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81

项目编号:SCP-981

项目等级:Safe (或Euclid,等待进一步的实验)

特殊收容措施:自从将SCP-981-2保存在SCP-981-1中并锁在一个至少1cm厚的铜盒内,放置于一间标准物品收容间后,SCP-981没有表现出其影响范围的进一步扩大。申请使用该SCP需要3级或更高等级人员的批准。

如果要将SCP-981-2从收容区移出,必须将其转移到一个移除所有媒体设备且至少4m*4m(原文如此)的房间内,而且在转移过程中必须保证该房间上方、下方和四周相邻的房间也被清理。所有工作人员在进入房间前都要将身上具有记录功能的设备移除以防万一。任何被发现包含潜在的Keter级SCP信息的媒体都应被立即隔离。

描述:SCP-981由两部分组成。SCP-981-1是一个可追溯至20世纪20年代后期的金属胶卷筒,有着符合其存在时间的损坏。它被贴上一个以西班牙语写成,表示其由布宜诺斯艾利斯电影实验室拷贝的标签,上面写着‘236-大都市’(236 – Metropolis)。在标签上的其它文字因严重破损而无法阅读,但可以看出描述的是一个名字和一个很短的笔记,且笔迹与标题不同。SCP-981-2被放在该容器中。SCP-981-2是一个环绕着柯达全色硝酸纤维电影胶片的卷筒轴,放映的影片为由Fritz Lang编写的16毫米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
电影和容器上并没有可以将它们从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批量生产给电影院的同类物品中区分出来的特殊标记或标志。

当SCP-981的两个部分都被放置于一个包含一部故事片的存储设备旁时,该设备中电影的情节将发生改变,且改变后的影片与之前该电影播出过的任何版本都不相同。试验证明SCP-981的作用范围为1.93m,改变所需的时间则是随机的。当电影被移除后两个组件都没有表现出异常。已经证实没有真人演员的抽象电影和动画电影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SCP-981由伪装成德国第九国境防卫队(GSG-9)队员的两名基金会特工从博物馆夺走,并对外声明该电影是一个重要证物。目前项目安全地存放在收容设施中。已与2008年重制版本仔细地校对和检查。该电影的结尾处多处了一个长约40s的额外场景,处于机器人玛利亚被烧死在火刑柱上的场景与最终的教堂的场景之间。该场景描述了Fröhlich的角色Freder穿过一条小巷并发生小巷尽头被一扇白色木门阻挡。他对出口被关上表现出少许惊讶,但还是打开门并走了出去。之后一个场记板标明 ‘My Lord! I’m near the Cathedral!’门的特征与SCP-249十分相似。

基金会员工于██/██/██在柏林Deustsche Kinemathek电影博物馆的一次与博物馆的所有人们关于采购储存设备会议后的非官方参观中发现了SCP-981。当与馆长讨论储存技术时,在████的████事件发生时的位置的附近发现了该SCP。馆长表示在一栋大楼下一间曾经被用作学生宿舍的地下室的书橱上发现了项目,当时项目搁置在1939年电影《The Bad Sister》的胶带的顶上。因为Bette Davis在电影中的最后一卷出现并用刀捅Sidney Fox,所以博物馆认为那份电影拷贝是个恶作剧而没有保留。

(节选自对特工██ ███访谈记录981-A1)
██████博士:他们做了什么?

特工██ ███:他说他们处理掉了最后十分钟的内容并用剩下部分做修复练习。我问拷贝是不是还在他们那里,但他说已经烧掉了。他还说“那个令人作呕的玩意完全不值得保留”,并认为那东西是原本住在那的年轻人为了做恶作剧而放在那的。

██████博士:他是否描述了胶带里的内容?

特工██ ███:他说前面的内容没什么问题,直到大卫扮演的角色的妹妹的未婚夫向他提议的那个场景。取而代之的是他妹妹不停地翻找抽屉直到她发现了一块一端被磨尖、就像打火石一样的白色石头。然后他冲进了她妹妹的房间,在他妹妹的身上造成了几百个细微的伤口,同时用枕头蒙住她使她窒息。下一个场景中Sidney Fox毫发无损地走出房间并向镜头微笑,同时屏幕转至演员表。

██████博士:你确定他说是白色的?因为这个描述与SCP-034很像。

特工██ ███:没错,他很肯定是白色的。如此看来,SCP-034是这一系列的一部分。

(访谈结束)

进一步的实验应在严格的标准下进行:任何表露出模因或视觉性的危险SCP的视频都应被立即处于安保状态直到被销毁;观看视频的D级人员必须由一名1级安保人员监视。电影的内容应汇报至负责停止重放录像的安保人员,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应立即处决该D级人员。

981-2.jpg

由巴斯特·基顿主演的1927年电影‘大学’里截出的一帧。在这帧后不久,基顿把桶丢向那两位演员,使他们身上沾满了黑色黏液。然后他在[数据删除]之前崩溃的哭了出来。

实验测试记录:
实验981-1A:
日期: ██-██-████
媒体:’It’s a Wonderful Life’,1946,胶片电影。现在被称作SCP-981-A
分歧点:██:██
详情: Clarence扮演的角色没有宣读他的名言“每当一个铃铛响起,一个天使都将展开他的羽翼”(‘Every time a bell rings an angel gets their wings’),而是轻拍着Jimmy Stewart的背部说“就八秒钟,这一点也不疼。”Falls Stewart扮演的角色没有跑向Bedford,而是进入了一座无中生有的玛雅金字塔,并在接下来的三分钟内不断地在房间之间奔跑,直到他找到了一个表面呈浅绿色的房间。需要注意的是影片使用的是黑白胶片。该房间墙壁上布满了小字。他捡起一块小石头并开始划掉部分字迹。在每一次划墙时房间都会颤动,同时灰尘从天花板上下落,就如同发生地震一般。他不停地划墙直到屏幕转至演职员表。

实验981-1B:
日期: ██-██-████
媒体: ‘Manos: The Hands of Fate’,1966,家用录像系统(VHS)。现在被称作SCP-981-B.
分歧点:██:██
详情:在电影结局Master 面对Michael时,与找到Michael和他的家人的一般结局不同,他们都【数据删除】了。Master落在他的膝盖上并在房间内摄像机的范围外的地方开始祈祷。在屏幕完全变暗之前Master的身体变得模糊不清,就像被失灵的聚光灯照射一样。同时他哭叫到“我就知道会这样!”之后他跌落倒了另一边,鼻子和眼睛都开始流血。屏幕转到演职员表。

实验981-1C:
日期: ██-██-████
媒体: ‘蝙蝠侠:黑暗骑士’, 2008, DVD. 现在被称作SCP-981-C.
分歧点:██:██
描述:希斯莱杰所饰演的小丑被吊起并上下转动的场景被剪切直接转到蝙蝠侠离开的场景,该场景与普通版本并无区别。但在影片最后莱杰朝着摄像机并说:“你们不明白,不是吗?2000?你们甚至还没开始。”之后他拿出一把明亮的蓝色█████████和一把刀,把刀片横穿过他的喉咙并将██████浸泡在他的血液里。之后他逐渐变得透明并从视野中消失,而 克里斯蒂安·贝尔 原本在结尾的演讲被新的演职员表所代替,而且演职员表里面的所有人员的名字都被替换成“你们还没开始”( ‘You haven’t even started’)。

附录:虽然该SCP有泄露基金会档案的危险性,但它也能给出那些未被发现的SCP的有关信息。作为一个具有潜力的搜索工具,需要尽快建立使用它的相关规定。谨慎使用可以使基金会受益匪浅。但在此再次申明:如果媒体中包含了已经被确认的、可能具有模因性质的或是Keter级的SCP,那么该媒体必须立即被隔离;绝不允许与媒体类的SCP进行交互实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