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00-J
评分: +73+x

项目编号:SCP-CN-1000-J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当前收容措施:
鉴于SCP-CN-1000-J造成的SK级情景已不可被阻止或逆转,且人类文明在文化层面上并未遭受致命损害,“忽怠协定”已根据O5议会的指示投入使用。过去版本的收容措施均已废除。为了确保基金会员工的身体健康,禁止员工与两名或者更多的SCP-CN-1000-J同时保持关系。项目将被于SK级情景完全发生后重新分级为Explained。

描述:SCP-CN-1000-J为一类体型和外观与人类相似,但拥有一对鳞翅目昆虫翅膀的异常实体,所有项目的生理性别均为雌性。基因鉴定表明,SCP-CN-1000-J为一类经历了某种生物改造的泰坦妮亚/妖精亚种。

项目具有对人类而言充满性吸引力的外貌和比普通人类略高的智能,并可使用一种或多种人类语言与人类进行交流;一般而言,SCP-CN-1000-J总会表现出试图与人类目标(无论性别)发展亲密关系的倾向。项目进行此行为的动机尚不明确。

在项目与某名人类的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项目将尝试与该名人类[数据删除]。尚未发现这一过程具有明显危害,尽管部分人类会因为高强度而频繁的[数据删除],或同时与多名SCP-CN-1000-J[数据删除]而[数据删除]。

虽然基金会采取了严格的监管与惩罚措施,部分收容了SCP-CN-1000-J的站点仍因员工违规接触SCP-CN-1000-J并沉迷于[数据删除]而陷入了工作效率低下的状态。部分记录详见事件SCP-CN-1000-J-A。

事件SCP-CN-1000-J-A:
特工█████因与一名SCP-CN-1000-J[数据删除],并试图协助该项目突破收容而被逮捕。由于该特工长期沉迷[数据删除]导致战斗能力严重下降,此次收容突破未造成任何人员损失。以下为对特工█████的审讯记录节选:

特工█████:我今年已经32岁了,为基金会工作了10年,从没谈过一场恋爱。相亲会我去过了无数次,她们嫌弃我穷,嫌我工作太忙,嘴不够甜,薪水太低买不起房子。我一整天打枪的特工会说什么话啊?

特工█████:可是她不一样。她又聪明又漂亮。没有对我提太多要求,没朝我要房子,车子或者几十万的彩礼。她只想要我真心对她好。在碰见她之前,我[数据删除]的连女人的[数据删除]都从来没有摸过!

特工█████:把我降为D级吧。我知道做了事情就要承担后果。但是我真的不后悔,一辈子有这么一次值了。

由于特工█████在接触SCP-CN-1000-J前工作努力并表现优秀,推测项目可能具有一定的精神影响能力。在伦理委员会的干涉下,特工█████被免于降为D级人员的惩罚,仅在进行了A级记忆删除后被辞退。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SCP-CN-1000-J的个体数目有明显增多的迹象,可能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泰坦妮亚妖精被转化为了SCP-CN-1000-J。尚不清楚这一变化的深层原因。

事件SCP-CN-1000-J-B:
██年██月██日,某个SCP-1000栖息地遭到了不明暴徒的袭击。所有袭击者均为身穿黑袍,头顶纸袋的SCP-CN-1000-J,使用拳头对栖息地内部的SCP-1000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事件发生后,一个名为SPC(Sasquatch Punching Center)的异常组织声称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并声称“这不是残酷的暴行,这是光荣的复仇”。以下为对某名在袭击事件中受伤的SCP-1000个体的采访:

Dr.Bishop:████████,请问你对本次袭击事件有何种看法?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那些妖精们会寻我的仇,却没想到躲在████里也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跟着几个伙伴上山寻吃的去。结果走了一半就不见了。我喊他们的名字,没有应。我急了,在山上寻了半天,寻来寻去寻到了山坳里,只见一地的血和毛。我就想,糟了,怕是撞见妖精了。再进去,然后……然后……(项目情绪激动并开始流泪,声音模糊无法辨认)

████████:我很久之前说过,不要和日之子[数据删除],不然会得大病。但他们不听。进来的贡品身体又壮皮肤又白,他们就轮流上去[数据删除]。结果都没了,什么都没了。那场瘟疫里我没了九个兄弟。你们也不要和妖精[数据删除]。妖精是一群记仇的小心眼,她们不会白让你们[数据删除]的。

事件SCP-CN-1000-J-C:
██年██月██日,O5-131关于废除SCP-CN-1000-J收容措施的提案:

基金会要被妖精们给吃垮了。

截至今天为止,我们共计收容了███万个SCP-CN-1000-J,光是它们吃住的开销就已经花掉了我们全部资金的20%。多个Keter项目的收容设施因经费匮乏而处于失修状态,有好几个站点已经连续三个月开不出工资了。

并且员工跳槽的问题也愈演愈烈。一开始是蛇之手,然后是GOC,现在连欲肉教都把“入教送妖精”写进了广告里。而我们不但禁止[数据删除],而且还开不出工资……

更何况,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员工在私底下都干了些什么。我说的不只是那两位[数据删除]的前O5,我是说所有人。过去十年中,Site-CN-16收容的SCP-CN-1000-J数量从50增长到了300。没错,这个设施在近十年里没有从外界收容任何个体。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养兔子呢。

基于以上原因,我提议废除现行的SCP-CN-1000-J收容措施。

把它们放出去,让它们工作。至于SCP-CN-1000-J-A计划?随它们去吧,在我们无法维持一大堆Keter级项目收容的情况下扯这些还有什么用。

投票结果如下。
同意:O5-2,O5-3,O5-4,O5-5,O5-6,O5-8,O5-10,O5-12
反对:O5-72
弃权:O5-1,O5-9,O5-11
当晚,安保员工在办公室内发现了O5-7的尸体。死因为极度愤怒所诱发的中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