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03
评分: +38+x
city_cloud.jpg

城市景象,摄于城市外围10km处
注意建筑物高层已被云雾覆盖

项目编号:SCP-CN-100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003入口所在的矿井已被基金会收购并以塌方为名封闭。机动特遣队Zeta-11(“The Hanged Man”-倒吊人)驻扎在项目所在的矿场,并每两周派出一支4人小队进入项目进行例行巡视。若项目内空间被雾气占据,则任何人员不得进入。如有异常应向项目主管Selvya或站点主管李博士报告。

描述:SCP-CN-1003位于俄罗斯乌格列戈尔斯克一处废弃矿井内, 是位于地下2000米处的异常空间及其内部城市遗迹的总称。其位置靠近中俄边界,由中国分部与俄罗斯分部设立联合站点进行管理。1991年,基金会注意到当地矿场“无底深坑”传言,因苏联政权变动,当地设施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决定由最近的中国分部所属站点立即派出人员进行收容,后建立联合站点。收容初期,项目内部完全被浓雾覆盖,无法进行进一步调查。2004年浓雾消退,开始进行大规模探索,目前项目入口及周围10公里内的情况已基本被基金会掌握。

SCP-CN-1003入口为一位于矿井底层的洞穴,最宽处直径86cm,入口处岩壁厚46cm,可容人员通过。洞穴内为一巨大空洞,空洞底部被浓雾笼罩,浓雾呈棕褐色。由于项目自身性质,其具体大小不可知。空洞顶部由岩石构成,相对平坦,有形似钟乳石的结构。洞口位于一大型地下城市中心,四周被城市建筑环绕。

城市内所有建筑、设施均上下颠倒,洞穴顶部岩壁即为城市地面。城市布局自核心区(the Core)向四周放射,建筑多具有显著的哥特式风格,众多装饰华丽的哥特式尖顶自上而下指向地底深处。另有部分罗曼式建筑,及少量巴洛克风格建筑。注意到城市具备完善的排水、照明系统及其他基础设施,但已停止运作。从城市设施铭文可知,该地下城市被称为“Est Salvatio”或称“救济之城”。城市受“教会”管理,随处可见类似圣伯多禄十字的徽记,推定为教会的圣徽,圣徽周围常绘有复杂花纹作为装饰。室外没有任何未固定物体,推测原有无固定物体均已落入空洞深处。城市内无生命迹象。项目内存在10lx未知来源的光照,但仍建议探索队携带额外的照明工具。研究人员在洞口周围搭建有临时通道,并于最近的建筑内设立据点,更远距离的探索需借助吊索等工具,沿洞穴上壁(即城市地面)进行移动。

在建筑内部可以不借助吊索等设备,在房屋天花板上行动。观察表明城市内物体于某一时间点同时坠落,与天花板碰撞。原本与地板固定的家具仍倒置于原处,其他物体(主要是各类家具与生活用品)四处散落于天花板上,可以观察到碰撞痕迹。另有大量易碎品残骸。建筑内部人类生活痕迹明显,根据各种家具、电器判断,该城市已具备20世纪初期科技,且部分技术已达20世纪末水平。城市居民日常书写采用拉丁语,在正式文件上可能采用其他语言,包括英语,现代汉语,葡萄牙语,及一种未知语言。建筑内物品保存良好,没有明显的老化、霉变与腐败痕迹,但无生命迹象,也没有发现人类遗体。项目入口10km范围内的建筑通常不存在异常。

离开入口10km后,空气中开始出现类似空洞底部的雾气,随距离增加愈发浓厚。城市结构发生异常性变化,并出现空间错乱。道路不再平坦,部分道路突然折返或中断,部分道路通过窗户直接延伸至建筑内部。更远处的建筑外观扭曲且相互重叠,休谟指数在13公里处开始显著上升。向更远处的探索提议被否决,卫博士认为此举“没有意义,且风险极高”。对洞穴深处的探索同样遭遇失败,目前已知洞穴底部被浓雾完全覆盖,且其深度远超地质学推定的正常状况。特工Jessie报告称听到浓雾中传来“悠长的,有金属质感的叹息”,以及“嘈杂而无感情的低语”,但并没有其他报告的佐证,探索队携带的录音设备也没有捕捉到前述声音。关于对项目探索的更多信息,请查看探索报告1~4。

    • _

    时间:2004-9-28
    参与者:Site-███,异常空间研究团队,高级研究顾问李博士,卫博士,D-183177及D-225746等
    设备:一台4GB便携摄像机,与基金会通讯终端远程连接;吊索,基金会标准探索装备,一把NZ-75型手枪与5发子弹
    目标:探索洞口周边


    此次行动主要探索洞口周边区域。

    参与行动的D-183177及D-225746均表现出对基金会的配合,基金会承诺行动结束后两人亲属将获得物质补贴。D-183177之前曾在苏联军队服役,手枪由其持有。D-225746为城市探险爱好者,负责用摄像机进行记录。

    李博士标记了洞口西侧100米处一处巴洛克风格建筑,建筑共两层,正立面装饰有精美的浮雕。探索过程如下:

    探索记录


    [记录开始]

    行动开始,两人沿吊索来到建筑门前,降落到门廊的顶盖上,发现木制房门紧闭,但未上锁。D-183177将门踢开,房门自门框脱落。两人解除吊索,徒步进入建筑一层。进门后为一走廊,狭窄而破败,与一般巴洛克建筑内部结构不符。地板、天花板均为木制,墙壁由未知灰白色合成材料构成,表面显示出剥落迹象。走廊两侧各有两个木制房门,尽头为一老式机械升降梯,由黄铜制成。在天花板靠近墙壁处发现一软质管道,质地类似橡胶,有瘤状突起,通入每扇门内,切开后有少许液体流出1,推测为供水管道。靠近最近的房门观察,发现一门牌,上书拉丁文。翻译后的内容为“D·瓦莱里奥,崇敬主者荣光永存,悖逆主者自取其祸”。其他房门上均有类似门牌。

    卫博士命令D级人员进入房间。两人均对建筑内部氛围感到不安,对继续行动表示排斥,但仍接受命令。房门上锁,D-183177对门锁射击两次,成功将其破坏后进入。尘土自屋内涌出,木制天花板被踩踏后发出轻微声响。房间为一普通民居,客厅装修简陋,各类家具散落于天花板,另有多种未知电器,均在碰撞中损坏。房间内各种物品与欧洲19世纪一般家庭无显著差异。D-225746注意到脚下有一皱缩的半透明薄膜,靠近后受脚步影响发出微弱光照,持续半分钟后熄灭,似乎耗尽能量。天花板正中倒扣有一张圆桌,周围散落的餐具碎片上附着某种色彩斑斓的软膏2,另有少量干枯的菌菇,碰触后化为粉末。D-225746看到软膏后表示感到饥饿,从探索装备中取出备用口粮开始食用,D-183177接过摄像头后继续探索。

    D-183177推开一扇门,内部为厨房。灶台与地板固定,另有一水槽与一翻倒的储物柜,及其他杂物。灶台下天花板处散落有各类厨具及一本摊开的书,由未知语言写成,从插图判断为烹饪指南,记载各类菌菇与彩色软膏的烹饪方法。水槽处有两条管道,一条与走廊处管道相连,另一条延伸至储物柜内的金属容器,上标教会圣徽,内含前述软膏。储物柜内另有各类菌菇及少量未知植物叶片。人员在取样后离开,从客厅进入另一扇门。

    另一房间为卧室,天花板上有翻倒的书柜,书桌及双人床。D-183177注意到书桌下压有一相框,发现为家庭合照,照片为彩色,其中父母及儿童三人立于自家建筑前,云雾中透出光照璀璨,街道上有大量人群聚集,手中挥舞花束与彩带。照片中人皆面目模糊,无法分辨。相框旁的花束已枯萎。书柜下发现大量书籍,由不同语言书写。基金会要求通过视频展示书籍内容。可翻译书籍一般为拉丁文,多为历史文献,记载欧洲诸国6世纪至24世纪历史。注意到自15世纪开始与通常史料出现差异,地理大发现并未发生,所有航海家“消失于无可庇佑之渊”。至18世纪起与常规历史完全不同,且愈发语焉不详,至20世纪,记载完全无法理解。22世纪后,书内仅剩大段空白。所有历史书籍均在2349年突然中断。书中并未提及该城市的建立。另有少量骑士小说,及教会所印经文,部分内容与基督教经文高度相似。书柜内另有一台未损坏的电子设备,推测为无线电收音机,仍可正常运作,但可选无线频段均超过100GHz,无法接收任何有意义的内容,仅有不间断的杂音,D-225746称其“声似人类低语”。D级人员在研究员指导下操作设备7分钟后,设备由于能源不足关闭。该设备被回收并分类为SCP-CN-1003-C。

    两名D级人员共同进入最后房间,该房间为次卧,墙壁上的涂鸦与天花板上散落的玩具表明房间主人为一名男童。房中有床及书桌,但并无书柜。书桌下散落有大量纸张,每张纸上均印有教会圣徽。已使用的纸张叠放在铁盒中,内容为教会经文的反复抄录。书桌有一上锁的抽屉,已在碰撞中损坏,打开后发现两根红绳,一破旧的毛绒玩具与一本笔记,笔记由拉丁文书写。D级人员在李博士的要求下回收笔记并离开房间。再次对该户人家进行搜索后返回。


    [记录结束]


    之后基金会派出的武装探索队对建筑内剩余几户人家进行了搜索,未发现其他重要信息。

    *行动中回收的笔记可在附录1中查阅
      • _

      安娜要走了。她成为“被选召者”,可以以肉身升入天国,目睹主的奇迹。她的信仰得到了主的认可。我有点舍不得她,也有点羡慕她。大主教在核心区广场发表了讲话,宣示了教会的新政,今后被选召者的父母、兄弟、子女也可以同被选召者一同进入神之乡。

      我与父母和安娜一家人共进了晚餐,作为最后的送别。他们确实是很虔诚的信徒,每个人都佩戴着主的圣徽。安娜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安娜的父亲背诵了《神思录》的一段,“那锁将你们的足缚在地上,而终有完备之日,那锁将撕裂,我的国将为所有信者打开,直入永恒之境。”他说圣书上预言了将有一天,所有人都将为主所救,无论富贵贫贱,共同进入天国。而被选召者只是神选中的先行者,最终我们还会在天国重逢。父亲打开了一瓶酒,我们家很久没有喝酒了。安娜拉着我说了很久的话,临走把圣徽留给了我。她说圣徽上有一块共鸣石,现在是绿色,等她进入天国后会变成蓝色。我的信仰越坚定,离神国就越近,离她就越近,共鸣石的颜色就会越纯净。她让我每天看着共鸣石的颜色,督促自己认真学习、祷告。我想到自己在教会学校就多受到她照顾,但一直做不到像她那样坚定的信着主,恐怕我只有等“完备之日”才能再见到安娜了。

      我去观看了选召的仪式,在核心区的广场上,被选召者们聚集在一起,教会为他们准备了纯白的法衣,周围是欢呼的民众。我看到安娜在里面东张西望。主教说了很长一段话,然后那些人开始缓慢的上升,然后越来越快,法衣也飘荡起来,最终升入了云中。他们沐浴在天国的荣光下,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神父们抛出的花瓣四处飘散,有一些也随着他们一起升到天国去了。

      周一回到教会学校,拉斐尔神父高兴的宣布又有一批新的被选召者,包括我们之中的帕克和吉米。似乎最近的选召仪式特别频繁。我们围着新的被选召者庆祝,但帕克吓坏了。他告诉我他一直听到云中有奇怪的声音,有时是低语,有时是无数男人、女人、非人之物的尖叫,这些尖叫声混合在一起,伴随着金属在火焰中熔化成的铁水翻滚的声音,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响。我有点害怕,他真是个怪人。如果他继续缠着我说这些东西,我就要把他的话告诉神父了。

      前几天的唱诗课上,一群人闯进来带走了帕克,直到今天才把他放回来。有人告诉我,帕克见人就讲他听到的“声音”,终于被告到了卫教神父那里。帕克回来以后缩在角落一动不动,也不和人说话了。听说审判团取走了他脑子里的一些东西,这可以让他心无旁骛的遵循主的教诲,摆脱来自深渊恶魔的迷惑。即使这样,教会也没有取消他被选召者的资格,主真是仁慈而和蔼的神。

      今天又是选召仪式,但出了大乱子。帕克跑掉了,看来审判团的教诲也不总是那么管用。半个真理区被封锁了,听说帕克之前一直低声叨念那个“洞”,似乎他已经是无可救药,要到恶魔那边去了。我看到安娜留下的共鸣石的蓝光似乎在闪烁,也许是错觉,但我觉得这是她在上面提醒我做点什么。我想起我们曾经是朋友,如果帕克被抓住,他肯定会受到可怕的惩罚。我决定去“洞”那边找他,劝他回头,就像拯救一只迷途的羔羊。如果安娜还在的话,她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更多信息请参考附录2与附录3

    • _

    时间:2009-10-17
    参与者:Site-███,机动特遣队Zeta-11(“The Hanged Man”-倒吊人)
    设备:吊索,机动特遣队强化型探索装备,支援无人机
    目标:探索城市学者区(Académica)


    在SCP-CN-1003入口1km内收集到足够信息后,特遣队派出一支探索队进入学者区。资料显示,学者区内有多所高等教育机构及教会所属大型研究机构。

    特遣队成员穿越下城区进入学者区,注意到该区域建筑风格相对简洁,在保留哥特式建筑高峻瘦削线条的基础上,显著减少了浮雕、花窗玻璃和精细雕刻的飞浮壁等结构。特遣队轻易找到代号“研究院”的研究机构,并决定进入建筑进行探索。以下为对“研究院”的初次探索记录:

    机动特遣队探索记录


    [记录开始]

    13时9分,特遣队抵达设施“研究院”入口处

    Zeta-11-1: 检查你们的装备,准备进入建筑。

    Zeta-11-2: 了解。

    Zeta-11-3: 了解。

    Zeta-11-4: 了解。

    Zeta-11-1: 这里离入口大约7千米,应该没什么杀人异常,但没人知道研究机构里会有什么玩意。我不想这次行动出任何意外,明白了吗?

    Zeta-11-2 :老大,我也不想。

    Zeta-11-1 :准备进入,我先来。

    特遣队降下吊索,降落在建筑物一层的天花板上

    指挥中心: 请注意周围环境,报告值得关注的对象。

    Zeta-11-3: 这里和其他建筑没什么区别,我面前有一个很大的枝形吊灯,一张桌子——类似前台呆的——砸了下来,玻璃渣碎了一地。

    Zeta-11-2:楼梯下方有个碎掉的花瓶,嗯……里面的植物已经没了,就像其他地方一样。

    指挥中心: 很好,你们的任务是摸清建筑物的内部结构,然后寻找潜在异常,回收重要资料并对其他资料进行标记,为资料收集小组提供必要的情报。

    Zeta-11-1: 明白。

    特遣队员进入最近的走廊,接近第一扇门,门上标牌文字为:柯莱,高级评议员,高级研究员

    Zeta-11-2: 这帮搞研究的和这座城市整体画风完全不同,真是有趣。

    Zeta-11-3试图打开房门,发现房门被锁。

    Zeta-11-4:要强行突入吗?

    Zeta-11-1: 别急,先试试下一个房间。

    Zeta-11-3:(来到下一个房间,观察标牌)██,高阶守秘人。

    Zeta-11-2: 嘿,这个正常多了。

    Zeta-11-3: 别说了,我有不好的预感。

    Zeta-11-4顺利打开房门,大量雾气涌出

    Zeta-11-3: 操,是雾,快关门,关门,快跑

    Zeta-11-4迅速关门,雾气消散。其余队员迅速远离房门,Zeta-11-3被翻倒的花瓶绊倒,在充满花瓶碎片的天花板上翻滚

    Zeta-11-3: [已编辑]!!

    Zeta-11-1: 冷静,危险暂时解除,Zeta-11-4,标记这个房间。检查装备后我们继续下一个。

    Zeta-11-3: 还来?我们能申请几个D级吗?

    特遣队员来到下一扇门前,门上标牌文字为:维克多,高级研究员

    Zeta-11-4顺利打开房门,里面装饰类似民居内卧室,床与书桌翻倒在天花板上,几张纸被压在书桌下,有写作痕迹

    Zeta-11-1: 目测无异常,设备读数正常,准备进入房间,检查房间内资料。

    Zeta-11-2: 不要回头,Zeta-11-3。(笑)

    Zeta-11-1与Zeta-11-3进入房间,Zeta-11-3回头,发现门外景色为倒立的街道与居民楼

    Zeta-11-3:操!空间异常!指挥部,指挥部!

    Zeta-11-1: 该死,当时看到研究所内的卧室我就该意识到问题。

    指挥中心: 确认发现空间异常,正在对你们进行定位……

    指挥中心: 好消息,你们并没有离开太远,目前在距离500米外一处居民楼内。另一支队伍将前往并搭设吊索,请在原地等待救援,并观察周围情况,随时报告。

    Zeta-11-1: 这里似乎是研究员维克多的家,书桌下像是他写的笔记,或者日记一类的东西,我看不懂。

    指挥中心: 了解。请收集你所在房屋内文字资料,语言学家与基金会译员将会对文件进行翻译。

    Zeta-11-1: 收到。

    指挥中心: 救援队已出发,请于原地等待救援。“研究院”内异常频率与性质超出预期,我们将对此次行动的风险重新进行评估,并制定新的探索计划。机动特遣队Zeta-11准备从项目中撤退。

    19时13分救援队抵达,之后所有进入项目人员成功撤离。回收到研究员维克多的笔记。


    [记录结束]


    初次行动结束后,基金会重新派出特遣队。寻获资料表明,该研究设施名义上为教会所属,受教会资助,但保持一定程度的独立性。设施共5层,较高楼层的研究项目具有更高机密程度。3层及以上部分已被彻底摧毁,推测其原因为研究装置无人管理引发的熔毁。1~2层内各类空间异常也是熔毁的结果。熔毁源本身被认为是异常实体,其作用与原理并未被设施原研究人员掌握。受其影响,在1~2层内的电子设备均无法工作,进一步检查表明设备内电子元件被转化成某种有机结构,形似生物内脏,以特定节律进行有规律的蠕动,但不具备生物活性。各设备靠近熔毁装置的一侧已被彻底转化,远离的一侧可以观察到原电子元件向有机物转化的过渡结构。多数纸质文件内容同样受到影响,多数文件上的文字扭曲且不可辨认,部分文件出现轻度认知危害,长时间观看可能导致头晕,头痛与幻听。注意到熔毁对纸质文件的影响程度与纸质文件所在空间位置无关,涉及上层研究项目的内容受到影响更为严重。

    特遣队对设施内1~2层进行了探索,情报专家对设施内文件进行了整理并从未受影响的部分中提取出尽可能多的信息。目前已知各楼层研究项目如下:

    • 一层:城市监控项目。在一层某房间内发现一大型设备,设备受熔毁效应的严重破坏,设备附近回收到的文件显示设备为一大型信息交换枢纽,该设备从城市内各监控装置及设施“计量院”(详情未知)大量输入数据,由当前楼层研究员进行处理。处理后的数据供其他研究单元参考,部分数据被报告至教会,部分数据被特别标记后送往五层的“特殊项目”。
    • 二层: 计算项目。二层的研究主要与数学有关,包括基础数学研究,以及通过数学工具进行神学研究。二层研究人员同时承担对“光耀之日”降临规律的统计与预测。
    • 三层:能源项目。三层主要对各类能源进行开发。资料表明三层超过80%的研究项目最终目的是通过制造永动机解决城市的能源问题。
    • 四层:帷幕项目。四层所有的研究均与“帷幕”有关。该层信息几乎全部损失,目前未知“帷幕”的意义以及其研究的具体内容。
    • 五层:“特殊项目”。该层有关信息全部损失。

    *在研究员维克多家中发现的笔记是唯一保存完整的文件,可以在附录2中进行查阅。另对其他残损资料进行了整理,并以此对部分专有名词进行了解释,详情可见附录3。
      • _

      我知道真相。
      今天又有人被送了上去,我看到广场上聚集的人群,听到他们兴奋的叫喊——今天送上去的人比往常多,就好像神对祂饱受苦难的子民更加仁慈了一些。但我知道真相,根本没有什么被选召者,教会的家伙只是随便选一些人聚集在广场中央,然后熄灭那里的重力炬——那帮人就怀着升入天国的喜悦掉了上去——我追踪过他们的数据,不管他们去的地方是哪里,那里绝对不是天国

      今天看到了计量院发来的信息,我现在有点理解教会的行为了——如果不把那帮人抛掉,所有人都会掉上去。如果能源状况无法好转,我们甚至会失去对重力枢纽的控制。听说他们正在考虑献祭一半的下城区人口,由大主教抽签决定谁是升入天国的幸运儿。

      莱莎女士信仰太阳,每当我问她太阳是什么,她会告诉我太阳是一种“形而上的概念”。但我阅读过那些古老的文献,在那里太阳毫无疑问是某种实有所指的名词!我不记得上次光耀之日是多久前的事了,也许曾经给我们提供能源的某种东西已经彻底消失了——也许“光耀之日会周而复始的回归”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评议组关闭了西区半数的月室,剩下的部分也早已因超负荷运转而逐渐枯萎,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要完蛋——他们送上去再多的太阳祭司也没用。太阳啊,救救我们

      午餐的时候导师突然兴奋的冲进来,宣布他在[帷幕]内捕捉到一阵强烈的波动,和记录里上次光耀之日前的情形十分相似。莱莎女士据此计算出了下次光耀之日可能的回归时间,就在十三天后的周末。所有人都十分激动,导师甚至开了一桶柠檬汽水分给我们——那是几年前的东西了,自从能源楔生效后工厂就再也没有生产过一滴柠檬汽水。我看到柯莱把汽水小心封好放到包里,他说他的女儿从生下来还没喝过柠檬汽水。

      导师自杀了。我们三天没有见到他,最终我选择撬开他的办公室。一颗子弹从口腔击穿了他的后脑,他的手里拿着以我的权限不应该见到的东西——一张泛黄的照片。我看到我们的城市上空有着奇异颜色的天空,是蓝色的,仿佛向无限远处延伸。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但这些景象给我一种奇异的真实感,就好像它不是被修改出来的一样。

      我一整天呆在图书馆里。我翻遍了3层的藏书,这些曾经被我奉为圭臬的书籍中某些细节如今令我越发心神不安——我们的科学,越是在遥远的古代,越富有理性和逻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知识变得虚无、破碎,在细枝末节处与人所不及的神秘领域相互纠葛。我向卡尔神父提出我的困惑,他把人的知识比作白纸上的圆,当圆越大,就与更多的未知相接。这看似合理,但当我继续追问,他变得不耐烦起来,警告我说如果继续刨根问底,他就会请信仰保障团队对我执行一次信仰评估。卡尔是个好人,他不想让我惹上麻烦,我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带来审判席的关注,但他们如今恐怕已经没时间在乎一个研究员的想法了。

      我们的监测数据遭到了修改。
      不是简单的单个数据差异,而是全局性、有计划的篡改。如果不是对方不小心留下了一个逻辑冲突,我们甚至无法察觉这次篡改。研究院的紧急会议被一群高级圣殿卫士打断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那一天可能就要到来了。

      我不能再等了。我要去那个“洞”看看。所有人都说那个洞通向地狱,但我对古籍的研究让我想到另一种可能性:通过那个洞,可以到“外面”去。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但相比之下我更不愿去“上面”。同事们肯定觉得我已经疯了。我临时调试了一块共鸣石,走之前我要把石头寄给莱莎女士,如果我失去生命,共鸣石的绿光就会熄灭。莱莎女士经常会有一些大胆的想法,这点像我。希望这块石头能阻止她做出和我相同的蠢事。但如果我真的找到了某条“路”,愿她能把希望带给仍被困在颠倒世界里的所有人。

      *特遣队在房间外的邮箱发现了装有共鸣石的信封,里面的石头透出猩红色的光芒。

      • _
      • 被选召者:教会不定期选择一部分虔诚信徒进入雾中,被选中者称为“被选召者”。
      • 共鸣石:类似燧石的物质,制造方法未知。经特殊方式处理后可以与人类个体绑定并发光。若绑定个体存活,共鸣石呈绿色;若个体死亡,共鸣石熄灭;若个体进入雾中,共鸣石呈蓝色。教会将共鸣石赐予信仰坚定的信徒,信徒通常在成为受选者后将共鸣石赠与配偶,亲属或重要的友人。在研究机构中,共鸣石多用于学术研究。
        • 项目中发现的共鸣石多为蓝色,少数已熄灭。仅于研究员维克多处发现的共鸣石发出穿透力极强的猩红色光芒,其意义未知。
        • 研究员Christie携带一块未绑定共鸣石经过Vladimir博士死亡的收容间(目前已被改造用于存放SCP-1003-A和SCP-1003-B)时,共鸣石自行变成蓝色,原因未知。后续测试发现将共鸣石置于Vladimir博士墓地附近,共鸣石同样呈现蓝色。
        • 事故SCP-CN-1003-Ω后,严格禁止共鸣石与雾气接触。
      • 帷幕:多数相关信息损坏,仅知“研究院”会监测帷幕内某种波动,该波动与熔毁转化形成有机物的蠕动节律一致。
      • 重力炬与重力枢纽:教会利用该设施维持城市内向上的重力。对城市地面(即项目顶部岩壁)的钻探工作未能发现该设备的痕迹。该设备消耗大量能量。
      • 光耀之日:据基金会推测,光耀之日为浓雾内透出强烈光照的现象,该现象会不定期发生。光耀之日的光照为城市主要能源来源。光耀之日期间,城市会举办盛大的庆典,太阳祭司在城市的主要街道巡游,民众向其抛掷花束。光耀之日结束后,教会将根据收到花束数量的多少,每隔65天将一位太阳祭司送入雾中。值得注意的是,城内民众不了解太阳的存在,并将“太阳”看作一种对品德或氛围的描述。
      • 月室:非光耀之日期间维持城市设施运作的能源生产设施。主要集中在西区。探索队在西区发现大量胚胎状结构,直径10m~20m不等,推测即为笔记中提到的月室。目前所有胚胎状结构均已严重枯萎。
      • 柠檬汽水:可口可乐(樱桃口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