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79
bunny.JPG

SCP-979照片.

项目编号: SCP-97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被怀疑曾暴露在SCP-979之下的人必须进行精神鉴定。SCP-979本身应该被收容在一个长宽高都大约五(5)米的铁丝笼(塑胶地板)中。由于SCP-979并不产生废物,其根本不需要寝具。然而,SCP-979应被每日给予150毫升的饮用水以防止其脱水。同时SCP-979被允许拥有一(1)个笼子栖身,其中包含了中形到大形的任何颜色的塑料兔科成员,其一般在宠物店有售,以供陪伴。SCP-979应被一个隐藏的摄像头二十四(24)小时监视。如果SCP-979的行为发生任何改变,请向3级或更高级人员报告。

描述: SCP-979是一个会动的兔子陶瓷雕像。SCP-979显示出与传统兔科成员之间的微妙差异,包括但不限于通过面部表情的变化反映出情绪,这与人类的表达情感的反应能力一致。SCP-979缺少合理的结构,它的耳朵和后腿太长太大,因此正常运动变得极为困难。SCP-979的行为显示出其拥有一些知觉,但一般只对任何与恐惧有关的刺激和/或回避反应做出回应。任何其他反应必须向3级或更高级人员报告。

SCP-979会发出高频噪音以示对任何刺激的反应。噪音的大小与SCP-979的痛苦成正比。接近SCP-979会引起所有感官通感,其通常会在4小时后变得明显并在大约3周后逐渐增强。接近SCP-979已被证明会加速通感的恶化程度。然而录音却不能复制其效应,因此噪音被认为不是主要导致通感原因。第一个受影响的感觉通常是听觉,原因未知。暴露于SCP-979的人员倾向于把噪音描述成低语,沙沙声并有触感,目标人员还会尽可能避免一切接触。这种影响通常在暴露10分钟后开始出现。

在一(1)周内,暴露于SCP-979会造成至少三(3)种感官通感。尽管,哪三种感官因人而异。某种程度的精神病的出现会使这一阶段恶化,但暂不知道这是否是由通感引发的精神困扰引起的,或是有其他原因。记录中唯一暴露于SCP-979的人员(这里标记为SCP-979-V1)把这种症状描述为一种类似于高度焦虑的症状,一个想象实体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触碰其皮肤的重复幻想尤其严重。这种症状在夜晚变得异常强烈。对象把这种感觉描述为一想象实体用数只手上下抚摸着他的身体。

在大约两(2)周后,由SCP-979引起的症状会传播到所有感官,尽管某些感官比其他的受到了更少的影响,这取决于病人本身。在SCP-979-V1中,以前反复想象的实体变成了痴迷的对象,并且SCP-979-V1在胜率很低的情况下依然尝试去攻击实体。所有对想象实体外观的询问都没有成功。SCP-979-V1试图在严重失眠后自杀大约██次。此外SCP-979-V1说上述幻想实体现在几乎在舔自己的皮肤,其他类型的接触有亲吻,触摸和[数据删除]。然而SCP-979-V1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被触摸过。

在第三(3)周,通感现象在所有器官继续恶化。SCP-979-V1在处理各种信息时极端困难,并经常导致由感官超负荷引起的感官阻断。SCP-979-V1会经常表现得和SCP-979一样,并且会在进入紧张状态前试图与幻觉交流。之后,病情将不会恶化,直到第五(5)周,目标的躯体上会出现大伤口,器官将被从体腔内拔除。尚不知SCP-979-V1的伤口来源。

SCP-979在智利,██████被发现。SCP-979在████████博物馆的一次展览中被列为特殊展品并挂名于一位叫The Kind Man的艺术家。在新闻报道了幻觉和一次大规模通感后,基金会收容了此项物品。

附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