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基金会
评分: +13+x

像往常一样,你起床,洗漱,然后去上班,然后祈祷今天安稳的度过。但在你挤一号线时,一条信息发到了你的手机上: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你知道今天注定不平静了。


你跟着指引,走到那个早已废弃的设施。身边的特工手中的格洛克甚至没有上膛,似乎这件事他已经经历了很多遍了,平静,难以察觉。

穿过几条昏暗的走廊,天花板漏下些水来,青苔爬满墙头。设施已经无法追寻相关资料,只知道这是第一次基金会改革的历史遗留物,历史早已抹去了一切。你一脚踩下去,几只老鼠惊慌逃窜,楼道已成为各种无家可归的生物的家园。残存的发电机组年久失修,灯光时隐时现。地上散落的资料似乎是这里有人生活过的唯一标志。

“你不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了吧。”你望向特工,他似乎在想什么,或许与这次任务有关。

“嗯。”特工的漫不经心反而加深了你的紧张感。你深吸一口气。

“那,这次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他望向你,眼神中似乎隐隐有一种怜悯,“但,相信我,你现在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

“转过身,回去,然后忘记这一切。”

“为什么?”

“没有更多了,真的没有了。”

你没有追问,陷入了沉默。

作为一个新提拔的高级研究员,上面指派的高级任务你当然不会拒绝,那些老人仗着自己的资历,对着谁都指指点点。所以和所有人一样,你纵然有一身热血却无处施展,迅速提升地位是你目前最想要的,也是必须要的。为了这一目的,可以铤而走险。

你的童年并不快乐。你的父母都是基金会高级职员。在那个年代,基金会的每一次收容都极其危险和困难,高级职员往往需要冲在最前面,加之基金会刚成立,事务繁杂,你的父母基本没有时间顾家。你是一个人长大的,这也直接导致了你极其要强、冷静的性格。很不幸,你的母亲在你五岁时于一次收容失效中丧生,父亲因为基金会大革命被卷入漩涡,在一场离奇的爆炸事件中失踪。后来,通过基金会福利系统,大学毕业的你顺利入职,利用专业背景当了名研究员,之后一路晋升,到了现在这个地位。

“到了。”特工简短的一句提醒,将你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这是一个食堂。桌子早已生锈,上面同样分布着青苔。配菜室的黑暗深处不可见,如同你的处境。

在食堂深处,一盏孤灯亮着,灯下一个男人端坐在桌上,脸上戴着几何体组成的面具,或那就是他的脸。他身着与你相同的研究员工作装。他的面前摆着一个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的精致餐盘,餐盘中竟是一个刚烤好的面包。但吸引你的可不只是这诡异的场面,而是男人身旁堆成堆的红色收容箱。

说实话,你并不知道此次任务的真正目的。任务概要上说“与POI交易并收容异常”。

但鬼才信任务概要。

“走吧。”你招呼了特工一声,向桌边走去。男人仍然一动不动,似乎没有觉察你的到来。

绕过红色收容箱,你在桌边坐了下来。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对方突然开口,声音沉稳。

“嗯,所以您准备的…”你并没有在意,只是按规章行事。

男人指了指身旁的箱子:“在这。”

“这么多吗…好吧,您的条件是…”

特工突然从身边拿出了一个被锁的严严实实的手提箱,递给了男人,你这才注意到特工手里一直拿着它。

“那,我们走了。”你正想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特工突然竖起手势示意停止,走到手提箱旁边,熟练的一个个打开。编号EN173,编号EN096,编号CN044……所有打开的箱子内部散发出一片对应编号的异常形态的血雾,之后迅速穿过墙壁飞出。

你想冲过去阻止他,被男人抓住手臂。你坐下。

“你在干什么。”你严厉的斥责特工,“停下,你在违反收容规定。”

“你要知道,一开始这些就不准备带回去。”男人说。

“我就知道这次任务不简单。”你瞪着那个男人。

“不不不,很简单,只是为你们提供工作而已。或者说,制造异常。”

你反应过来。“多久了?”你问道。

“很长时间了。”男人的话中带着笑意。

“为什么?”

“我只能告诉你。”男人话中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其实这个世界不过是个局,一个彻头彻尾烂到根子里的骗局。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你们所谓的“异常”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

“这不是常态吗?守护常态是我们的责任……”

“你能在基金会的任何一篇文献中找到常态这个词吗?基金会从未真正定义过‘常态’。何谓常态?”

“不,按照你的逻辑,异常会被重新定义,可是……”你突然明白了。

“你猜对了。”男人大笑,“基金会在很早之前确实是一个为了大众安全收容‘异常’的组织。而我们则是他们的对立面,不为自身利益,只为向世人揭开世界的真面目,将那些‘异常’带到人类世界。我们两个组织互相对抗,直到那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

“基金会大革命。”

“嗯。之后,重组基金会开始和我们合作。具体内容就是我们提供异常,或者说这个世界原本的样子,给他们,他们以此向人类社会勒索,让人类社会为他们效力,即使大部分人仍蒙在鼓里。就这样把人类圈养在所谓的常态的牢笼里,让他们永不自知。从中获利的监督者们倒也没忘了我们那一份,各取所需。整个世界都在我们手中。”

“那些收容失效,那些死去的英雄,这也是你们的计划?”你双眼直视着眼前的男人。

“从来都没有英雄,孩子,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人类社会感到恐惧而精心谋划的。”男人似乎很欣赏这一切。

没有预料的暴怒,也没有崩溃,深深的寒冷浸透了你的心,只有无助。

这时,特工完成了工作。他回过身,将手中的格洛克上好膛,放在桌上。

“我见过你之前的人,只有你能够淡定到现在。你不是第一个,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选择一个吧,加入我们,或者,”男人指着桌上的枪,“自行了断。”

那一刻,你所有的梦想都只是空口胡谈,在利益面前,这些都不值一提。基金会,从来没有也不会有什么英雄。


数年后

食堂,箱子,研究员,特工,带着面具的男人,一点没变。只是那个拿着枪的人,是你了。

“选择一个吧。”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一条信息发到了你的手机上,你背过身查看。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N/A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001的广泛性。“破冰”行动已在全球同步秘密执行,由各SCP-001的现任员工执行。对SCP-001的全面无效化正在全面推进。当前“破冰”行动执行情况:收网阶段。

描述:SCP-001为一覆盖全球的异常组织,于编号001/project/01事件后,该组织已全面转为反对常态类异常组织。该组织通过截止人类对常态的认识并丑化其为“异常”以此对人类社会进行要挟,胁迫其达到自己的目的。该组织极度危险,被认为阻碍到了当前常态的存在与人类科技的发展。

“破冰”代号CN0892,你的任务是击毙对方组织会见员。

沉默。

沉默。

沉默。

“请把枪拿过来。”男人等的不耐烦了。

子弹已上膛。

“枪拿过来,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男人的声音咄咄逼人。

子弹已上膛。

你举起枪,对准了男人。

子弹已上膛。

“为什么?”男人像数年前的你一样发问。

子弹已上膛。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自己的决定。”你面无表情。

子弹已上膛。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男人笑着。

子弹已上膛。

“是的。”你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

枪响在空旷的食堂中不断的回响。男人的身躯从椅子上滚落下来。那一枪直接击中了头部。

“结束了?”你问向自己。一旁的研究员惊魂未定。你摘下男人的面具,这一幕出乎你的意料。

这幅面孔与你记忆中父亲的面孔几乎一致。

你还未反应过来,一封短信发到了你的手机上。

“破冰”行动完成,我方已控制全部SCP-001站点。

代号CN0892,请立即前往最近的站点,接任管理工作,维持异常收容,确保与SCP-001时期一致。收益归你所得。

你笑了笑。如果数年前的事情只是将你狠狠地打趴在地,那这次,你终于死了。

你举起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至少,你可以做个好梦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