險的。
照片結果:Bibs和O5-█站在 5233號檢查室外面,O5-█微笑著輕拍Bibs的背部。而在背景,研究人員上氣不接下氣但是卻鬆了一口氣。SCP-███亦被看見,並不像平常的[數據刪除]。
筆記:當最終結果證明我是正確時,每個人都覺得我會幸災樂禍。我只會在有人·生還·時幸災樂禍,十-分-多-謝。--Bibs

對象:研究助理 Corbette
拍攝到的活動:坐在座位中吃Corn Nuts。
照片結果:相片的內容最初被認為沒有變化,但研究助理 Corbette通知研究員說他在相片中桌面上的名牌由「研究助理 Corbette」變成「研究員 Corbette」。研究助理 Corbette對結果表示極度驚愕。

對象: Chelsea "Photosynthetic" Elliott
拍攝到的活動:在其座位上撰寫一份有關SCP-697製造的植物的生活規律的報告。
照片結果:對象用一把珠寶商的放大鏡,雙手沒有保護的情況下檢查一塊SCP-697製造的植物的標本。對象沒有穿防護裝備,只穿了白袍。
筆記:當·然·我不會這樣做的。我不是一個白癡。難道一個女人不可以做夢?--Elliott博士

對象:V. A. Eisenberg к.т.н.
拍攝到的活動:在一些SCP-836的樣本上進行一系列實驗。
照片結果:照片顯示了一個山貓坐在一架付俄製'troika"雪橇,背景是在一片不起眼的、被雪覆蓋的原野。該雪橇被Crow 博士、Bright 博士和SCP-953拖拉著。細心觀察可以發現該山貓持有一個"O5-13"的刻字標籤。
研究員 Eisenberg拒絕對相片的內容作出回應。

對象:Garcia 博士和Patel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兩人並排的站在一起,對著相機微笑。
照片結果:兩人面對面,互相掐著對方的喉嚨。

對象:Vang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Vang 博士正在服用抗焦慮藥物。
照片結果:Vang 博士背靠著一間收容室的門,手上握著一條鎖匙,而且在傻笑。前█████████ ████████████ 主管的臉被壓在門上的小窗上。

對象:研究助理 Reject
拍攝到的活動:坐在座位上做文書工作。
照片結果:桌面被清空,坐椅也是空的。研究助理 Reject不見了。
筆記:似乎一張金屬製的桌子比那些老舊的更有個性。--██████ 博士

對象:研究員 Mark Metzger
拍攝到的活動:他坐在休息區寫個人日誌。
照片結果:相片顯示了一張畫有SCP-085和研究員 Metzger擁抱的照片。
筆記:由於 ██████主管的命令,研究員 Metzger不再被允許探訪SCP-085並需要接受心理評估。

對象:初級技術研究員 David Rosen
拍攝到的活動:審批申請表格。一名觀察員亦在房間中。
照片結果:他坐在坐位中,閉上了眼睛。背後的窗也被打破。房間裡面沒有其他人。

對象:研究員 Ford
拍攝到的活動:研究員 Ford的臉上流露了驚嚇和恐懼的表情(研究員 Ford在離開對Keter級的SCP-███的觀察時被嚇到。
照片結果:研究員 Ford在一間收容室中觀察著SCP-███和攝影師。

對象:Mark Kiryu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Mark Kiryu 博士坐在坐位中閱讀一疊文件。
照片結果:Mark Kiryu 博士坐在樹枝上,閱讀一本有浮雕封面的巨大書本。SCP-1457停留在其頭上。

對象:Berggren 博士
拍攝到的活動:Berggren 博士於上午10:54:00整在Site-19的自助食堂中吃第一口田園沙拉。
照片結果:Berggren 博士笑著和三角州藍調音樂家 ██████ ███████在上午10:54:00整吃沙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