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92
thisistheplace.jpg

发现SCP-992区域的照片的存档

项目编号:SCP-99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程序:SCP-992被收容于Site-77的Euclid级别SCP人形生物收容室。收容室内不存在任何窗户或自然光源。房间内放有几盆小盆栽,由特定人员照料。SCP-992可要求特定的性质温和的植物。SCP-992所作出的其他任何请求都必须否决。如需将动物暴露于SCP-992的效应下以完成实验,必须保证环境可控。禁止与SCP-992交流,而且如发现任何对象与SCP-992交流,此对象需接受一次全方面不定形的评估。SCP-992测试中不使用D级人员。

描述:SCP-992是一个较老的澳洲本土男性。身高1.2米,体重95公斤。SCP-992声称57-71岁左右。然而,对象在65岁时接受收容后再无出现变老的迹象。SCP-992会尝试与访问收容室的每个人都进行谈话。这些对话一般都是对象描述他的无据可考的预言能力,以及与来访者进行深奥的哲学辩论。

当自己独处时,SCP-992 会尝试和不同形态的植物群以及/或动物群进行交流,并在某些时候在跟它们交流的时候会声称接收到预见性影像。SCP-992会和他交流的动植物保持单向对话,这种对话通常会持续几个小时。如果SCP-992在询问对话的主题,这些主题通常暗指一些模棱两可的尚未发生的自然事件;同时他一直声称已预言各种各样广为人知的自然灾害。然而这些都是不可靠的。

当SCP-992能观察到任何天气情况时,看着SCP-992的人的感知会受到改变。这些人可以观察到不寻常以及荒谬的天气和气象活动。这种效应在受影响的人不再目视SCP-992之后,会持续10-30分钟。当处于效应之中时,对象无法通过名字认出任何人包括他们自己。

受SCP-992影响的对象的观察记录
我们坐在房车1的床上闲聊。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开车开了一段时间很无聊。然后我看到了这个本地人走上了公路。他脚上什么都没穿,他的脚看上去全是伤。我想问他怎么了的时候有颗水滴打在我身上。现在想来,这个地方在内陆中部,当时一点云或者别的东西都没有。

所以我们转身看这个人,然后他往上一指。看了他几秒,然后我看着他指的地方。有这么一块白……黑云。很难解释……很难描绘……但尝试想象一块云,把它自己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拿起来卷在自己身上,跟毛毯似的。看着就像给云里的生命保暖一样。在此之后第二滴水滴滴下来之后,燃烧开始了。

这些水滴除了看起来充满锈蚀以外看起来就像雨滴。就像有人在卷裹着的云上慢悠悠地开着一辆破烂老爷。这些水滴看起来很热,当这些水滴打在身上的时候感觉就像烧了起来——不是那种骤热烧伤,更像是火候过老的燃烧,就是当你竭尽一生穿过沙漠后获得的那种,深埋于皮肤深处的那种燃烧。它从未离去……有时你会忘记,觉得它已经离你远去。当你这么想的时候,身上会开始发痒。痒得狠了,你挠的时候,太阳和时间和老去的时光全部同时蜂拥而出。

我们逃得很快,在这一切发生之后再也不想在这周围逗留。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引起的这一切,或者他只是警告我们,但他知道。你可以从他的皱纹里以及他皮肤上斑驳的老茧看出这种感觉。他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SCP-992在澳洲中部Alice Springs地区附近的一个小镇被发现,原因是SCP-992的效应影响到了当地的特工后被上报。这些报告对村庄的调查源于SCP-992成为了小镇的领导层一员,声称对村民的生命和他们的世界观有着神一般的影响力。在向特工证明他的能力后,SCP-992被收容。此后对所有目击者进行记忆清除,并散播SCP-992是一个骗子的掩盖性言论。

事故报告 #992-C 01/17/1949:一级人员当时在观察SCP-992和桉树的对话。当问到对话内容时,对象回答“她(桉树)非常沮丧,而且难以言喻。我也没办法完全描绘那样的景象。”

那位人员注意到那棵桉树几天后死去了。

附录992-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