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02
评分: +8+x

项目编号:SCP-CN-00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的纸质载体和磁盘载体应该被储存在标准SCP保险箱内,搜寻到的任何其他副本应当被就地焚毁。禁止安全级别5级以下人员阅读项目。

  • 项目载体SCP-CN-002-1,人类,已经死亡,其遗体经鉴定不需特殊收容措施,目前保存在Site-CN-12的冷库中,应做好交还给████大学的准备。注意保持遗体仪容的体面。
  • 项目载体SCP-CN-002-2,人类,已被异地收容于Site-CN-12的6m*6m标准收容室,收容室内设有经过量子加密的通讯装置与议会进行联系。议会成员以外任何人员不得与其交谈。应当确保对象除以上条例以外的基本人权得到保障,并提供优质的饮食及尽量舒适的起居条件。对象自身基本不可能导致出现收容突破风险,且其体内植入了导航芯片,如有外因导致收容所事故,应当将保障对象的生存作为首要优先事项,但应当避免其与社会中受过高等教育者进行长期接触。

描述:SCP-CN-002是一个算法,对其功能的简要描述为:输入有关人类个体以及其所处的法制条件的所需相关数据,输出对于该人类个体在相应法治条件下未来是否会蓄意进行刑事犯罪行为的预期。到目前为止大量秘密社会观察实验及大数据系统统计表明该预测的准确率高于99%。

  • SCP-CN-002-1(F████·██),被收容前职业为████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主要研究方向为社会学博弈论,据信是SCP-CN-002的创造者。SCP-CN-002-1于2016年10月8日死于衰老导致的多器官衰竭,享年107岁,已没有任何亲人在世。
  • SCP-CN-002-2(C███ ████),被收容前职业为律师,美国籍,据信在过去两年间与SCP-CN-002-1有过密切交往,并且试图使用与SCP-CN-002相关物品与事件资料作为呈堂证供,被发现和制止后被移交并受到基金会的收容,原案件由基金会派遣法律方面专业人员进行接手,目前已经结案,没有异常。
  •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相关人物可能为项目载体,记为SCP-CN-002-3(W███·██·███),SCP-CN-002-4(█·█·S████),人类,分别为美国参议院与最高法院的重要人物,目前尚无法进行收容,但应当保证他们处在基金会外勤特工的秘密监视下。

这个项目大概是基金会收容的最不像异常的东西,我在想也许你们中有些人会对我们所收容的这件物品感到奇怪——虽然不论如何总会有一个“最不像异常的东西”,但是也许我还是应该向你们提供一个简单的解释。
简单来讲,就是如果公众知道并且普遍相信有这样一种算法的存在,他们就会认为政府早就应该能预见犯罪行为的发生——当然,也就应该在发生之前阻止它们。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对一个人进行预测可能并不困难,但是谁又知道应该去预测哪些人呢?如果预测所有人——你们知道,中国有13亿人口,美国也有4亿之多,这个算法也绝不是什么简单的算法,即便保守地说,进行数量如此之大的工程也会让一个国家的财政支出翻倍;而且即便我们进行了预测,在进行干预的时候,条件就改变了,使结果变得不可预知,特别是在这种干预大规模地进行的时候,结果可能已经完全不同了——新的犯罪又会产生,甚至可能比干预前更多;我们现在无法找到一个使干预反馈循环收敛的方法,更不用说要防止有人为一己之利反而利用它的问题了。
而显而易见的,就算把上面这番话告诉那些一般民众,也不能阻止那些情绪激动的受害者们把那些犯罪行为使他们承受的损失更多地归咎于他们的政府和执法部门,特别是当加害者没有能力给予他们足够的赔偿的时候(他们通常如此);这会使政府和法律的威信下降,从而进一步造成犯罪率提升,如此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你们有些人或许觉得这没什么,都是危言耸听,小题大做,觉得人们只会嘴上说说,事实上还是会按以前的做法跟活法;但是我们这些专业人士得出的结论是只要经过足够长的时间,这将会发展为一个非常糟糕的社会效应——具体有多糟糕?我没法跟你们再详细的说明,即便说了你们也听不懂——总之,基金会智库的评估结果非常不乐观。
至于为什么我并不担心把这些告诉你们,是因为我相信你们不会把问题怪罪到基金会头上,毕竟你们都应该清楚你们自己就是基金会的一员——退一万步来讲,如果你犯了事,我们就会找到你,惩罚你;基金会不会跟你讲道理,这里只有规则与处置。
基金会很小,因此我们的“政府”比外面的更有力。
——Journal ████████博士 基金会外事部法律顾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