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90
评分: +37+x

项目编号:SCP-CN-09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已经对SCP-CN-090的泉眼区域增设了B级监控措施,泉岸交界处的地面需架设湿度探测系统,当发现有潮湿足迹时则针对该足迹通过MSE数据库进行足迹甄别以确定SCP-CN-090的依附目标。一旦确认到被SCP-CN-090进行依附行为的人类具体身份,需对其进行2级行为限制措施,并视情况进行B级到A级信息封锁流程。以SCP-CN-090的泉眼位置为原点,半径5千米范围内的区域以军事基地的理由进行封锁管理,严禁无关人员进入。

描述:SCP-CN-090为一种特殊现象,其具体形态表现为复数的潮湿脚印。提取脚印上所附着的泥土以及水质并进行分析后确定了其来源于中国████省███市内的一处山泉以及泉岸交界处,地理坐标██°N,3█°E。(将该山泉归为SCP-CN-090-1)起初SCP-CN-090会出现在SCP-CN-090-1的泉岸交界处,并留下不定数量的“脚印”。通常情况下,SCP-CN-090在这一阶段不会从SCP-CN-090-1的附近即距离山泉边界4米范围内离开。SCP-CN-090会沿着SCP-CN-090-1的边界进行不规则移动(根据SCP-CN-090的“脚印”推测),并保持此阶段2分钟至24分钟不等,随后进入下一阶段。

在SCP-CN-090在SCP-CN-090-1周围随机时长的移动结束后,SCP-CN-090会在4秒内传送至某一人类附近,相对距离为3米到5米,经确认,每次SCP-CN-090出现于SCP-CN-090-1岸边时,所表现出的足迹都会发生改变,并且总能与其第二阶段传送目标15岁之前的某一年龄时期的足迹所完全吻合。

在SCP-CN-090传送到目标附近后同样会在目标右侧附近留下四到五个潮湿且沾有泥土的脚印,随后SCP-CN-090于SCP-CN-090-1附近所留下的脚印会慢慢消失,消失的次序排列依照时间顺序。随着第一阶段SCP-CN-090留下的脚印的逐渐消失,该名人类会被逐渐全身湿润,当SCP-CN-090-1周围的脚印完全消失后,该名人类通常会被通体淋湿,如同刚从水中上岸一般。同时经过抽样检验后,确认其身上的水分同样来自于SCP-CN-090-1。这一阶段的“湿润”现象不会因为外界因素而受到影响,例如烘干机或是炎热干燥天气。过程总时长通常为40至50秒。

当SCP-CN-090-1周围的潮湿脚印完全消失后,受到SCP-CN-090影响的人类会进行因人而异的反常举动,并表现出较幼稚的话语。截止到目前,人类受到SCP-CN-090所影响后而尝试做出的行为有:
本体年龄 估算回归心智年龄 主要目的
26岁 12岁 完成某一品牌的火车模型的拼装。
47岁 4岁 吃到某一农村早已被查处的黑工坊牛皮糖。
42岁 10岁 穿自己姐姐14岁生日时的名牌运动鞋。
23岁 11岁 帮妈妈买一双不会进水的靴子。
33岁 8岁 和自己的小学语文老师结婚。
35岁 13岁 治好自己爷爷的眼疾。
44岁 12岁 有一本不会被大人翻看的日记本。
31岁 7岁 能盖棉花被子。
33岁 9岁 一个人可以单独吃一碗猪油渣。
23岁 11岁 有一间可以和哥哥弟弟分开睡的房间。
30岁 7岁 获得以前小学里某位同学的米老鼠书包。
27岁 12岁 可以不用割麦子。
25岁 4岁 可以不用喝中药。
29岁 6岁 用感冒药水来使复活自己的宠物狗。
67岁 14岁 一次可以吃两串糖葫芦。
28岁 13岁 可以晚上不睡觉来完整看完某部动画片。
30岁 12岁 去迪士尼公园。
77岁 10岁 成为魔术师。
34岁 11岁 学会吹口哨。
36岁 3岁 成为宇航员。
45岁 6岁 能和自己的哥哥一样上小学。

通过对这些行为的归纳总结,发现SCP-CN-090会使人类的心智退化到其童年的某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并强烈地尝试去完成该时期的某个愿望。随着人类身上的SCP-CN-090-1泉水缓慢收干,SCP-CN-090所影响的人类身体自然干燥后则SCP-CN-090此次所产生的异常效应结束。

附录SCP-CN-090-A:一段文字
备注:该段文字提取于一名受到SCP-CN-090影响的37岁男性人类在SCP-CN-090最后阶段写于绘本上的内容。

大哥哥的手很热热。

大哥哥的手就像爸爸的手。

我和大哥哥走在地上,前面是好大好大片水。大哥哥背我,我喜欢被大哥哥背。

我们走过了好多好多的水。哥哥背了一个大大的书包,书包里的东西每天都变多了。

他不背我了,我很伤心。

我们不再淌着水走过那些湖泊了。我们开始绕着湖泊走,我身上的负担开始堆砌。

大哥哥看着水,他说他不想再绕路了。他想丢下我,他往水里走了,我追不上大哥哥。

水好深啊,我的脚碰不到地了。

我走上了河岸,水仅仅漫过我的腰罢了,根本不是什么阻碍。

我习惯性地去牵一只小小的手,可我什么都没有抓到。

我是想牵谁的手呢?我不就是我么?我想不起来了,以前那个,紧紧牵着我的手的孩子。

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个孩子是我,我在那一天丢下了我。

我能走过坎坷的路,我能渡过遄急的河流,我能背负千斤之重,但那个小小的我不行。

世界对我来说就像浸润到腰部的池塘,对于那个小小的我,却是窒息与溺亡之所。

我都已经遗忘了,遗忘了那个被我放弃的我。

和那小小的愿望一起。

溺死在了成熟者的泳池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