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77
评分: +14+x

项目编号:SCP-CN-1077

项目等级:Euclid(待分级为Keter)

img1.png

一SCP-CN-1077案例被删除后画面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1077的特殊社会性质,暂时没有可行的方案对其进行完全收容,目前主要采取以下方法削减、消除其影响:

  • 在中国各主流媒体网络平台植入基金会开发的具有模因效应检测功能的程序,当有关于SCP-CN-1077的非官方新闻报道发布时自动进行封锁并删除以切断其传播,防止已被证实存在的视听模因污染;
  • 以一基金会表层伪装用组织的名义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合作,在不暴露基金会基本构成的前提下为中国政府的工作提供尽可能的帮助,以官方名义对SCP-CN-1077-1个体进行合法抓捕并及时发布相关报道。一部分不被主流社会拥有的特殊技术 — 包括但不限于逆向模因追踪技术 — 已被批准投入使用;
  • 针对SCP-CN-1077构建逆模因并投放于网络,用以消除已造成的模因污染。采用IP锁定确保所有感染者均能接受模因解构。对于部分涉事人员实行记忆删除。

描述:SCP-CN-1077是一系列发生在中国境内的社会事件,事件制造者被编号为SCP-CN-1077-1。

该类事件特征为已违反法律或社会道德,而未按相关政策受到处理,其模因效应只通过网络传播,在网络平台阅读该类事件的非官方报道的华人个体即受到感染。除了该类事件已经受到官方处理的报道(且该类报道对于削减模因效应有明显作用),其余任何形式的报道都会成为SCP-CN-1077模因效应传播的载体。已知非华人个体不受该类事件的影响。

对被感染个体(编号为SCP-CN-1077-2)进行分析后发现,主要异常表现为其情绪极端化,在面对SCP-CN-1077事件时表现尤为明显。尚未发现其他效应。


SCP-CN-1077与非异常社会事件无明显区别,因此隐蔽性极高,未被基金会及时监测。直到201█年█月█日,基金会本部研究员William访问Site-CN-██推广最新研发的模因检测技术时,一篇关于██药酒的新闻报道显示出异常模因效应(见访谈记录CN-1077-001)。对其进行特征分析后进行全网搜索,目前确定已有至少█7起事件属于SCP-CN-1077,其中最早的事件可追溯至200█年█月█日。




访谈记录CN-1077

药酒.jpg

██公司的产品之一,已对敏感信息进行处理

受访者:SCP-CN-1077-1-1

采访者:Site-CN-██研究员孟██

地点:Site-CN-██

前言:SCP-CN-1077-1-1制造的异常事件为首例被基金会监测到的SCP-CN-1077,该个体在中国知名的██公司中担任███职位。在201█年█月█日,一篇关于██药酒的自媒体报道被检测到有异常模因效应。该报道对██药酒引起不良反应、欺骗消费者、严重失信的行为进行了详细描述,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据统计,该报道造成█1万名人员受到感染。基金会迅速制定了当前使用的特殊收容措施对异常进行收容。SCP-CN-1077-1-1在被锁定为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后被警方逮捕,并经由████号协议移交基金会处理。

<记录开始,201█年█月█日>

研究员孟██:SCP-CN-1077-1-1,你好,我是研究员孟██,负责今天对你进行的采访。

SCP-CN-1077-1-1:……你[脏话编辑]在说些什么?

研究员孟██:SCP-CN-1077-1-1,这是你的编号。如果不习惯的话,我也可以用█先生来称呼。

SCP-CN-1077-1-1:奇怪的转移程序,奇怪的设施,奇怪的人。(笑)我没想到国内会有这种组织。你们负责什么?制造一些乱七八糟的编号?

研究员孟██:这不重要,你只需要回答我接下来几个问题。

SCP-CN-1077-1-1:呵,小子,我知道你会问什么,我可以直接回答你 — 你们发现的东西是我们创造的。然后呢?你们今天逮到了我,可我只是大业中微不足道的一环,一个体系中最底层的成员。(笑)可怜的东西,对你们在忤逆什么一无所知。

(随后SCP-CN-1077-1-1对采访者的话语不再做出反应,而是保持低头闭眼的状态,嘴里重复着一段意义不明的含糊语句)

<记录结束>

结语:对SCP-CN-1077-1-1的采访得到的信息极为有限,但有理由认为SCP-CN-1077-1-1是一未知组织的低级人员,且SCP-CN-1077由该组织开发。建议在此方向投入研究资源。

后记:SCP-CN-1077-1-1被施以记忆删除并降为D级人员。对SCP-CN-1077的收容措施进行了相应修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