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32
评分: +51+x

项目编号:SCP-CN-03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已知的SCP-CN-032个体被收容在其生长地,使用带有照明设施的塑料大棚将个体与外界隔离。人员每日将提供给项目数额在10元以内的硬币和纸钞,并隔7天进行一次浇水。

外勤特工应持续巡视江苏省,浙江省和四川省内的高速公路,寻找新增的SCP-CN-032种群。在SCP-CN-032数量多于35株的情况下,经过3级人员批准后,可以将部分个体从原地移除,并将其交与生态收容站点-CN-190的温室保管。

描述:SCP-CN-032是对超过100株桑树(Morus alba L.)的统称。项目生长在江苏省,浙江省与四川省的主要公路附近,其主干上长有一张有着人类特征的脸,并表现出了感知力和一定程度的智能。SCP-CN-032展现出了不寻常的抗旱抗涝能力,以及高于普通树木的自愈速度。

SCP-CN-032的异常性质,主要在长度为6-8月的周期中展现出来。周期开始时,10-15棵SCP-CN-032个体将在夜间发芽,并在一小时内完全长成成体。此过程中,数十个缺少五官,身穿破烂衣物的幼年人形实体(以下称为SCP-CN-032-1)会出现在新长出的SCP-CN-032附近,手中持有砍刀和斧头,并反复使用此类工具攻击项目,切断其枝条和裸露在土壤外的根须。

停止攻击后,SCP-CN-032-1会把双手放在伤口部位,体内爬出大量家桑蚕(Bombyx mori L.)。此类实体(以下称为SCP-CN-032-2)会通过树皮上的创口进入SCP-CN-032体内,在过程中分泌出酸性物质,腐蚀周围的木质结构。随后人形实体便消失。

SCP-CN-032个体通常在白昼期间保持沉默,但会向着路边经过的车辆和行人发声。其发声内容通常为叙述其经受的疼痛,和乞求财物与食物,并偶尔会通过歌唱换取施舍。项目会要求人员将财物放入主干上人脸的口中。其嘴部随后关闭,在20-30秒后重新开启,内部的财物则完全消失。

28-31天后,SCP-CN-032个体会在夜间开花,结出尺寸不一的果实。对果实的解剖显示,其内部有着之前放入项目口中的财物。果实在完全成熟后掉落在地,而此时,SCP-CN-032-1会再次出现,将果实放入其体内。

随着SCP-CN-032-1接近项目,SCP-CN-032-2开始从树干上人脸的口中爬出。SCP-CN-032-1会收回一定数量的SCP-CN-032-2,而剩下的SCP-CN-032-2个体则会爬到项目的叶面上,开始进食。SCP-CN-032在此过程中表示出了极大的不适和痛苦。进一步的研究表明,所乞讨到的财物总价值,与被收回的SCP-CN-032-2数量成正比。

进食完后的SCP-CN-032-2个体会通过树干上人脸的嘴部,爬回项目体内。随后SCP-CN-032-1个体再次消失,而此周期开始循环。值得注意的是,在乞讨的财物数量有着明显减少的情况下,SCP-CN-032-1不会收回SCP-CN-032-2,并且被观察到将更多的个体释放到树干上。

历史:在█/██/2015,成绵高速附近的一果园内发生纵火案。赶到现场的警员拘留了一名站在屋顶上,情绪激动的男子。对象反复声称“园子里的树成精了”和“树周围有鬼”,并自称为照看果园的雇工。在调查过程中,警员听到了未被完全烧毁的数株SCP-CN-032个体发出的呻吟和求救声。

公安局内的基金会外勤特工随后再次前往调查,并发现了3株存活的SCP-CN-032个体。所有目击者被施以了A级记忆清除,而基金会的前台企业从李██,该地产的所有者处购买了果园。目前为止,已有7个SCP-CN-032群体被在渝昆高速、成渝环线、泸蓉高速、以及成都绕城高速附近发现并收容。

附录CN-032-1:采访记录

采访者:2级研究员吴惠兰

受访对象:SCP-CN-032个体

前言:以下是针对位于四川省成都市的种群中,一株SCP-CN-032个体的采访。研究员随身带有15元人民币。

<开始记录>

吴惠兰研究员:早安,SCP-CN-032。你愿意跟我聊聊吗?

SCP-CN-032: 那-是…我的称呼?(吸气声)好-好啊。但不能聊太久…

吴惠兰研究员:你有名字吗?

SCP-CN-032:(停顿10秒后)我…我不能说。

吴惠兰研究员:为什么?

SCP-CN-032: 痛。会痛。(对象的叶片颤抖了数下)已经快忘光了。求您发发善心,可怜可怜我吧。

研究员拿出了三个1元硬币,放入项目主干上的口中。

吴惠兰研究员: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SCP-CN-032:弄断了(无法辨认)…戳瞎了(无法辨认)…必须受罚…好痛,跟他们一样痛。

吴惠兰研究员:请问“他们”具体指谁?

SCP-CN-032:小娃儿们。

吴惠兰研究员:你是在说SCP-CN-032-1个体吗?那些攻击你的-

SCP-CN-032发出数声尖叫。采访暂停了23秒。

SCP-CN-032:求求您,不要再问了。他们不让我说。那些虫子会咬我。

吴惠兰研究员:好吧。那些蚕——SCP-CN-032-2,平时也会攻击你吗?

SCP-CN-032:会。它们知道讨钱的门路。牙尖得很,一咬下去—(颤抖)报应,都是报应。那些娃娃成了厉鬼,来报仇了…

吴惠兰研究员:放进你口中的钱,也是那些蚕运走的吗?

SCP-CN-032:是的。(呜咽)别再问了。可怜我就多给点儿吧。不然他们又会放虫子吃我。

吴惠兰研究员: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需要多少钱,才能够让全部的蚕都被SCP-CN-032-1收回去?

SCP-CN-032:怎-怎么可能够…(低声呻吟)身子里总会有虫子。一直在咬,逼着我讨钱—(抽泣声)现-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研究员给该株SCP-CN-023个体提供了10元纸钞。

吴惠兰研究员:谢谢你。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的话,这次采访就到此结束了。

SCP-CN-032沉默了34秒。

SCP-CN-032:我想死。您(无法辨认)—

SCP-CN-032的叶片再次剧烈地颤抖起来,并高声尖叫了大约3分钟。接下来的2小时内,项目没有对任何交流尝试和外界刺激作出反应。此株SCP-CN-032个体重新发声后,拒绝向研究员描述自身的经历,并表现出了强烈的抑郁倾向。

<结束记录>

附录CN-032-2:对SCP-CN-032个体的X光照射显示,其内部有着许多SCP-CN-032-2个体腐蚀出的孔洞,并在内壁上观察到了类似虫卵的黏附物。在靠近主干顶部的位置有一碗形空洞,直径约为9厘米,能观察到其中储存的钱币和纸钞。

进一步的观察显示,SCP-CN-032-2展现出了部分社会性生物特征。长度大于6厘米的SCP-CN-032-2个体会分泌出一种半透明的粘性物质,将财物黏附在头部增生的几丁质甲壳顶端,然后将其运输到碗形空洞内。长度小于6厘米的SCP-CN-032-2个体则使用自身的咀嚼式口器,附着在被挖出的通道内壁上,负责产卵和使用丝线将虫卵包裹起来。

在被此类生物所寄宿的SCP-CN-032个体做出不当行为1时,所有附在树体内部的SCP-CN-032-2个体会释放大量复杂有机酸。其成分目前未知,但pH值约为3.3,并会导致SCP-CN-032个体经历与神经性毒剂中毒相似的症状。

在SCP-CN-032的开花期,康德计数器检测到了周围休谟指数的剧烈变动,主要集中在树干内部的碗形空洞附近,很可能由一现实扭曲效应或空间异常造成。此段时间内,X光照射设备无法拍摄到其内部的图像。

附录CN-032-3:在█/██/2017,SCP-CN-032-1出现在了一个新增的SCP-CN-032群体2中,而人员观察到了两名拿着木工凿3的SCP-CN-032-1实体在项目的表面上凿出文字。平均每株SCP-CN-032实体上被刻下了7-9个字。 文字摘录如下:

《明律》卷一九《刑律二·人命·采生折割人》:“凡采生折割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为从者斩。”

以恶制恶,以善报善。

即使这个世界遗忘了你们,我依然会卷起袖子,替你们血债血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