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69
评分: +8+x

项目编号:SCP-CN-069

项目等级:euclidsafe

特殊收容措施:限于SCP-CN-069所处位置,回收作业难以进行。基金会探测器“信使”(The Courier)已发射至项目所在地,以监视SCP-CN-069-2的活动状态。情报部门应密切关注各国对火星的探索活动,通过记忆删除、篡改数据等方式隐瞒SCP-CN-069的存在,防止其暴露在公众视野内。

描述:SCP-CN-069由两部分组成(分别记为SCP-CN-069-1,SCP-CN-069-2) ,于19██年由基金会中国分部航天部门发现。

SCP-CN-069-1是位于火星塔尔西斯地区██████████的一片异常区域,面积约████平方公里。根据探测器传回的图像,该地分布有大量人造建筑物,由于火星表面的恶劣气候,大多损坏严重。没有在该地区探测到生命活动。对SCP-CN-069-1的探索表明,该区域曾有未知智能生物居住,其科技整体水平与20世纪中期的人类社会接近,在部分领域有所上下。探测器已从该地收集了少量遗存的科技产品,对语言文字的破译工作也已展开。

SCP-CN-069-2是一个类人形实体,于SCP-CN-069-1的C16区建筑物内部被发现。从外观来看,对象由一种银白色未知合金构成,由于保存条件恶劣,表面出现了大面积的破损,但仍能正常运转。对象上半部分有三条机械臂,下半部分由履带传动装置代替,动力来源未知。对象被认为是曾经居住于此地的智慧生命的制造物,并具有一定水平的智能。

19██年,基金会火星探测器“信使”(The Courier)在执行科考任务时,首次发现了SCP-CN-069-1。确认并给予编号后,SCP-CN-069被分级为Euclid。此后,基金会对该区域多次发出试探,然而始终没有回应。目前认为,曾居住于SCP-CN-069-1的智慧生命已于约[数据删除]年前绝迹,原因可能是剧烈而突然的气候灾害。当月,SCP-CN-069-2由于无线电信号的异常波动被基金会发现。

首次接触时,SCP-CN-069-2被认为怀有较强的敌意。以下是通话记录(SCP-CN-069-2部分已经过破译)。

“信使”无线电记录仪
指挥中心:……你好?
SCP-CN-069-2:(不作理会)
指挥中心:你好。我们是——
SCP-CN-069-2:(打断)离开。请离开这里。
指挥中心:我们来自地球,没有敌意。
SCP-CN-069-2: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无法识别]还未醒来。别打扰。(摄像头记录到对象的机械臂从内部伸出)
指挥中心:抱歉。我听不懂你的语言。
SCP-CN-069:[无法识别]还在睡着。离开。
(多次交流未果后,基金会探测器准备撤离。 SCP-CN-069-2的机械臂前端忽然以未知机理释放了高能粒子束,使探测器严重受损。同时,SCP-CN-069-2不断重复着“别打扰”“离开”)

初次沟通失败后,控制中心对SCP-CN-069-2展开了15火星日的观察。探测器成功将一个小型摄像头暗中安装了在SCP-CN-069-2身上。从传回的图像中可以发现,SCP-CN-069-2的活动严格遵循着某种轨迹。以下是SCP-CN-069-2的活动记录(节选)。

19██年█月█日
00:00 SCP-CN-069-2处于惰性状态,无明显活动。
6:02 观测到SCP-CN-069-2进入活跃状态,开始在所在建筑物内部移动。
6:30 SCP-CN-069-2进入所在建筑物的一个“房间”内。从摄像头所在角度无法看清房间的具体状况,只能看出房间内部被笼罩在淡淡的橙色光线中。
……
7:31 SCP-CN-069-2来到一台形似机器的物体前,试图行使其功能。该物体作用不明,且严重损坏。没有观测到明显现象。
10:13 SCP-CN-069-2移动至建筑外部,两条机械臂从内部伸出,开始“清理”地面上的尘土与沙砾。由于天气状况,这一尝试总是以失败告终。
11:37 SCP-CN-069-2返回室内
……
16:30 SCP-CN-069-2进入同一房间。室内的橙色光线比上午黯淡了些许
……
21:02 SCP-CN-069-2进入同一房间。探测到SCP-CN-069-2扬声器开始工作,播放了一段时长约2:15的声音。橙色光线在声音停止后完全熄灭。
23:00 SCP-CN-069-2进入惰性状态

在SCP-CN-069-1内取得的语言样本被部分破译后,基金会开始尝试与SCP-CN-069-2进行第二次沟通。以下是通话记录(已翻译为中文)。

指挥中心:你好?
SCP-CN-069-2:(开始警戒)是你。离开。
指挥中心:抱歉,上次的事是个误会。对不起。
SCP-CN-069-2:(没有回应)
指挥中心:我们可以谈一谈吗?我们来自另一个地方。
SCP-CN-069-2:另一个。未知。可以沟通——
指挥中心:你是谁?
SCP-CN-069-2:保护者。
指挥中心:保护?你在保护什么?
SCP-CN-069-2:主人。[无法识别]。主人还在沉眠。我保护他。保护他不受打扰。
指挥中心:可以让我见一见他吗?
SCP-CN-069-2:(沉默了近半分钟)放行。我会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别打扰。
(探测器随SCP-CN-069-2进入了其曾在录像中多次进出的房间。该房间的陈设与SCP-CN-069-1内其他建筑相比没有特别之处,保存状况相对完好。“家具”虽然落满尘土、摇摇欲坠,但摆放得十分整齐,显然经过清扫。柜状家具上放着数个由金属、陶瓷制成的小而精巧的装饰性物体。天花板上装有照明装置,即录像中橙色光线的来源。房间最左侧,一张窄而短、覆盖着腐朽织物的金属家具上,放置着一个褐色的不明物体。探测器将摄像头移近,发现该物体是一个长约60cm的类人形实体,早已失去生命迹象。实体被平放在织物中间,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一般)
指挥中心:这……这是?
SCP-CN-069-2:[无法识别],主人。
指挥中心:所以,你一直在保护他的安睡不受打扰?
SCP-CN-069-2:职责。
指挥中心:(沉默)请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SCP-CN-069-2沉寂了很久,正当指挥中心准备中断交流时,SCP-CN-069-2恢复了通话)
SCP-CN-069-2:人们都倒下了。不见了。在那一天。城市一片寂静。但这没关系。主人睡着了。我不能让他受到惊扰。直到他睡醒。我等着。
指挥中心:谢谢。(沉默)……你做得很好。

此后的探索工作中,SCP-CN-069被认定为不具备对人类的威胁,因此被重新分级为safe。

19██年-19██年,基金会陆续发射了数个探测器至SCP-CN-069-1区域,以回收该地区遗留的科技。

在19██年██月█日的工作中,“信使”探测器重新经过了SCP-CN-069-2所在地区。出人意料的是,SCP-CN-069-2识别出了“信使”,并主动要求交流。通话记录如下:

SCP-CN-069-2:我有一个问题。
指挥中心:(惊讶地)问题?啊,请说。
SCP-CN-069-2:主人,还在睡着吗?我等了太久。
指挥中心:(沉默)是的。他还睡着……他会有一个好梦。请继续等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