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83
评分: +16+x

项目编号:SCP-CN-083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83被放置在Site-CN-91中一处经过防水处理的标准收容室内的平台上,平台安装有四个传感器和由电脑控制的调节装置,以此防止SCP-CN-083的意外倾斜。对SCP-CN-083的实验应在向高级研究员提交申请并得到批准的情况下进行,禁止未授权的人员的直接接触。

20█. █. █更新:由于实验083-C中表现出的新异常性质,SCP-CN-083的表面应被覆盖一张与其大小相同的厚5cm的氮氧化铝玻璃板,并与保持其水平的装置一同放置于高强度保险箱内,保险箱由站点主管保存并定期更换。同时由两名人员通过摄像头对SCP-CN-083所在的收容间进行24小时的密切关注,一旦观察到异常或保险箱的破损应立即向站点主管报告。

描述:SCP-CN-083从外观上看是一幅半径为56cm的圆形画作,内容为青色的,略有波动的水面,并安装有银色的藤蔓状的画框,在画框一处隐蔽的角落刻有“胡██作于20█.█.█”的字样。SCP-CN-083由无法确认的材料组成,并且不能被现在所知的任何手段破坏。触摸过SCP-CN-083表面的个体均表示感受到了“清凉且洁净的湖水”,且SCP-CN-083的画面也会在被触摸,倾斜等外力干扰时产生涟漪等变化。当倾斜的角度超过█°时,SCP-CN-083较低的部分将会有水流出,流淌的速度由倾斜角度而定,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流淌不会停止,除非SCP-CN-083被重新平放。分析表明,SCP-CN-083流出的为普通的水,水中含有数种常见于天然湖泊中的微生物,当倾斜角度过大时可能会有水藻,腐朽的木头碎片一同流出。

SCP-CN-083回收于██市一处名为███████的艺术作品展中。在这次展览中,SCP-CN-083被水平放置在一个平台上,并在当天下午被一名儿童不慎碰落,从而导致了展厅瞬间被大量涌出的水灌满。该事件随即引起基金会的注意,当地的基金会探员伪装成公安民警前往此地点,在展厅中的水排出过程中发现并回收了SCP-CN-083。经调查SCP-CN-083并非当日展出的艺术品,由于储存展厅当天的监控记录的电脑在这次事件中被完全损坏,没有发现有关放置SCP-CN-083的人的具体线索。对SCP-CN-083的作者胡███的调查表明,胡██与数个异常艺术团体有密切的来往。当地基金会探员随即对他在██市的住所进行了调查,发现他在数月之前就已离开该住所搬到别处1。在调查中,当地基金会探员发现了大量具有异常性质的,反映出过激思想的艺术品,并发现了一些记录着大量艺术品草稿和疑似胡██的思考的笔记本,笔记本中有意义的内容见附录CN-083-1。

在一次实验中,研究员P███失手将摄像机落入SCP-CN-083中,因而意外发现SCP-CN-083内存在的空间。多次对内部的探索表明,当被平放时,SCP-CN-083所在的平面将其内部空间分为了“湖水”与“天空”两部分,“天空”部分的成分与大气类似,且总是呈现出淡蓝色;“湖水”部分的性质与普通湖类似,该部分具有异常的深度与面积。据进入SCP-CN-083内部进行探索的D级人员反映,他们均感受到了一种“平静而轻松的愉快感”与难以描述的美感。在SCP-CN-083内定位系统无法运作,但指南针可以正常工作。对内部的探索表明SCP-CN-083内部的空间可能为无限大的,截止20█.█.█,对SCP-CN-083内部的探索深度达███m,水平方向的探索半径达███m,在约32m处及以下的部分,发现大量交错的朽木的枝干,未发现除微生物及藻类之外的任何生物,鉴于对项目的进一步探索的意义不大,暂时拒绝一切对项目的实验申请。

附录CN-083-1

我曾经误解过我自己。我错误的将自己的一切,不论是真正弱小的还是是美丽的均以厌恶的心情抛弃。
我离开了故乡,与我认为适合的人成群结伴,试图寻找新的特质来显示我的独特与能力,我愤世嫉俗,我讽刺在我看来愚蠢的事物,我与伙伴们尖啸着穿过街道,而后在酒桌上烂醉如泥。
但我从未思考过这样做的意义,我的面前是真的存在一个拥有不可撼动的权威的敌人,还是一片被我胡乱投以攻击的虚空?当我开始思考时,我最初担心着我是否像一名踏入成年世界的青年,逐渐被现实销蚀了年轻的狂妄与热情,但我渐渐明白,我从未被现实改变,真实的我反而是被我的怯懦改变。愤世嫉俗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不公的对待?整日的颓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不被理解的苦恼?不是的,也许我是一个幸运儿,这些在我同伴身上发生过的从未降临在我头上,我人生最初的这十几年,其实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
明白了这些的我,纵然是与同伴一起嘶吼也觉的自己的声音单薄无力,回顾那些曾今的得意之作也觉得它们透着说不清的虚伪与造作。
这便是我画了这幅画作的原因吧,也许它相比之下是个平淡的作品,也许它蕴含的意味曾被自卑而胆怯的我抛弃,但果然——它才是真正属于我的cool。不管别人是否能够理解,但这便是我。
还好,我从同伴那得到了这样的回答:“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果然这个比较适合你。”
“总的来说啊……You are cool yet.”
[模糊不清的字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