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44
评分: +36+x

项目编号:SCP-CN-04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44被置于一个长2米,宽1米,高1米的钢制容器中,容器上附有标准密码锁。人员在任何时刻都不允许以肉眼直接观测SCP-CN-044。对项目的测试需要两位以上3级人员授权批准。测试开始之前,经过专业认知危机抗性训练的人员应负责将其运输到实验场地,并将项目表面的文字遮挡起来。

描述:SCP-CN-044是一个长1.8米,宽0.7米,高0.7米的透明玻璃水缸,底部有着大量划痕和磨损。项目的其中一面玻璃板外侧,有着用粉色油漆写下的潦草字体。其中能够辨认并被反复重复的词句有:“我很好”,“一切顺利”,和“没关系”。

SCP-CN-044的异常效应会在被肉眼直接观测时展现出来1。其底部的一角将涌出含盐量约为0.7%的水,并填满整个容器。此过程会持续2-3分钟。受影响的观测者将会走近项目,仔细观察上面的文字,但没有其它行为上的改变。

SCP-CN-044上的文字被证实带有视觉认知危机效应。在2-3小时后,个体会受到驱使,前往项目的所在地2。在过程中被阻止的个体,显现出了程度不一的焦虑和攻击性,在与SCP-CN-044之间的距离小于200米的情况下尤其强烈3

走到SCP-CN-044前的个体会感受到强烈的悲伤与恐惧感,并反复在其周围徘徊。停留于项目附近超过5分钟的个体,将会产生幻视,在容器底部看到一个躺卧着的人形实体(以下称为SCP-CN-044-1)。所有情况下,该实体的外表都与受影响者身边已经逝去,或遭受过严重心理创伤的个体相似,并且脸部表情十分扭曲痛苦。对SCP-CN-044-1的持续观测会导致时长不一,与该个体有关的记忆闪回,而少数受影响者报告自己以此人的视角经历了所有记忆。在该实体所模仿的个体已经死亡的情况下,SCP-CN-044-1会有着对象濒死时的外形,包括一切伤痕和外表上的变化。

此状态下的受影响者完全无视一切外界的交流尝试,而约有45%的个体会试图进入容器内部,或者将幻视中的实体从SCP-CN-044中移除。在任一身体部分进入水中后,受影响者会消失。高速摄像机的录像表明,某个无形的实体似乎握住了个体浸入水中的肢体,然后用力将其拉进容器内。

24-48小时后,SCP-CN-044内的水体表面会出现一个由油性颜料组成的人形轮廓4,并在水中扩散开来。在失去形体前,人形轮廓被观察到做出类似挣扎和抽搐的动作,进一步加剧了颜料在水表面扩散的速度。出现的人形轮廓的总数,和进入SCP-CN-044内的个体数量一致。对颜料成分的检测显示,其组成和一般油性颜料相似,但含有人类DNA。颜料中所检测到的DNA,也与消失的受影响者符合。

如果在最后一个受影响者进入项目后,30天内没有新的个体观测到SCP-CN-044,其内部的水会自动以每分钟0.2升的速度清空。此过程中,容器周围能够听到来源不明的微弱喘息声,呻吟和笑声,有██个声音和已知的失踪个体吻合。

历史:201█年夏季,基金会潜伏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省███县公安局内的特工,在一个月内报告了58起失踪案件。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失踪者全部参加过该县内的一场现代艺术展览。有23位个体最后被目击的位置处于此展览所在的画廊附近,而8名失踪者为画廊的员工。

当地的基金会探员伪装成公安民警前往此地点,试图搜寻异常事件的来源。在被允许查看监控录像后,探员在视频中找到了12名失踪者,和指挥三名工作人员将一件展品搬出建筑外的某名女性,但因为画廊内部摄像头数量过少且遭到杂物遮挡的缘故,未能发现具体的线索。对画廊员工的询问表明,录像中出现的女性名为邓██,因为经济问题和与画廊管理者的纠纷,在两天前将自己的艺术作品从画廊内撤出。根据此线索,特工前往了对象所居住的公寓,并发现了SCP-CN-044。

当时项目内的水体表面被大量油性颜料覆盖。邓██不在屋内,但SCP-CN-044内部的玻璃上采集到了邓██和大部分失踪个体的指纹。人员从缸底回收一块塑料腕表,和对象所佩戴的眼镜。推测对象已经进入容器内部,并因异常效应消失。

11名特工和收容小组人员受到了项目异常效应的影响,其中有3人在运输与收容SCP-CN-044的过程之中进入了容器内部,被认定为MIA。随后赶来的反应小组制服了余下的人员,而所有幸存者被施以了B级记忆清除5

附录CN-044-1:采访记录

受访者:外勤特工王█

采访者:2级研究员周羽

前言:王█特工是其中一位受到SCP-CN-044异常影响的探员,曾就职于反应小组CN-4153,但在该小组的队长(已逝)因一场收容失效中的事故失去行动能力后,被调职到了外勤特工岗位。曾与对象在同一小组工作的███特工,为此次任务中失踪的3人之一。

对象在接受采访后已被施以B级记忆清除,并在休息2个月后回到原本的岗位上。

<开始记录>

周羽研究员:早安,特工。我是周羽,2级研究员,今天负责这次采访。关于最近收容过程中发生的事故以及███的失踪,我很抱歉。但为了弄清它的前因后果,我必须要先问几个问题。

王█特工:(叹气)好啊。开始吧,博士。

周羽研究员:请描述一下,你从何时开始,被SCP-CN-044的异常效应所影响?你察觉到了周围人行为的改变吗?

王█特工:怎么说呢,我们在客厅里找到了那个缸,然后把它搬上车运走之后,其实都没发生啥事儿。真有人举止不寻常时,离站点大约还有十分钟的路程。没仔细看后座上那几个人的脸色,但开车的███一直四处扫视,心不在焉,像是有着什么心事一样。

对象低下头,直直盯着桌面。

周羽研究员:请继续。

王█特工:我问他还好吗,但他只是随便嗯了几声。几分钟后,他突然把车转到了一条土路上,然后停了下来。他解释说,刚才他从车后厢里听到了咔嚓一声,听起来像是玻璃破了,所以想去检查一下。

周羽研究员:你有听到同样的声音吗?

王█特工:没有,但当时谁都说不准,毕竟███的耳朵比我们尖,并且几分钟前路上刚开过一辆沙石车,轰轰隆隆的,谁知道声音是不是被盖过去了呢。

周羽研究员:而你们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王█特工:物品在运输过程中损坏是得被处分的,即使那玩意没破,以防万一,也得检查一下吧?不过可能那时候效果就已经开始发作了,所以我们才全都乖乖下了车。把车厢门打开后,那缸还好好地放在箱子里,但……就在这时,我开始感到不对劲儿。

周羽研究员:你能描述一下具体的感受吗?

王█特工:挺难说,我一看那个缸,就感觉背后发冷——我不太会比喻,但跟半夜站在乱坟场里的感觉差不多。它不让我往别的地方看,就只能盯着上面那几个粉红色的字儿,还有水面上混成一团的颜料。(沉默)越看心里越难受,但就是停不下来。

周羽研究员:周围的人员中,有人意识到异状,或者试图离开吗?

王█特工:我……没怎么注意,应该是有人在中间走开了,不然最后的支援是谁叫来的。但我们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瞪着那个玻璃缸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里面就出现东西了。

周羽研究员:你之前有说过,你看到的个体是██中士,反应小组CN-4153的前领队?

对象在回答前停顿了15秒。

王█特工:是……是的。你知道他最后怎么了吧。

周羽研究员:这篇档案上写着,██中士在作为基金会前台组织的████护理院停留了三年,然后在2010年自杀。

对象闭上了眼,双手紧握成拳。

王█特工:你-你不知道。老陈死前两天,我去探望过他。即使坐在轮椅上,连动一下都很费力,他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谈着谈着,还开起了关于护理院伙食的玩笑。我-我真的不知道,他那时已经准备好要-

周羽研究员:请继续描述你当时看到的SCP-CN-044-1个体。

王█特工:(深呼吸)他-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了条绳子,绑在床架上……推测是员工落下的或者自制的——(抽噎声)我就这么看着他在那缸里死去。脖子上的勒痕越来越深,脸色青紫,手指一抽一抽的……我-我……

王█特工捂住脸,开始哭泣。

周羽研究员:我很抱歉——

对象突然抽搐了一下,并抬起头。

王█特工:然后我-我就看到了,我-我们。那一刻我变成了老陈,坐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就这么反复看着我们小组的新年合影……手里握着我送他的保温杯……很冷很冷,真的好冷清——没人会回来了,残废,下半辈子都得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抽噎)我真他妈是个混账!如果我们能够多陪他谈谈,或许最后他就不会……

周羽研究员:███呢?你看到他的反应了吗?

王█特工:(吸气)他-他一直愣在那里……我没看清楚,当时人已经完全崩溃了。连哭都哭不出来。然后他就突然冲到了玻璃缸边,把手伸进了里头——我眨了下眼,他人嗖的一下就不见了。(停顿)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里面躺着的██似乎抬了一下胳膊。

周羽研究员:我明白了,谢谢你。如果你没有别的要补充,这次采访就到此为止吧。

王█特工没有回答,低下头继续哭泣。

<记录结束>

附录CN-044-2:对邓██的进一步调查,透露出对象和数个极端异常艺术团体有来往。医疗记录显示,对象曾多次因抑郁症寻求心理治疗,并在6个月前被诊断出肾结石。展览中贴在SCP-CN-044表面的作品简介已被取下,丢入了旁边的垃圾桶内,但上面多出了一行手写字体。内容如下:

白昼下的生活将我们溺毙。
我们的意识漂浮在水面上,
我们的痛楚融为一体,
而你们俯身欣赏,
不知疼痛的真相。

Are We C

我从未Cool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