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23
评分: +5+x

项目编号:SCP-CN-02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事件023-1发生后,SCP-CN-023的特殊收容措施已经重新编写。SCP-CN-023-B附近部署了一所暗哨(两人),当有SCP-CN-023-C个体接近SCP-CN-023-B时安保人员应该用麻醉枪将个体击倒,再给其服用F级短期失忆药,以暂时停止该个体到达SCP-CN-023-B的念头。

如果因天气或其他原因,SCP-CN-023-C个体未能够被阻止,个体成功开始转化过程,特工人员到达现场之后应使用暗哨柜子里存储的电锯将该个体与SCP-CN-023-B分离,然后向医疗站点G-04请求后援。由于SCP-CN-023-C个体转化完成的部位不会流血,建议人员最好从脚部将个体与SCP-CN-023-B切割分离。但是,SCP-CN-023-C个体转化的部位依然能够感觉到疼痛,如果其个体的发音器官还未被转化,建议人员佩戴隔音耳塞。

如果SCP-CN-023-C转化成功或者因其他原因无法接受全面████治疗并重新引入社会,SCP-CN-023-C个体应将被处决,之后相关部门将会通知SCP-CN-023-C附属的山寨该个体不幸在山里遭遇老虎。

描述:SCP-CN-023-A原先是一颗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资源冷松(Abies ziyuanensis)。项目位于██山岭的山顶峰,比其他当地同类的树木要大,曾高达47.32米。虽然██山岭密林围绕,SCP-CN-023-A附近20米之内没有任何其他的大型树木。SCP-CN-023-A曾会用未知的方式来干扰接近项目的人的大脑,起到消除杂念的作用,让人感到“平静愉悦”。因此,SCP-CN-023-C因宗教信仰原因曾经常来到项目面前打坐冥想并进行宗教仪式(详情见附录081-██)。事件081-1之后,SCP-CN-023-A原先的异常效果均消失。

SCP-CN-023-B是SCP-CN-023-A在事件023-GC-3(详情见附录081-01)中遭到雷劈后留下的树桩,高度为0.62米,最长直径为0.90米,被雷劈暴露的表面积为0.53平方米。虽然SCP-CN-023-B表面组织一部分受到了毁坏,实验与长期的观察证明项目依然存活。SCP-CN-023-B对SCP-CN-023-C生命体有异常的效果。该效果从不会影响到非SCP-CN-023-C个体的生命。

SCP-CN-023-C是对一个曾经生活在SCP-CN-023-A附近的█个山寨里的民族的总称,其自称为“阑伊”(汉译,国际音标:[ɬan˧ nʲɪp˩˥])。由于其地理位置和与当地其他民族的文化交流,SCP-CN-023-C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归类为苗族其中的一个小分支,但是大多数SCP-CN-023-C人口拒绝该分类。基金会相关部门的研究调查也表明阑伊族拥有自己独立发展的历史、文化、语言、并且可能有异常的出身来源(详情见附【数据删除】

根据确认,SCP-CN-023-C中的某个随机个体会进行自主性的上山行为。在此行为持续情况下,没有确认到类似休憩的行为,直到该个体到达SCP-CN-023-B。到达之后,SCP-CN-023-C个体会站到SCP-CN-023-B之上,举起双臂朝天,尽量保持不动。如果SCP-CN-023-C个体在大约半小时内不与SCP-CN-023-B断开接触的话,该个体就会进入一种昏迷状态,眼睛将会失去控制并不停歇地追踪面前任何移动的对象。同时,SCP-CN-023-C个体也会开始大声用阑伊语下意识庄严地重复一句话,其大意由宋博士翻译为“母予吾命,吾今还之”。进入该状态后,个体的骨肉与衣着服饰就会从下身往上开始转化为与SCP-CN-023-B相同的木头结构,接触SCP-CN-023-B的部位会与其融合。如果SCP-CN-023-C个体不能够及时与SCP-CN-023-B分离的话,那么在大约5小时之后个体就会完全转化并与SCP-CN-023-B合为一体,身体相当于SCP-CN-023-B的树杆,手臂则会像树枝长出松针,皮肤也会像松树外皮变得粗糙,并随着时间会慢慢盖住眼睛和其他外表器官。在个体的发音器官转化并失效之前,SCP-CN-023-C不会停止说话。同时,实验表明在被完全转化前,SCP-CN-023-C个体的大脑会一直保持正常运转。如果SCP-CN-023-C个体在转化完成之前从转化未完处被强制分离,该个体就会在转化未完的接口流血,大多数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基金会人员目前所有试图阻止SCP-CN-023-C上山找SCP-CN-023-B的警示均无效。虽然SCP-CN-023-C均被说服SCP-CN-023-B附近有虎窝,SCP-CN-023-C的异常状态貌似是隐藏在基因或者潜意识里,因此不管本身是否情愿,SCP-CN-023-C个体最后还是会失去理智而去寻找SCP-CN-023-B,实验也表明服用失忆药也对此无效。同时,虽然SCP-CN-023-B的位置为保密,SCP-CN-023-C在异常发作之后上山之后总是能够在约三小时内到达SCP-CN-023-B。介于以上原因,将SCP-CN-023-C全部迁移到其他的居住地的计划正在被上交审讯。将SCP-CN-023-C处决的方案已被相关部门否决。

已批准可参考的附录:

附录023-03(事件023-GC-3):198【数据删除】,原SCP-CN-023在一场暴雨中遭到雷劈,导致主茎倒塌与根部分离。两天后,工作在阑伊族██寨的中国籍语言学家宋博士注意到一位阑伊族的中年女子自己上山并成功地与遗留的树桩化为一体。在宋博士去██市报告该事件时被基金会特工拦截并纳入进基金会。随后,SCP-CN-023被重新分类为SCP-CN-023-A与SCP-CN-023-B,阑伊族则被记录为SCP-CN-023-C,新的特殊收容措施开始实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