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0-J

评分: +41+x

swing_1.jpg

D-9364正在进行就SCP-CN-100-J-12的实验,图片摄于撞击前一秒。

swing_2.jpg

项目的一个常见的生成地点就是悬挂在较为结实的树枝上。这类实例会在异常加速的同时扭转90度,以使受试者正对树干。图为SCP-CN-100-J-28。

1.jpg

SCP-CN-100-J-3,一个较为特殊的实例,其对应的-A是一组柱状物的组合。在此类情形中,受试者的裆部会随机命中其中一个柱状物的顶点。

项目编号:SCP-CN-100-J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已收容的SCP-CN-100-J周边均建立起基金会岗哨,对外伪装为私人住宅或禁入区域。一旦发现被怀疑为新SCP-CN-100-J个体的秋千,应制止无关人员使用并尽快安排D级人员验证其是否具备异常特性。如其显露出异常特性,则视该个体的实验价值、特殊程度、收容难度、所处位置的平民人流量等,由项目组讨论决定拆除或者收容。

更新:除非实验目的有所要求,否则受试者不得配备防护措施。测试人员应佩戴隔音耳机。

描述:SCP-CN-100-J是一类异常的秋千的统称,单个个体则按发现顺序编为SCP-CN-100-J-X。SCP-CN-100-J总是生成在开阔、平坦的室外,其生成地点总是符合典型的适合放置秋千的地点,且总是靠近附近的一个或一组立起的柱状物,例如树木、电线杆、路标等等。对应的柱状物被称为SCP-CN-100-J-A。

SCP-CN-100-J的形态各异,但其座椅总是不具备前部安全遮挡。当一名人类个体坐于其上并进行荡秋千活动时,SCP-CN-100-J会在某个向前运动的时刻突然加速和/或改变方向,使得受试者以不少于10m/s的初速度被抛出,并总是会以裆部撞击SCP-CN-100-J-A。这往往导致受试者受伤甚至残疾,但目前未观察到致命伤害。

在某些案例中,SCP-CN-100-J-A并非垂直与地面,而是存在一定夹角、存在弯曲或者是多个柱状物的组合。经测试,与之对应的SCP-CN-100-J会相应地调整受试者被抛出时的角度与速度,使受试者总是以裆部为撞击点,且其速度总是垂直于撞击点对SCP-CN-100-J-A的切线。当垂直撞击不可行时,受试者则会以裆部命中该柱状物的顶点。作为一项有价值的研究课题,目前正在解析并尝试将SCP-CN-100-J的空气动力学模型投入应用。

SCP-CN-100-J和SCP-CN-100-J-1可被正常破坏,任何一者被完全破坏均可使异常效应不再出现。

附录:实验记录1

前言:为测定SCP-CN-100-J的起抛模式与各个变量的关系,不同性别、体型、运动能力水平的D级人员被选入实验,使用具备不同倾斜角度、绳索长度的SCP-CN-100-J个体各16次,以期能寻找SCP-CN-100-J抛射行为的规律并加以利用。本次对话发生在对D-6451与SCP-CN-100-J-6的测试中。

<无关内容已省略>

特工Asriel:等一下,等一下,我要求暂停实验。我有个疑问。

背景中传来有节奏的绳索摩擦声。

Varitas博士:请讲。

特工Asriel:在许多年前,我加入基金会的那一天,我曾宣誓要为全人类的稳定而奉献。

特工Asriel:我以为我会站在某片黑暗里,面对那些不可名状、由鲜血与粪便构成的东西,并想尽办法活下来,而不是在这里一次次把D级人员的蛋撞在路牌上。

此时背景中传来一声巨大的惨叫,以及中空钢管被碰撞时发出的嗡鸣。随即可以听见扁平金属重物砸落在地的声音。

Varitas博士:Asriel,这件事我们已经强调过很多次:SCP-CN-100-J在空气动力学领域具备相当的研究价值。今天的实验是建立在许多次深思熟虑的讨论之上的。牺牲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总得有人去做。

录音中混杂着持续不断的惨叫和几不可辨的求饶声,能听到“不要按不要按”等短句。

特工Asriel:但是Varitas,为了这玩意我已经看着三个人裤裆撞电线杆,我不干了。

背景中再次传来一声巨大的呻吟。

Varitas博士:这是命令。

医疗人员:D-6451检查完毕。报告博士,我认为他的状态可以继续实验。

可听见D-6451开始大声求饶,此处为简便故省略内容。

特工Asriel:我……我做不到,Varitas。我没法看着他们惨叫的样子还继续下去。研究,研究就真的比一切都重要吗?我意思是,我们就不能——

Varitas博士:叹气)Asriel,我真的不希望这么说但是……本项目是非常重大的应用级别的研究项目,如果你执意拒绝实验,那么你的行为将违反基金会员工守则第二十六条并且适用于最重情形,作为项目主管,我有权将你当场降为D级并且就地投入到SCP-CN-100-J的实验中。(停顿)你仍要违抗命令吗?

特工Asriel:咽口水)呃……我……我开玩笑的,长官。遵命,长官。

Varitas博士:你可以的。去把D级扶上秋千吧。继续实验,别让我失望。

可听到D-6451缓慢起身时的衣物摩擦声,紧接着是摔倒的闷响与一声痛苦的嚎叫。

特工Asriel:我明白……为了基金会。

[数据删除]

附录:实验记录2

在伦理委员会的紧急强制介入之下(决议编号2021-93421,42赞成/25反对/13弃权),项目组被配给了一批适用于最高保护级别的KLE-V型缓冲减震防护服,用于实验中保障D级人员的人身安全。在本次实验中,D-3129装备了缓冲防护服、全身式安全带以及钢制护裆,随后被要求坐上SCP-CN-100-J-31。

D-3129:所以我要做啥,荡秋千就行?那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这个护裆又是怎么回事?

特工Asriel:这是用来防止你呃……从椅子上摔下去。

D-3129犹豫地坐上SCP-CN-100-J-31。此时SCP-CN-100-J-31发出一声巨响,后被证实是音障被突破时发出的声爆。高速摄像机记录到D-3129被以███m/s的速度抛出并以裆部撞击在表现为一棵树的SCP-CN-100-J-A-31上,这直接导致了SCP-CN-100-J-A-31被连根拔起。得益于最高保护级别的装备,D-3129除双侧睾丸坏死外未受致命伤害。在场的测试人员耳膜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SCP-CN-100-J-31因对应的-A被损坏而当场无效化。这一动静引来附近的平民围观,掩盖故事【“拔树施工”】已发布。为避免相似的情形再次发生,防护措施因此在实验中被禁止。对SCP-CN-100-J武器化的可能性正在验证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