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02
评分: +97+x

警告:根据监督者议会指命,该文档已闭锁



拉撒路-02程序的详细内容只对持有5/CN-1002权限人员开放,该权限不包含于常规5级安保协议中。

若您持有5/CN-1002级权限,请在SCiPNET-5型终端中输入识别码、接受反射烙印检验,并在权限验证通过后接种王氏视觉抹杀触媒疫苗。请确保植入式体征检测仪运转正常,若监测到异样波动或额外操作将作为β-数据失窃级优先处理,基金会将记录访问断层数据并派遣管理所在BLACK ROOM的机动特遣队前往控制并有权处决访问者。若要退出访问,请在未登出状态下配合完成检审。无论持有何种权限,不配合者将被监控、定位并立即处决。


















































killer-KAZAMADO-%28%E4%BF%AE%E6%94%B9%29














































header5.png
项目编号:SCP-CN-1002 5/CN-1002级
项目等级:Keter 机密

SCP-CN-1000

SCP-CN-1002的其中一处入口,拍摄视角位于SCP-CN-1002内部.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收容代价极高,现无法对SCP-CN-1002进行有效收容。当前的首要目标是收集SCP-CN-1002内异常样本并加以独立收容与编号,同时进行紧密监测。完全收容计划暂延至基金会有能力建立大规模外太空收容站点时进行。基金会正加紧收集开发技术并尽快筹备拉撒路-02程序的各项子项目,以满足未来的K级情景的重建工程需求。

描述:SCP-CN-1002为一位于[数据删除]的外太空空间异常,外观与体积不稳定,常介于11km³至23km³间,且其间歇性散发出可见光与微波。该项目显著特征主要为:

  • 空间拓扑结构异常
  • 休谟指数异常
  • 可接收到不同波段上的人工信号
  • 曾有异常生命体从项目中出现
  • 一般具有严格的物理碰撞体积,但曾多次观测到有物质以一定初速度进入项目边缘,后发生小规模伽马射线暴或以极高速率旋转射出

于198█年基金会回收SCP-CN-539时在其出现方向上首次记录到了SCP-CN-1002的异常数据;于19██年,SCP-CN-████-2离开SCP-CN-1002并造访地球,现已处于控制之下,该事件引起基金会高度重视;于20██年,Area-CN-07-γ接到命令调查SCP-CN-1002,临时调度工作小组OTF1-巳乙-01(“Nightsky Wanderer”-夜空漫步者)搭载自组基金会标准勘探设备对项目进行科考和探索。

视频探索记录副本:20████████████zL.flv

日期:20██/██/██

探索队伍:OTF-巳乙-01(“Nightsky Wanderer”-夜空漫步者)

目标:SCP-CN-1002

队长:Dr. Ecun

队伍成员:巳乙-01-1、巳乙-01-2、巳乙-01-3、巳乙-01-4、巳乙-01-5、巳乙-01-6


[记录开始]

巳乙-01-2:接近SCP-CN-1002,速度0.7,方向3.0、0.0、0.1,正在调整姿态。已经开始录像,指挥台能收到吗?

Dr. Ecun:收到。允许开始勘察。

(一段时间的操作声)

巳乙-01-2:停靠完毕,好了女士们,我们走吧。

气密舱开启,通讯方式转为无线电。

巳乙-01-3:你们干嘛这么严肃?

巳乙-01-6:毕竟是第一次处理这么不确定的东西……你们不紧张吗?

巳乙-01-6的镜头转向SCP-CN-1002,可见其表面远处有闪烁的淡黄晕。

巳乙-01-4:说是个空间异常,可是看起来就像是一大坨蠕动的水滴2

Dr. Ecun:慢慢接近,监测各项指数有没有波动。

小队缓缓飘向SCP-CN-1002。

巳乙-01-1:没有什么太大波动,休谟还是一样的低,六十八。

小队达到SCP-CN-1002的一处边缘。

巳乙-01-1:到达目标边缘,一切正常。表面有一层奇怪的图符,整个表面都有。进一步指示?

Dr. Ecun:尝试接触目标。我们推测它只是某种屏障,所以注意你们可能会穿过去。

巳乙-01-3:明白!

巳乙-01-3将荧光棒伸向SCP-CN-1002,其末端没入了目标。巳乙-01-3随即将手伸入目标并缩回,无异样。

巳乙-01-3:这的确是一层膜。感觉没有问题,要进去吗?

Dr. Ecun:采集图样数据后再进入,其他人注意安全。

巳乙-01-4:收到。

诺维乔克.aic3已备份图样数据。正在后台解析中。

6名队员进入SCP-CN-1002。内部是同样的一层屏障,远方似乎有一大面积穿孔。巳乙-01-2用荧光棒接触表面,估计其材质莫氏硬度超过了8.9。

巳乙-01-3:那有一扇门!

3米远处有一约2m×2m的黑色矩形凹陷。

巳乙-01-3:这个是密码锁么?

巳乙-01-3的镜头转向门旁一塔状旋盘,上刻有类似外层表面刻有的符号。

巳乙-01-3:看来我们得等一等AIC进度了。

诺维乔克.aic:一段时间内可能解析不出来。

巳乙-01-5:门他妈的都已经是坏的了……

巳乙-01-5用鹤嘴锤撬开了门。

巳乙-01-3:……

Dr. Ecun:如果这的确是道门的话你们得小心了。恰好等高的入口意味着这里有可能是人造的。

小队进入入口,摄像头记录到内部扭曲的非欧几里得空间结构。内部似乎是一太空遗迹,墙壁的侵蚀脱落清晰可见。

巳乙-01-6:我的天……

巳乙-01-1:指挥台能看到吗?这里可能有点维度异常之类……

巳乙-01-2:不是,维度异常不是目前这样子的,这应该是空间结构异常什么的。

巳乙-01-5:康德的读数飙升到了四十,空间曲率现在有0.37Ēl了,而且还在变化。

Dr. Ecun:我看到了。往最暗的地方移动,先不要启动锚,可以打开探照灯。

巳乙-01-5:明白。

小队打开了探照灯并向其中一处“正前方”移动。

巳乙-01-4:只有靠近地面的那一侧有扶手,可是这里没有重力。

巳乙-01-5:(看了一眼左侧的门廊)嘿!这里有一台机器!

小队陆续进入房间,房间中架置有一半径约为10m的金属球形缸体,其右下角接有数根破裂的管道,与墙体的连接有缝隙,推测为电缆管道。房间角落有一布满拉杆的控制台。

巳乙-01-6:看来这里的确是人造的。

巳乙-01-1:(靠近电缆仔细看了看)铰口变形了,接触不良,看起来像是受到过很大的外力。所以他们既然都掌握了空间扭曲技术还在用铜丝作导体。

巳乙-01-2:你有带铝线对吧?

巳乙-01-1:嗯。

Dr. Ecun:试着修好它,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巳乙-01-1开始修复损坏的部分,巳乙-01-4、巳乙-01-5使用激光雷达制作球体成像。

巳乙-01-4:看起来是几层聚能板,最里面……是一个人的尸体。

巳乙-01-4、巳乙-01-5看向其他队员。所有人停止了手中的工作。

巳乙-01-2:我们目前没办法打开它或者把它带回去,所以要不先就这样吧,做好记录就走。

Dr. Ecun:先把插头接好,我们需要弄清楚这机器对那人做了什么。

巳乙-01-1:明白。

巳乙-01-1进行的维修,其余人对缸体表面作了细致的记录。一段时间后缸体表面的灯亮起了。

巳乙-01-5:休谟指数弹回了一百!就一瞬间!

巳乙-01-1:(站起身)我接好了。

巳乙-01-3:看起来这个球体是个现实稳定锚什么的,但是绝对不是斯克兰顿型的。

Dr. Ecun:采集回来的数据将对稳定锚技术有巨大意义。

巳乙-01-5:(瞄了一眼雷达成像,大吼)那人站起来了!!!

巳乙-01-5向其余队员展示成像,从传回指挥台的成像可以看到该人形实体已经站立在缸体内,四肢被禁锢且头部微下垂,呼吸缓慢。小队在确认后立即进入警备姿态。

巳乙-01-2:(武器对着缸体)我知道,但是一百的休谟不会骗人。也许出现尸体才是不对的。

Dr. Ecun:是这个道理。他现在对你们没有威胁,做好记录就走吧,趁着稳定锚再次失效之前。

巳乙-01-2:明白。

小队慢慢解除警戒,陆续离开房间。小队向前继续行进了约1分钟。

巳乙-01-4:我们看到尽头了。

小队接近前方,可见一块金属片从上方切入墙壁。墙体有严重烧灼的痕迹,推测是由于爆裂的输送管喷出的物质。左右侧均有一向前延伸的廊道。

巳乙-01-3:这不是尽头,这就是个分岔路口。现在怎么走?

Dr. Ecun:(与AIC一段时间的交流后)随意,右边吧。

巳乙-01-3:明白。

小队穿过右侧走廊,进入了一段半径约3m的右拐弯。

巳乙-01-1:我们已经水平向右掉头了有720°了吧……

Dr. Ecun:继续前进。

小队继续右拐了约6分钟。

Dr. Ecun:这个空间异常有可能是个循环。留个标记吧。

巳乙-01-3:好的。

巳乙-01-2在其中一处墙体上粘上了一根荧光棒。小队继续向前拐弯了约10分钟。

Dr. Ecun:不对劲,这里不会被设计成这么长的,回头看看。

巳乙-01-2:明白。

小队以稍快速度往回移动约26分钟后到达出口,移动距离明显长于进入距离,且途中未发现荧光棒。

巳乙-01-2:我们出来了。

巳乙-01-6:这里……和进来的时候不是一个地方吧。感觉没那么破烂了。

Dr. Ecun:可能这段通道就应该是这么使用的?我还能接受到你们的信号,所以应该不是传送之类的,就是空间翘曲。不管怎么样先看看吧。

巳乙-01-2:了解。

巳乙-01-5:(将手靠在墙体上)有点动静。

几名队员将手按在墙壁上,可以听到有机器引擎运作的振动。

Dr. Ecun:顺着去找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小队向振动幅度大的方向摸去,来到了一间有着巨大仪器的房间。

巳乙-01-3:哇哦!看看这些机械,太壮观了!

Dr. Ecun:不要擅自乱来,我们还不知道这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巳乙-01-2:明白了。

小队准备对仪器作详细记录。

巳乙-01-3:(突然)看看这些精妙的结合,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美丽的作品……

巳乙-01-3:你们看这些精巧的协调,这些管道、桨叶、纠缠的电线……(将手放在仪器上)我能感受到它的脉搏,我能感受到它的……破散。你们听到了吗?它在和我们说话。

巳乙-01-5闻言试图接触仪器,被巳乙-01-2拉住。巳乙-01-3转身看了一眼巳乙-01-5,后者在进行眼神接触后受到了惊吓,巳乙-01-3转向仪器并似乎抬头注视。随即是一段沉默与巳乙-01-3的不断用力点头。事后对录像的分析发现其虹膜被小型内齿轮所代替。

巳乙-01-3:主,为什么你的身躯如此残缺?是什么把你……

Dr. Ecun:(大声打断)全体队员撤退!巳乙-01-3现在开始被视为已损失,不要再注意那个仪器,马上离开房间!(对诺维乔克.aic)用4级加密渠道通知总部,我们很可能找到了一块零件。

巳乙-01-3:我会将你连接、将你聚合。我会的。机械荣光……

Dr. Ecun:(大声)射掉他的无线电!

巳乙-01-2立即射击巳乙-01-3并摧毁了对讲机。从创孔可以看出其宇航服已与身体连接。

巳乙-01-5:(声音颤抖)Tom你疯了吗?

巳乙-01-1:(声音低沉)该走了,遵从指令。尽管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我们也不能受到影响!

巳乙-01-2伸手拉巳乙-01-5,被甩开。巳乙-01-2、巳乙-01-6合力控制了巳乙-01-5并将其带离房间。小队迅速沿原路返回拐弯处并在左拐90°后毫不犹豫地依次进入了弯道右侧的出现白色房间,所有人员对做出这一行为均不在意。房间看起来是封闭的,记录难以分辨出小队进入房间的来向。小队在安全后开始喘息。

巳乙-01-2:我知道……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位挚友。

巳乙-01-5:为什么不带着他!我们可以一起……

Dr. Ecun:够了!现在重要的是确认周边环境。

小队没有应答。巳乙-01-5靠在墙角抱头痛哭,其余成员默不作声。

诺维乔克.aic:信号发射正常。

Dr. Ecun:OTF-巳乙-01,收到请回答,这是命令。

小队没有作出反应。

Dr. Ecun:擦,那地方有问题。

巳乙-01-2开始探查房间情况,发现房间正中心悬浮有有一边长约3m的黑色立方体。

巳乙-01-2:大伙!过来看看!

巳乙-01-2:要不要进行接触?

Dr. Ecun:测试,收到请回答。

没有反应,其余队员陆续来到立方体旁。

巳乙-01-2:指挥台?

Dr. Ecun:收到,重复,收到请回答。

巳乙-01-6:好吧,坏消息,看来我们与指挥台失联了。现在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巳乙-01-4将携带的荧光棒靠近立方体,似乎能够穿过。但当缩回之后浸入立方体的部分已经完全消失。

巳乙-01-4:这什么?!

巳乙-01-1:别乱来阿刚,我可不希望再减员了。

发现房间角落有共三具人类遗体,但手脚多趾且头部有严重损伤。身着图案怪异的日常服装。

巳乙-01-5:这可不是个好兆头……总部以前有派人过来过么?

Dr. Ecun:总部之前有调查过SCP-CN-1002?

诺维乔克.aic:数据库里没有。

小队另发现一侧墙体上有两个并排的约2m×1m×1m(长×宽×深)的矩形凹槽,恰好各可容纳一人。除此之外房间没有任何其他设施。巳乙-01-6走进凹槽并准备检查凹槽内部情况,此时凹槽的四壁突然转变为绿色且底面打开,其中有另一与凹槽等大的类似气密舱结构的空间,四壁上有斑斓的横向条纹且底部发出白光。巳乙-01-6连忙退出凹槽,凹槽重新关闭。

巳乙-01-6:卧槽这又是什么?!

巳乙-01-2独自走进了凹槽,凹槽变绿且内部打开。巳乙-01-2走进打开的空间,无事发生。其看了看回头其他队员并走出了凹槽,凹槽关闭且变白。

巳乙-01-2:就是个感应器而已。

巳乙-01-4:所以出口在哪?

巳乙-01-2:……嗯?那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五名队员环视房间,没有看到通道。队员开始慌张地按压房间的墙壁、翻弄尸体。巳乙-01-1、巳乙-01-5同时处于凹槽内搜寻出口时,两凹槽底部打开,而后房间的其余全部墙面变为闪烁的红色。这引起了全体队员的注意。

巳乙-01-1:大伙有什么发现么?

巳乙-01-2:墙体没有破绽。我试过所有暴力的方式了,这玩意完全不受锚、高温和切割的影响。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队员们不断提出离开的途径,无一理论可行方案。巳乙-01-6观察到立方体的体积有所增大,表情严肃地陷入了沉思。

巳乙-01-6:(紧张地)我知道怎么出去了。

众人看向巳乙-01-6。

巳乙-01-6:你们想,我们进来是单向的,进来了就找不到原先的出口了,那么出去也是一样单向的——那个黑方块就是出口,真的。

巳乙-01-2:有点道理,那么谁先来?

巳乙-01-6:(苦笑)我就算了。

巳乙-01-2闻言面色大变,似乎意识到了问题。Dr. Ecun也陷入了沉思。

巳乙-01-2:我们进来的时候血液可是有往回流的,手也有向后摆,如果被阻断了我们都会有感觉。可是我们没有感到过任何异样。

巳乙-01-6:那就是现在这个变得严格了。

Dr. Ecun:(恍然大悟)哦淦,那里是个他妈的实验场!

巳乙-01-2:出口不会是这样的,那不是出口。

Dr. Ecun:马上召回OTF-巳乙-02前往SCP-CN-1002,我会随队指挥。

诺维乔克.aic:你确定吗?

Dr. Ecun:嗯。

诺维乔克.aic:好的。要注意安全啊。

巳乙-01-6:好那你看看,这里还有其他出口吗?

巳乙-01-2:(冷)很显然有。

巳乙-01-6:那你说在哪?

巳乙-01-2瞪了一眼巳乙-01-6,没有发话。

巳乙-01-1:我们拿尸体试试就行了。

巳乙-01-2:别试了,那里就是一片虚空,这很明显。不会有人出得去的。

巳乙-01-6:那可不一定。

巳乙-01-5:你们在说什么啊!

巳乙-01-2:(挥动手臂)你们看看吧!这个地方是角斗场我以前见识过!只有两个人——

巳乙-01-6:(打断)别再说什么了,快进去吧。你也只是在瞎猜而已。

巳乙-01-4在角落偷偷拔起了宇航服上的武器。

巳乙-01-2:(情绪开始激动)这个混蛋会杀了我们所有人!

巳乙-01-6:(大喊)你这个叛徒!

巳乙-01-6启动了喷气制动装置将巳乙-01-2推向立方体,巳乙-01-2抱住了巳乙-01-6,双方开始互相攻击。无线电频道内充斥着惊慌失措的劝架声。巳乙-01-4举枪瞄准了巳乙-01-6。

巳乙-01-4:(大喊)放手否则我就开枪了!

双方仍没有停止扭打,巳乙-01-4在再三呵斥后在两人被推向立方体时射击了巳乙-01-6。白炽的旋刃从其下肋骨切入,巳乙-01-6在猛地蜷缩成一团后失去了生命体征。其余人惊愕地望向巳乙-01-4,但巳乙-01-4在命中后并未移开枪口。

巳乙-01-5:4你干了什么?!

巳乙-01-4呼吸急促,全身颤抖,枪口仍对着巳乙-01-2。巳乙-01-2的瞳孔急剧放大,将双手缓缓举向头顶以表示无害。

巳乙-01-2:放松点,没事了,他已经没有威胁了。

巳乙-01-4小幅度地移开了枪口,随即又重新对准了巳乙-01-2。

巳乙-01-4:对不起,老汤他说的对。

巳乙-01-5:(哭喊)你要干什么啊!我们都一起生活了两年了今天你们怎么了?!

巳乙-01-4:必须得有人死,这里就是个竞技场。现在在指挥台眼里我们已经KIA了,我们只有靠自己争取名额才能出的去。

巳乙-01-2:看看那些尸体!看看那些伤口!!!自相残杀带来的结果只会是死亡!我们需要团结起来!

巳乙-01-4:你怎么知道杀了这些人的那个人死了呢?他现在说不定还早就远走高飞了呢!

巳乙-01-2:阿刚,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这个该死的房间改变了你。

巳乙-01-4:我一直都是个懂得适应环境的人。

巳乙-01-5:(发疯似的哭喊)这和这鬼地方没关系!是你的决定杀了老汤!

巳乙-01-2:那两个位置不会帮你做出选择。你还不明白吗,这是一次考验,我们可以一起好好讨论决定,我们可以聊。

巳乙-01-4:好让你们有机会拿枪指着我么?

巳乙-01-5:我不会这样的。

巳乙-01-4:你当然不会,你一队医哪来的配枪。

巳乙-01-5:因为我只救人,我不会杀害自己的同伴。

巳乙-01-4:看来你会是个好的合作者。

巳乙-01-4:(深吸了一口气)抱歉了,哥,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不想就在这里死掉。

巳乙-01-5:等一等!

巳乙-01-4:对不起。

巳乙-01-2:(急促)别啊我也会合作——

巳乙-01-4闭上了眼并向巳乙-01-2射击,巳乙-01-2颈部受创,死于宇航服失压。

巳乙-01-1:(慌张)哦操……

巳乙-01-1将喷气制动装置调至最大,冲向立方体后部以作为掩体。巳乙-01-5在原地凝视着巳乙-01-4。

巳乙-01-5:(颤音)……你在干什么?!你疯了?!

巳乙-01-4:好了,现在我们只要处理掉1……

巳乙-01-5:你凭什么这么做?!

巳乙-01-4:为了我们活着出去,我很遗憾现实就是这样的。你也清楚生命的宝贵。

巳乙-01-5:如果是因为我要活着出去而去杀人的话,我不会允许这样的。再残酷的环境也不会让我转而杀人。

巳乙-01-4:没人会知道的。

巳乙-01-5:这不是知不知道的问题!

巳乙-01-5:这里是地狱吗……(喃喃)我不会杀自己人的,你们出去吧,我受够了。

巳乙-01-4:(愧疚地)……我拦不住你。

巳乙-01-5猛蹬了一脚墙面,飞向了立方体。巳乙-01-4第一反应伸手试图在背后拉住巳乙-01-5,但迟疑片刻后收回了手臂。巳乙-01-5完全进入了立方体。

巳乙-01-4:(抱住头)天啊……

巳乙-01-4发泄性地用拳头连续猛击自己的大腿。并在深呼吸后起身寻找巳乙-01-1。

巳乙-01-4:我很遗憾,1,不过现在我们该走了。

巳乙-01-1围绕立方体与巳乙-01-4周旋。

巳乙-01-1:别杀我!求求你了……

巳乙-01-4:已经结束了,5死了,我们可以走了。

巳乙-01-1:知道你们两个要一起杀我,别以为我会上当,我全听见了!

巳乙-01-4:她真的死了!你看看!

巳乙-01-1:别想骗我出来,你说她死了那她的尸体呢?!

巳乙-01-4:她钻到那个黑方块里去了,我哪找得到尸体。

巳乙-01-1:你为什么不用子弹?你还有闲心去把她推进去?

巳乙-01-4:她是自己进去的……

巳乙-01-1:别骗我了。

巳乙-01-4:信不信由你,我不会对你开枪的。

巳乙-01-1:你杀了6和2!你在杀人!你自己看看四周漂浮的全他妈的是巳乙小队的尸体!我怎么相信你!

巳乙-01-4:你出来就——

此时巳乙-01-1与巳乙-01-4同时出现在立方体的同一处拐角,两人相距仅约20厘米。巳乙-01-1立刻向连开6枪,巳乙-01-4当即死亡。巳乙-01-1在约1分钟后恢复冷静并开始剧烈深呼吸。

巳乙-01-1向周围扫视了一圈。

巳乙-01-1:你在哪?

巳乙-01-1绕立方体一周,没有收获,随即开始慌张并以最高速度环绕立方体多圈、逐个确认队员尸首、反复检查凹槽内部。最终扶墙猛捶。

巳乙-01-1:不……不不不,救命!!!

巳乙-01-1:为什么会这样……

巳乙-01-1快速翻找工具箱试图切割墙壁,仍然没有效果。

巳乙-01-1:操!!!

巳乙-01-1将巳乙-01-4的尸体放入凹槽内,指示灯没有亮起。

巳乙-01-1:我对不起你们……我们本来可以好好解决……

巳乙-01-1靠近巳乙-01-2的尸体。

巳乙-01-1:也许那些只是假象,可能那就是出口呢。

巳乙-01-1:一定是她不想回来了,那个忘恩负义的……

此时立方体边长已伸展至约5m,巳乙-01-1启动制动装置向立方体推进。

巳乙-01-1:保佑我,主。

巳乙-01-1的上半身进入立方体,此刻其双腿突然猛力一挣。其右腿及半部分胯部和部分左侧小腿从立方体处脱离,可见其工整的截面。残肢在无重力条件下飞向角落的未知生命体残骸中,在碰撞中减缓了运动速度。各队员宇航服上的摄影装置继续工作了10m28s后失去信号。

[记录结束]

于Dr. Ecun带领的应变小组OTF-巳乙-02仍处于亚光速航行状态时,接到了OTF-巳乙-01全员损失的消息。OTF-巳乙-02的行动目标更改为探索SCP-CN-1002内部状况并采集重要样本。

视频探索记录副本:20████████████3f.flv

日期:20██/██/██

探索队伍:OTF-巳乙-02(“Deathrite Shaman”-丧仪祭师)

目标:OTF-巳乙-01(“Nightsky Wanderer”-夜空漫步者)成员,位于SCP-CN-1002内部。后改为探索SCP-CN-1002

队长:Dr. Ecun

队伍成员:Dr. Ecun、巳乙-02-1、巳乙-02-2、巳乙-02-3、巳乙-02-4、巳乙-02-5、巳乙-02-6、巳乙-02-7


[记录开始]

诺维乔克.aic:开始录像。即将停靠于3、2、1。气密舱外闸门开启。

Dr. Ecun:走吧。

小队穿过了第一层屏障,内部的异常设施基本没有变化。

Dr. Ecun:Novichok,上次他们从哪里进去的?

诺维乔克.aic:坐标已发送。

小队从相同入口依次进入SCP-CN-1002,可见其内部拓扑结构与上一次探索不一致。

诺维乔克.aic:空间曲率现在是0.21Ēl±0.05,和上次不一样。

Dr. Ecun:向上方前进。

巳乙-02-6:哪一个上方,指挥官?

Dr. Ecun:上面那个上方。The up above.4天,我讨厌这个词。

小队通过通道来到了另一相同的分叉处。

巳乙-02-6:指挥官?

Dr. Ecun:那儿似乎有一道门?是破的。可能有有价值的信息。

其中一处支路的拐弯处有一仓门,右下侧有一直径约1m、深约1.3m的缺口,从痕迹判断是猛力撞击的结果。巳乙-02-3使用军用内窥镜确认内部安全后,小队依次进入房间。房间内以基座与合金玻璃制成的展台陈列着一系列各式各样的物件,基座上有规则的点状凸起。注意到第一个展台中摆放着一青色哑铃状物品。

Dr. Ecun:把这个拿出来看看。

巳乙-02-5:要破坏柜子么,长官?

Dr. Ecun:是的。如果柜子是用玻璃制成的就说明他们希望我们打开。保持警戒。

巳乙-02-5使用器材破坏展台后接触物品,物品在接触的一刻忽然顺着接触方向向前高速位移,并立即附着在了房间墙体上。逐帧分析显示其移动速度远超相对论性速度。Dr. Ecun示意继续取得该样品,其在被巳乙-02-1接触后沿接触方向在墙体上高速震颤移动至墙角,并嵌入地板中。Ecun在观察后用手掌在展台上原放置该物件的位置掠过,该物件突然出现于Ecun手中并以约1m/s的速度向同一墙角匀速飞去,而在飞行过程中再次“凭空”出现于Ecun手中并以同样速度飞去,最终仍嵌入墙角同一位置。

Dr. Ecun:这可能是个参数处理器异常5,别管它了。

第二处展台上平放有一本约20cm×10cm的线装黑色硬皮书,保存完整。其封面印有若干金色符号,与外层屏障上的图样一致。

Dr. Ecun:巳乙-02-5,把这个也打开。其他人不要接近。

巳乙-02-5:明白。

巳乙-02-5破坏站台后取出样本开始翻阅。

巳乙-02-5:全是些一样的奇怪图案。

Dr. Ecun:也许是个信息危害什么的、但是我们看不懂。

巳乙-02-5:等等,最后的空白页开始出现字了!

Dr. Ecun:是什么?

巳乙-02-6:呃……(捧读)如何躲避巴哥比?How to avoid Bugleby?你需要在缺水条件下生存10秒,如果做不到,就躲避不了巴哥比了!感叹号。

Dr. Ecun:(拉过书本瞄了一眼)我懂了,把它带上,用运输盒捆紧。

第三个展台上有一铜棕色小型木本植物,盆景大小,似乎有活动迹象。

Dr. Ecun:我们似乎没有能完好运输这个的设备,我们有吗?

巳乙-02-1:没有。

Dr. Ecun:那就看看下一个。

第四个展台已经被破坏,展台上剩有一类似小型衣帽架的结构。

Dr. Ecun:有人来过了,特意挑走了里面的东西。

诺维乔克.aic:可能是巳乙-01-3。

Dr. Ecun:可能是什么别的东西。

第五处展台上有一白色容器,其外貌类似军用水壶。巳乙-02-4在Dr. Ecun的命令下取出了样品。

巳乙-02-4:(摇动样品)我感觉里面有好多什么球体。

Dr. Ecun:可以弄一个出来吗?

巳乙-02-4拔开瓶塞,从样品中摇出一颗玻璃珠大小的白色球体,似乎吓了一跳。

巳乙-02-4:哦天……(看向Dr. Ecun)我觉得……我觉得我刚刚杀了一个人。

Dr. Ecun:什么?

巳乙-02-4:我刚杀掉了一个和我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这辈子都不会与我有任何交集的人。

Dr. Ecun:谁?

巳乙-02-4:我不确定,但是我知道我杀了他,或者她。

Dr. Ecun:用这粒球么?

巳乙-02-4:不是的,我觉得是我把它拿出来的这个行为让那个人死掉了。

Dr. Ecun:那这粒球是用来做什么的?

巳乙-02-4:(将球拿到眼前仔细凝视)……我不知道。

Dr. Ecun:好吧,先把它收好,暂时别把它放回去,注意不——7你别动。

摄影机记录到仓门破洞伸进了了三支长约0.7m的节肢与一表面密布着数百个半球坑洞的皱褶头部,且该个体正缓慢地进入房间。巳乙-02-7距离该个体仅约2m。

Dr. Ecun:我觉得它还没发现我们。

巳乙-02-7将身体转向仓门试图目视该生物,此时该生物行动速度突然大幅度提升,以肉眼无法辨认的速度捕获了巳乙-02-7并开始撕扯。此时可以辨认该个体有2个直径约0.5m、覆盖着绒毛的主体,其间以腹部相连,头部位于其中一主体正前方。其主体上附有约10~13个长短不一的树状肢体,肢体末梢总数约有50~70个,长约2m。画面中该个体正在弓着身体用肢体拆解巳乙-02-7,从无线电中可以听到肉体被撕扯与植入的声音。巳乙-02-4迅速抬枪扫射,在射出2发旋刃后该个体选择放弃了分解巳乙-02-7的遗体转而攻击巳乙-02-4,总攻击时长约1/6s6。此时拍摄到巳乙-02-7的遗体被拔出大量形如土块的躯干碎片,除其右腿被甩开外遗体大致成人形。巳乙-02-4与巳乙-02-7确认KIA。

Dr. Ecun:(大吼)停火!全体不要动!停火!!!

全体队员停止了动作。该个体在原处分解巳乙-02-4的遗体。

Dr. Ecun:包括制动装置也不能启动!现在我们是完全的静物。

小队成员在无重力条件下保持原有姿势自然飘动,静滞地围绕在个体周围。该个体没有反应,在完全消化巳乙-02-4后返回继续吸收巳乙-02-7的遗体。可见巳乙-02-4除宇航服头盔、储能系统外的包括宇航服、骨骼等部分已全部消失。而后该个体转而搜寻房间内的物品,其运用肢体在房间内爬行并试图摇晃展台,展台没有移动。在这20分钟内有一名队员在自然飘动的过程中缓慢撞向了该个体,该个体在检视并摆弄后将其抛开。

Dr. Ecun:谁离出口最近?

巳乙-02-2:我正缓慢靠近出口,长官。

Dr. Ecun:尝试以最小幅度动作撤离。

巳乙-02-2:明白。

巳乙-02-2缓慢飘向出口。在接触破洞旁约60cm的舱门时,巳乙-02-2小幅移动腿部以靠近洞口。个体没有明显反应。巳乙-02-2在其上半身完全进入破口时使用手臂拖拉其的身体。在巳乙-02-2近乎完全进入洞口时,其似乎误以为受到了该个体的攻击而慌张地将制动装置开至最大功率离开,引起了个体的注意。个体迅速钻入破洞并离开了房间。10s后Dr. Ecun命令小队解除了警戒。

Dr. Ecun:派无人机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

巳乙-02-6:明白。

巳乙-02-6释放了无人机。舱门外的场景已大幅度变更,现处于某廊道拐角的一侧。无人机向右侧廊道移动,此时记录到上述个体从前方廊道约400m外跃起并急速飞向镜头。在无人机完成加速的8s内捕获了无人机。失去讯号。

Dr. Ecun:再等等吧。

约30分钟后,使用军用内窥镜观察到房间外为一错综复杂、形似蚁穴的结构,无人机掷物确认通道安全后小队呈防守姿态依次离开房间。小队在行进约4分钟后发现前方200m处有一人形缓慢飘过,于是加快移动速度。

小队发现洞壁一侧上出现了工整的平面。Dr. Ecun命令小队对其进行扫描,小队在靠近时平面突然自动向四面折叠收起。平面后为一约10m×10m×20m的长方体空间,内有大量丝状物包裹着数颗硬壳卵状物。平面打开后房间壁被激活亮起图案与无法辨识的图案,房间中央悬有全息投影。

Dr. Ecun:尝试与这些设备互动。

巳乙-02-5尝试与全息投影与平面互动,并用低压电电击屏幕,均无果。屏幕上的简易图样似乎在描述对某自动程序的启动失败,或启动某自动AIC的调用无响应。Dr. Ecun注意到屏幕上的一个窗口有特殊的明暗方格。

Dr. Ecun:(指着方格)这些码点也许可以解析。

诺维乔克.aic:是二进制圆周率的前64位,一直在循环播放。

Dr. Ecun:(思考)为什么会是圆周率呢?代表着什么意义?还有这个图案(看向一个类似波纹的图样)……Novichok,把那个二球模型的比例和地月体积比例对比。

诺维乔克.aic:模型比例符合。

Dr. Ecun陷入了思考。

Dr. Ecun:他们到底在干嘛?是向地球广播圆周率?

诺维乔克.aic:可能是的。

Dr. Ecun:很有意思的新发现,记录好了我们就走吧。

小队继续在通道中寻路。

诺维乔克.aic:检测到面前的2处通道入口形状与之前经过的完全一致。

Dr. Ecun:在头盔上标出来。

诺维乔克.aic:完成。

Dr. Ecun:(指向其中一处)走这里。刚才那个人影可能是我们自己。

小队继续前进,期间多次出现样貌完全一致的通道,均被回避。约10分钟后,小队发现了前方行走方向与小队一致的巳乙-02-2。

Dr. Ecun:所有人停止一切动作!

所有成员冻结姿势。巳乙-02-2似乎从无线电中听到了指令,环顾四周后发现了小队。

巳乙-02-2:别紧张,那东西一出门就被我甩掉了。

Dr. Ecun:汇报你的身份辨识码。

巳乙-02-2:OTF-巳乙-02-2,辨识码[已编辑]。

诺维乔克.aic:已核实。

Dr. Ecun:解除警戒。你刚才有看到什么吗?

小队解除警备。

巳乙-02-2:出来之后就是这个地方,一直在这,这里简直是个迷宫。之前无线电接受到了一段很大的噪声……

Dr. Ecun:好的,还有什么别的需要汇报的吗?

巳乙-02-2:没有了,长官。

Dr. Ecun:好,那归队吧。

小队继续前进,期间有队员汇报观测到墙体出现人类面部的幻影。最终小队达到了一处占地约0.7km²的室内广场,地表覆满白色的气泡。于进行采样时,广场远处流来硫化氢浓度超72%的高压气体,将小队推回通道内。小队在通道内重新寻得外部出口后返航。

[记录结束]

在返回站点后,发现巳乙-02-2持有的身份卡不可用、配备的摄影机内无任何往期录像、DNA隐性基因片段有部分与数据库中记录情况不符。对巳乙-02-2的审讯没有结果。现将巳乙-02-2解除职务并暂时羁押直至出现下一步进展。

于此次探索记录后,鉴于SCP-CN-1002内部的不可控因素,对其内部的探索与收容尝试暂缓,直至基金会开发出更优的收容方案。

于事故CN-1539-2后,情绪失控的Dr. Ecun受SCP-CN-1539影响,违规驾驶中型科研船前往SCP-CN-1002并单方面屏蔽了基金会发送的讯号。

视频探索记录副本:20████████████qL.flv**

日期:20██/██/██

目标:SCP-CN-1002

队伍成员:Dr. Ecun


[记录开始]

Dr. Ecun:开始记录……

Dr. Ecun:对不起,不只是SCP-CN-1539的原因。我也要趁这个最后的机会给你们看一点东西。反正是要走的。

Dr. Ecun停泊了科研船。

Dr. Ecun:该走了,原谅我,诺维乔克。

(打字声)

(平板签字声)

Ecun来到了气密舱前。

Dr. Ecun:好吧,保佑我。

Ecun在胸前划了三条指向同一端点的线段,随后是两个同心圆。Ecun走出气密室,穿过了两层外壳。

Dr. Ecun:之前由于一些情况没和你们说这些,现在这个情况仍然在,但是你们得知道这个。

Ecun向左侧飞去。

Dr. Ecun:我们之前就逆向推算过它的运行轨迹,发现它一直在这。不是从别的什么地方送过来的,也不是刚刚诞生的,它在等着我们。

Ecun向右拐,在拐弯720°后往回走了90°,到达了蚁穴状结构的通道内。

Dr. Ecun:你们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个收容站点之类的,收容着一堆我们没有见识过的异常。但是它来源于我们——或者说我们的先驱建造的。

Ecun在通道内四处探寻。

Dr. Ecun:我不知道为什么O5那边不怎么在乎这件事,也许因为一些错误,也许他们压根不想记起这事。

Ecun找到了熟悉的长廊,其所处位置似乎有变化。

Dr. Ecun:他们覆灭了,放弃了,因为某件事。他们把几千年,或者几千万年的成果封起来,打包好,压死在棺材里,丢到了太空囚禁着,等着我们去取。

Ecun加速飞向长廊末端,那根破旧的管道仍没有变化。

Dr. Ecun:好吧,我从来都不擅长体力活,撬棍对我来说很称手了。

Ecun深吸了一口气,从背上取下撬棍,用尖端刮开了烧灼的部分。从露出的划痕部分可以推测其为一紫色的基金会会徽。

Dr. Ecun:当然了,为什么不呢?第一次我就注意到那里(指)露出的部分了,她也是。虽然只露出个小角,但是我再熟悉不过这个狗屎玩意儿了。

Ecun将凿子插入墙缝,开始用撬棍猛击。

Dr. Ecun:无论如何,这个地方(敲击)已经、(敲击)尽职、(敲击)很久、(敲击)了。

墙体弹开。

Dr. Ecun:(随手甩开撬棒)抱歉,我们来迟了。

房间内是一类似会议室的大厅,中央有一约20m×30m×25m的金属方块,上有基金会的磨砂会徽。一旁的圆桌周围围绕着十三个冬眠舱,容积略大于人类。圆桌上立有同样符号镌满的金属碑。

Ecun来到圆桌前,看了一眼干涸的运输管道,并开始检视每一具冬眠舱中的遗体。

Dr. Ecun:他们已经死了。营养液早就用光了。地球不适宜生存,所以他们随着这个站点一同避难。他们等着灾难过去、人类再起,然后接过他们手中的遗业,把他们唤醒,见证下一代完成使命。

Dr. Ecun:但是我们没有。

Ecun巡视着,并让摄影机对每一位死者作了足够多的特写。可见其尸体虽然干枯但仍可清晰辨认与人类的多处不同,其中一具冬眠舱是空的。

Ecun来到了金属方块前,围绕其一周,在其背部发现了类似墨水屏的板块,不断闪烁着多版文字。他开始了拍摄记录。

Dr. Ecun:十三位伟人变成了十三尊灵柩,那个时代就这样灭亡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第一个,我也不确定他们存在了多久。但是看着这些……他们的作品,几千万年前的史诗,我能看到他们的世界。他们的潮起潮落,沧海桑田。我能看到他们在黑暗中牺牲,为了维持常态而前仆后继。我能看到他们的高塔被建起又粉碎,国土的拓张和缩减。我能感受到他们为了最高的意志而付出的心血凝聚在这里,给我们留下了一片净土,和这份遗宝。我们身上的是整个人类历史,不,地球历史上最崇高的任务。

Ecun在板块前作了长时间的拍摄,确认其显示内容开始重复后回到了会议桌旁。

Dr. Ecun:我听说我们的O5议会总是喜欢在会议桌下藏着一点小秘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习惯。

Ecun将会议桌抬起,白色的冰晶从桌底蔓延开。在桌底发现了一宽约1m的通道,Ecun钻入其中。可见通道末端是一巨型[资料抹消]。

Dr. Ecun:哦,他们可没说这里会有一个神性实体……

Dr. Ecun:我……

Ecun谨慎地靠近[资料抹消],[资料抹消]高速盘旋的[资料抹消]似乎具有某种沟通能力与[资料抹消]。

[段落抹消,需要5/CN-████级权限]

失去与Dr. Ecun的联系。

[记录结束]

于回收Dr. Ecun所发现的数据库中发现了大量有关该物种史前文明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历史等方面的数据。回收时测得SCP-CN-1002的质量减少了约三百万吨,会议桌下的通道领往一半径约[数据删除]的空腔,Dr. Ecun在此次行动中被视为MIA。

在Dr. Ecun失踪的23天后,诺维乔克.aic成功从SCP-CN-1002外层屏障上的图案入手,完成了对该语种的译解。该语种由一种极其复杂的拉丁文与两种未知语言融合而成。外层屏障上的语段如下:

诺维乔克.aic:正在抓取汉语对照…
已展示最贴切的译本,部分字词已适当替换。

你好,继任者们。

如果你们看到了这句话,那么你们可能已经经历了一些事情。世界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逻辑推理并非在每一处都适用。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无法解释的,甚至永远都无法涉足的。他们肆意扰动着物理法则,欺骗我们的认知,将我们像虫豸一样玩弄、践踏。有的人将他们视为神明,可他们不是的。

所以我们建立了组织。我们利用熟知的东西去对抗未知的,将未知的变为已知的。我们对那些事物进行实验和分析,不断地发展壮大,在见证历史的同时我们也变了许多。我们打败了神,但视界之外总有一些无法触及的事物。

然而有一天事情失去了控制。那些恐怖的造物简直不可阻挡,他们以惊人的速度繁殖、进化,而我们又几乎无法彻底消灭任何一个。最重要的是,它们厌恶我们。我们花费了巨额财力捕获了一只,发现大量的强酸可以抑制他们难以置信的再生能力。但我们不可能做到那么多,实验也再无下一步进展。在数以万计的城市沦陷以后,我们的阵地已宛如大海中的一片孤岛。我们失败了。望向四周,他们像血江一般涌入,唯一的希望就是死亡。我们宣告了自己的灭绝,准备启用最后的手段。我们把所有的科研成果汇总、封装,保存到太空中一个安宁的位置,然后搭建了孕育我们子嗣的圣堂,尽管果实似乎与我们有一些不同。最后我们终止了净焰仪式,将[无对应单词,正在替换近义短语…]较小的一个月亮拽向地球。我们在深空中望着自己几万年的文明尽归尘土,与那些东西同归于尽。剩下的全部就只有这个。但愿它能运作到我们重生的那一天。

如果你们没有一个这样的组织,那就去建立一个。如果你们准备好了进入这里,口令会是[已编辑]7。来到中枢,我们在那里迎接着你们,我们将把新一任的使命交到你们的手上。为了文明得以运转,为了灵魂不被侵染,这些东西必须得到控制。

我们会步入黑暗,为了来世的光明。

[同义短语替换中…]

控制,收容,保护

从破损的冬眠舱附近的显示屏上解析出了读取SCP-CN-1002数据库的方式,从数据库中基金会获得了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技术:

  • 大量优于已知收容措施的异常项目收容方式
  • 指出██处暂无法收容的异常存在、定义、位置及危机
  • 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几项其他设计方案
  • 进入“房间”的方式
  • 若干已被异常性质抹消的概念
  • 拉撒路-02程序的各项需求
  • “净焰仪式”的维持与终止

目前,对该数据库的进一步相关研究仍在进行当中,对SCP-CN-1002内部异常项目进行回收与独立编号计划的准备也已开展。Dr. Ecun的遗体至今仍未被找到。基金会正加紧筹备完善拉撒路-02程序的各项子工程,以展开可能面临的K级情景后的重建计划。

基金会将不懈履行职责直到最后一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